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3节 53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五十三章

  祖天香背着身,看不见她脸上有什么表情。
  祖财神自己脸上却挂不住了,嘿的窘笑,道:“将军夸奖,将军夸奖,不忙,不忙,将
军这个头迟早我是要受的,现在先坐下再说,先坐下再说。”
  张三勇一点头,道:“行,俺听你的,谁叫你是俺的老丈人呢。”
  大踏步走了过去。  
  刚走两步,他忽然回过了身、瞪着祖财神道:“老祖,你这个女儿叫什么来着?”
  祖财神忙道:“她叫天香。”
  “对,”张三勇一点头,一巴掌落在祖财神的肩膀上,祖财神那么壮个人都被他拍得一
晃:“奶奶的,你这个名字起得好极了,可真是天香,天香,天香……”
  转眼望向那佩剑黄衣人:“天香什么来着?”
  那佩剑黄衣人—欠身道:“回将军,天香国色。”
  “对,对,对,俺忘了,”张三勇又一点头,咧嘴笑道:“天香国色,真是天香国色。”
  笑声中,他走过去倔股坐了下去,拍了拍身边的椅子,望着祖天香道:“姑娘,来,这
边儿坐,这边儿坐。”
  祖天香淡然说道:“谢谢将军,我这儿有椅子。”
  她坐在了书桌前。
  张三勇霍地转望祖财神道:“老祖,你听听,你这个姑娘连说话都那么好听,俺长这么
大还没听过这么好听的说话呢。”
  祖财神只有着窘笑道:“将军夸奖,将军夸奖。”
  张三勇—摇头道:“俺不是夸奖,真的,俺说的是心窝子里的话,别的女人说起话来跟
俺的嗓门儿差不多,只有你这个女儿说起话来嗓门儿细得跟针儿一样。”
  祖财神咧了咧嘴,没说话。
  张三勇当即又转望祖天香,咧着嘴道:“姑娘,听老祖说,你已经答应嫁给俺了……”
  祖天香道:“张将军,我还没有答应。”
  张三勇一怔道:“怎么,你还没有答应……”
  祖财神一旁忙道:“将军怎么忘了,小女说要先跟将军谈谈。”
  张三勇“哦”地一声,点头说道:“对,对,对,俺想起来了.姑娘说要看看俺,跟俺
说说话,对了,先看看俺,跟俺说说话,在俺家说亲就是这样,要先相相亲……”
  转眼望向祖天香道:“姑娘,你别看俺这个模样长得不好看,这不能怪俺,要怪只能怪
俺的爹娘,孔圣人说,人不可貌相,我长得不怎么好看,俺的心可是挺好的,俺最疼老婆
子……”
  祖天香脸上没表情,没说话。
  张三勇接着说道:“姑娘,你现在看过俺了,你相上俺了没有?”
  祖天香道:“那要等我跟将军谈过之后再说。”
  “行,”张三勇一点头,道:“你要跟俺谈什么,说吧,你说什么,俺听什么。”
  他倒是挺好说话的。
  祖天香道:“不知道将军知道不知道家父原曾跟‘满洲,缔结过盟约?”
  祖财神一怔。
  张三勇一点头说道:“知道,知道,俺知道,俺听他们报告过了,不瞒姑娘说,扛湖上
这些有头有脸的人,闯王都派有暗中监视的人,就是他们放个屁也瞒不了闯王。”
  张三勇是大老粗一个。
  李白成这帮流寇,都是没心没肺的大老粗。
  祖财神眉锋为之一皱。
  祖天香微一点头道:“将军既然知道,那是最好不过,我也就好说话丁……”
  顿了顿道:“将军是个直爽的人,我说话不愿意拐弯抹角
  张三勇两眼一睁,“咦”地一声道:“你怎么知道俺是个直爽人? 你可真说对了,俺
是天生的一付不会拐弯儿的直脑子.放出屁来都是直的,大姑娘,你可真对俺的胃口,世界
上的人不少,真对胃口的人可不多……”
  祖天香没理他,接着说道:“家父既曾跟‘满洲’缔结过盟约,又跟‘满洲’撕了盟约
改投到将军麾下,将军应该知道家父是为了什么!”
  “知道,”张三勇点头说道:“俺当然知道,老祖他是想当官兒 ,他算是走对了路,
眼看闯王就要夺得了大明朝的天下,将来只要是跟着闯王立过汗马功劳的,都有官儿
当……’’
  祖天香道:“话是不错,只是我要问问将军,到时候将军能担保给家父什么好处?”
  张三勇道:“问俺?”
  祖天香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不图利不起早,哪用奔波,家父改投将军麾下,
自然是有所图,如今家父要把我许配将军,我身为人女,当然更得为家父的利益打算……”
  张三勇一点头,拍了胸脯,道:“别看俺是个大老粗,姑娘这话俺还懂,姑娘放一百廿
个心,在跟着闯王东杀西砍的这些人当中,论汗马功劳俺是头一个,将来论功行赏,俺不是
公也是个侯,姑娘只要嫁给了俺,老祖就是俺的老丈人丁,俺的老丈人,姑娘你想啊,那个
官儿还小得了么?”
  祖天香道:“将军能担保?”
  “当然能,”张三勇蹬着眼道:“俺向来是说一句算一句,俺要说一句假话,俺是他奶
奶的龟孙,老祖到时候要是汲有很好很好的好处,俺把这颗脑袋摘下来给你当夜壶。”
  祖财神眉锋又为之一皱,可是他脸上的表情是欢悦的,欣慰的。
  祖天香微一点头道:“有张将军这一句话就够了。”
  张三勇两眼一睁,喜道:“这么说,姑娘是相中俺了。”
  祖天香摇了摇头,道:“我还要跟将军谈谈。”
  张三勇一怔道:“怎么,姑娘还要跟俺谈谈,还有什么好谈的?”
  祖天香道:“我想知道一下,这座庄院原来的主人是谁。”
  祖财神干叹一声道:“这个……”
  祖天香道:“爹,我在跟张将军说话。”
  “对,”张三勇点头说道:“姑娘在跟俺说话,老祖你别插嘴……”
  浓眉一扬,道:“倦不知道这座庄院原来的主人是谁,闯王的兵马来了,连朱家都拱手
让出扛山,这座庄院还能是谁的,俺只知道这座庄院的人不少,全让俺砍了,他也有个姑娘,
长得还不错,俺想要她,她硬不识抬举,把俺的火儿惹了起来,俺叫人脱光了她的衣裳,把
她交给了弟兄们,没多久她就设了气儿,娘的,死得便宜。”
  祖天香脸有点白,扫了祖财神一眼。
  祖财神连忙把目光移向一旁。
  祖天香话锋忽转:“将军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家里?”张三勇“哈”地一声道:“俺哪有家呀,俺要是有家也不会跑出来跟着闯王
到处砍杀了,俺爹娘死得早,俺十来岁的时候就跑出来了。”
  祖天香道:“这么说,将军到现在还没有妻子?”
  “没有,没有,”张三勇一个头播得跟搏浪鼓似的,道:“一天到晚跟着闯王到处跑,
哪还顾得讨老婆,别说俺设有老婆,就是有,有了姑娘俺也不要媳了。”
  祖天香目光一凝,忽然笑吟吟地说道:“要这么说,有朝一日将军要是再碰见个更合意
的,岂不是也会不要我?”
  张三勇马上虹了脸,一双眼瞪得比露置还大,霍地站了起来,道:“那怎么会,绝不会,
俺再也碰不上更合意的了,有了姑娘掩什么都不想了,姑娘要是不信俺,可以赌咒……”
  砰然一声跪了下去,道:“上有天,下有地,俺张三勇要是有一天会不要天香姑娘,叫
俺不得好死,叫俺死在枪尖子上……”
  祖天香道:“将军言重了,请起来吧。”
  张三勇连忙爬了起来,瞪著眼道:“姑娘相中俺了没有?”
  祖天香道:“将军给家父磕个头吧。”
  张三勇大叫一声,一蹦老高:“奶奶的,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转个身子矮了半截,砰然一个响头磕了下去:“老丈人在上,小婿张三勇给你老磕头
了。”
  祖财神还是真乐,忙双手扶起了张三勇:“不敢当,不敢当,将军这是折煞祖某。”
  张三勇可听不进这些,冲那佩剑黄衣人一抬手道:“还站在那儿发个熊愣,过来见见老
太爷跟夫人。”
  那佩剑黄衣人当真过来分别施了一礼。
  张三勇转过身来伸出那毛茸茸的大手就抓祖天香:“姑娘,
  不,还他奶奶的什么姑娘,俺应该改口叫你一声天香,俺等不及了,咱们现在就成
亲……”
  祖天香往后退了—步,恰好躲过了张三勇那只毛茸茸的大手:“男女授受不亲,记住我
一句话,在没成亲之前别碰我。”
  张三勇还真听话,忙把手缩了回去,赔着笑道:“好、好、好,不碰,不碰……”
  另一只手挥起在那只手上拍了——下,道:“都是他奶奶的你,俺都不急你急什么!”
  祖天香一咧嘴:“看,俺揍他给你出气了。”
  祖天香跟没看见一样:“今天晚上成亲太仓促了些……”
  张三勇道:“丁是丁,卯是卯,今天的日子最好,仓促什么,俺只要下个命令,包管他
们马上把什么事都办的好好的,谁办不好俺要谁的命。”
  祖天香微一摇头道:“我本来是不愿意说的,可是我不得不说,我不喜欢这儿。”  
  张三勇一怔,道:“你不喜欢这儿,为什么?”
  祖天香道:“这儿血淋淋的,办喜事怎么能沾血腥。”
  “对,”张三勇一巴掌拍上脑后,道:“俺怎么忘了,前院里还准着死人呢,一下怎能
在这儿办喜事儿跟俺的新娘子成亲,那……咱们上哪儿去呀?”
  祖天香道:“哪儿都好,只要远远地离开这儿!”
  “行,一句话。”
  张三勇一点头,冲黄衣人摆手说道:“命令下去,咱们马上走。”
  那佩剑黄衣人一欠身说道:“禀将军,咱们不能离开这儿,大军扎在附近,不可片刻无
帅,再说丞相……”
  放你奶奶的屁。”张三勇一巴掌挥了过去,那佩剑黄衣人低着头没提防,那一巴掌正打
在他脸上,打得他一个跄踉,半边脸马上肿起五条指头印儿:“你他奶奶的听不听俺的,俺
砍你的脑袋要你的命,这是俺讨老婆成亲,你懂不懂,还有什么事儿比这回事更重要的,什
么叫不能片刻无帅,俺现在要成亲,就是闯王也管不了,还他奶奶的什么丞相,快给我下命
令去。”
  那佩剑黄衣人还真怕他,尽管半边脸红肿,他神色中却没敢带出一点异样,一躬身,恭
恭敬敬地答应了一声,转身飞掠了出去。
  张三勇指着门外道:“你们看看,真他奶奶的贱骨头,不吃敬酒吃罚酒。”
  祖财神赔笑说道:“将军神威。”
  张三勇道:“俺是个带兵的,没有点威风还行,不过这是对他们,对天香,俺可就投有
一点儿威风了。”
  他转眼过去望着祖天香笑了。
  祖财神也笑了。
  祖天香也笑,笑得有点异样。
  口  口  口
  蒙不名赶着马车在原野中飞一般的驰行着。
  天黑了,夜色渐浓,浓得让人难看见路,可却难不倒蒙不名那双能在夜晚视物的老眼。
  杨敏慧坐在车里有点心焦,她钻出车篷来到了车辕上,道:“蒙老,咱们走的路对么?”
  蒙不名一边抖缰挥鞭—边说道:“放心吧,姑娘,错不了的,别的我不敢说,我这追踪
术在当今武林之中可是一等一的,根本就不作第二人想,哪怕是只蚂蚁,我要存心找它,它
也绝跑不了!”
  杨敏慧道:“怎么跑了这么老半天,还没看见什么,便连个人家都没有?”
  蒙不名道:“看痕迹,祖老头儿他们走的不正是这条路,只要他们不是半路上了天,人
了地,咱们迟早会找到地头儿的。”
  杨敏慧道:“但愿如此了,教人如救火,可是……我都快急死了。”
  蒙不名道:“姑娘,心急喝不下热稀饭,这样子干着急是没有用的……”
  忽然“咦”了一声,凝目前望,道:“那是什么……是个人……”
  杨敏慧道:“人?在哪儿?”
  说着话,忙凝目循蒙不名所望望去。蒙不名皮鞭往前一指道:“在那儿,那不是么?”
  不用蒙不名指点,杨敏慧已经看见了。
  车前二三十丈外站着个纤小人影,—头长发披散在肩上,冲着马车直扬手。
  车行极速,就这么一转眼工夫,马车又驰进了好几丈,蒙不名头一个看清楚了那人,脱
口叫道:“我的天,是阿霓。”
  立即回腕收缰。
  这时候杨敏慧也看见了,她心头跳动,叫了一声:“妹妹!”腾身飞离车辕扑了过去。
  媳比马车先到,落地便抓住了赵晓霓的手,急不可待地问道:“妹妹是不是找天香姐去
了?”
  赵晓霓道:“是的,姐姐。”
  杨敏慧忙又问道:“找到了没有’”
  赵晓霓还设说话,马车已然弛到,蒙不名身躯腾起,一掠而至,道:“妞儿,你可真行,
一声不响就跑了,差点没把你这个人土了半截的老干爹急死,是不是找香妞儿去了’找着了
没有?”
  赵晓霓道:“找着了。”
  杨敏慧一喜忙道:“在哪儿,天香姐还好么?”
  赵晓霓道:“天香姐现在寓这儿不远的一座大庄院里……”
  蒙不名抬眼望去,只见夜色茫茫,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他道:“看样子离这儿并不怎么
近,咱们快赶去吧。”
  转身就要上车。
  听赵晓霓在后面说道:“慢着,干爹,天香姐不让您二位去。”
  蒙不名一怔转回了身,杨敏慧却已抢先问道:“天香姐不让我们去,为什么?”
  赵晓霓遂把跟祖天香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杨敏慧讶然说道:“这,这是为什么,天香姐怎么突然改变了心意……”
  蒙不名哼地一声道:“姑娘,你这么聪明个人,还能不明白么,她哪里是改变了心意,
又说什么缘份已尽,分明她是想做傻事了。”
  杨敏慧惑然说道:“天香姐她想做傻事,什么傻事?”
  蒙不名道:“你这么聪明个人儿,怎么偏偏在这骨节儿上糊涂? 什么傻事儿,难道非
要我明说不可么……”
  杨敏慧霍然一惊,机伶伶打了个寒颤,道:“蒙老,您说天香姐她会……”
  蒙不名道:“要不你说她是为什么,我看除了这回事儿没别的,什么落叶归根,什么人
佗亲情,那那是东吴大将——假话‘贾化’,她要真有这心,当初她早就嫁给那个‘满洲’
贝于了,还会住进督帅府去么,何况她也说过,她已经不是祖家的人了……”
  杨敏慧听不下去了,目光一凝,望着赵晓霓道:“妹妹,闯贼在哪儿?”
  赵晓霓摇头说道:“那儿只住着李自成手下的一员悍将,听说叫什么张三勇。”
  蒙不名一点头道:“原来张三勇在……此人确是一员万夫莫敌的悍将……”
  杨敏慧冷笑一声道:“我不管他是什么悍将,就是闯贼自己,我也为天香姐不值,天香
姐她是个明大义,识大体,为人做事愧煞须眉的奇女子,而这班流寇不过是贼,最卑贱,最
卑贱的贼,天香姐她怎么……她可真傻啊,我不能让她就这么……”
  忽听蒙不名叫道:“哎哟,那是……”
  杨敏慧只觉眼前闪动着光亮,再听蒙不名这么—叫,急急抬眼望去,只见远处一片火光
烛天。
  她一把抓住赵晓霓叫道:”妹妹,那是不是……”
  赵晓霓也吃了一惊,急道:“是的,是那座庄院。”
  蒙不名猛然跺了一脚,道:“香妞儿,你真是……”
  杨敏慧机伶暴颤,脸刹时剧白,两粒晶莹珠泪夺眶而出,突然松了赵晓霓,疯狂一般地
奔了过去。
  蒙不名一怔叫道:“阿霓,快跟她去。”
  转身扑上了车辕!
  口  口  口
  杨敏慧在前面跑,风驰电掣不足以形容她的快。
  蒙不名赶着马车在后头急迫,鞭梢儿像雨点一般落在套车牲口的身上,马车四轮几乎离
了地,可是蒙不名仍嫌它慢。
  没见赵晓霓,刚才她一转身就不见了。
  到了,终于到了,杨敏慧头一个跑到。
  烈火熊熊,炙热逼人,眼前已看不见什么庄院,只见一大圈围墙,一大片火海。
  赵晓霓离得远远地站在庄院前,火光照耀下,她的脸色也够白,而且满脸的泪渍。
  杨敏慧一把抓住了她,颤声间道:“妹妹,怎么样?”
  赵晓霓木木然道:“没见有人。”
  其实赵晓霓错了,现在,就在火场的那一边,也就是庄院的后墙外,远远地站着个人,
正在注视着火场,隔着这片熊熊的烈火,她们看不见她。
  杨敏慧道:“没一个人跑出来?”
  赵晓霓道:“没有。”
  杨敏慧闪身就要往火场扑。
  背后及时伸来一只手抓住了她:“姑娘,你疯了?”
  杨敏慧明知道不能扑,也明知道就是能扑进去也没有用,她身躯暴颤着低下了头。
  站在庄院后的那个人,转身走了,走得飞快。
  蒙不名道:“咱们弄清楚再说,阿霓,你绕到后头看看去。”
  赵晓霓一转身就不见了。
  蒙不名拍拍杨敏慧道:“姑娘,别这样,无论什么事儿,都要先弄清楚……”
  杨敏慧猛然抬起了头,她一双美目赤红,香唇边都已渗出了血,脸色白得怕人,道:
“蒙老,还要怎么弄清楚,这还不够清楚么。”
  蒙不名道:“你怎么知道她跟他们准在里头?”
  杨敏慧道:“您投听阿霓妹妹说么。”
  蒙不名道:“谁敢说她跟他们不是已经走了?”
  杨敏慧道:“咱们到的不能算慢,咱们看见了人么?”
  蒙不名摇头说道:“怎么说我也不信她会跟他们一块葬身火窟,要说这火是香妞儿放的,
除非她能一下把他们都制住,要不怎会没见一个人出来,可是你我都知道,香妞儿她不会
武……”
  杨敏慧道:“蒙老,想一下制住这么多人,再高的武功也办不到。”
  蒙不名道:“这不就结了么。”
  杨敏慧道:“天香姐是个聪明人,她可以用别的办法!”
  蒙不名道:“她可以用别的办法,别的还有什么办法?”
  杨敏慧道:“用药物,迷药或者是毒药。”
  蒙不名怔了一怔,突然笑了:“傻姑娘,香妞儿身上哪来的什么迷药、毒药,她又不是
惯用这个的人。”
  杨敏慧道:“她或许没有,可是她祖家的人身上不会没有。”
  蒙不名忽然一怔,道:“对了,你不提找还忘了呢,她那个爹也在这儿,她怎么会连她
爹一块儿坑进去。”
  杨敏慧呆了一呆,一时没能况上话来。
  一阵风过,赵晓霓又站在了原处,她摇了摇头。
  蒙不名道:“咱们俩都别死心服儿了,不会的,我说不会就是不会,我敢拿我这条老命
担保他们早就走了。”
  杨敏慧道:“蒙老,要是天香姐跟他们早就走了,这火是谁放的?”
  蒙不名道:“这个……那也许是他们走了之后怕人找到这儿来发现什么,留个人在这儿
放了把火……”
  杨敏慧道:“咱们没见一个人啊。”
  蒙不名道:“姑娘,你怎么直往坏处想,火光烛了天才赶来的,哪还看得见人?”


  --------------------------------------------
  武侠屋 扫描  hero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