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6节 56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五十六章

  真道人一怔道:“施主怎么问这……”
  李德威道:“道长不是教人趋吉避凶么,倘能预知闯贼犯京之日期,早作迁离,这不就
是趋吉避凶么。”
  真道人看子李德威一眼道:“施主,贫道自奉赠四个字,早作迁离。”
  李德威道:“道长为什么不肯将闯贼犯京日期赐告?”
  真道人道:“贫道不是不肯,而是不知道。”
  李德威道:“道长客气了,道长既能上窥天机……”
  真道人道:“施主,这是军机,兵家用兵,瞬息敷变……”
  李德威道:“恐怕也难逃出仙家掌握。”
  真道人道:“施主,贫道是人非仙。”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然则道长怎知占者之言绝非无稽之谈,又怎知朱明当灭,李顺当
兴?”
  真道人道:“这个……”
  李德威道:“道长可知当前兵荒马乱,人心惶惶之际,散布流言,妖言惑众者该当何罪
么?”
  真道人脸色一变,站了起来,道:“贫道所以不忍遽尔言去,只为指点迷津,教人趋吉
避凶,信与不信,全在各人,施主怎可说贫道散布流言,妖言惑众?”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据我所知,闯贼虽未至,却已先派细作潜来京畿,或明火执杖,
烧杀劫掠,四处窜扰,或扮各色人深人民间散流言打击民心士气……”
  真道人脸色又变了—变,道:“施主言重了,贫道三清弟子出家人,清静无为,与世无
争,游方至此,留而不去,只为救人教世,今施主既不相容,贫道这就回转‘篷莱’……”
  他转身带着两个美貌的女子要走。
  李德威伸手一拦,道:“道长慢走一步,让我看看道长那道袍之内穿的是什么衣衫再走
不迟。”
  真道人一惊而退,他那两名女弟子一起跨步上前把他挡在了身后,双双稽首说道:“施
主不可刁难三清弟子出家人,虽属兵荒马乱之际,到底还有王法。”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三位也服王法么,要服王法的话,也不会在此散布流言,打击民
心土气了,‘宛平县’近在咫尺,谁是谁非,自有官判,三位请跟我到县城走一趟去吧。”
  左边那美道姑微一摇头道:“施主原谅,出家人向不见官。”
  她两人挡住李德威,那真道人却转身要走。
  李德威一笑说道:“道长怎么不要两位高徒了!”
  侧身滑步,便要越过两名道姑去拦。
  道姑也侧身滑上,而且双双身子一倾,一起往李德威身上撞去。
  李德威道:“两位,男女授受不亲,请后退。”
  他翻腕一掌便要拍出,哪知忽然“嘶”地一声,左边那美道姑的一只左衣袖突然破裂,
齐肩落下,一条晶莹圆润,欺雪赛霜的粉臂立刻露了出来。
  李德威刚一怔,两个美道姑脸上变了色:“施主对出家人怎么这般无礼,拉拉扯扯,成
何体统,要知道这是光天化日之下,眼下还有这么多位施主在……”
  人群马上起了骚动,不知谁叫了一声。
  “揍他,这家伙看起来一表斯文的,居然对出家人也施轻薄,揍他。”
  这一嚷嚷,马上乱了,人群刹时围向了李德威。
  敢情是激起了公愤。
  李德威笑了,望着两个美道姑道:“二位好不厉害;”
  说话间人群已然围了上来,一名壮汉于一步跨到李德威与两个美道姑之间,道:“两位
仙姑走吧,这小于让我们大伙儿来收拾。”
  两个美道姑一退,马上就没人人群中。
  李德威望着眼前壮汉子道:“阁下放走了贼党了。”
  “放你的屁,”那壮汉子破口大骂道:“你才是贼党呢。”
  李德威双眉一扬,刚要说话,只听——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这是干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敢在这里滋事,闪开!
 闪开!”
  随着这话声,两前一‘后走进三个人来,前头两个一看就知道是“宛干县”衙门里的差
役,后头那人是个瘦瘦的中年汉子,穿着相当不错,也挺有派头的。
  再狠的百姓也怕这个,人群马上往后退去。
  两前一后三个人走到了近前,左边—‘名差役眼一瞪道:“你们这是于什么,打架滋事?
瞎了眼了,不想衙门里呆着就给我都回家去,去。”
  那壮汉子还有点不服,指手划脚硬指李德威光天化日下轻薄出家人。
  两个差役听得不耐烦了,一瞪眼齐喝道:“去,再罗嗦拿你进衙门去。”
  那壮汉子狠狠蹬了李德威一眼,乖乖的走了。
  吃公事饭的眼睛雪亮,李德威人品轩昂,气宇超人,他两个却不敢瞪眼叱喝,看了李德
威一眼,左边一名道:“我说你这位小老弟也真是的,天底下多少女人,要什么样的没有,
你怎么偏偏……”
  李德威截住了他的话,道:“阁下误会了,那三个出家人是潜来京畿散布流言,煽动人
心的贼党!”  
  两个差役为之—怔,道:“三个出家人是贼党? 你怎么知道?”
  李德威刚要说话,后头那瘦汉子走了上来:“没凭汲据别乱指人,这儿那来的贼党,开
玩笑,我们是干什么吃的,你这不是给我们找麻烦么,贼党要摸到了这儿来,京城不就完蛋
了么,兵荒马乱的时候没事儿别到处逛了,快回家去吧。”
  李德威直觉地觉得这个人不像小衙门里的差役,可是看他的打扮,一时间却又难看出他
是干什么的。
  他当即问道:“阁下是……”
  那瘦汉子大刺刺地道:“京里来的,怎么样,不服气么!”
  李德威心里一动,道:“阁下是‘东厂’的吧!”
  瘦汉一怔道:“看不出你还挺有眼光的,不错,怎么样?”
  李德威什么也没说,抱拳一声:“失敬。”
  马上转身走开了。
  只听那瘦汉子在他身后说道:“这小子怕不是什么好来路,留神盯着他点儿。”
  李德威装作没听见,径自走他的,边走心里边想:官家派得有人在这儿,足见官家也想
到了这一层,也有所防范,只是,既然官家派得有人在这儿,为甚么贼党明目张胆地散布流
言,妖言惑众,他们却视若不见,不闻不问,难道说派得人少,照顾不过来?
  正走着想着,眼前传来一个话声:“李兄,许久不见了,好吧,什么时候回京里来的?”
  李德威一怔抬眼,等他看清楚眼前那人又复一怔:“凌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眼前可不正是凌风!
  凌风是凌风,可比以前瘦多了,而且也改了行头,穿的是一件天蓝色的长袍。
  凌风一欠身递了个眼色,道:“回您,总堂已迁出京城,把所有的实力用来对付外围,
令主还在京里,这一阵子心情很不好……”
  李德威微一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怎么这身……”
  浚风道:“为便于行动,总堂上下都改了装束。”
  李德威道:“原来如此,好些日子不见了,咱们找个地儿聊聊。”
  他转身要走。
  凌风伸手拦住了他,道:“卖吃卖喝的地儿耳目杂,还是在这儿谈吧。”
  李德威只有打消了移地聊聊的念头,道:“京里这两天很吃紧,是不?”
  凌风道:“是的,朝廷打算南迁,船都预备好了,只是以我看恐怕来不及了。”
  李德威双眉一扬,道:“贼近了么?”
  凌风道:“那是自然,四下里都告了急,恐怕要不了多少日于就会到了,您应该已经闻
见到处是贼味儿了。”
  李德威道:“情势让人担心,李自成在哪儿?”
  凌风道:“正在打听。”
  李德威道:“打听着之后告诉我一声。”
  凌风恭应了一声道:“从这儿往西去,里许之处有座‘纯阳观’刚才那三个就在那儿,
那瘦高个儿跟那要动粗的壮汉子跟他们是一条路上来的。”
  李德威双眉一插,道:“怪不得。”
  迈步就要走。
  凌风伸手又一拦道:“还有,这儿派的有‘东厂’密探,可是他们好像睁眼瞎子不管事
儿,您得留点儿神。”
  李德威若有所悟,一点头,道:“谢谢你,多跟我联络。”
  他迈步走了。
  凌风追上一步叫道:“李兄,既然回来了,明儿个有空就到我那儿坐坐去,咱们好好喝
一盅”
  李德威明白凌风是为掩人耳目,当即回身含笑答应了一声!

  口  口  口

  “宛平”城西有座“纯阳观”,观不怎么大,可是修得相当堂皇,画栋雕梁,飞檐狼牙,
观前还有座石牌楼。
  两扇观门紧紧的关闭着,李德威没上前敲门,他绕向后头,他从后墙翻进了“纯阳观”!
  刚进“纯阳观”他便听见了一阵银铃也般的嬉笑:“那个小伙子长得真俊,只是让你这
—下整惨了,大姐,你可真忍心啊。”
  “小鬼头,别这儿嚼舌头了,要让老头子听见,他的酷劲儿不就大了!”
  “大姐,老头子可比不上小伙子啁。”
  “那当然,差远了,要能把他弄到这儿来玩儿玩儿……”
  “哎哟,说着说着就来了,干吗这么馋呢,又不是多少年没吃过肉了,这你就不怕老头
子听见了!”
  “小鬼头,你敢说我……你不馋!”
  接下去是一阵格格格,吃吃吃的笑,笑得人耳热心跳,想必地两个己扭成一团。
  李德威听得直皱眉,他听出笑声是从左边一排三间云房把头那间传出,他向那儿走了过
去。
  他并没有蹑手蹑脚的,走得也不怎么快,当然,刚近那间云就让人听见了。
  笑声停了,紧接着有人脆生生地问了一句:“谁呀,别过来,我们姐妹俩在换衣裳呢。”
  李德威停了步,因为他看见那间云房门开着,他要是不停地
  走去,非撞个正着不可。
  旋即,那脆生生的话声又传了过来:“谁呀,也不答应一声,真是的。”
  李德威开了口,他够促狭的:“小伙子。”
  人影一闪,云房门口出现了一对儿,衣裳是换好了,一个一身红,一个一身绿,只是扣
子还没扣好,雪白的酥胸各露出一大块,头发也还役梳好,篷松松的。
  她两个,妙目圆睁,檀口半张,一半儿惊,还有半儿喜。
  “你怎么来了?”
  一身红的那位开了口,就是自己扯落衣袖的那位,她年纪略大点儿。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差点儿挨人—顿好揍,我特地来谢谢二位。”  
  红衣人儿星阵—转,未语先送媚笑:“哎哟,干吗呀,我们姐妹俩不过是为自保,咱们
彼此又没怨没仇的,是不? 看你这样儿也不像挨了揍,不管怎么说,总是我们姐妹俩的不
是,再说好歹我们姐妹俩也是人,进来吧,进来坐坐,让我们姐妹给你赔个不是。”
  李德威微一摇头道:“不必了,谢了,记得我说过,男女授受不亲。”
  “哎哟”那位绿衣人儿妙目微瞟,秋波轻送开了口:“怎么你这么样个人儿,也这么呆
呀,我们女人家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又怕什么呀,你还会吃亏不成?”
  李德威了点头,道:“说得也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迈步走了过去。

  口  口  口

  这间云房没多大,一张云床,一张小茶几,两把椅子,别的什么也没有了,本来是“纯
阳观”,道家修真地,要那么多东西干什么。
  云床仁放着两件道袍,两顶道冠,李德威在云房就盯上了。
  后头传来“噗嗤”一笑:“小伙子,这叫游戏人间,懂不懂。”
  带着一阵香风,那红衣人儿擦身而过到了他眼前。
  那绿衣人儿还站在李德威身后。
  李德威没在意,从云床上收回目光,道:“另三位呢?”
  红衣人儿眨动了一下妙日,道:“另三位,谁呀?”
  李德威道:“那位假道人,那位信道的瘦高个儿,还有挺身而出,要差点儿揍人的那
位。”
  红衣人儿一对星眸转了一转,娇笑说道:“哎哟,瞧不出你还挺厉害的,把我们的底儿
全摸透了,不行,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光告诉我们姐妹们,你是个干什么的?”
  李德威道:“我么,江湖上混饭吃的!”
  红衣人儿妙目一瞟,似笑非笑地道:“那你狗拿耗子,管得哪门子闲事呀。”
  李德威笑笑说道:“要我不管也可以,我有个条件……”
  红衣人儿“哦”地一声道:“你还有条件,什么条件哪,说出来听听?”
  李德威道:“要二位爽爽快快的跟我合作。”
  红衣人儿突然笑了,跟花儿开似的:“哟,我还当是什么条件呢,原来是让我们姐妹俩
跟你合作呀,别的什么都难,只有这一桩不难,要我们姐妹俩怎么跟你合作法儿,你说吧?”
  八成儿是她误会了李德威的意思。
  李德威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笑笑说道:“告诉我李自成现在什么地方。”
  红衣人儿脸色为之一变,可是旋即她又堆上满脸笑:“哟,你这是于什么呀,现成的好
事儿不谈,干吗谈这个呀,我看,你就别反穿着皮袄装老羊了,天儿怪热的,小心热着。”
  李德威道:“我是跟你说正经的,愿不愿意那还在你们俩,愿意,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
我走我的独木桥,不愿意,咱们‘宛平县’走一趟,京师近在咫尺,或是到京里走一趟也可
以。”
  “哎哟,”红衣人儿吃吃一笑道:“瞧你,干吗呀,怪吓人的,你就这么不解风情么,
我姐妹自从那头一眼,心里可就有了你了,这儿是个清静地儿,门儿一闩就更清静了,来
吧。”
  抬手就往李德威肩上拂。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你看错人了,我不懂也不爱这一套。”
  右掌闪电翻上,只一探手便抓住了红衣人儿那欺雪赛霜,柔若无骨的皓腕。
  虹衣人儿“哎哟”一声皱了眉:“你这是干吗呀,我姐妹是真心,我也是一番好意,你
真这么不解风情么,瞧我这腕子,碰一下就能碰出水儿来,你忍心么,你舍得么?”
  李德威笑笑说道:“换个人他绝对不忍,也一定舍不得,奈何你碰上的是天生一付铁石
心肠的我……”
  说着话,他左手往后一捞,又是一只皓腕抓在了手里,那位绿衣人儿跄踉着从他身后到
了他跟前。
  她看了看李德威道:“我们走眼了,只当你是个初出道儿,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嫩点
子,没想到你这么硬。”
  李德威道:“夸奖了,说吧。”
  红衣人儿目光一凝,道:“你真没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么?”
  “有,不过那要看对谁,像你们,一身沾满了贼味儿,我要是怜惜你们,那就是对天下
百姓残酷!”
  红衣人儿道:“你究竟是……”
  李德威道:“李德威,听说过么?”
  红衣人儿脸色大变,道:“原来你就是那个杀李将军,使‘鱼肠剑’的什么‘银牌令
主’!”
  李德威道:“不错,你们的消息传递得挺快的!”
  红衣人儿本来鲜红一点的嘴唇儿现在发了白:“你,你要把我们姐妹俩怎么样?”
  李德威道:“我刚才说过,那要看你们俩。”
  红衣人儿道:“你要找闯工,到闯王的军前……”
  李穗威摇摇头,道:“我要知道他确实在那儿。”
  红衣人儿道:“这……这我们姐妹不知道,要问你去问……”
  倏地住口不言。
  李德威道:“要问我去问谁?”
  红衣人儿没说话。
  李德威道:“诚如你刚才所说,你这只腕子嫩得一磋能碰出水儿来,我要是把它废了,
今后你可只剩下一只手了?”
  红衣人儿机伶一颤,道:“我是真不知道……”
  李德威道:“我只问你,要问我该去问谁?”
  红衣人儿沉默了一下,一点头道:“好吧,算你狠,我告诉你,有本事你找他去问,就
是我们俩那个假师父,那个冒牌老道!”
  李德威道:“谢了,他人在哪儿?”
  红衣人儿道:“在前观,这儿是后观!”
  李德威道:“麻烦二位陪我走—趟。”
  拉着两只皓腕转身往外行去。

  口  口  口

  这座“纯阳观”的确是够堂皇的,一条笔直的青石子小径直通前观,两旁种着树木,围
以朱栏,隔开前观后观的那堵上书“无量寿佛”的矮墙上,还有个边儿漆朱红的月形门儿。
  李德威刚到月形门,迎面来了个人,正是要揍他的那个壮汉子,—见李德威左拉一个,
右拉一个,挺亲热的,怔了一怔,翻身就跑。
  李德威跟没看见一样,任他跑。
  李德威拉着那两个刚绕过大殿,迎面三个人拦住了他,真道人,黑衣瘦高个儿,还有那
壮汉子。
  真道人还是一身道装,不过现在不像刚才在“卢沟桥”头那样儿仙风道骨,道貌岸然了。
  他一脸惊怒色,望着李德威道:“你这是干什么?”
  李德威扫了那壮汉子一眼,笑笑说道:“他刚才想捧我没揍成,我怕他心里不舒服,所
以特地送上门来让他了了这桩心愿。”
  真道人冷笑一声道:“少在我面前耍这一套,光棍儿眼里揉不进一粒砂子,说明你的来
意吧,我做主,一定让你满意就是!”
  李德威道:“那我先谢了!”  
  抬手把红衣人儿扯前一步,含笑说道:“姑娘,麻烦你替我告诉他一声。”  ;
  红衣人儿原本白里透红的一张娇靥,现在一点儿血色也没有了,道:“他,他就是那个
使‘鱼肠剑’的‘银牌令主’…”
  真道人三个脸色陡然一变,不约而同往后退了一步,可是刹那间真道人又恢复了平静,
道:“你怎么知道他是那个使‘鱼肠剑’的‘银牌令主’?”
  红衣人儿道:“他自己说的。”
  真道人忽然笑了,笑得阴阴的:“他自己说的,我还当你见过他,认出他来了呢,本来
嘛,要能认出来刚才在‘卢沟桥’头你就该认出他来了。”
  壮汉子一声冷笑道:“这小子往他自己脸上贴金,他要是那个使‘鱼肠剑’的‘银牌令
主’,刚才咱们就脱不了身了。”
  黑衣瘦高个儿这时候也定过神来壮了胆气,道:“是啊,朋友,光棍儿眼里揉不进一粒
砂子,你哪儿生,哪儿长,衣袍子埋在哪儿,是个干什么的,说吧?”
  李德威笑笑说道:“我是谁,那无关紧要,信不信也全在你们……”
  目光一凝,望着真道人道:“这些人当中,想来以你的身份最高,我右边这位告诉我,
你知道李自成的确切所在,我特来问你一声。”
  真道人脸色变了一变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李德威道:“自然是要找他。”
  真道人道:“你要找闯王?凭你也配!”
  李德威道:“配不配那是我的事,你的事只是告诉我李自成他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真道人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
  李德威道:“我认为你该告诉我,要不然那对李自成将是一大损失。”
  真道人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德威道:“我有一张‘藏宝图’要卖给他。”
  真道人怔了一怔道:“你有一张,‘藏宝图’要卖给闯王,哼,哼,你把我们当成了三
岁孩童……”
  李德威松了那绿衣人儿,探手入怀摸出那张“藏宝图”扬了扬,然后又揣人怀中,旋又
抓住了绿衣人儿的腕脉,道:“这张‘藏宝图’是一位朋友送给我的,很庞大的一批藏宝,
我一个人没法搬动,所以我打定决心要把它卖给个能搬得动,拿得了的人,这张藏宝图要是
落进官家手里,官家至少可以拿它当二年的军饷,要是它不幸落进了李自成手里,李自成可
就如虎添翼,更不可一世了。”
  真道人道:“我怎么知道这张藏宝图是真的?”
  “问得好,”李德威道:“李自成帐下有谋士,他们该看得出这张藏宝图的真假。”
  真道人道:“我又怎么知道你所以要找闯王,确是为卖这张藏宝图?”
  “刚才那—伺问得好,现在这一问就问得愚了,李自成帐下猛将如云,他难道还怕我施
诈不成,即使我是施诈,为这么一张藏宝图,冒冒险该也值得。”
  真道人目光—转,道:“我告诉你闯王的所在,你给我什么好处?”
  李德威笑笑说道:“你只管开出价钱来就是,不过话我要说在前头,等你告诉了我李自
成的所在之后,你得陪着我跑一趟,我不愿意白跑一趟,更不愿意吃亏上当。”
  真道人深深看了李德威一眼,一点头,道:“使得,你先把我这两个女徒弟放了。”
  李德威道:“我不怕你们哪个跑了,不过那要等你告诉我李自成的所在之后。”
  真道人冷笑一声道:“有一个我陪着你,你还怕什么?”
  李德威微一点头道:“说得也是,我显得小气。”
  两手—放,把红衣人儿、绿衣人儿放了。
  她两个,双双闪身腾离李德威身侧,叫道:“放倒他。”
  黑衣瘦高个儿跟壮汉子腾身要扑。
  真道人伸手一拦,道:“别动,他言而有信,我不能翻脸不认帐,你们几个撤回去吧,
我带他见闯王去。”
  黑衣瘦高个儿跟壮汉子双双刹住扑势,各自看了真道人一眼,半句话没说,转身腾起掠
出了“纯阳观”!
  那红衣人儿跟绿衣人儿,却是连看也没看真道人一眼,就跟在黑衣瘦高个儿跟壮汉子之
后走了。
  真道人道:“咱们也可以走了。”
  李德威道:“话我说在前头,除非你打算牺牲自己,要不然就老老实实地带我去见李自
成。”
  真道人阴阴一笑道:“人没有不惜命的,是不?”李德威道:“你能明白这一点就好,
在没去找李自成之前,你先陪我到另一个地方去一下。”
  真道人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道;“另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李德威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保证对你丝毫无损就是。”
  真道人目光转了一转,道:“抱歉,这不在咱们约定的范围之内。”


  --------------------------------------------
  武侠屋 扫描  23tl_inky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