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62节 62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六十二章

  那人的话声一下子压得很低,李德威尽管全身酸软,不能动弹,可是他高绝的功力未失,
他隐隐约约地听见那人说了几句“告急”,“吴三桂驰援”,“请郡主火速增援”!
  尽管只隐隐约约听了这么几句,任何人到可以意会到那是“蓟辽”总督吴三桂弛援京师,
李自成进犯失利,特派快骑赶回彰德命李琼增援!
  这几句话听得李德威心中一阵狂跳。
  朝廷当日曾有谓吴三桂勤王之议,后来又被搁置不议,现在事急,旧议重提,吴三桂部
驰援,李自成失利,虽不敢说京师之危可解,至少短期内李自成的野心无法得逞,无可讳言
地,这是一个安定民心,提高士气的好消息。
  现在,他还有什么好急的?
  心里喜意翻腾,耳朵却没放松外头的动静,那人没说几句话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
  门开了,李琼走了进来,娇靥上带点儿异色.一看李琼这神色,李德威越发地认为自己
的推测没错,心里当时又增加了几分喜意,可是他强力压制着激动,不动一点声色。
  李琼走到床前,道:“饿了吧,饭马上就送来!”
  她唇边仍挂着一丝儿笑意,当然,那是装出来的。
  李德威道:“谢谢你,我还不怎么饿。”
  李琼道;“不怎么饿就是有点儿饿,现在你在我这儿,饿着你我会不安的,也会让人说
我不人道!”
  李德威吁了一口气道:“我饿-两天不要紧,饿着我也事小,路上有多少饿死骨……”
  李琼坐了下来,道:“咱们两个之间,不能不说这些么?”
  李德威道:“话可以这么说,可是我心里的悲痛却无法消除!”
  李琼道:“你我之间不提这些事儿,至少气氛可以轻松些,我要跟你像夫妻一样地相处
些时日,在这一段日子里,我要尽量地使你我之间的气氛轻松些,最好能暂时忘却外间的一
切。”
  李德威道:“抱歉,这我恐怕做不到。”
  李琼拍腕理了理云鬓,道:“你可以想,但我不希望你说出来。”
  李德威没说话。
  李琼沉默了一下,忽然说道:“我有点事儿要出去一趟,我会交待她们照顾你,呆会儿
饭送来了,也自然会有人喂你……”
  李德威心里跳动了一下,凝目问道:“是远行还是……”
  李原道:“怎么,你会想我么?”
  李德威道:“也许。”
  李琼倏然一笑道:“看来你对我已经动了情了,也难怪,谁叫你我已经有了肌肤之
亲……”
  李德威脸上一热,她也娇靥一红,接着说道:“两地相思,最断人肠,你放心,我不会
远离,也会尽快地赶回来的,我这就走,早去可以早回,你歇着吧,该吃的时候好好吃,该
睡的时候好好睡,知道不?听话,啊!”
  完全像一个温柔体贴的娇妻,说着话,满腔的依依不舍色,只不知道是真情还是假意!
  她伸手握了握李德威的手站了起来,道:“我本来想跟你温存片刻的,可是这时候的温
存徒增分离之后的相思.还是等我回来之后吧。”
  娇靥红红的,头一低,往外行去。
  她低头的时候,眼圈儿突然一红,可惜李德威没看见。
  李德威道:“我祝姑娘一路顺风,诸事顺利!”
  她停步在门边,背着身子说了一声“谢”,然后说道:“我会尽快地赶回来,万一我要
是有什么事耽误了;我临走会把解药留下来,到时候她们会给你服用的。”
  话落,她开门走了出去。
  李德威明知道她要到京师去增援她那哥哥李自成,但却没办法阻止她。
  轻盈步履声远去了,听不见了。
  他说不出那是什么感受,只觉得心口堵得慌。
  他一个人静静躺在屋里,外头也相当静,一点动静都没有,静得可以让他听见灯火轻爆
声。
  他不知道在这间屋子里的床上睡过几个夜晚了。
  不管有几个夜晚了,至少他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着急了。
  吴三桂是个将才,虽然当初洪承畴兵败被俘时,他曾经逃走过,但那是因为兵败如山倒,
他一个人难撑大局,无碍他的忠勇,无碍他的谋略。吴三桂部也常以善战著称,李自成都不
是对手,李琼增援也不见得扭转劣势,反败为胜。
  他还有什么好急的?
  他心里想着这些事,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突然响起了一阵轻盈步履声,他一听就知道
来人是个女子,可是他也听出来人不足李琼。
  果然,步履声由远而近,推门进来的是个黄衣少女。
  这个黄衣少女并不陌生,当日曾半裸娇躯站在李德威眼前,是李琼那“十八金钗”中的
一个。
  他手里端着一个黑漆木盘,盘里有一个细瓷大碗,热气腾腾地,直往上冒。
  她含笑到了床前,把漆木盘往几上一放,望着李德威笑吟吟地道:“李大侠,郡主走的
时候交待过,让婢子来侍候您,郡主说您躺得太久,一下子不能吃太多,命婢子用鸡汤煮碗
稀饭给您送来,稍候凉凉婢子再喂您吃。”
  李德威道:“谢谢姑娘,给姑娘添麻烦了。”
  黄衣少女道:“哪儿的话,这是婢子份内事,您别叫婢子姑娘,婢子叫翠芳……”
  李德威道:“翠芳姑娘。”
  黄衣少女翠芳深探看了他一眼道:“您现在这么客气,跟那天晚上的您完全判者两个
人。”
  李德威明白她何指,淡然一笑道:“有人在杀人的时候依然笑容可掬,可是我就笑不出
来。”
  黄衣少女道:“您说的那种人叫笑面虎,那种人最阴狠,最可怕了。”
  翠芳还带点天真,或许是因为李琼的关系,对他很客气,李德威忍不住笑了,他忽然问
道:“翠芳姑娘,你们郡主上哪儿去了?”
  翠芳似乎很机警,目光一凝,道:“我们郡主没告诉您么?”
  李德威道:“她跟我提了个大概……”
  翠芳接口说道:“婢子也不大清楚,郡主临走的时候只说出了事儿出去一下,两三天就
回来,让婢子好好侍候您,还说要是婢子有一点不周之处,回来就要罚婢子跪三天三夜……”
  李德威心知她机警,不肯说,当即说道:“没这么严重吧。”
  翠芳摇摇头,道:“您不知道我们郡主的脾气.我们郡主军令如山,说一句是一句,比
我们王爷的话还管用,从没一个人敢稍微……”
  李德威道:“那你放心,等你们郡主回来之后,我会在她面前帮你美言几句,说你照顾
得我无微不至……”
  翠芳神情一喜,忙道:“谢谢您,李大侠,您真好,那真太谢谢您了……”
  忽然一怔道:“哎哟,净顾着说话丁,把您吃饭的事儿给忘了,真该死,快让牌子侍候
您吧。”
  她俯身下来扶起了李德威,拿过枕头来垫在李德威身后,挨得李德威好近,她身上也有
一股醉人的幽香。
  李德威有点不自在,道:“谢谢你,我并不怎么饿。”
  翠芳道:“那怎么行,您没听人说么,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吃不了一碗
总得吃半碗,您要一点儿不吃,婢子不被骂死才怪。”
  一边说一边端起了碗,碗里有个小瓷调匙,她一手拿着小瓷调匙送了过去。
  李德威没奈何,只有张了嘴。
  媳这么一口一口地喂着,还问:“味道怎么样,会不会太热?”
  人逢喜事精神爽、李德威现在不但愿意说话了,而且胃口也开了,他觉得这碗稀饭清淡
合口,味道还真不错.
  大处不可轻忽,小节不必过拘,不吃饭哪来的力气,没力气又能干什么?盗泉之水也好,
嗟来之食也好,他一口气吃下大半碗去。
  他不吃了,翠芳也没再勉强他,轻轻地放他躺下,端着剩下的小半璃走了,临走还千叮
咛,万嘱咐.要他好好儿歌着,她一会就来。
  或许是太累了,要不就是吃饱了人舒服了,没等翠芳再来李德威就睡看了。
  其实.也是翠芳去得久了些,李德威足足等了翠芳一盏热茶工夫,到最后眼皮都重得睁
不开了!
  口 口 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德威被吱吱喳喳的鸟叫吵醒了,睁开眼看,窗户外头好亮,敢情已
经是第二天了,而且看情形日头也已经老高了。
  屋门关得好好儿的,翠芳不在屋里!
  不知道怎么会那么静,不知道怎么会一觉睡那么久。
  李德威觉得有点好笑,想笑,可是他没能笑出来,因为就在这时候他发现了一样怪事。
  他记得昨天夜里他睡的时候,是面向上仰卧的,可是现在他却是向外翻卧着。
  他连动都不能动,怎么会翻身?
  是翠芳把他扳过来的?
  他睡得好好的,翠芳设理由动他。
  那是……
  他一阵心跳,试着往里翻.居然轻易地一下翻了过去。
  他心头一阵狂跳,霍地坐了起来。
  他能动了,而且跟好人一样。
  四肢也不再酸软无力了,几乎让他不能相信昨夜躺在这张床上不能动弹的是他。
  这是怎么回事儿?
  是那碗鸡汤稀饭解了他的药力,还是昨晚上他睡着之后,翠劳偷偷地给他吃解药了。
  后者似乎不可能,他人虽不能动,功力犹在,翠芳进屋他不会不知道,更何况给他服药
非捏开他的嘴不可。
  那么是……
  突然之间他想起了这一夜熟睡,他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吃了那碗稀饭之后就那么好睡,
九成九是稀饭里下了解药。
  为什么李琼刚走翠芳就给他服了解药?
  是李琼的意思还是翠芳救他?
  他拂身下地,蹬上鞋就要出去,一跟瞥见桌上放着两样东西,他的鱼肠剑,鱼肠剑下压
着一封信,信封上有写字,但封着口。
  他怔了一怔,一把抓起了两样。
  撕开信封,抽出一张雪白的信笺,幽香袭人,雪笺上行行龙飞风舞小草。
  他看得心头连震,立时怔往了。
  口 口 口
  那张雪笺上写着: ,
  “大哥,我再这么叫你一声,以后我不会再这么叫你,你也不会再让我这么叫你!
  我走了,但不是带兵增援,而是做我真真正正,名符其实的郡主去了,不,从今后我应
该是皇姑了!
  为让你安心,我造了个假消息,其实在那时候我兄王已到北京兵临城下了,吴三桂远在
关外,他来不及驰援,也无意驰援,京城里有曹化淳作为内应,攻城之战已胜券在握,当你
见着这封信的候,我兄王恐怕已经进入禁宫坐上那把龙椅了。
  我让翠芳暗中给你服下解药,同时奉还鱼肠剑,所以假手翠芳,为的是怕你翻脸成仇,
以武相向。
  我待你不薄,将来再相见,你应该不会用这把鱼肠剑杀我,再说你我也有过肌肤之亲,
不管将来的结局如何,总得让人有一段甜美而温馨的回忆。
  别悲痛,也别激动,一切都是天意!知名不具。”
  李德威何止惊,简直怕,如果李琼现在跟前,他会毫不考虑地递出他这把鱼肠剑。
  他两手一合,信笺粉碎,在片刻只屑纷坠的同时,他带着一阵长啸扑了出去!
  口 口 口
  “彰德”有一半成了空城。
  贼兵一个也不见了,留下的只是仍畏畏缩缩的可怜百姓!
  路上是平静的,平静得出奇.
  李德威脸煞白,眼赤红,嘴唇都咬出了血,他一口气赶到了“北京城”下。
  “北京城”下有人,有活人,也有死人,很乱,也惨不忍睹。
  他顾不得多看,也不管那些叱喝叫嚷,他闯进城,一口气进了禁宫。
  他虽是“布衣侯”的义子兼衣钵传人,但这却是他头一次进宫,宫里也是一片凌乱,倒
的倒,毁的毁,地上有血迹,也有死人,那些丝幔后,还有吊死的,只不见一个活人。
  他整个人都麻木了,直闯内官,刚进内宫。他便看见了一个活人,那是个宫女,缩在一
根蜡龙柱后直哆嗦,满脸是泪,但没哭声,她不远处地上躺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尸体,
混身上下都是刀伤,那把带血的刀就在她身旁,刀旁边还有一只女子的断臂,但却不是那中
年妇人跟那宫女的。
  李德威一步跨到,一把抓住了那宫女,颤声说道:“圣上呢?”
  那宫女剧白的嘴唇抖了半天才说出话来:“由御林将军保着出宫去了。”
  李德威接着向道:“两位太子跟公主呢?”
  那宫女道:“两位殿下被送走了,公主让圣上砍下了一条胳膊,刚让个尼姑救走了。”
  李德威听得一怔,道,“尼姑?是怎么样一个尼姑?”
  那宫女道:“很年轻,她说她俗家姓祖。”
  “姓祖?”李檀威听得心头一震,急道:“可知道她把公主带到哪里去了?”
  那宫女道:“不知道,她没说,我也没问!”
  李德威一指地上那中年妇人道:‘这是……”
  那宫女道:“贵妃袁娘娘,是圣上怕她遭贼辱……”
  倏地住口不言,但旋又说道:“你是……”
  李德威道:“我姓李……”
  那宫女两眼一睁道:“你是不是布衣老侯爷的……那尼姑说她认识你,要是你到宫里来,
让我告诉你是她把公主带走了!”
  李德威这时候没心情想别的,微一点头道:“我认识她,可曾看见布衣老侯爷?”
  那宫女摇摇头,道:“没看见,好些日子没见老侯爷进宫了。”
  李德威松开了她道:“宫里不能呆了,你自己逃生去吧,我还要找圣上去。”
  他没容那宫女说话,转身扑了出去。
  他一路往外去,怪的是没看见一个贼兵,可是刚出宫门,他看见了,十几个黄衣剑手围
着一个使刀的独臂人,那赫然是罗汉。
  地上躺着几十黄衣人,罗汉的左腿有两处伤痕,鲜红的两片。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德威一声怒啸连人带剑扑了过去,一把紫金刀巳够难应付的了,
哪堪再来一把鱼肠剑?这两样都是当今之最,鱼肠剑加上紫金刀,猛虎扑羊,风卷残云,一
转眼工夫那些黄衣剑士躺下了七八个,剩下两个心胆欲裂,猛攻一剑.双双要跑。
  李德威悲怒填膺杀红了眼,鱼肠剑脱手飞出,给左边一个硬生生来个一剑穿心,从后背
直穿前胸,右边那个魂飞魄散,微一怔神间,李德威人已扑到,一只右掌硬生生地插入了他
左肋之中,往外一带,血花四溅,肚肠外流。
  李德威看他没看他,转身拔起鱼肠剑,道:“罗汉,你什么时候到京里来的?”
  罗汉苦笑-声道:“刚到,我来迟了……”
  李德威心中一阵刺痛,道:“我也来迟了一步……”
  “对了,”罗汉两眼忽地一睁,道:“我差点忘了告诉你,我刚碰见祖姑娘了,当日她
是被盲大师救了去了……”
  李德威道:“我知道了,阿霓她们也到京里来了么?”
  罗汉摇头说道:“不知道,没看见,现在我也没心情管别的,碰见你很好,听说皇上往
煤山方向去了,你赶去找找吧,我找那些罪该万死的贼去,不死咱们过两天再见。”
  扭头如飞驰去。
  李德威一听皇上往煤山方向去了,也顾不得别的了,当即转身往煤山方向疾掠而去。
  煤山在“神武门”北,距宫城不过百步之遥,转眼工夫之后李德威便驰抵了煤山,他一
口气驰上了煤山最高处。
  煤山肖不过数十丈,周围二里许,他居高临下一眼便看见煤山东麓有两个人,一个吊在
一棵海棠树上,一个站在树旁十几步处。
  吊在海棠树上的那个,身穿龙袍,长发履面,站在树旁十几步外的那个,是个身穿灰衣
的清癯老人,山风吹得衣袂飘扬,他却卓立不动。
  李德威心胆欲裂,翻身扑向东麓,扑近,他双膝落地砰然一声跪了下去。
  看那身龙袍,吊死在海棠树上的这个人不用说定是祟桢皇帝。
  事实上不错,袍襟向外翻着,襟上两行朱笔写的字迹,写的是:
  “朕无德,上于天咎,致逆贼直逼京师,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见祖宗。自去冠冕,以
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李德威心颤,人颤,泪默默的流,英雄有泪不轻弹,他哭的是大明朝的江山,他哭的是
普天之下的百姓。
  外患频仍,强敌压境,虽陷城失地但无大碍。而闯贼造反,却攻破京师,逼死皇上,怎
不令人悲痛。
  李德威泪尽血出,转脸望清癯老人,一看之下他又不禁魂飞魄散,现在他才发现,清瘦
老人早已自断心脉身故多时。
  他急行几步扑倒在地,就在这时候……
  一阵急促步履声传了过来。
  李德威强忍悲痛翻身站起,他满腔是血,神态怕人,两道火
  一般的赤红目光直逼过去。
  山上跌跌爬爬上来个人,混身是血,穿的是一身太监服饰,
  脸白得不带一丝儿血色。
  李德戚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李德威,登时,他心动了,两眼
  直愣愣地瞪着李德威。
  李德威冰冷说道:“你是内侍中的哪一个?”
  那人愣愣地道:“你是……”
  李德威道:“我布衣老侯爷的衣钵义子李德威,答我问话。”
  那人脱口叫道:“原来是小侯爷,奴婢王承恩。”
  跌跌爬爬的跑了过来,砰然一声拜倒,放声大哭:“小侯爷,万岁跟老侯爷都……都…
奴婢遍寻万岁不着,听见信儿才跑到这儿来的……”
  李德威没说话,他能说什么,半响他才说道:“李自成罪该万死,我要不把他碎尸万段,
挫骨扬灰,誓不为人!”
  王承恩哭着说道:“小侯爷,怪只怪那曹化淳。要不是他半夜偷偷开了‘彰仪门’,贼
兵还不会那么快打进来……”
  李德威道:“我知道了,曹化淳呢?”
  王承恩道:“贼进城后奴婢就没看见他,大半是投贼去了,您不知道,宫里有不少人让
贼兵弄了去!”
  李德威道:“不要紧,他就是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他的。”
  王承恩道:“小侯爷,您请杀贼去吧,这儿有奴婢料理。”
  李德威迟疑了一下,一点头道:“好吧,我把圣上跟老侯爷交给你子,我要把李自成跟
曹化淳的两颗狗头挂在禁城之上以谢天下。”
  他飞身掠了下去。
  他走错了,崇桢跟布衣侯的遗体,哪是-个太监能保护得了的。
  他走了,王承恩却对祟祯遗体拜了八拜,哭一声:“万岁慢走,奴婢来了。”
  解下带子在海棠树上打了个圈,脖子往上一挂,他也就上了吊!
  口 口 口
  “北京城”里里外外没多大,找别的不容易,找个李自成按说不算难,可是李德威就没
能找着他,甚至连曹化淳也投找到。
  内心的悲痛,加上肉体的疲累,李德威钢铁般个人都倒了下去,倒在南城根一座破庙里。

  他只觉脑中昏昏,混身发烫,再也支持不住。
  他好急,他告诉自己绝不能倒下去,奈何他毕竟还是倒了下去,眼看着倒在满是灰尘的
地上的自己,李德威又急又气,欲哭无泪。
  这么一来,他不但不能杀贼,一旦贼兵找到这儿来他反而会白白把命送掉,这样死岂不
是太轻,太容易了?
  天黑了,他心里跟内体上的难受,再加上急跟气,他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渐渐地有了知觉,身上也似乎好受些了,眼前有点儿亮。
  睁眼一看,他还在这座破庙里,身子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垫上了一片枯草,神案上点着半
截蜡烛,有个年轻女子正在用簪儿桃灯蕊。
  他看得一怔,脱口叫道:“阿喜。”
  那年轻女子-惊缩手,霍地转过身,可不正是七格格的侍婢阿喜?
  阿喜另一只手摸着心口,皱眉笑道:“您醒了,什么时候醒的,也不先打个招呼,可没
把婢子吓死。”
  李德威翻身坐了起来,除了觉得人有点乏力之外,别的已经什么痛苦了,他道:“你怎
么在这儿……”
  阿喜笑笑说道:“怎么,许您在这儿,就不许我们在这儿么。”
  李德戚:“阿喜,我是问……”
  阿喜抿嘴-笑道:“您别急,让婢子告诉您,婢子是跟格格来的!”
  李德威听得一怔,道:“怎么,你是跟……七格格也来了?”
  阿喜“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当日在‘长安’杨督帅府门口,婢子拜别的时候,
只当今生今世再也见不着您了,谁知道事隔不过数月在这儿又碰见了您……”
  倏然一笑道:“您跟我们可真有缘啊。”
  李德威没笑,他哪笑得出来,沉默了一下道:“阿喜,是你救了我?“
  阿喜摇摇头,道:“不是婢子,是我们格格,婢子只是在一边儿打下手。”
  李德威四下看了看,道:“七格格呢?”
  阿喜道:“有事儿出去了,我们格格特意把婢子留下侍候您。”
  李德威道:“谢谢你,我怎么敢当,七格格到这儿来是……”
  阿喜笑得有点神秘道:“婶子不清楚,您最好当面向我们格格。”
  李德威心知她是不肯说,其实他也能料到几分,八成儿“满洲”要趁火打劫。
  他沉默了一下,转移了话锋,道:“七格格现在没事儿了?”
  他是指七格格当日被押走事。

  --------------------------------------------
  武侠屋 扫描  w000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