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63节 63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六十三章

  阿喜摇摇头,道:“谢谢您,总算我们格格福命两大,没事儿了,我们那位九王爷是个
不轻易饶人的人.要是没有事儿,他不会轻易放了我们格格的。”
  李德威看了她一眼道:“恐怕他还有借重七格格之处。”
  阿喜怔了一怔,突然笑了:“李爷,您可真是个聪明人,什么都瞒不了您,知己知彼,
百战百胜,就冲这一点儿,我们永远不会是您的对手。”
  李德威没料错,‘满洲”确实有意趁火打劫,他笑了笑,刚要说话。
  “其实……”阿喜已接着说道:“李爷,目下的情势很明显,我们对的不是大明朝,您
对的也不是我们‘满洲’,咱们之间应该可以化敌为友,甚至应该携手合作了,您说是不?”
  李德威目光一凝,道:“怎么,喜姑娘,连你也跟我说斗心眼儿来了。” ’
  阿喜睁大了一双美目,道:“哎哟,李爷,天地良心,婢子说的是实话,您可别冤枉婢
子,就是因为您跟我们格格有这段情份在,婢子才希望您二位之间能化敌为友,要换个别人,
婶子才不管他们是敌是友呢。”
  李德威沉默了一下道:“也许我多心了,只是,喜姑娘,你要明白,贵邦一天不放弃对
我大明朝的野心,我跟七格格之间就一天不会化敌为友。”
  阿喜道:“李爷,婢子刚才不说了么,眼下的情势已经很明显了,我们对的已经不是大
明朝了……”
  李德威摇摇头,道:“阿喜,你的意思我懂,不过我要告诉你,大明朝还没有亡,只要
大明朝这亿万子民还活在这世上一天,大明朝就不能算灭亡。”
  阿喜眨了眨眼,道:“那……您大明朝这亿万子民世世代代永继不绝,到什么时候才算
了啊。”
  李德威道:“不错,阿喜,这就是告诉贵邦,告诉你,告诉任何人,大明朝永远不会
亡。”
  阿喜微微低下了头,没说话,半天地才摇头说道:“李爷,您的感受,您的心情婢子明
白,您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一根支柱难撑大厦之将倾,只手难以回天,婢子希望您别过
于难过。”
  李德威心如刀割,但他表面上表现得相当平静,他摇摇头,道:“谢谢你,喜姑娘,我
不会难受的,事实上这种事也不是两字难受能解决的.其实,皇上虽然崩殂,还有一位太子
及诸王尚在,大明朝仍然大有可为!”
  阿喜道:“李爷,您这么想么?”
  李德威道:“不只我一个人这么想,凡大明朝的子民人人都这么想,贵邦也应该能够体
认这-个事实。”
  阿喜道:“李爷,贵朝的大臣陈渲、魏藻德、张若麒、梁兆阳、杨观光等都已变节移志,
腼腆事赋……”
  李德威双眉微扬道:“这几个乱臣贼子不是以代表大明朝满朝文武,大明朝还有袁祟焕、
史可法一干忠良!”
  阿喜道:“婢子也听说袁祟焕是虽大将,史可法是位忠……”
  顿了顿,话锋忽转,遁:“李爷,您刚才说贵朝有位太子没遇害,那位太子现在……
  李德威突然有所警觉,摇摇头道:“我刚到京,还不知道,就是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喜姑娘应该体谅……”
  阿喜道:“您这么说叫婢子怎么敢当呀,您明鉴,婢子可没别的意思,婢子是怕那位太
子落进了李自成手里……”
  李德威摇头说道:“不会的,天心不会那么绝的!”
  只听一阵轻快步履卢传了过来。
  阿喜眼往外望去,道:“格格回来了。”
  拧身迎了过去。
  李德威想镇定,可是他没法子不让一颗心猛烈的跳动,抬眼往外望,浓浓的夜色里走进
了七格格,身后跟着另三个侍婢,尽管夜色很浓,李德威还是能看得清清楚楚,七格格一身
劲装,外罩’一件黑毛氅,人比以前瘦多了,李德威看得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受,他说不出
那是种什么感受,只觉得胸口闷闷的。
  他站了起来,七格格直走到他跟前,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只是那对眸子里却包含了
不少,那是经过极力隐藏藏不住显露出来的,她凝视着李德威,像是要从李德威脸上找出什
么。
  李德威有点不安,可又不便也不忍招目光移开,他不安地叫丁她一声:“七格洛。”
  七格格也说了话,那略显苍白的娇靥上飞快地抹过一丝不可捉摸的东西,道:“你好。”
  李德威道:“谢谢七格格,七格格也好。”
  七格格淡淡地笑了笑,道:“还是老样子,好也好不到哪儿去,坏也坏不到哪儿去,请
坐,咱们坐下谈。”
  两个人坐了下去,就对坐在那片干草上,七格格看了看他,道:“你好点儿了么?”
  李德威道:“已经好了,我还没谢谢七格格……”
  七格格身子往后一靠,靠在了一根柱子上,道:“说这话有点见外,不管怎么说,咱们
私下是朋友,假如你看见我躺在这儿,你也不会不管,是不?再说我也欠过你的,我这等于
是还债,既是还债,谁该谢谁?”
  李德威没说话。
  七格格抬皓腕轻理云翼,忽然一笑说道:“想想也怪好玩儿的。”
  李德威目光一凝,道:“七格格这话……”
  “在‘长安’,咱们是那样分手的,咱们又是这样碰面的,你没想到会再见着我,我更
没想到还能再见着你,想想这不是怪好玩的么。”
  李德威点了点头,道:“的确,世事的变幻是令人难以预料的
  ……”
  七格格目光一凝,道:“我忘了问了,杨、祖二位姐姐都好?”
  李德威想细说,可是却觉没那心情也没那必要,只随口说了声:“都好,谢谢。”
  七格格道:“她二位也到‘北京’来了么?”
  李德威道:“投有,不过应该快到了。” 。
  七格格点了点头道:“你在这儿,再说贵朝也遭逢巨变,她二位不会不到这儿来的,不
过还是不来的好,这地方是个是非之地,平静不了几天。”
  李德威道:“那是一定的,闯贼背天悖人,岂会长久得势?”
  七格格口齿启动了一下,道:“我是说……不谈这些了,阿喜,把酒菜拿来,我陪李爷
喝两杯!”
  阿喜答应了一声往后而去。
  李德威忙道:“七格格,不必了,我还有事儿……”
  七格格抬头道:“我知道你有什么事儿,不忙在这一时,这一次见面太难得,不是我的
命大长安一别便成永诀,这儿一别今后不知道是什么情形呢,好歹陪我唱两杯好么?”
  话,跟她的神情,都使得李德威不忍拒绝,他没再说话。
  阿喜从后头来了,她端着酒,另外一个侍婢阿富端着几味酒菜,放下酒菜后,阿喜们就
识趣地躲开了。
  筷子是两双象牙筷子,酒是一只银壶盛着,却没酒杯。
  七格格拿起酒壶对嘴儿先喝了一口,然后把它递绐了李德威,道:“别嫌我。”
  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她表面上看上去很泰然。
  李德威有着一刹那间的不安与为难,可是很快的他就有了决定,人家冰清玉洁,尊贵个
女儿家,人家都不嫌他,他又嫌得什么人家?
  他接过酒壶就是一口,酒很香,另外有种香比酒还香,他心里有种异样感受,忍不住一
阵激动。
  七格格本来很泰然,可是这时候苍白的面颊突然掠起一抹飞虹,皓腕一伸,道:“把酒
给我。”
  李德威人目那非因酒意而酡红的粉颊,心头猛然震动,忙把酒壶递了过去。
  酒就这么递来递去的喝着,两个人都没说话,沉静得令人不安。
  突然,七格格放下酒壶开了口:“你看我是瘦了还是胖了?’
  李德威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么一句,怔了一怔,迟疑了一下
  才道:“七格格比在‘长安’的时候,好像瘦子点儿。”
  七格格一双美目之中突然出现了泪光,晶莹的泪水在眼眶
  里打转,可是她就是不让它掉下来,她笑了笑,笑得幽怨凄婉,笑
  得让人心酸:“这一阵子太累了。”
  谁知道她是因为累,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李德威不得不改变话题,同时他也不愿错过这机会:“七格格这趟到京里来是……”
  七格格眨动了一下美目,道:“我希望咱们现在谈的都是些私人间的事儿,好么?”
  李德威看了看她,微一点头道:“我遵命。”
  七格格忽然-笑道:“对了,你们三位什么时候请我喝一杯?”
  李德威倏然而笑,笑得勉强,也有点赧然:“恐怕还早得很,这时候不是谈儿女私情的
时候。”
  七格格摇摇头,道:“我不急,只要有这么一天就行,我能等,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一
张帖子。”
  李德威笑笑,没说话。
  七格格口齿启动,欲言又止,半天她才说道:“我好像觉得咱们之间的私人事儿没多少
好说的!”
  李德威道:“那是因为七格格跟我都有所牵涉,要是没那种牵涉,相信能说的话就多
了。”
  七格格道:“我不想甚至怕提私人以外的事儿,可是我又不愿让咱们俩之间冷场喝闷酒,
这样吧,索性咱们说个痛快,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看怎么样?”
  李德戚笑笑说道:“我也乐于从命。”
  七格格道:“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不谈了,谈谈现在,你打算怎么办?以我看你已经没
有什么牵涉了。”
  李德威扬了扬眉道:“我刚才跟喜姑娘谈过,只要贵邦一天不放弃对大明朝的野心,我
跟七格格之间就一天难以化敌为友,只要大明朝的亿万子民还活在世上一天.大明朝便永远
不会灭亡。”
  七格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要是贵朝的满朝文武都像你,大明朝就不会有今天
了。”
  李德威道:“这只是个危难时期,打古至今.代代有奸佞,代代有危难时期,只能度过
这危难时期,太平盛世便……”
  七格格道:“恕我直说一句.你有信心是对的,但却不能否认事实,就算是个危难时期,
你们有把握度过这危难时期么?”
  “有这个把握,”李德威毅然点头说道:“我刚才也跟喜姑娘说过,大明朝还有袁祟焕
及史可法一干忠良在,仍然大有可为。”
  七格格摇摇头道:“我无意打击你的信心,泄你的气,你对目下的情势了解得还少,可
以说是一无所知,你要是了解了目下的情势,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李德威道:“目下的情势如何,李自成背天悖人,得势不过是暂时……”
  七格格摇头说道:“我不是指李自成,这班流寇乌合之众不堪一击,所以现在任他稳坐
北京,耀武扬威,不过尚有挟百战连胜之锐锋,我指的是‘满洲’雄兵陈于关外,伺机入主
中原,‘满洲’不敢说兵马强壮.至少这支雄兵不是李自成的乌合之众.不是贵朝那残余的
疲兵所能匹敌,你认为我说的对不?”
  李德威心神震动,默然末语,他不能不承认这是事实,七格格的话跟把剑一样,一下递
出正中要害,事实上这也是他所顾虑,所引以为忧的。
  李自成不足为患,满洲才是可怕的大敌。
  □ 口 口
  沉默了半晌他才开口说道:“吴三桂统兵镇守‘山海关’
  ……”
  七格格道:“吴三桂?他的父亲跟爱妾陈圆圆都被李自成所抓,恐怕他现在已经没有心
情对付关外了。”
  李德威扬了扬眉道:“吴三桂不会是那么不明大义,不识大体的人。”
  七格格淡然-笑道:“但愿他不是。”
  李德威道:“他官至辽蓟总督受国之深恩,焉会为一己之私,置压境大敌于不顾……”
  七格格道:“但愿他不会,我不跟你辩了……”
  顿一顿,道:“听说令师已经殉国了,是么?”
  李德威心里一阵悲痛,微一点头,道:“是的。”
  七格格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必太难过,再说老人家求仁得仁,求义得义……”
  李德威道:“谢谢七格格,我已经不难过了,难过于事无补!”
  七格格没说话,半晌忽然凝目说道:“听说你认识李自成的妹妹,有这么回事么?”
  李德威一怔,一阵羞愧泛上心头,道:“七格格的消息相当灵通。”
  七格格眨了眨眼,道:“这么说确有这回事了,你是怎么与她认识的?”
  李德威没隐瞒,根本也就没打算隐瞒,把结识李琼的经过概略地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七格格笑了:“此女颇具心智,而且相当可人,只是卿本佳人……”
  话锋忽转,道:“你到了京里之后见过她么?”
  李德威摇头说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
  七格格道:“想不想见她?”
  李德威道:“七格格这话……”
  七格格摇头道:“别问我何以作此一问,只告诉我说想不想见她?”
  李德威道:“想如何,不想又如何?"
  七格格道:“你要是不想见她,那就算了,你要是想见她,我可以把她的住处告诉你。”
  李德威扬了扬眉道:“谢谢七格格的好意,我不想见她。”
  七格格眨动了一下美目道:“真的?是心里的话么?”
  李德威道:“我不明白七格格何以作此一问。”
  七格格道:“我这么说一句你就懂了,你不是在找李自成么?”
  李德威心头一震,道:“七格格怎么知道……”
  七格格道:“这是一定的,李自成祸国殃民,凡是大明朝的子民,没有一个不想食他的
肉,寝他的皮的。”
  李德威想要问她李琼的住处,可是话到嘴边,他马上有了惊觉,他点点头.道:“七格
格说的不错,李自成祸国殃民,罪该万死,凡是大明朝的子民,人人都想食他的肉,寝他的
皮,可是现在我不能杀他。现在大明朝元气大伤,杀了他等于帮了贵邦的忙。”
  七格格淡然一笑道:“你恐怕会错了我的意思了。”
  李德威道:“是么?”
  七格格摇摇头,道:“我不愿意找你争辩,相见大不易,我也不愿为这件事造成彼此间
的误会,你既然不愿见这位可人的郡主,我也不便勉强……”
  李德威道:“七格格,有句话我不得不说。”
  七格格道:“你说吧,无沦什么话我都不会怪你。”
  李德威道:“我跟七格格之间的私交归私交,可是一旦立场有所冲突,我只有舍私交顾
立场……”
  七格格点头说道:“我知道,在‘长安’你就是这么说的.各为其主,本该如此,我也
是这样儿。”
  李德威道:“七格格,我还有后话。”
  七格格“晤”一声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李德威道:“我不希望贵邦趁火打劫。”
  七格格微微一怔,倏然而笑,她笑起来永远那么美,永远那么动人,道:“我向你保证,
我绝不会趁火打劫,甚至于不做任何行动,你可信得过?”
  李德威一双目光凝注在她脸上,道:“若说七格格这趟到京里来毫无目的.实在难让我
相信。
  七格格平静得很,摇头说道:“要说我这一趟到‘北京’来毫无目的,那是欺人之谈,
我有目的,我要看着李自成败走荒郊,看着‘满洲’大军入关,可是我敢向任何人保证,我
绝不做任何行动。”
  李德威道:“这倒是令人费解的事……”
  七格格嫣然一笑遭:“你不必费解,甚至连想都不用去想,你可以随时监视我,只发现
我有一点趁火打劫的行为,休可以当场杀了我,称要是下不了手,我也可以当场自绝,不过
以你这种只顾大立场的忠心赤胆看,你不会下不了手的。”
  李德威正色说道:“七格格,这不是闹着玩儿的。”
  七格格道:“我一本正经,彼此立场敌对,你也不必有任何顾虑。”
  李德威双眉一扬,道:“七格格,你我就凭这一句话。”
  七格格点头说道:“就凭这一句话,不但是我,只你发现在何一个‘满洲国’人有任何
趁火打劫行为,你都可以当场杀了他,不过我有个条件,也希望你能点头,在没有发现我邦
人有任何趁火打劫行为之前,你别动我邦现在‘北京’的任何一个人,行么?”
  李德威毅然点头,道:“行,你我一言为定。”
  七格格看了他一眼,嫣然笑道:“打从‘长安’第一面到现在,这是你我谈话最融洽,
也最久的一次,难得。”
  她拿起酒壶喝一口,随手又把酒壶递绐了李德威。
  李德威喝了一口酒,七格格道:“我不做任何行动,可是我不能干涉也不能耽搁你的行
动,而且我愿意提供你每一个你想知道的稍息,话说在前头,我只提供你消息,愿不愿采取
行动那在你,眼下我就有个消息告诉你,贵君上的遗体已经被李自成派人从煤山移往‘东华
门’外一个临时搭盖的草棚子里去了.贵君上已然殉国,我以为他的遗体不该再受贼辱……”
  李德威霍地站了起来,道:“多谢七格格,煤山之上不是皇上……”
  七格格摇头说道:“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贵君上的遗体己被李自成派人从煤山
移往‘东华门,外。”
  李德威一抱拳道:“异日再谋后会,告辞。”
  长身而起,破空射去。
  李德威走了,七格格设动,也没说话,拿起酒壶慢慢地喝了一口,娇靥上泛起了一丝异
样的神色。
  阿喜四个从后头走了过来,阿喜道:“格格,李爷走了?”
  七格格微微点了点头,没说话。
  阿喜道:“您为什么不让他杀李自成?”
  七格格说道:“要是杀了李自成,咱们一时半会儿就进不来了。”
  阿喜讶然说道:“他要是杀了李自成,咱们一时半会儿就进下来了?为什么?”
  七格格摇摇头,道:“你不懂。”
  柯喜道:“婢子就是因为不懂才问您。”
  七格格没说话。
  阿喜忽然坐了下来,道:“格格,您真还要听九王爷的?”
  七格格道:“怎么,我不该听么?”
  阿喜道:“他这么对您,您怎么还……您总该为您自己想想啊。”
  七格格摇头说道:“我从来就没为自己想过,我想的只是‘大清国’!”
  阿喜道:“格格,当日在‘长安’的已经过去了,不说了,到如今您还这么深爱着李爷,
李爷心里也不是没有您,为什么您不……您将来跟杨、祖二位姑娘做个伴儿,三个人亲亲热
热,该有多好啊。”
  七格格道:“为什么要我迁就他,他不迁就我?”
  阿喜道:“格格,是您嫁他,不是他嫁您啊。”
  七格格道:“谁说我要嫁他来着,‘大清国’那么多人,你怕我嫁不出去,你怕没人要
我么?”
  阿喜道:“‘大清国’里的人是不少,想要您的人也很多,求都求不到,可是您肯您愿
意?哪一个您看得上眼,您要是肯,要是愿意不早就让人拿八抬大轿把您抬走了。”
  七格格皱眉说道:“行了,阿喜,这是我的事,又不是你的事,你操什么心,着什么急
呀。”
  阿喜道:“话不是这么说,格格,真要是婢子自己的事,婢子也就不操心不急了,婢子
四个跟了您这么多年,您待婢子这么好,婢子四个不能不为您不平,您想想看,格格,您辛
苦了这么些日子,你究竟得到了什么,您怎么就不为自己的一辈子想想……”
  七格格轻叱说道:“好了,好了,阿喜,你有完没有。”
  阿喜翻身跪倒了,阿富三个一见阿喜跪下也跟着跪下了,阿喜流泪说道:“格格,您好
可怜,婢子四个不忍见您……”
  七格格变色叱道:“你们这是于什么,快起来。”
  阿喜哭出了声,阿富三个也低下了头。
  阿喜道:”婶子四个只求您为自己想想……”
  七格格霍地站了起来,道:”你们这是教我不忠不孝,我不敢 再要你们,给我马上回
‘满洲’去吧。”
  阿喜失声痛哭:“格格,您这是为什么啊?’
  七格格遭:“不为别的,只因为我生在‘满洲’,我是个满旗女儿。”
  阿喜低下了头,泣不成声。
  七格格忽然也低下了头,半天她才把头抬了起来,眼圈儿红红的,却没见泪光,柔声说
道:
  “你们起来吧,都起来吧。”
  阿喜忙摇头说道:“格格,您答应了……”
  七格格正色说道:“我没答应什么,也不能答应什么,你们跟我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
是个怎么样的人,你们谁要是再逼我,我只有一个办法,不要你们。”
  阿喜道:“格格,您是知道的,李爷他……”
  七格格忽然笑了,荚得非常轻淡,也凄楚:“傻姑娘,爱一个人不一定非嫁给他不可,
要是每一对有情人都能成为眷属,世上就不会有旷男怨女了,把爱意留在心里,到了将来没
事儿的时候可以回想回想,不也梃好么?”
  这番话让人心酸。
  这番话赚人眼泪!
  阿喜四个又哭了!
  七格格没再说话,香唇边掠过一丝抽搐、娇靥上的神色令人难以言喻。
  一时间这座破庙里只有哭声,别的什么也听不见。
  烛火在摇晃着,几乎听得见那轻微的“劈剥”声。
  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一滴,一滴。
  一串,一串
  “东华门”外凄凄惨惨,冷冷清清。
  “东华门”原是禁城的四门之一,往常平常人是不能近的,可是,现在不同了,当日守
城的禁军不见了,一个人影儿也看不见。
  浓浓的夜色里,远看“东华门”外只有-点微弱昏暗的灯光,豆般大小,近看,那是一
座新搭的席棚。
  席棚里放着一具薄薄的柳木棺材,不见香火也不见白蜡,只有一盏油灯。
  棺木前地上坐着两个老太监,两个人都低着头一动不动,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
  李德威在离“东华门”四五十丈处便收势缓下身法,他倒不是怕什么,可是他不能不防
着点儿.
  明枪好躲,暗箭难防,闯贼那一伙儿里不是没有好手,而且为数也不少,他们把祟帧皇
帝的遗体放在这儿,引那些忠贞之士上钩,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李德威一边一步步地往前走,一边竭尽耳目四下搜索。
  往前走没两三丈,他突然有所发现,他发现离他身左十多丈处躲的有人,而且他发现躲
的人还不只一个。
  他明白,他发现了人家,当然人家也早在他发现人家之前发现了他,敌暗我明,这是一
定的。

  --------------------------------------------
  武侠屋 扫描  w000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