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68节 68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六十八章

  阿喜听得-怔,她想问,可是她又不敢,只有忍下去,跟在七格格之后登上了马车。
  赶车的是个华服壮汉,他抖缰挥鞭赶着马车如飞驰去。
  马车往西飞驰,盏茶工夫之后驰抵一处山脚下。
  这座山不高,可是挺秀美,郁郁苍苍,林木十分茂盛,仰望山腰,那半山浓密林木之中
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几角红墙绿瓦。
  马车并没有停在山脚下,沿着盘旋而上的一条登山道向上驰去,没多大工夫已然驰抵了
山腰,一座红墙绿瓦,建筑宏伟古朴,占地相当大的庙宇立即呈现眼前。
  这座庙宇前面是片平坦的广场,背后俺着一块如削峭壁,左右跟广场前是一片浓密的松
林,显得庄严肃穆而幽静。
  马车驰抵庙宇前停在那片广场上,两个身穿白衣的“菊花岛”人从松林里掠了出来直蒋
马车之前。
  这时候七格格已在阿喜等四婢的前导下下了马车,两个白衣人上前一躬身齐声说道:
“恭迎七格格。”
  七格格抬抬手道:“你们皇爷在么?”
  “在,”两个白衣人道:“我二人这就进去通报。”
  转身往庙门疾掠而去,一转眼间便双双越墙隐入了那座庙宇之中。
  七格格带着阿喜等四婢往庙门行去。
  刚走没几步,两扇庙门豁然大开,十先锋前导,十将军护驾,雍容高贵,威仪夺人的海
皇由左相陪着步出了庙门。
  “菊花岛”人就有这么一宗好处,除了左右二相之外,其他十先锋,十将军,十使者,
有缺就补,永远是个十数。
  海皇一出庙门,十先锋十将军立即退出两旁,海皇由左相陪着直迎七格格。
  七格格含笑说道:“皇爷太客气了。”
  诲皇拱手说道:“海某有失远迎,格格别见怪。”
  寒喧了几句之后,七格格由海皇陪着进了庙,前院一间大厅里落了座,七格格是一个人。
  海皇旁边只有个左相陪着,侍卫献过茶之后退了出去。
  海皇一拱手道:“格格驾到,想必有什么指示?”
  七格格自袖底取出那个纸卷递了过去。
  海皇接过展开一看,旋即扬起一双长眉道:“这消息是……”
  七格格道:“九王爷处交下来的。”
  海皇目光一凝,望着七格格道:“恕海皇直问一句,这消息可靠么?”
  七格格点头说道:“应该可靠,事实上陈圆圆跟吴三桂的父亲现在的确在李闯那儿!”
  海皇道:“这个海某也听说了,只是吴三桂带兵入关不是为祟桢复仇,而是为夺回他的
爱妾……”
  七格格说道:“这消息是得自吴三桂军中,也应该可靠,而且吴三桂前曾派亲信前往主
上军中试探主上的意思……”
  海皇双眉扬起,道:“要真是这样的话,吴三桂就等于是咱们的前锋了,只他一逐走李
闯,打下‘北京’大明朝的江山不就是咱们的了。”
  七格格摇摇头道:“恐怕单凭他吴三桂的兵马还打不下‘北京’,逐不走李闯。”
  海皇道:“那么咱们就助吴三桂-臂之力,在‘北京’里先乱上一乱”
  七格格摇头说道:“现在不是时候,吴三桂这个人颇具智谋,也可以说他相当狡猾,要
是让他自己打下,北京’进了城,他很可能来个翻脸不认人,等他向咱们借了兵马,易服雄
发之后再展开行动不迟。”
  海皇道:“照这么说,得等吴三桂败一阵之后。”
  七格格道:“不错,只等他败上一阵,他非向咱们借兵不可。”
  海皇道:“‘据诲某所知,吴三桂的兵马不错,帐下也有几员战将……”
  七格格道:“皇爷是怕他不败反胜?”
  海皇点头说道:“‘正是,海某正是这意思,倘若他不败反胜,他绝不会向‘满洲’乞
援借兵。
  七格格淡然一笑道:“皇爷放心,他必败。”
  诲皇听得一怔,道:“他必败?”
  七格格含笑点了点头。
  海皇两跟猛地一睁,道;“海某明白了,这就是格格今天屈驾的……”
  七格格微一点头道:“皇爷睿智,正是。”
  海皇双眉一畅道:“那么请格格吩咐,‘菊花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七格格道:“我只有一句,暂时咱们要暗助李闯一臂之力,至于怎么布署,怎么行动,
皇爷有良辅在……”
  那位矮矮胖胖,白白净净,满脸都是计谋的“菊花岛”左相忙赔笑说道:“有格格高明
当面,公孙奇何能焉敢多嘴。”
  七格格道:“左老别客气,左老本是皇爷良辅,这件事应是义不容辞。”
  公孙奇道:“公孙奇不敢……”
  七格格道:“不瞒左老,我另外还有别的事,这-回偏劳左老、等得吴三桂向满洲借兵,
易服雄发,再攻‘北京’之时,我自会把大印令旗从左老手里接过来。”
  公孙奇迟疑了一下道:“既然这样,公孙奇只有从命了,公孙奇现有个浅见在,是否可
行,还诸格格定夺。”
  七格格道:“左老请说说看,大家商议商议。”
  公孙奇道:“助李闯之举,暗举不如改为明助,这样可以轻易打人李闯军中,‘菊花岛’
这些人一旦打入了李闯军中,将来等宁远启兵吴三桂借得‘满洲’兵马再攻‘北京’时,咱
们可以轻易打击李闯要害,制李闯于死地……”
  七格格一点头,截口说道:“左老不愧良辅,多是高明,这一计当然可以,只是左老要
小心,‘北京城’里还有不少朱明的高手在,这一计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不但‘菊花岛’要
蒙受损失,也很可能毁了全盘,事关重大,左老不可不慎。”
  公孙奇道:“格格是怕他们阻止吴三桂向‘满洲’借兵了
  七格格道:“那是一定的,这班人之中不乏高明之士,而且吴三桂只是个宁远总兵,他
上头还有蓟辽总督王永吉在,他仍得听王永吉调度,受王永吉节制。”
  公孙奇点了点头道:“格格放心,我自会谨慎。”
  海皇忽然说道“格格,吴三桂真会为一个女人变节……”
  七格格道:“古来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大有人在,吴三桂并不见得是个好色之徒,奈何陈
圆圆国色天香,极得他的宠爱,吴三桂身受朱明大恩,或许不会变节,但一旦‘满洲’兵马
入关,也容不得他不变节。”
  海皇连连点头说道:“好计,好计,吴三桂只往里一钻,只怕他就再也出不来了。”
  七格格笑了笑站起来说道:“我没什么别的事了,只请皇爷下令即刻布署,吴李两军只
一交锋,马上采取行动。”
  海皇站了起来,一拱手道.“海某遵命,格格只管放心回驾就是。”
  七格格微微一笑道:“九王爷曾经面许过皇爷,这件事关系
  满洲’的成败,也关系皇爷王爵的得失,还请皇爷千万小心。”
  海皇道:“格格放心,海某刚才说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七格格走了,海皇带着公孙奇一直送到庙外,望着七格格的马车下了山,海皇立即转过
身来道:“咱们是不是马上行动?”
  公孙奇道:“这件事自有臣去安排,有件事臣不能不现在提醒陛下一声。”
  海皇道:“什么事?”
  公孙奇道:“陛下刚才可曾听见‘满洲’怎么对付吴三桂?”
  海皇遭:“听见了,怎么?”
  公孙奇道:“他们现在有用得着吴三桂的地方,不得不虚与委蛇,一旦他们人了关就全
不是那么回事了,咱们的情形跟吴三桂没什么两样,陛下不可不防。”
  海皇脸色变了-变道:“你是说他们会食言背信?”
  公孙奇道:“那倒未必,臣只是怕到时候咱们跟他们‘满洲,人的待遇不一样。”
  海皇哼地一声道:“那不要紧,只要他们不食言背信,我就算有所获,至于将来,我跟
吴三桂不同,吴三桂只是个武夫,我‘菊花岛’则人人有一身水旱好功夫,万一他们有点什
么,大不了我仍回我的‘菊花岛,,甚至我给他们来个就地反,干脆把那个座儿夺过来,看
看是谁占便宜谁吃亏。’’
  迈步往庙门走去。
  公孙奇紧迈一步跟了上去。
  容得海皇跟公孙奇进了庙,那两扇巨大庙门立即又关上了。
  就在这时候,庙后那块如削峭壁上有人轻笑一声道:“这才叫鬼使神差呢,没找着了那
个找着了这个,这一趟总算没白跑没白辛苦,姑娘,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是个男人话声,听话声年纪还不轻。
  另一个轻柔甜美的女子话声接口说道:“以我看她恐怕不是来玩儿的。”
  那男的道:“不错,英雄所见略同,姑娘,要不要摸摸清楚,来它个失之东隅,收之桑
榆。”
  那女子话声道:“当然要,只是恐怕不容易,您刚才也看见了,进厅里去坐的只有她跟
海皇还有那个:菊花岛’左相三个人,连阿喜四个都被留在了外头,要有什么商谈,别人恐
怕不会知道……”
  那男的道:“不要紧,我有主意,我这就下去前头嚷它一阵去,只等我把海皇跟公孙奇
引将出来,你就从这儿溜进去,看看能不能在里头找到什么,记住,姑娘,不管有没有收获,
别在里头待太久,回到这儿后冲我打个招呼,我不见姑娘的招呼不撒腿,听明白了么?”
  那女的笑道:“您说得这么清楚我还听不明白么!您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把您困住的。”
  那男的一笑说道:“我怕的就是这个,你知道,我没姓海的年轻力壮,也不像他有那么
多喽罗,我去了,记住,等他俩出来之后再往里溜,他们要是不出来就别进去,我总有办法
把他们俩逼出来的。”
  旋即一缕轻烟从峭壁顶端升起,随着一阵轻风飘了下来,然后就不见了。
  等到再看见那缕轻烟在庙前出现时,它变成了个人。“穷神”蒙不名。
  蒙不名刚站稳便嚷嚷了起来:“嘿,怎么回事儿,有道是:“佛门常开’,怎么这座庙
两扇门儿却关着,不纳各方香火了,不纳各方香火你你这些光头的和尚吃什么,心虔的人来
了,我只差没一步一个头磕着来了,和尚,开门吧。”
  他话说完了,庙门城开,身边却多了两个白衣人。
  两个白衣人冷冷地瞪着他,一言不发。
  蒙不名一怔,遭:“噢,我说怎么庙门关着,敢情是哪家有白事儿,在这儿设了道场了,
这-趟白跑了,行了,我再找别座庙去。”
  他转身要走。
  白影一闪,一个白衣人已然绕过来挡住了他的路。
  蒙不名又复一怔,道:“咦,这是干什么,强要奠仪不成。”
  那白衣人冷冷一笑,道:“朋友,光棍儿眼里揉不进一粒砂子,少装神扮鬼了,到这儿
来干什么的,说吧?”
  蒙不名眨眨一双老跟道:“你问我到这儿来干什么的?问得好,到庙里来除了烧香拜佛
以外还能干什么?”
  那白衣人冷冷一笑道:“朋友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话落手动,当胸一手抓了过来。
  与此同时,蒙不名惊觉背后风生,显然背后那名白衣人也同时采取了行动。
  只见他身躯一转,突然间横移三尺。
  那两个白衣人同时递出的一掌立即落了空,两只蓄劲待发的手掌差点没碰在一起。
  蒙不名“哈”地一声道:“我还当你们俩是打我呢,敢情你们俩是自己拼啊。”
  那两个白衣人脸色为之一变,同时一旋身双双冲蒙不名扑了过来。
  蒙不名一怔道:“咦,怎么又冲着我来了,弄了半天敢情还是我错了,嗳、嗳,二位,
咱们可是无怨无仇,我可没把你们谁的孩子扔进井里去……”
  身躯又一转,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迈的步,他已从两个白衣人中间穿过,到了两个白衣人
身后,两手一抬,各在两个白衣人脖子后头拍了一下,道:“二位,我愿意大事化小,小事
化无……’’
  两个白衣人机伶窜出数尺,一个大旋身又扑了过来。
  蒙不名“哟”地一声道:“怎么西瓜皮擦屁股,没完没了,神鬼怕恶人,看来我只有找
个地方躲一躲,避一避了。”
  他转身就往庙门跑。
  两个白衣人急了,叱喝一声拔腿就追。
  就在这时候,庙门开了,庙里一下出来了十个白衣人,“菊花岛”海皇驾前的十先锋出
来了。
  蒙不名一怔道:“哎哟,看来是一大家,穿孝的还真不少啊。”
  他脚下不由顿了一顿。
  就这么一顿的工夫,后头两个白衣人已然追到,各一掌袭向蒙不名双肩。
  蒙不名来了个老太太钻被窝,身躯一矮,往下一溜,两个白衣人擦着他身边冲了过去,
他抬手在他两个屁股上各拍一下,这一下用上了劲儿,不轻:“留神,别撞着。”
  那两个白衣人跌跌撞撞地直向十先锋撞去,要不是十先锋那站在前头的几个伸手抓住了
他两个,非让他两个撞在身上不可。
  两个白衣人脸涨得通红,刹那间由通红变为铁青,转身便要再扑。
  十先锋中站在前头那几个拦住了他俩,而且把他两个拉到了一边就-起向蒙不名逼了过
去。
  蒙不名“哎哟”一声道:“怎么,仗着人多打我一个?那可不行,我得把你们的主子叫
出来评评理不可……”
  即提高了嗓门儿叫道:“姓海的,快出来哟,你的人要打死人了。”
  “姓海的”三十字儿一出口,“十先锋”马上停了步,其中一个矮矮壮壮的望着蒙不名
遭:“朋友,你认识我们皇爷?”
  蒙不名道:“何止认识,我跟他是当年的朋友老交情了,你们不是仗着人多要打我么,
待会儿让你们吃不完兜着走。”
  那矮矮壮壮的白衣人道:“朋友尊姓大名,怎么称呼?”
  蒙不名道:“你问我啊……”
  庙里并肩走出了两位“将军”,左边一名出庙便喝问道:“什么人在这儿大呼大叫的。”
  蒙不名指了指鼻子,嘿嘿一笑道:“我,认识么?”
  那位将军脸色陡然-变道:“蒙‘穷神’!”
  蒙不名笑道:“行,你不赖,你比他们有眼力。”
  那名将军排开十先锋急步走到近前,一抱拳道:“原来是蒙老驾到,他们有眼无珠,倘
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蒙老海涵。”
  蒙不名冲他拱了拱手道:“好说,好说,误会,这是误会,怪只怪我没把招牌亮出来。”
  那名将军道:“多谢蒙老大度量,蒙老驾临有什么指教?”
  蒙不名道:“想不到‘菊花岛’的人对我姓蒙的这么客气,真让我姓蒙的有点受宠若惊,
没什么,没什么,听说老海在这儿,多少年的朋友老交情,我特意来看看他,在里头么?”
  那位将军道:“蒙老来得不巧,我们皇爷刚出去。”
  “老海刚出去?”蒙不名道:“那就怪了,刚才我还瞧见他跟公孙奇一块儿出来送客呢,
难不成我瞧花了眼;”
  那位将军股…红道:“这个……这个……”
  “别这个那个了,”蒙不名摆摆手道:“进去告诉他一声去,别看我姓蒙的穷,我姓蒙
的不沾他的,也不会冲他伸手借钱花,让他出来见见我,包管对他有益无损,快去吧。”
  那位将军迟疑了一下,窘迫-笑道:“那……蒙老请等等,我进去通报一声去。”
  他偕同另一位将军转身进去了。
  十先锋跟两名白衣人愣在当场。
  蒙不名目光环扫一下,咧咧嘴笑道:“小子们,现在还打不打了?”
  十先锋跟那两个白衣人都没说话,脸上的神色够窘的!
  蒙不名得理不饶人,接着说道:“告诉你们,下回要打人之前,先把招子睁大些,别打
了爷爷辈儿的再磕头,来不及,懂么?”
  他藉机会占便宜。
  十先锋心里不痛快,可却没一个敢吭气儿,只因为他们眼前站的是难惹难缠的“穷神”
蒙不名。
  “对了,”蒙不名眨眨老眼又道:“这样才对,少逞能,少说话,岂不闻,是非之因多
开口,灾祸之因强出头……”
  只听一个低沉话声从庙里传了出来,震得入耳鼓嗡嗡响:“那么你到这儿来又为什么?”
  海皇在公孙奇的陪同下走了出来,两道冷电般锐利目光直逼蒙不名。
  蒙不名一咧嘴,道:“乖乖,说句话用那么大劲儿,姓海的,这叫见面礼么?”
  海皇洒脱异常地走下庙门口石阶,道:“蒙不名,几年不见,你越活越年轻了。”
  “怎么,”蒙不名两眼一翻道:“看不顺眼呀,那容易,你尊称我一声爷我不就显老了
么。”
  海皇淡然一笑道:“蒙不名,没想到你这张老嘴也越来越厉害了……”
  话锋-顿,冲十先锋摆手说道:“你们到庙四周给我站着去,等蒙不名走了再撤回来。”
  十先锋恭应一声,疾掠而去。
  蒙不名心里一跳,道:“姓海的,你这是干什么?”
  海皇道:“贼不空手,你老儿鬼心眼儿多,我不能不防着点儿。”
  蒙不名冷笑一声道:“好啊,姓海的,你什么时候也学会狗眼瞧人低了,我姓蒙的穷是
穷了点儿,可是我一身骨头硬,也向来清清白白的,你那些破家当我姓蒙的还没放在眼
里……”
  海皇道:“俗话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防
着点儿好!”
  “好吧,”蒙不名一点头道:“你防吧,我拿你没办法,财大气粗,这年头儿有钱的王
八都大三辈儿.谁叫我姓蒙的穷,话咱们说在前头,你不是防着了么,万一要是真丢了点儿
什么可别赖我。”
  海皇道:“少装疯卖傻了,你突如其来地住我这儿撞.是为了什么,说吧?”。
  蒙不名道:“这倒干脆,只是,就在这儿说么?”
  诲皇道:“就在这儿吧,开门揖盗这种事儿我海某人不干。”
  蒙不名摇摇头道:“你可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
  他一边说话一边留神庙里的动静,海皇跟公孙奇出来有一会儿,庙里并没什么动静,而
且他也明白姑娘杨敏慧是盲大师的得意弟子,一身所学几乎跟他不相上下,凭“菊花岛”海
皇以下这些人还难不住她。
  他心里松了些,道:“好吧,就在这儿吧,姓海的,我是来瞧瞧,‘菊花岛’上雕栏玉
砌,美轮美奂的皇宫不住,为什么你跑到这儿来住在这么一座破庙里了。”
  海皇道:“这是我的事儿,五湖四海,三山五岳任我邀游,我爱住哪儿住哪儿,你管不
着。”
  蒙不名看了他一眼,一咧嘴道:“别是你瞧厌了后宫那成行的粉黛,看破了红尘,想出
家当和尚吧,要是这样你别忘了知会我一声,我好驾一叶小舟到‘菊花岛’接收去。”
  海皇脸色微沉,道:“蒙不名,你要是再没正经,可别怪我翻脸把你赶下山去。”
  蒙不名摇摇头,啧啧有声道:“你听听,好大的度量啊。有道是:‘宰相肚里能撑船’,
宰相肚里都能撑船,怎么你这个皇爷肚里连句话都容不下。”
  悔皇冷然一伸手道:“来人,取朕‘八宝钢刘’来。”
  蒙不名忙摇手说道:“别,别,我的海皇爷,算我姓蒙的怕你,成不?我这把老骨头哪
经得起你瘟铜刘碰一下……”
  海皇收回手冷冷说道:“那就给我说正经的。”
  “行,行,”蒙不名道:“胳膊粗的是大爷,我这就说,我这就说……”
  忽然抬手抓抓头,窘迫异常地咧嘴一笑道:“说起来怪难为情的,这是寒伧事儿,不说
嘛你逼我,不说我也白跑了这-趟,只好-五一十照实说了……”
  顿了顿道:“我的皇爷,是这样儿的,白山黑水之间待不住了,人穷肚子瘪,我这一百
零一套破衣裳挡不了寒,长年冻得我直发硬,听说如今天下群雄并起,策马共同逐鹿中原,
我灵机一动想跑出来发发国难财,好好儿地捞上一票,谁知道他们都长了一对狗眼,我这付
模样到哪儿哪儿不要,到哪儿哪儿掩鼻,眼看着你们一个个都有了收获,至今我还跟个孤魂
野鬼似的抖着两条腿到处跑,搬着指头数数,当今有数的这几个之中数你最有成就,我嘛只
有厚着这张老脸跑到这儿来求你赏份差事,赏碗饭吃,求你看在多年的朋友老交情份上收留
收留,我姓蒙的永不忘你的大恩大德。”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还真难为了他。
  静静听毕,海皇淡然问道:“你道完了么?”
  蒙不名道:“算是说完了,我这是长话短说,人要走了霉运连肚子都欺负你,饿得咕咕
直叫哪来得力气说话。”
  说着说着他简直要软了下去。
  海皇冷笑一声道:“你真行,蒙不名,有朝一日你要是粉墨登了场,准能红透半边天,
刚才还挺有劲儿的,怎么一转眼工夫就饿得这个样儿。”
  蒙不名苦着脸道:“我的皇爷啊,你那里知道刚才我是硬撑的。”
  诲皇道:“那你何妨多撑一会儿?”
  蒙不名道:“我也想多撑会儿,奈何我这个身子不争气。”
  海皇目光一凝,道:“你说到哪儿哪儿不要你?”
  “要是有哪儿要了我,我会像今天这样儿么?”
  海皇道:“你不是替朱明卖命么?”
  蒙小名一怔道:“谁说的?”
  海皇道:“我说的,前些日子闯‘天王寺’助那姓李的小子逃脱的不就是你么?”
  蒙不名又复一怔道:“你看见我了么?”
  海皇冷冷一笑道:“何用看见你,我一听说就知道是你这位‘穷神’了。”
  蒙不名苦笑‘声道:“穷神,我可真穷得快成神了,老海啊,你就别将我了,说起来你
也许不信,那天闯‘天工寺’的确是我,可是我是想在那姓李的小于面前讨讨好,让他赏我
份差事,不瞒你说,我那时候正走投无路,只要有钱挣,有饭吃,跟谁卖命我都干,哪知那
姓李的小子是块死木头,点都点不透,没赏份差事倒还罢了,连声谢都没有,居然还怪我坏
了他的事,气得我混身打哆嗦,一跺脚就走了。”
  海皇道:“真是这样么”
  “哎哟,我的皇爷,”蒙不名道:“正是求人的时候我会骗你么,那不是跟我自己过不
去么,我可以赌咒,我要是骗了你管叫我……”
  海皇冷冷一笑摆手说道:“行了,你用不着跟我来这一套,对你,我招不起,惹不起,
我这座庙太小,也容不下你这位大神,你请吧。”
  话落,他转身往庙里行去。

  --------------------------------------------
  武侠屋 扫描  w000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