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70节 70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七十章

  蓝衣人道:“姑娘请随着我的手指看,那儿有座石牌坊,石牌坊东边那座小四合院就
是。”
  畅敏慧循他所指望去,前面近百丈处有座石牌坊,只那么一座,一眼就可看见,在石牌
坊东的确有座小四合院,只是那座小四合院里相当陈旧残破,谁看见谁都会说那是个破落户。
  这时候蒙不名也看见了,他道:“曹化淳会住哪儿’”
  蓝衣人道:“您老不知道,破烂的东西不招眼,曹化淳是个聪
  明人,这样一来谁也不会想到他住在这儿,其实您看见的只是外表,您再到里头看看去,
豪华极了。”
  蒙不名“哦”地一声道:“是么?”
  蓝衣人道:“您老现在自然不会相信,等您老进去看过之后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蒙不名笑笑说道:“人家都是驴粪球儿外面光,只有这曹化淳跟人家不一样,曹化淳有
人护着么?”
  蓝衣人道:“有,有他当日任职‘锦衣卫’的几个死党,还有李自成派的十几廿个黄衣
剑手。”
  蒙不名“哦”地一声道:“没想到李自成还挺看重他挺照顾他的,狡兔死,走狗烹,历
数至今,曹化淳恐怕是相当幸运的了。”
  蓝衣人摇头说道:“那倒不是,李自成只是想跟他要样东西,要不然早就不管他了。”
  蒙不名目光一凝,道:“李自成想跟他要什么东西?”
  蓝衣人道:“先皇帝的一顶‘九龙冠’,曹化淳开城放进贼兵后就折回宫里乘乱偷走了
那顶‘九龙冠’,后李自成撒手不管他,所以他迟迟没把那顶‘九龙冠’献出去。”
  蒙不名道:“有这种事?这就不对了,以李自成现在的实力找曹化淳要样东西应该不难,
抢也抢了过来……”
  蓝衣人摇头说道:“您老不知道,曹化淳是个聪明人,他防着李自成这一手呢,根本就
没把那顶‘九龙冠’放在身边。”
  蒙不名道:“恐怕李自成要的不只是那顶‘九龙冠’吧,现在他已经打下了‘北京城’,
住进宫里,干吗还非要那顶‘九龙冠’不可?”
  蓝衣人摇摇头,道:“这您就不知道了,尽管李自成已打下了京城,住进了宫里,可是
没那顶‘九龙冠’他就不能算是皇帝,所以他要想当皇帝就非得把那顶‘九龙冠’弄到手不
可。”
  杨敏慧点头说道:“不错,蒙老,确是这样,没有皇冠就跟没有玉玺-样,永远不能算
一国之君。”
  蒙不名道:“照这么看,曹化淳确是个聪明人……”
  日光一凝,道:“你可知道曹化淳把那顶:九龙冠’藏在哪儿子?”
  蓝衣人摇摇头说道:“那顶‘九龙冠’的藏处只有曹化淳一个人知道,那顶‘九龙冠’
关系着他的安危死活,他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蒙不名一点头道:“有理,走吧,朋友,咱们到近处去。”
  蓝衣人迟疑着道:“老人家,我能不能不去?”
  蒙不名道:“什么意思,你还怕曹化淳找你不成?”
  蓝衣人苦笑说道:“不瞒您老说,曹化淳身边有他几个死党,还有十几二十个李自成的
黄衣剑手,您跟杨姑娘只不过两个人……。”
  杨敏慧含笑问道:“你可知道这位老人家是谁?”
  蓝衣人摇头说道:“不知道,我还没请教!”
  杨敏慧道:“你可听说当世四大霸主之中有位‘穷神’蒙不名!”
  蓝衣人两眼-睁,望着蒙不名道:“您老就是蒙‘穷神’?”
  蒙不名点头说道:“不错,我就是穷得成了神的‘蒙不名’。”
  蓝衣人‘阵激动道:“那……再有十个曹化淳恐怕也活不成了。”
  蒙不名道:“你小看了这位杨姑娘子,这位杨姑娘是空门仙侠盲大师的传灯弟子,一身
所学恐怕不稍逊我这个穷神,走吧,朋友,我拿我这块招牌担保你死不了就是。”
  蓝衣人二话没说,迈步走去。
  杨敏慧道:“蒙老,咱们是跟他来明的还是来暗的?”
  蒙不名道:“姑娘你看呢?”
  杨敏慧刚要说话。
  只听蓝衣人在前头叫了-‘声:“快躲。”
  他随话闪身躲开了一处屋角后。
  蒙不名、杨敏慧都是一流的高手,自然是够机警的,连忙跟着他躲了过去。
  转眼工夫两个中年黄衣人并肩从路上走了过去。
  蓝衣人忙道:“这两个就是曹化淳几个死党中的两个,怪了,他们从不轻易出门的,怎
么今天一下出来了两个?”
  蒙不名道:“他们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
  蓝衣人道:“这就不知道了。”
  蒙不名道:“放倒两个少一对儿,姑娘在这儿等等。”
  他一闪身就没了影儿,旋听前面不远处传来两声闷哼,一转眼工夫蒙不名回来了,拍拍
手道:“我怕他们渴,让他们到‘什刹诲’里喝水去了。”
  别人不知道,蓝衣人他清楚,刚才那两个都是当日‘锦衣卫’的一等好手,不过一转眼
工夫便被蒙不名收拾了,可见蒙“穷神”并不是浪得虚名,曹化淳他一定活不成了。
  有此一念,胆气立壮.道:“二位请跟我来吧,来明的不如来暗的,出其不意,攻其无
备地擒住曹化淳,那要比从大门闯进去省事得多。”
  他在前带路,拐了几拐便到了一处所在,蒙不名抬眼一看,只见停身处正是那座小四合
院的后墙外。
  蓝衣人招手往里指了指,低低说道:“曹化淳就住在后院西北角一间精舍里,平常很难
得出屋门一步,连吃饭都是由他几个死党送进去,这时候已经吃过晚饭了,看时候他应该正
在屋里斗蟋蟀呢,他只有这么一个嗜好,把蟋蟀看得跟命一样。”
  蒙不名凝神听了听,点点头道:“恐怕你说着了,我听见有蟋蟀叫,你要不要跟我们进
去?”
  蓝衣人双眉微扬道:“说句话您老恐怕不相信,我现在想通了,我想趁这机会赎赎我自
己的罪过!”
  蒙不名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道:“行,这才像个男子汉,你跟在我后头,让杨姑娘殿
后。”
  他轻轻一跃两只手便扒上了墙头,探头往里看了看之后,只一翻便进去了,当真是轻如
落叶,点尘未惊。
  蒙不名既然翻了进去,那就表示里头没人,蓝衣人跟杨敏慧相继翻了进去。
  落地再看,小小的一个后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假山、有小塘、还有横跨水塘的
朱栏小桥,初垂的暮色中看,景色相当的迷人。
  蒙不名低低说道:“这地方让曹化淳住,糟蹋了。”
  院子西北角果然有间精舍,纱窗闭着,灯光微透,静静的,除了一阵阵的蟋蟀儿叫之外,
别的听不见什么。
  蒙不名一递眼色当先扑了过去。
  扑近,他低低说道:“姑娘跟他守住这扇窗户,我从前头进去。”
  杨敏慧得盲大师真传,耳目甚是敏锐,此刻已听见精舍里有一阵阵重浊的呼吸声,女孩
儿家的鼻息都是轻匀的,这种浊重的呼吸声一定是男人。
  她同意蒙不名的做法,没说话,只微微点了点头。
  蒙不名闪身就要扑向前头,可是他脚下才动倏又停了下来,一打手势三个人同时俯下了
身。
  杨敏慧跟蓝衣人都明白,蒙不名必然是有所发现。
  果然,一阵轻捷步履声从前头传了过来,随着这阵轻捷的步履声,一个唇上留着小胡子,
脸庞瘦削,面目阴沉冷峻的蓝衣人,冲着这间精舍走了过来。
  到了精舍门口,他在精舍门上轻轻敲了三下。
  精舍里响起个半阴半阳的尖细话声:“进来。”
  随听-声门响,那蓝衣小胡子推门进了精舍。
  精舍里响起了适才那尖细话音:“派谁去了?”
  -个低沉话声接了门,当然是那蓝衣小胡子:“潘家龙跟杜弘。”
  那尖细活声道:“你看这消息可靠么?”
  那蓝衣小胡子道:“很有可能,吴三桂确还有一部分兵力在,不过以我看吴三桂之所以
带兵入关,并不单单是为了给祟桢报仇。”
  那尖细话声道:“你看他还有什么别的……” 。
  蓝衣小胡子道:“吴三桂的父亲,还有他的爱妾陈圆圆,都陷在了京里。”
  那尖细活声沉默一下道:“不管吴三桂他是为了什么,对咱们都不利,是不是’”
  蓝衣小胡子道:“话是不错,不过我看吴三桂要是想把闯王赶走,恐怕没那么容易,即
使他能把闯王赶出京去,那也并不意味着大明朝的江山又让朱家收复了。”
  那尖细话声道:“你是说吴三桂想取朱家而代之?”
  “那倒不是,”蓝衣小胡子道:“吴三桂他还没那个胆,我是说‘满洲’,您想嘛,吴
三桂要是能把闯王赶出京去,他必然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满洲’陈兵北边为的是什么,
他焉会给朱明一个喘息的机会?他必然会乘吴三桂人马疲累,兵力薄弱之际挥军入侵,‘满
洲’坐山观虎斗,兵强马壮,以逸待劳,吴三桂这些战后疲兵岂是他们的敌手,这么一来大
明朝的江山岂不轻易落入‘满洲’之手。”
  蓝衣小胡子这番话听得蒙不名跟杨敏慧心头连跳,暗惊不已,两个人一致认为蓝衣小胡
子的分析十分有理,极为可能。
  只听那尖细话声道:“要是吴三桂赶不走闯王呢?”
  “那也一样,”蓝衣小胡子道:”满洲’可以逐个击破,以一吃二,吴、李双方一战之
后,伤亡必然惨重,恐怕‘满洲’等的就是这个。”
  蒙不名跟杨敏慧对望了一眼。
  那尖细话声道:“照这么说吴、李双方不管谁胜谁负,这座北京城’都会落在‘满洲’
手里,是不是?”
  蓝衣小胡子道:“我只是这么推测,虽然只是推测,可是我敢说这推测即使不中也差不
了多远。”
  精舍里有着片刻的沉静,片刻之后才听那尖细话声道:“我想过了,咱们今夜就离开这
儿到关外去,等潘家龙跟赵弘回来之后咱们就走,你去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那些黄衣剑士调
开,我趁这工夫收拾收拾。”
  蓝衣小胡子应了一声开门走了。
  这曹化淳可真是墙头草,这边来风往那边倒,那边来风就往这边倒,聪明,的确聪明。
  那蓝衣小胡子走得不见了,步履声也听不见了,蒙不名一递眼色,立即窜了过去。
  他绕到了精舍前,精舍两扇门虚掩着,灯光从门缝儿里透射了出来。
  从门缝儿里可以看得见,有个胖胖的青衣人背着门正在收“蟋蟀儿”!
  蒙不名推开门一步跨了进去。
  门响惊动了那青衣人,他回过了头,蒙不名何等快,青衣人回过头来的时候他已然到了
青衣人面前一把扣住了青衣人的一只腕脉,青衣人不但长得又白又胖,连肌肤都又细又嫩的
赛过大姑娘。
  蒙不名含笑问道:“你是当日宫里的曹公公?”
  青衣人一惊道:“你是……”
  蒙不名道:“别管我是谁,只答我问话,你是不是害杨督帅于前,开城放进贼兵于后的
曹化淳?”
  “叭”地一声,“蟋蟀儿”盒儿掉在了地上,几只“蟋蟀儿”蹦着跑了,几蹦就没了影
儿。
  别小看了这几只土里生,土里长的小虫儿,在此道的人眼中是干金不换的。
  青衣人白了脸,急叫道:“我的‘蟋蟀儿’!”
  蒙不名一扯他的腕子把他拉了起来道:“别顾‘蟋蟀儿’了,也不看看到了什么时候了,
顾自己吧。”
  青衣人忙道:“我不是曹化淳,你认错人了。”
  蒙不名拉着他到了窗前,推开窗户问道:“姑娘,他是不是曹化淳?”
  杨敏慧就在窗户外头站着,青衣人只一眼,马上脸色大变,张嘴就要喊。
  蒙不名伸另一只手点了他的哑穴,道:“没错了,居然想哄我老人家,先把他弄出去再
说。”
  他提起曹化淳把他塞出了窗户,蓝衣人在外头接着,只一转眼工夫三个人就把曹化淳弄
出了后墙。
  蒙不名道:“这儿不能待,咱们找个僻静地儿去。”
  蓝衣人道:“这-带我熟,请跟我来。”
  他提起曹化淳放步往西南奔去。
  蒙不名、杨敏慧紧跟在他身后。
  曹化淳这一阵子想必能吃能住,比当日在“长安”时更胖了,典型的脑满肠肥人物,扛
在肩上真够受的。
  蓝衣人一口气跑出厂里许,这地方已远离住家,眼前-片荒凉,树林处处,他把曹化淳
放下了地,抬袖擦擦汗道:“就在这儿吧,这时候绝不会有人到这儿来。”
  蒙不名-脚踢开了曹化淳的穴道,道:“曹公公,起来说话吧。”
  曹化淳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脸刷白,一张嘴又想叫。
  蒙不名道:“叫吧,不怕疼你尽管叫。”
  他伸两指在曹化淳肩上捏了一下。
  曹化淳“哎哟”一声矮了半截,疼得头上都见了汗,他道:“我不叫,我不叫……”
  蒙不名道:”这才是,学乖点儿不吃苦头……”
  转眼望向杨敏慧道:“姑娘,交给你了。”
  杨敏慧目射杀机,神态怕人,一翻腕,一把雪亮森冷的匕首已抓在手中。
  曹化淳一哆嗦,瞪眼张嘴忙往后退去。
  蓝衣人一把把他推了过来。
  曹化淳惊叫一声跪下了地,磕头如捣蒜道:“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奴才……”
  杨敏慧道:“曹化淳,你要知道,你害死的并不只我父亲一个人,而是千千万万的老百
姓,甚至连大明朝的江山都断送在你手里,过去的我已经不愿意再跟你说什么了,我只问你
-句话,你偷出宫的那顶‘九龙冠’藏在何处?”
  曹化淳哆嗦着道:“九龙冠’?我不知道,我没拿……”
  蓝衣人冷冷说道:“公公,这件事别人不清楚我清楚。”
  曹化淳转过脸去道:“王桐,我待你不薄,你怎么害我……”
  “我害你?”蓝衣人王桐两跟一睁怒叱说道:“我背上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罪名,又
是谁害了我?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把‘九龙冠’的藏处说出来,李白成有顾忌,杨姑娘二位
可没什么顾忌。”
  曹化淳道:“我……我已经把‘九龙冠’给了李自成了。”
  王桐要说话。
  蒙不名一递眼色道:“那就把他杀了算了,反正他已经把‘九龙冠’给了李自成了,留
着他也没用了。”
  冲杨敏慧一伸手道:“姑娘,把刀给我让我来吧。”
  杨敏慧还没有把匕首递过去,曹化淳已吓得急急叫道:“没,没有,我没把‘九龙冠’
给李自成……”
  蒙不名道:“那你把它藏在哪儿丁,说吧?”
  曹化淳,颤抖着的厚嘴唇边突然泛起一丝勉强笑意道:“我要是把‘九龙冠’的藏处告
诉了你们,你们就会杀了我,是不是?”
  “好嘛,”蒙不名道:“到现在你还跟我们耍这一套,老实告诉你吧,那顶‘九龙冠’
我们要不要两可,只要别落进闯贼手里就行,说不说在你,别拿它要挟谁。”
  曹化淳道:“你刚才说过……”
  蒙不名道:“少罗嗦,我看你能奸猾到什么时候。”
  伸手抓住了他右肩之上,立即扣紧了五指。
  曹化淳不是铁打的金刚,铜浇的罗汉,哪受得了这个?他疼得立即鬼叫了起来。
  蒙不名跟设听见一样,仍然扣紧着五指,直到曹化淳声嘶力竭他才松了手,冷然说道:”
九龙冠’藏在哪儿?”
  可怜曹化淳人已经瘫了,汗出来了,泪出来了,连鼻涕都流出来了,瘫在地上老半天才
虚弱地点了点头道:“好,我说,我告诉你们,我把那顶‘九龙冠,藏在了‘慈悲庵’里!”
  杨敏慧虽然在宫里住过,可是她对京里并不怎么熟,她道:“慈悲庵’在哪儿?”
  蒙不名道:“我知道,在‘右安门’内的南下洼,是辽金时代建的-座庵,现在已经没
香火了,离这儿不怎么远,咱们带着他去,走。”
  他这里一声“走”,王桐那里弯腰把曹化淳抱了起来,当他抱起曹化淳往肩上放的时候,
老扛湖的“穷神”又伸手点了曹化淳的“哑穴”!
  蒙不名前头带路,姑娘杨敏慧殿后,王桐挟着曹化淳在中间。
  走没多大工夫,蒙不名抬手往前一指道:“看见了么,那黑压压的一片芦苇后就是‘慈
悲庵,!”
  杨敏慧也看见了,前面黑压压的一大片,恐怕有好几亩!
  蒙不名突然停了步,而且抬手拦住了王桐跟杨敏慧。
  杨敏慧忙道:“蒙老,怎么了?”
  蒙不名一双锐利目光望着前面道:“前头有人,像是谁在这儿上了桩卡,隔不几步便是
-个。”
  杨敏慧脸色一变道:“会不会是有人先知道了‘九龙冠’藏在这儿,找到这儿来了?”
  蒙不名道:“难说,不管他了,‘九龙冠’咱们是势在必得,走近些等他出声现身后再
说。”
  迈步往前行去。
  杨敏慧看得清楚,蒙不名的步履之间虽然还跟刚才一样,可是全身已暗暗运上了功力,
她当即也双臂凝功紧随在王桐之后。
  蒙不名的耳目的确是够敏锐的,又往前走了差不多十来丈,
  杨敏慧跟进一步道:“蒙老,‘穷家帮’的帮主也来了,他们是
  ……”
  蒙不名摇摇头道:“见着他们那要饭的头儿问问就知道了。”
  话声方落,前面暮色中出现几条人影。
  蒙不名往前一凝目道:“姑娘快看那是谁?”
  杨敏慧往前一看,神情一喜,忍不住脱口叫道:“李大哥。”
  那几条人影腾身掠了过来,为首两个人,左边一个正是俊逸洒脱的李德威,右边一个是
个五十多岁,长发披肩,长髯垂胸,身躯魁伟高大的灰衣老人。
  他二人身后是四名长得很清秀的年轻人。
  掠近,李德威说道:“蒙老,小妹,这位是‘穷家帮’孟帮主。”
  那长髯老人一抱拳道:“孟元见过蒙老跟杨姑娘,迎接来迟还望谅宥。”
  长髯老人以“穷家帮”帮主之尊行这一礼非同小可。
  蒙不名忙答一礼道:“好说,倒是我们来得鲁莽,还望帮主海涵。”
  杨敏慧浅浅一礼遭:“从‘长安’至今,贵帮不但尽出精英,而且牺牲良多,杨家存殁
俱感,杨敏慧在此……”
  “穷家帮”帮主盂元肃容说道:“杨姑娘不该说这话,为朝廷,
  ‘穷家帮’就是牺牲至最后一人也是应该的,而且也引以为荣。”
  杨敏慧道:“贵帮人人忠义,令人好生敬佩。”

  --------------------------------------------
  武侠屋 扫描  w000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