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风尘乱 > 第 3 章 斗转星移人飘渺
第4节 4
慕容复又道:“我慕容家自来祖训便是‘兴复大燕、重登大宝’,习练武艺也是为了易行大事,故而家中武学从来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往往将女子远嫁他乡。再有便是因为我慕容氏曾在多处武林门派遣人卧底偷师,虽是极尽谨慎却总难免偶有被识破的,那些门派自然与我慕容氏成了大仇;也有我族中子弟怀艺自骄,学艺未精便去向那些成名的武林人士挑战,往往是双方各有死伤;如此一来,便是得我慕容氏仇家众多,江湖中人提起‘姑苏慕容’四个字时多是又恨又怕。如此明枪暗箭、彼此斗将下来。慕容氏人丁渐稀;况且也有族人不愿再谈什么‘复国大业’,亦不想在江湖中纷争不休,便远涉他乡,甚至于改宗换姓。而且自当年亡国之后,我先祖便定下一条规矩,——慕容氏男丁只可娶一妻,不能收纳姬妾,这规矩一则是为保守家族之密不致外泄,二则为韬光养晦。正是如此数般因由使然,以至我慕容氏承祧一脉衰弱极快。到了我先祖父慕容公讳恪之时,家中再无旁支别房,成了一脉单传。到我今日,乃是三代单传了。如今宁儿你既然做我义子,我便将毕生所学家传武艺倾囊传授与你。乖孩儿,你跪下,再向义父叩上五个头。”宁儿依言下跪,连磕了五下,扬起头来。慕容复点点头,将右手轻放在他额上,自己抬头向天,朗声道:“祖宗英灵再上,不肖子孙慕容复惶恐禀上:复无德无能,难克大任;所受祖宗遗训,其事已渺茫无望;今复年逾不惑,尚无子息;幸而今有林氏子,彼愿充我螟蛉;此子聪慧有加,气魄不凡,假以时日,当成良才;故而复将其收入我门墙,传以我慕容一门绝艺,他日彼持此以扬名天下,当是不违祖规。”祷罢,与宁儿并肩跪下,自己向天也叩了五个头。礼毕,拉宁儿起身,来到适才教宁儿坐着看他掷石的大树下,二人席地而坐。

慕容复手指那树,说道:“宁儿,你看这树,虽是高大繁密,枝叶茂盛,可那许多枝叶都是其末,这下面的树干才是其本,而这主干也是因为地下有根方能生得出、长得成,这个道理你可能明白?”宁儿点点头,慕容复便继续道:“武学之道,亦是如此。内力为根本,招数为枝叶;其根本若固,枝叶自茂。因为当年我先祖都竭力要创制一门内功,此后我慕容家一派武学,乃是以内力为主,博采众家招数为辅。我五岁时便开始习武,但在十三岁前未曾学过一招半式,便是如此了。现在义父便自‘斗转星移’的入门基础教起罢。”顿了一顿,又道:“常人教武,乃是从易入难,我慕容氏却是反其道而行,是从难教起的。本来只要将至难学成,再学那简单的,自然势如破竹;不过此法却也有一弊,便是那‘斗转星移’神功极是艰深奥妙,实不易通晓。因此,你虽是天资聪颖,但却万万不可托大做作;我传你内功心法之时,懂便是懂,若有不懂,即便只是一字,也要说将出来,义父好再与你详加解说,多费些时日功夫都无妨,切不可囫囵吞之。这内功一道,往往一字解之不当便生大碍,或当即发作、使习练者走火入魔,或潜伏体内而成隐疾,日后日积月累而成痼疾,那便轻则武功尽失,重则经脉崩毁而亡,最是大意不得,要千万牢记。”宁儿神色郑重,应道:“义父教训我的话,宁儿永远都照做,决不会忘记的。”慕容复“嗯”了一声,道:“现下,义父便把‘斗转星移’的总决说一遍给你听,自己心中默记,不得有误。”

宁儿凝神闭目,只听得慕容复说道:“夫人之生本为混沌之气,气生精,精生神,神生明;本于阴阳之气,气转为精,精转为神,神转为明;守气而合神,则精不去其形,念此三合为一,久以致理,非同筋力而自然;夫人受天地之中而生者,所谓命也;形者命之舍也,气者命之原也,神者命之制也;形以气充,气轾而形病,神依气往,气纳则神存。修真之士,法于阴阳;合于术数,持满乾坤,专气抱一,以神为车,以气为马,神气相合,乃可成功;故曰:精有主,气有原,呼吸元气,合于自然……”这一大篇总共有上千字之长,正是“斗转星移”中练气入门的总纲。字句虽非晦涩,然其中义理却精深无比,宁儿哪能懂得半分?当下只是依训在心中默记。他年纪幼小,心中别无杂念,况且记心又是极好的,故而待慕容复诵读一遍毕了,他竟已记住了五、六成之多。待慕容复再诵读两遍、到第三遍毕时,宁儿已将通篇总决全数记住。慕容复似有不信,命他背来时,却是琅琅而诵,一字也不曾差了。慕容复大喜,便与他逐字逐句讲解开去。开始宁儿颇多难解,待得讲了二十余句后,便渐入其道,进境增快,不到两个时辰,上千言的“斗转星移神功总决”的要义便已烂熟于心,任提一句而问也可对答如流。见他悟性如此之高,慕容复又惊又喜,自思当年自己用了一天半时间方将这篇总决领悟透彻,虽是当时自己较宁儿当下年纪尚小数岁,不过这孩子不同文墨,也算两下扯直,如此看来,这孩子悟性实在非凡,尤在我之上。

看看天色渐暗,金乌西坠,慕容复便叫宁儿又将总决背诵一遍、讲论一遍。看看确实不差分毫了,便命他赶快回去,得空便在心中默想所学;不可与人提起林中和自己相遇以及认父、传功之事,明日午后,再来此地。宁儿一一答应,急忙回去镇上药铺中。胡成普问起他午间后去了何处时,宁儿只推说在林间玩耍倦了、不意睡倒在草地中,自然无话。饭后、睡前,他自是谨遵义父之命,心中一直默想推敲所学口诀不提。
第二天午后,趁众人打盹之时,宁儿径自出得药铺来,直奔镇南野林而去。到了昨日的空地上,见慕容复早已如他平常一般,端坐于土坟之上,正自养息、练功。宁儿唤了一声义父,奔将过去,慕容复缓缓睁开眼来,点了点头,一闪身,便站在了宁儿面前。伸手挽了宁儿,二人又到那株大树下坐地。

宁儿先道:“义父,昨天我回去之后,又把你教的总决背了很多遍,意思也想了很多遍,想着想着,有时就觉得头上好像淋了凉水一样,突然的就清醒起来,那总决里得道理好像就更明白了一些。”心中兴奋之意溢于言表。慕容复道:“好孩子,难为你天赋既高,尚能如此用功,总算义父并未看错了人。——今日起,义父便要开始一句句传你‘斗转星移‘神功中的练功口诀和运气法门了,更要聚神会心,目不斜视、心无旁物才是。”宁儿诺诺称是,父子二人便在这林荫之下,一教一学,练将起来。

这斗转星移神功乃是一门借劲使劲、借力打力的玄妙内功。世间内功多是以强伏弱、凭深胜浅;本来这“二力相较强者胜”乃是至理,不过当日那慕容玄苦思十年,终于想出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绝妙法子,那便是“以经脉为道路,以腧穴为馆驿”“导引真气、移转劲力”。即是利用周身六阴、六阳十二经脉与奇经八脉纵横交错、周流不息、循环无断的便利,将其作为导气移劲的“沟渠”;而腧穴乃是人身脏腑经脉之气输注出入的所在,便作为蓄泄调转的“池塘”。原本这导引、移转之法乃是修习内功之基本,可是说是武人皆知。可其理虽通,其法却甚难。譬如那黄河泛滥,兼天洪波涌将过来,你心中虽知若以沟渠将水分流去他处则可保无碍,可如何将这劈面汹涌的巨浪导引入渠沟却是极大问题;况且纵有沟渠将水引入,但若是那堤坝不坚、又或坝址低窄,如何能挡得住那奔腾狂怒的浪潮冲击呢?岂不教连那沟渠也冲毁崩塌?而这“斗转星移”的功夫便是教你如何将由外袭来的如波涛一般的劲道导入沟渠,并将其束缚桎梏,从而随心所欲地导引移转,一如自身内劲一般。而这门内功的根本便是能将自身经脉尽数贯穿,使相邻脉络可以相互联通运转‘周折如意;从而一有外力相侵,便可在心念微动之时,将这外来力道迅速引入就近某处经脉之中,再以自身劲道将之扶持挟引,移转至任意他处。

当下慕容复将第一课口诀先念诵一遍,宁儿仍是照旧默记心中。不料今日慕容复却不径将其意解与他听。盖因始练内功,必要先知人身诸般经脉、穴道之属,不然便如同盲人骑瞎马、夜行于危崖一般。故而慕容复先将口诀讲授过不管,一厢在自己身上指点,一想说将不休,宁儿凝神而听,潜心默记。

人徒知外间世界有变化万千、奥妙无穷,却不知自家体内也有三千世界、无限玄机。这经络乃是人身气血运行之道,其纵横交错,遍布全身,纵行的主干称为“经脉”,横出的细小分支则为“络脉”,两者相合便称为经络。经络之总体,共囊括十二经脉、奇经八脉、十五络脉、十二经别、十二皮部以及若干别络与孙络。其中,十二经脉乃是气血运行之主体,每一经脉属一脏或一腑,并统率若干络脉和孙络,按着一定的次序巡行于周身,而奇经八脉乃是除却十二经脉之外的另外一些重要经脉,其错综于诸经之间,包括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蹻脉、阳蹻脉。十二经别,乃是十二经离、合、出、入的别行部分;十二经筋,则是十二经脉联系的肌键部分;十二皮部,乃是十二经脉在体表一定肌肤部位的反应区域。络脉有别络、浮络、孙络之别。别络十五条,乃联结阴阳表里二筋之枢纽;浮络和孙络则散布甚广,其由十二经分支而出,从大到小、与相邻之经相互连接,于体表构成十二皮部。十二经脉乃经络之重,以脏腑为根本,每一脏腑联系一经,以左右对称而循行于躯干和四肢,纵贯全身上下;这十二经脉有阴经和阳经之别,阴经者,属脏络腑,循行于四肢内侧及胸腹部,其行于上肢内侧者为手三阴经,行于下肢内侧则为足三阴经;阳经则是属腑络脏,循行于四肢外侧及头面腰背部,其行于上肢外侧者为手三阳经,行于下肢外侧者为足三阳经。手、足三阳经是阳明在前、少阳在中、太阳在后;手、足三阴经则是太阴在前、厥阴其次,少阴最后。此十二经脉者,不但各有其巡行的部位,而且各经间还相互衔接,从而成为气血运行的循环通路。经脉运行的气血来源于中焦内水谷之气化,经脉在中焦受水谷之精微,上输于肺,后自肺而始,逐经相传,至足厥阴肝经时复注于肺,周流不息,循环往复。十二经脉除却在脏腑有直属和联络的关系外,其在头身四肢之走向亦有规律可循:手三阴经,从胸走手,交于手三阳经;手三阳经从手走头,再交于足三阳经;足三阳经从头至足,交于足三阴经;而足三阴经从足到胸,复又交于手三阴经。而脏腑经脉之气输、注、出、入的所在,便称为腧穴,即为穴道;此穴道者皆为卫气之所留止、邪气之所客也、神气之所游行出入也,非皮肉筋骨之类也。如此种种,实在时含括恒沙密数,博大精深,确难一一细述,唯以寥寥数语勾画其轮廓,略使读者有所理解耳。

却说慕容复与宁儿教学了许久,方才将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足阳明胃经三脉讲的清楚。手太阴肺经总共二十二穴,交手阳明大肠经于商阳穴;手阳明大肠经共四十穴,又交足阳明胃经于迎香穴;而这足阳明胃经上穴位甚多,仅次于足太阳膀胱经,竟有九十穴之多。这三条经脉,一百多个经穴,一一讲起来自然要花许多工夫了。慕容复讲完足阳明胃经上最后一穴厉兑之时,天色已是极晚,便叫宁儿赶快回去了。
一一脏腑联系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