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珠中的战天风也笑了,却笑得一脸贼忐兮兮,拉了苏晨的手道:“晨姐,你还有奶水没有。”
苏晨斜他一眼:“又想做什么了?”
“你的奶还真好吃呢。”战天风舔舔嘴唇,一脸谗样,道:“再给我吃一口好不好?”
“不好。”苏晨一把打开他手,却又给战天风一把拉住,道:“就吃一口嘛,你不说我是你大儿子吗?我叫你妈,好不好?妈妈,我饿了,要吃奶。”
所有人都哄堂大笑,便枯闻夫人也掌不住笑了起来,白云裳也笑得花枝乱颤,鬼瑶儿更是又羞又笑,心下暗暗啐了一口:“这人,纯粹是个赖皮,赶着老婆叫妈,也只他才叫得出口。”
荷妃雨也笑,一点灵光却观照众人,尤其留意白云裳,看她笑得花枝乱颤,暗暗点头:“黑莲密信,说她出生三日便进了佛门,果然心地纯真无比,笑起来就象个孩子,完全没有半点世俗女子的扭捏作态。”
一般人看白云裳咯咯娇笑,似乎会觉得这么笑不合她的身份,却不知他们自认为的合身份的笑本来就含了太多的杂质,而白云裳的笑,却是回归本原,笑就是笑,再不含半点另外的东西。
看白云裳笑得纯真无比,荷妃雨却总有些怀疑,忽又起念:“她心里难道真的没有半点醋意?如果真让苏晨解衣喂奶呢,她会有什么反应?”
留梦珠能把人心中最隐密的心思以梦的形式展现出来,同时也可以施加力量引导梦的走向,但荷妃雨尚在凝思之间,白云裳却转眼看向她,笑容微收,道:“荷小姐,你不会就是让我们看他做梦吧,我弟弟是很有点子赖皮味儿的,但人其实不坏,就不必让大伙儿都看他的笑话了吧。”
她这一说,荷妃雨转了念头,想:“她了解这人的混混性儿,再怎么做她都不会觉得稀奇,也不会动意,而且鬼狂枯闻夫人都在,即便有机会,也还要留意他们,不是动手的时候。”想到这里,点头笑道:“这梦是他自己在做,不过你即然不想看,那就让他加快一点好了,让我们来看看,在江山和美人之间,这人会怎么选择吧。”说着袖子一拂,珠中场景变换,仍是在皇宫中,却一改先前的平和宁静,换上了无穷杀气,竟是乱兵作反,冲进了皇宫中,而且围住了战天风,为首之人黑衣黑甲,指着战天风道:“战天风,你这假天子也做到头了,是乖乖交出传国玉玺,让位于本王,还是要本王动手?”
这时战天风的情势恶劣已极,身边侍卫死伤殆尽,更在乱兵重重围困之中,他却仍是嬉皮笑脸,道:“行啊,跪下叫爹吧,做了我儿子,皇位自然传给你。”
鬼狂一直在怀疑荷妃雨这留梦珠的真假,但看到这儿却暗暗点头:“这里倒不象是编的,这小子确是有几分泼性。”
那黑衣人手中刀一扬:“你真个不怕死吗?”
“你敢杀我吗?”战天风冷笑:“你造反,无非是想坐这帝位而已,但你若杀了我,天下诸候却绝不会服你,所以我跟你说了,跪下叫爹,我把帝位正式禅让给你,那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做大皇帝了。”
那黑衣人一愣,一声狞笑,叫道:“带苏皇后。”
随着他喝声,一群兵士推了苏晨过来,战天风一眼看到苏晨,嬉皮笑脸换成一脸急怒,看了苏晨道:“晨姐,你怎么没走?你没事吧?”
“她现在还没事。”黑衣人狞笑:“不过你若不老老实实颁布诏令将帝位禅让给我,那她就有事了,我手下也累了,刚好可以把她剥光了,大家乐一乐。”
“你敢。”苏晨怒视着他,厉声叱道:“你辱及国母,必将人神共愤,天下滔滔,任你势焰通天,也一定会死无全尸。”说到这里,看向战天风,道:“天子,不要顾及臣妾,你为万神共佑之主,尊贵无比,绝不可向这逆贼低头,天下勤王兵马眨眼即至,这逆贼嚣张不了几时了。”
看苏晨怒目而视,厉声而叱,乱刀环侍之中,却是凛凛生威,鬼瑶儿心中一颤:“他心中的苏晨,竟是这般完美,难怪他做梦也只梦到苏晨。”
“天下勤王兵马,别做梦了。”黑衣人冷哼一声,两步上前,手中刀虚悬苏晨头顶,扭头看向战天风道:“战天风,让不让位,一言可决,不让位,我一刀落下,你的苏皇后立刻身首分离。”他显然给苏晨的气势镇住了,竟是不敢再以凌辱苏晨来要挟战天风。
明知这只是战天风的一个梦,所有人却都一眨不眨的看战天风,包括荷妃雨在内。
留梦珠可以引导梦的走向,却不能改变梦的结果,让战天风梦到兵变是荷妃雨有意为之,但这会儿战天风怎么选择,她却无法控制,所以她也想看一看,战天风到底会怎么选?
看到刀架到苏晨头上,战天风脸色大变,急叫道:“住手。”
“天子,不可向逆贼低头。”苏晨急叫。
战天风看向她,苦笑一声:“晨姐,算他赢了吧,其实这天子也实在没什么当头,天天要上朝,烦到要死,还不如做个小老百姓,老婆孩子热坑头,那叫一个舒服,晨姐你放心,就算不当皇帝,以本大追风的本事,哪怕偷蒙拐骗,也绝不会让你们饿着的。”说着看向那黑衣人:“放下刀,这烂椅子让给你了。”
“想不到他一个小混混,竟还是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风流情种呢。”荷妃雨哈哈一笑,笑声中留梦珠黑莲花全都消失不见,战天风现出身来,荷妃雨灵力若不裹着战天风,则白云裳是不可能截住她元神的。
战天风眼睛一睁,一眼看到白云裳,欢叫一声:“云裳姐。”转眼又看到荷妃雨,叫道:“黑莲花。”上下左右一看,不见了黑莲花,可就叫了起来:“黑莲花呢,你的黑莲花呢,刚才我明明看见了的,你可别想赖,你就是黑莲花。”
荷妃雨饶有兴趣的看着战天风,那种眼神,就象养鸟的人在专注的看一只活蹦乱跳的鸟儿,战天风给她看得心底发毛,暗骂:“这女人的眼睛好象比鬼老鬼的还要毒上三分呢,看什么看?相亲么?”便也回看着荷妃雨,故意装出一副小混混的样儿,眼光只在荷妃雨高耸的胸前溜来溜去,口中还轻浮的吹着口哨。
他想激怒荷妃雨,反正有白云裳在这儿,他天不怕地不怕,不想荷妃雨却并不生气,反倒大笑起来,看向白云裳道:“想不到老天爷不但让你我同时应世,更还在中间生出这样的一个趣人,白小姐,请全力出手,这一次真的有趣得紧呢。”脆笑声中,一闪而去。
“说让别人出手,自己怎么又跑了。”战天风大叫。
“我和她之间最终要分出输赢,但不是今天。”白云裳摇头,看向枯闻夫人道,总是微笑着的玉脸一沉,道:“枯闻夫人,你的第七弟子马玉龙欲行不轨,给我杀了,本来看在同道份上,马玉龙又以授首,我不想再追究,但你不思自责,反派人追杀我弟弟,不知是何道理,这一次就算了,若再有下次,白云裳誓要找上无闻庄,讨一个公道。”
“放屁。”文玉梅猛地怒叫:“当时的情形,谁也没看见,谁知道是不是你和这小混混恋奸情热,给我师弟撞破以致给你们联手害了,你却还来问我师父,告诉你白云裳,这个仇,我无闻庄一定要报。”
白云裳气得脸色发青,对着枯闻夫人一合手,道:“白衣庵白云裳向无闻庄掌门讨教,请夫人出手。”极怒之中,仍是不失礼数,但枯闻夫人没想到一句话就能激得她出手挑战,一时却是一愣。
“你还不配跟我师父动手。”文玉梅反手拨剑。
“玉梅。”枯闻夫人一声低喝,止住要冲出的文玉梅,看向白云裳,道:“玉龙的死,现在只有你的一面之辞,本座派人拿这小贼,便是想把事情问清楚,现在你即然护短,那本座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现在动手,江湖同道会说本座以大欺小,所以现在本座不和你动手,但这事没完,本座是绝不会护短的,这事还要查,一旦查清玉龙真是冤死,本座会通告江湖同道,向你白衣庵讨个公道,走。”说着当先掠去,文玉梅几个也恨恨的跟了去。
“亏你也是一代宗师,这样的话竟也说得出口。”鬼狂冷笑,枯闻夫人却恍若未闻,直掠出去,眨眼不见。
所谓知徒莫若师,对马玉龙,枯闻夫人自然是非常了解的,再加上那日灵心清贫两道所说白云裳当时的情形,枯闻夫人便猜到必是如白云裳所说,马玉龙逮个机会想要用强,结果给战天风杀了。事实是自己一方理亏,但理亏不是枯闻夫人不敢应战的原因,她不敢应战,一则白云裳太强,单打独斗,她完全没有半点把握能赢得了白云裳,二则刚巧边上还有个鬼狂,若她不敌而文玉梅等人想帮手,那鬼狂一定会插手,三则白云裳背后还有白衣庵和佛门,那才是最恼火的,真正势成水火,佛门不用说必会替白云裳出头,虽然她未必怕,但对正在进行中的大计却会有很大影响,所以思之再三,只有暂时忍下这口气。
枯闻夫人一行背影消失,鬼瑶儿瞟一眼战天风,忽地也飞掠出去。
“瑶儿。”鬼狂叫一声,鬼瑶儿却即不应也不停步,鬼狂心中担忧,本还有话要跟战天风说,这时却只得追了上去,鬼冬瓜夫妇三个自然跟上。
直到追出十余里,在鬼狂连唤数声后,鬼瑶儿才停了下来。
“瑶儿,你怎么了?”鬼狂看着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