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回到王宫,马齐也来了,战天风说了计划,马齐也是老眼大亮,战天风又取过纸笔,画了一张图样,交给马齐,道:“此水龙为异人天巧星所造,可喷水千步以上,你召集巧匠,以一日一夜时间,也不要多了,造出三十具便够,酒水一万斤,都要一点就能燃的烈酒,征集备用,明日同时疏散东门城门以内五里的百姓,一个不留。”
马齐点头一一应了,再又商量各方面细节,一一安排妥当,马横刀看着战天风与马齐商商量量,即严谨精细又干净利落,暗暗点头,想:“白小姐说战兄弟在碰上大事时与平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果然如此,若非亲见,谁能想到平日老是嬉皮笑脸的他,竟有如此才慧?”
次日雪狼兵的攻势猛了几分,却同样无法破城,城内马齐造水龙征烈酒疏散百姓,三管齐下,有条不紊,到傍黑时分,一共造出了三十多具水龙,天巧星设计的这种水龙,比一般的水龙要大五六倍,喷水的竹筒也长得多,要七八条大汉合作才能使用,光压水的水筏就要两条大汉尽全力才能压下,但射出的水却远达千步以外,比一般的水龙强上十倍不止,试射之下,亲手制出水龙的工匠也是咋舌不已,烈酒的征集和百姓的疏散也全部完成。
战天风试了水龙的威力,然后根据水龙的射程,将三十多具水龙沿获弧线形布置,将三条街中所有的房屋巷道,尽数纳于水龙射程之内,再在三个街口各置重兵,下了死命令,守住街口,不许退后一步,一切布置停当,早已是半夜,战天风马横刀几个都是十分兴奋,没有半点疲劳的感觉,便是老马齐也是精神熠熠,只是一双老眼里满是红丝,战天风一眼看见,倒也有些不忍心,道:“马老相国,一切妥当了,你且好生回家休息一夜,明日一早等着烤狼肉做早餐好了。”
马齐领命回去,战天风几个回宫,战天风看了马横刀道:“大哥,我两个喝一夜酒,坐等天明如何?”
壶七公翻起老眼特不屑的看着他:“你小子有那酒量吗?”
战天风差点咽死,伸长脖子半天做声不得,马横刀呵呵一笑,道:“兄弟,你明日还要指挥作战,还是早点睡吧。”
战天风也想想事关重大,只得点了点头,却恨恨的看着壶七公道:“打完这一仗,我一定狠练酒量,不信就练不出来。”
“等你小子练出来了再到老夫面前吹吧。”壶七公毫不客气,战天风又气死一次,白云裳在一边看得咯咯娇笑,马横刀看了白云裳笑道:“只要战兄弟在白小姐面前出现,白小姐的笑声好象就没断过。”
白云裳摇头轻叹:“没办法,跟这人在一起,想不笑还真是不行。”
战天风顿时一脸得意:“可见本大追风是多么的有魅力啊。”一时又笑倒一片。
次日一早,雪狼王挥兵攻城,战天风几个上城头,雪狼王仍是以东门主攻,战天风看了一下,雪狼兵一队一队轮番攻城,大约有六七万人,扭头对马横刀道:“只要能把雪狼王这六七万人全诱进城中,这一仗咱们就稳赢了。”
马横刀向身后预定的火区看了一眼,道:“只怕容不下这么多人。”
“那就再往后退三里。”战天风冲口而出,但随即自己摇头:“不行,那水龙就够不着了。”
“是啊,水龙不可能有那么远的射程。”马横刀点头,道:“不过不要急,一次只要能烧死得雪狼兵三四万人,雪狼兵也就该落胆了。”
战天风点头,下令照计划行事,自己与马横刀白云裳几个退回街口,城头守军装作不敌,给雪狼兵攻破城墙,翻城而进的雪狼兵打开城门,城外雪狼兵欢声雷动,如潮涌进,西风军且战且退,分从三个街口退入城中,预先等在街口的西风军精锐立时堵死街口,虽在雪狼兵一波又一波的狂冲下,却是浴血死战,再不肯后退一步。
战天风立在主街一栋屋上,马横刀几个站在他身后,探子不时将各街口消息送上来,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探子来报,雪狼兵进城的约有四五万人了,各街口压力越来越大,快要顶不住了。
事实上战天风看主街口的情形便也能大致猜到另两个街口的战况是什么样子,好不容易冲进城来的雪狼兵几乎是疯了,又象决堤的洪水,不要命的往里冲,主街街口好几次给冲破,若不是西风军事先布有重兵,街口又终是窄了些,雪狼兵展不开无法扩大战果,早已冲进城中。
“该动手了。”马横刀看向战天风:“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真若哪个街口失守,给雪狼兵破去水龙,那就麻烦了。”
战天风确是有些贪心,但也知道马横刀的顾虑有理,当即下令各水龙喷酒,军令一下,三十多具水龙一齐喷出酒水,拳头粗的酒柱直上半空,形成一种极其壮观的景象,酒香更是冲天而起,弥漫城中。
雪狼兵不知西风军又在玩什么,都抬头上看,有些脑子不太转筋的,一闻得是酒水,可就大乐,张开嘴巴接酒喝,全没去想西风军为什么会把酒这么喷出来给他喝,其中有不少人竟然是喝醉了。
雪狼兵中当然也有机灵的,却一时猜不透西风军喷酒的玄机,这时雪狼王也进城来了,他心思却是灵动得多,立觉不妙,情急之下跃上半空,高声传令:“快退出城去,快,快。”
一眼看到半空中的雪狼王,战天风乐了,也跃起身来,大笑道:“我美酒迎客,你怎么反要退出城去呢,是怕我准备的酒不够喝吗?不要担心,我准备的美酒多着呢,加油喷啊,全喷出去。”下面西风军听到他喝声,更是不惜血本,将所有烈酒尽竭喷出。
看到战天风的笑脸,再听了他的话,雪狼王一颗心直沉下去,他仍没有想到酒后会有火,但从西风军离奇喷酒和战天风的反应看,战天风必有奇计在等着他,只是猜不透,忍不住对战天风叫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请你们喝酒啊。”战天风呵呵笑:“咱们这些日子天天亲热,都是老朋友了,好酒相待,你可别不领情,俗话说得好,感情深,一口泯,感情铁,喝出血,咱们铁哥们,今天非喝出血不可。”
边上的壶七公忍不住扑哧一笑,骂道:“臭小子,搞笑永远都不分时候。”
马横刀白云裳也笑,雪狼王却越发心中发冷,这时雪狼兵虽得他命令往后退,但先前一涌而入,都挤满了,城门洞又只有那么宽,一时半会又哪里挤得出去,而若不是城门洞太远,酒水射不到,又担心酒水喷得不够,怕烧不死这么多雪狼兵,战天风早已下令放火,哪有闲来和雪狼王磨牙。
雪狼王眼看兵马挤做一堆,反把城门洞给堵死了,又急又怕,一串声的催促,战天风看他发急,哈哈大笑,笑声中猛一扬手:“放箭,烤狼肉吃。”
地下弓箭手早在等着,听到他喝声,数百枝火箭齐射出去,这时三条大街上,无论是房屋,辅面,地板,还是充塞在大街小巷里的雪狼兵身上,都沾满了酒水,这一点火,火焰立时冲天而起,三条大街刹时间烧成一座火焰山,带着酒香的火面子直抽起数十丈高,无数的雪狼兵在火堆中惨叫挣扎,真如人间地狱。
所有的人都看呆了,包括战天风在内,这主意虽是他想出来的,事先却也完全没想到,喷了酒的大火烧起来,会是这么个样子,火堆中挣扎的雪狼兵,会是那样的惨,数万雪狼兵的哀号惨叫,形成一股巨大的声浪,全城皆闻,那已完全不似人声,却象是地狱中的万鬼齐嚎。
“阿弥陀佛。”白云裳宣了声佛号。
“啊。”雪狼王却是一声痛彻心肺的惨嚎,口中鲜血狂喷,一个跟斗从半空中直栽下去,边上的无天佛急一把接住他,退出城去了。
大火烧了小半天才渐渐熄灭,其实在最初的顿饭时光内,城门洞内所有的雪狼兵便已死得干干净净,有烧死的,但更多的是窒息而死,随后的大火,只是将这些尸体烧成了飞化。
这一场火,烧死雪狼兵将近四万,随后扫出的尸化,差点填平了护城河。
西风城里连夜欢庆,不过没有人喝酒,大家都是一个念头,万一雪狼王不退兵再要来攻城,留着酒便可再烧雪狼兵,但所有人都认定,雪狼王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必然是要退兵了,甚至战天风也是这么认为。
但雪狼王并没有退兵,第二天没有,第三天也没有,战天风奇怪起来,到城头上,看雪狼王大营中静悄悄的,不攻城也不退兵,大是奇怪,便下令大开城门,然后让众兵士齐声呼叫:“雪狼王,城门大开着,不要你攻,请你进来啊。”
战天风谅死雪狼王也不敢派兵进城来,进来送死啊,雪狼王也真的没有派兵进攻,面对城头上西风军的欢笑叫骂,雪狼兵大营中一片死寂,如果不是马横刀告诉战天风,说雪狼兵大营中至少仍有十多万人,战天风真要以为城外的只是空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