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不是吹。”战天风摇头,道:“七公,再辛苦你老去趟七喜国,让晨姐把造好的车弩送来,有多少送多少,另外不要再造了。”
“又要老夫跑腿?”壶七公瞪眼,点点头,道:“好吧,不过你小子若是说话不算数,打不过雪狼王,到时看老夫怎么收拾你。”说着向白云裳马横刀一抱拳,即刻去了。
战天风随又召来牧流王,画了连环甲马的图样交给他,让他连夜召集牧流城周遭三百里内所有铁匠,打造铁甲,没有选进天军的十万联军战天风也全给他,让他选其中一些略精壮有力的去给铁匠帮锤,要求在十天内至少要打制十万副甲马出来,牧流王不知战天风要这么多铁甲做什么,但自那次战天风亲自指挥弩阵断后并成功保住中军后,牧流王对战天风这天子可说是敬畏之极,凛然应命,连夜发出召集令,征召铁匠开炉造甲,牧流城里一时炉火熊熊,彻夜不熄。
便是马横刀白云裳也对战天风打造这么多铁甲的举动十分不解,马横刀道:“胡马来去如风,天军本来就比不过,再要披上铁甲,岂非更加笨重。”
战天风摇头:“正因为胡马来去如风,天军无论如何都比不过,所以才要扬长避短,不和他们比速度。”
马横刀还是没能明白,他看白云裳,白云裳眼里也净是迷惑,他两人虽然都有着极高的智慧,但所谓隔行如隔山,对军事实在是不太懂,怎么也想不清战天风到底要怎么个扬长避短法。
马横刀不甘心,试着道:“你的意思,是以铁甲兵去冲阵,冲破雪狼兵的围困是吗?重甲骑兵冲击力确实强,但雪狼兵如果不正面对撼呢,天军一冲他们就跑,天军没力了他们又围上来,我不懂军事,但这种以虚招应实招之法,刀法中却是常见,若是对那些只会拼蛮力的,这招可是管用得很。”
“是。”战天风点头:“如果雪狼兵不和我们硬拼,那连环甲马就太笨了,所以这一仗成败的关健,就在于要想个办法逼得雪狼王不得不以轻骑和我的铁甲骑兵硬拼。”
马横刀两个终于是有些明白了,虽然不知道战天风到底要用什么法子逼雪狼王和他的铁甲骑兵硬撼,但至少明白,战天风一切都是有计划有目地的,马横刀与白云裳相视一眼,笑道:“原来如此,大哥我不懂军事,还是不问了。”
战天风忙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是担心我会输,放心好了,没有特别的意外的话,这一仗我们会赢的,只是具体的战法现在还要看情况,所以我现在也没法说明白,但大势就是这样,战力我们不如雪狼兵,所以就扬长避短,想尽一切办法逼雪狼王来和我的铁甲骑兵对拼,只要能成功的赶狼下山,我保证一定能赢。”
“我们相信你一定能赢。”马横刀白云裳几乎异口同声开口。
战天风感激的看他两个一眼,却苦起脸道:“怎么赶狼下山又不在赶狼的途中给狼吃了,这中间还挺伤脑筋的,还要多想想。”
战天风找牧流王要了关外诸国的全图,尤其是西风城周边的,仔细琢磨起来,白云裳两个怕打扰他,一起出来,两个心里似乎都有话,在花园中走了一会,马横刀道:“白小姐,你说打退雪狼王后,我真的应该把传国玉玺带回给玄信吗?”
白云裳心里其实隐隐约约的,也就是这个疑问,听马横刀挑明了,微微凝神,反问马横刀:“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马横刀呵呵一笑,道:“白小姐不要和老马打这种禅机吧。”
白云裳抿嘴一笑,看他一眼,道:“人家不是和你打禅机,只是当你是大哥嘛,所以先要问你的意见。”
她这话里,带着一丝丝娇嗔,马横刀一愣,笑道:“云裳小姐可是难得肯走出禅境直接和老马对话哦,不过老马应该是搭了战兄弟的福吧。”
白云裳轻声一笑,却并不否认,道:“风弟当你是大哥,云裳自然也就当你是大哥了。”
马横刀一笑,道:“战兄弟这小子,就是人缘好,不但云裳小姐纵容他,便是壶七公那样的老怪物也卖他的帐,有时候好象是给战兄弟哄了,其实老怪精得很,只是乐意给战兄弟哄着吧。”
“是。”白云裳点头,想着战天风大拍壶七公马屁的情形,不由又是一阵轻笑,笑容微收,道:“因为一个特别的机缘,我和风弟很投缘,但一直以来,我都只是觉得他本性不坏,虽有些顽皮搞笑,也就象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但这些日子我跟在他身边,看他奋起与雪狼王周旋,竟象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其才智手段,让人完全想象不到,竟是潜力无穷,所以有时候我也真的在想,如果真是他做了天子呢?对于天朝,对于百姓,是祸?是福?玄信做天子,真的可能比他强吗?”
说到这里,她住了口,似乎又陷入了沉思中。
马横刀也在沉思中,走了一圈,道:“我是听你说了他的事后才略微知道他的另一面的,不瞒你说,先还真有些怀疑,但看了这些日子,我信了,确如你所说,战兄弟身上好象有两个人,真是不可思议。”
白云裳眼中慧光闪铄,道:“我们先看到的是他的本性,有些油滑,有些顽劣,但本性不坏,后看到的我也想不太清楚,他很聪明也很机灵,但有些东西可不是凭一点小机灵就做得到的,他一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遇合,这些遇合加上他本有的机灵聪明,便成就了另一个他,只是真的难以想象,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遇合可以把他煅造成这个样子。”说到这里想到一件事,咯咯一笑,道:“马大哥,你可能不知道,这人还是佛印宗的方丈呢。”
“什么?”马横刀也是又吃惊又好笑:“不会吧,怎么可能?”
“是他自己说的。”白云裳越觉好笑,道:“他应该不会骗我。”
“佛印宗可是关外佛门第一大宗派啊,真是不可思议。”马横刀连连惊叹,但随即点头道:“但也难说,这家伙不是连天子都做了吗?”
“是啊。”白云裳笑看着他,两个人忍不住齐笑起来。
“战兄弟这个人啊。”马横刀笑了一会,摇摇头,道:“他要真做了天子,我可以肯定是天朝之福。”
听了他这话,白云裳眉间现出凝重之色,道:“但无论如何说,他终是假冒的。”说到这里,她看向马横刀:“大哥的意思,是不想把传国玉玺交回给玄信吗?”
马横刀一扬眉,道:“古话说得好,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就我个人来说,谁做天子都一样,玄信做得,战兄弟自然也做得,那些都无所谓。”说到这里,略略一顿,道:“惟一放在我心上的,便是百姓的祸福,我之所以替玄信做事,便是不愿看到因帝位之争而导致大规模内战,战乱中的百姓是最苦的,在战乱中,人命不如狗啊,而且一旦我天朝内乱,外族便会趁势而入,弄得不好,我大天朝甚至有亡国灭种之祸,象这次的西风国一样,如果不是战兄弟,即便有你我一刀一剑,西风城也早已破了,西风亡,关外还有哪一国能挡得住雪狼王的铁骑,关外天朝的国土,便尽数归了狼族。”
“是啊。”白云裳轻叹:“我之所以出山,也是因为怕天朝爆发大规模内战,想尽一分薄力而已。”
“但就算玄信拿回了传国玉玺,就一定可以避免内战的爆发吗?”马横刀忽地停下身子看向白云裳。
白云裳明白他的意思,微微摇头,道:“但风弟是假冒的这件事,很多人知道,黑莲宗,九鬼门,无闻庄,我也不能向佛门隐瞒真象,而佛门是不会支持一个假天子的。”
“如果玄信做天子,他至少能得到七大玄门和佛门为首的正道力量的全力支持,我佛门中虽有秘信说枯闻夫人正全力支持归燕国的假天子,但只要玄信拿到了传国玉玺,我想枯闻夫人也绝不敢逆天而行,七大玄门为首的正道加上佛门,这可是一股极大的力量啊,尤其那种无形的影响力,怎么说都不过份。”白云裳眼望远方:“而如果风弟做天子,这股巨力不但不会相助,反而会成为反力,黑莲宗也绝对会趁机兴风作乱,天下将乱成一锅粥。”
“是,假的终是假的。”马横刀叹了口气:“消息也肯定会在各诸候国之间流传开,关外三十四国曾与战兄弟共患难,或许会全力支持,但关内就不同了,尤其归燕红雪净海三国,即知战兄弟也是假的,那又如何肯放手,更不要说拥立真玄信的三吴了,三吴虽经了一场内战,国势大衰,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潜势力也颇为惊人,若这四大国一齐与战兄弟作对---?”
说到这里,他没有再说下去,白云裳也不再说话。
月光躲进了云里,天地间的一切,突然就朦朦胧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