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无天佛点头,彩光一闪,彩云散去,苏晨身得自由,但此时当着很多人的面,却不敢扑到战天风怀里去,只是拜倒在地,道:“多谢天子。”
战天风始终揪着的心终于松了开来,却尤有些不放心,看向白云裳道:“云裳姐,请你帮晨姐看一下,看她是否中毒或暗伤什么的。”
听了他的话,一边的无天佛大大的哼了一声,战天风扭头看向他,冷哼一声道:“哼什么哼,跟个大头苍蝇似的,你害死金果罗汉的事,我还没跟你算呢。”
无天佛呵呵一笑,道:“金果的事,你不能只算在老僧一个人头上,你的小情人鬼瑶儿也有份呢。”他功力远高于战天风,若在以前,这样的话他根本不会说,然而这一仗后,他已再不敢轻视战天风。
“鬼瑶儿,哼。”战天风哼了一声,忽地想到一事,对无天佛传音道:“你们怎么知道可以用我晨姐来要挟我?”
无天佛和鬼瑶儿曾联手攻打佛印寺,因此无天佛知道战天风的名字是可能的,但战天风和苏晨的事,鬼瑶儿不可能会去跟无天佛说,而在西风城里那段时间,战天风虽夜夜去会苏晨,他也肯定宫中还有雪狼王的奸细,但他每次去都是隐了身形的,一般的奸细不可能发觉,所以奇怪。
“是你的一个老熟人。”无天佛一笑:“卢江。”
“卢江?”战天风惊呼出声。
“卢江怎么了。”听到他叫声,苏晨疑惑的看过来,不过她也是个聪明的女子,马上就明白了,叫道:“是卢江告诉他们去抓我的?”
看着战天风眼中的疑惑,无天佛道:“你确实很了不起,卢江虽然在九胡揭露了你的身份,但九胡却容他不得,存身不住,只得投了我雪狼国,你那日初会雪狼王,下城打赌,便给他认了出来,他以为雪狼王不识你的来历,来帐前汇报立功,他知道的,我们就全知道了。”
“原来如此。”战天风咬牙。
“不过你也不要恨他了。”无天佛摇头:“他和前日那十三万人一样,都死在这葫芦峡外了。”
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骗战天风,事实上他神色一直比较平静,跟雪狼王的愤形于色完全不同,显示出精湛的修为,语气虽谈,却自有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
战天风先前确实恨得牙痒痒的,但听说卢江死了,也就无可奈何了。
峡中雪狼兵整队而出,依言在峡口放下弯刀弓箭,这时逸参牧流王等诸王都已惊起,看着雪狼兵出峡,并无一人有异议,各人心中反都生出一股自豪的感觉,因为雪狼兵如此垂头丧气的放下刀枪离去,在以前,他们是做梦都不敢想呢。
数百年来,关外三十四国受尽胡人侵掠之苦,何曾有过如此之胜?
看向战天风背影的眼光里,更是如山的敬服。
忽尔度十二万雪狼兵尽数出峡后,连夜离去,战天风让鲜于诚领军远远跟着,一直送出西口城,然后才将兵器归还。
胡兵去,众人回帐,战天风命人给苏晨安排了一顶大帐,他自己一回到帐中,立时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摸去苏晨帐中,喝水现出身形,叫一声:“晨姐。”便向苏晨抱去。
苏晨也是激动之极,但就在战天风要抱到她身子的刹那,她却猛地一闪,急叫道:“不要,鬼瑶儿不是说一百天内不准你抱女人的吗?”
“不怕。”战天风漫不在乎的摇头:“我身边现在有镇鬼的大神在,鬼丫头早躲得无影无踪了,别说她来杀我,前些日子我想找她还不着呢。”
“真的?”苏晨惊喜交集,再忍不住,直扑进战天风怀里来,战天风一把抱住,两唇相接,死命缠绵,战天风也是激情如火,他以前一直只是觉得苏晨对他好,而直到刚才那一刻,亲眼看到苏晨被无天佛所制,他才真正感觉出苏晨在他心里到底有多重要。
“晨姐,晨姐。”战天风嘴里喃喃的叫着,死死的抱着苏晨,狠狠的亲着,双手更无所不入,在苏晨的衣服里抚摸着揉搓着。
苏晨也死命的回应着他的爱抚,红唇剧烈的喘息着,也喃喃叫着战天风的名字,她身子几乎要燃烧了,终于再忍不住,用力抓着战天风身子,喃声叫道:“风弟,要了我吧,吃了你的红烧肉吧,把姐姐全部吃进肚子里吧。”
战天风本来混忘一切,但听了苏晨的话,他却猛地清醒过来,将脑袋从苏晨的雪乳间抬起,甩甩头,抓住苏晨的手,道:“不行,晨姐,现在还不行。”
苏晨急了,眼眶一下便红了起来,叫道:“为什么还不可以,你不是说鬼瑶儿吓跑了吗?要了我吧,姐姐要做你的女人,哪怕明天早上便尸骨无存,姐姐也绝不后悔。”
听着她的话,战天风却更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晨姐,我不怕,因为马大哥云裳姐会护着我,所以鬼丫头绝杀不了我,但她会来害你的,而马大哥云裳姐都还有事,不可能请他们永远来护着你,是的,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哪怕明天死了我也不怕,但我还不想死,我要天天这么抱着你,亲你,抱一百年,两百年。”
“风弟。”苏晨情泪喷涌而出,扑进战天风怀里,却乖乖的点了点头,道:“风弟,姐姐听你的话,是的,我永远都要你这么亲我抱我的,一百年还不够,要一千年一万年。”
“俗话说千年王八万年龟,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哦。”战天风又不正经起来了。
“说什么呀。”苏晨轻轻捶他,捧着他的脸,爱怜横溢的看着,心中是说不尽的柔情:“只要跟你在一起,随便是什么都好。”
感受到她无尽的爱,战天风心下感动,抱住她,点头道:“好吧,就让我们做一对乌龟夫妻,一万年在一起。”
“嗯。”苏晨应了一声,伏在他怀里,两个就这么搂着,好一会儿,苏晨忽道:“对不起,风弟。”
“什么东西对不起。”战天风不明白。
“要不是因为我,你就不必放那些雪狼兵走了。”苏晨一脸愧疚的看着他。
“什么呀。”战天风明白了,笑,轻轻捏一下她的小鼻子,道:“放走几个雪狼兵有什么了不起,别说这十几万人,便是一百万一千万,可也及不上我的好晨姐的一根头发儿。”说着托了苏晨的头发到鼻子前闻,口中叫:“好香,好香。”边闻边往下,却咬住了苏晨的耳垂儿,苏晨全身发软,咯咯娇笑,心里却更象吃了蜜一样的甜。
苏晨受了惊吓,身心俱疲,笑闹一回,眼皮发涩,要睡了,战天风抱了她到被子上,道:“乖晨姐,好好睡一觉吧。”
身子一放下,苏晨眼睛却猛地睁开来,一把箍着他脖子,娇声道:“我不要你离开我,我要你抱着我睡。”
苏晨的身子对战天风的诱惑力越来越大,战天风真的忍得很辛苦,抱着她睡,说实话是有些怕,但看了苏晨娇柔中带着求恳的样子,只得点了点头,却道:“但你不能脱衣服,否则我只怕真会忍不住吃了你。”
苏晨乖乖的点头,钻到他怀里,两个相拥而睡,虽是穿着衣服,但抱着苏晨又香又软的身子,战天风身上仍是不由控制的生出异样的反应,心下又暗骂鬼瑶儿:“鬼婆娘,害人不看日子,终有一日,老子要将你奸一百遍再打烂你屁股。”
躺在心爱的人怀里,苏晨只一会儿就睡了过去,近一年来,只这一夜她睡得最为安心,最为香甜。
战天风却睡不着,想到鬼瑶儿,心中疑惑,想:“这鬼婆娘跑什么鬼地方去了,放过我是不可能的,大约是怕了云裳姐和马大哥,哈,她也有怕的时候,好。”偷笑一回,却又笑不出来了,想:“马大哥送传国玉玺回去,自然得在玄信身边护卫,否则那什么枯闻夫人什么的怕有些来抢,云裳姐自然也不能老跟着我,阎王去,小鬼来,鬼瑶儿自然仍会找上我,那又何时才是个头?要不带了晨姐一起跟在马大哥身边?但晨姐真以为我是那什么公羊的角,要把七喜国百姓扔下,只怕她心里又有想法了。”左思右想,烦起来,又将鬼瑶儿骂了一通,骂着骂着,倒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战天风醒来,睁开眼,却见苏晨早已醒了,斜坐在他身边,柔情无限的看着他,眼睛里湿湿的,隐隐含着泪水。
战天风吃了一惊,一把抱着她道:“晨姐,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突然又伤心了?”
“我不是伤心。”苏晨摇头:“我是高兴的。”
“以前我在梦里醒来,最怕的就是睁开眼睛,因为一睁眼,梦里的你就不见世面,但今天早上,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你,我的丈夫,我最心爱的人,紧紧的抱着我,我真的好高兴。”
“晨姐。”战天风明白了,大是感动,紧紧的抱住她,心下生出决断,道:“晨姐,放心好了,我会尽快把鬼瑶儿的事摆平,然而天天这么抱着你睡。”
“嗯。”苏晨乖乖的点头,抬头看着他,眼中是无限的信任,道:“我相信你,我相信这世间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难住我的丈夫。”
天早亮了,外面已经有了响动,战天风不好再久呆在苏晨帐中,与她缠绵一会,喝了汤溜回自己帐中,随后出来,诸王拜见,战天风已经想好了,要跟马横刀一起回东土去,借他和白云裳之力,解决了和鬼瑶儿之间的恩怨,然后尽快回来陪苏晨,不过这会儿雪狼兵还没出西口城,也不能急在一时,当下便起驾回西风城去。
还离着西风城五六十里,便已有百姓迎接,越靠近西风城,百姓越多,欢呼万岁之声震天盈耳,这不是虚假的礼节,而是出自百姓内心的欢呼。
无论是逸参牧流王等诸王,还是鲁能等众将,都是十分激动,苏晨坐在车中,更是激动得不绝流泪,心中不绝的叫:“我的丈夫,他真的很了不起。”
倒是战天风自己没多少感觉,他现在一心琢磨的,就是尽快摘掉这天子的大帽子,跟马横刀溜回东土去解决鬼瑶儿的事,百姓越是发自内心的爱戴,对现在的他来说,反越是麻烦。
白云裳骑马跟在战天风车旁,一路上有意观察,战天风情绪的反应便全在她慧眼观照之中,感应到战天风对这种万民簇拥欢呼的场面不但不心生留恋,反而有想尽快躲开的意思,暗暗点头:“他对权势真的没有半点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