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她却不知道,战天风性格中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野。打小在街头混,野惯了,最喜欢的是肆无忌惮自由自在,最怕的就是罗嗦麻烦咬牙拗筋不自在,让他当天子,万人捧着美女围着锦被睡着好酒好菜吃着,那他干,但如果同时还要天天上朝,拘着礼摆架子,咬着牙装斯文,再有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事都要他来管,那这天子他就不想做了,宁肯再回街头做混混,虽然吃穿差点,至少得个自在不是?
更何况他现在爱极了苏晨,只想尽快回东土解决了鬼瑶儿的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溜回来吃了苏晨,当七喜王同样每天吃香的喝辣的,还能每天抱着个大美人风流快活,比当这天子不强多了,至于天子头上的光环威势,他真的没有太多的感觉。
回宫,战天风便和白云裳马横刀三个商议,怎么尽快溜回东土去,鬼瑶儿的事,因为要白云裳马横刀帮忙,便也说了,马横刀听了哈哈大笑,道:“怪道前段时间我听说九鬼门大索天下要抓你,却又说不准别人杀了你,任何门派,活捉你有奖,杀了你灭门,我都奇怪了,说九鬼门玩什么玄虚呢,原来为了这个,兄弟你还真是艳遇多多啊。”
“烧香,发财。”战天风苦着脸对天拱手:“这种艳遇还是少来点好,折寿呢,马大哥云裳姐,不管你们怎么想,这件事必要替我出头,摆不平鬼瑶儿,我可永远没法娶晨姐呢。”
“老马一生爱打抱不平,但这种不平还真是头一次打呢。”马横刀哈哈笑,拍拍他肩:“放心好了,你一定可以娶到苏小姐的。”
白云裳也点头,秀眉微凝道:“现在麻烦的是这边怎么办,风弟的威望越来越高,如果直说自己是假冒的,关外三十四国只怕没人会信,即便信了,只怕也会要你将错就错,反正传国玉玺在你手里,别人能立假天子,他们自然也能立。”
“是啊。”马横刀点头:“偷偷溜走也不行。”
战天风烦恼起来,道:“不要那鬼丫头的时候,她阴魂不散,好意要她了,她又还鬼影不见了,真是给她气死。”
白云裳见他发急,道:“你也不要太着急,反正要等雪狼兵出了西口城后才能安心走,还要几天吧,慢慢想办法好了。”
她这么说,战天风也只有点头。
又跟先前一样,天一黑,战天风便摸去苏晨行宫,晚上自然是抱了苏晨睡,第二天一早溜回来。
第二天上朝,出了件让战天风想不到的事,逸参为首,诸王一齐上表,请战天风回驾天安城。
逸参一脸激动的道:“圣天子大展天威,大败雪狼国,消息传出,天下诸候必然畏威服德,此正是回驾天安的最佳时机。”
牧流王也道:“红雪国若敢不服,那就让他见识一下天子亲手组建的天军的厉害。”他这会儿威风了,说到天军两字,气势十足,不过其他诸候也和他一样的嘴脸,打败了雪狼兵,所有人心中都特别的有底气了。
战天风这会儿只想开溜,真给三十四国拥回天安城,那还怎么个溜法?不过也不能直接拒绝,心念一转道:“天军刚刚打完仗,最好暂时休息一阵,这事慢慢商议好了。”
他这会儿威望如日中天,自然说什么就是什么,再无人反对,随即散朝,和马横刀白云裳说起朝中所议,马横刀点头道:“西风军和天军都给你带出来了,真若回天安,红雪国和附属的诸候国兵力虽众,绝不可能是你的对手。”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玄信想要回天安,可就难多了。”
他这一说,战天风才想起上次遍寻玄信马横刀不获的事,道:“对了马大哥,上次你和玄信去哪儿了,我差点都找去了阎王殿,却就是找不到你们。”
听他说得夸张,马横刀笑了起来,道:“也没躲去哪里,就在三吴城西西两百多里,一个三吴老臣的山庄里呆了些日子,由于地势比较偏,大王子二王子的人又都没想到,呆了几个月,倒也安生。”
“那现在呢?”
“大王子赢了,做了三吴王,那老臣引了他来重新迎天子回去,只可惜三吴城住不得了,三吴国经此一场内战,也是国力大衰。”说到这里,马横刀轻轻叹了口气,眼望窗外,道:“两个人的王位之争,却害得十数万人身首异处,数十万人流离失所,唉,权力啊。”
看他有些伤感,战天风道:“大王子即然抢到了位子,也就好了,等把传国玉玺送回给玄信,自然万国来朝,即便红雪等国不甘心,但没有传国玉玺,撑不下去的,最终也只能臣服,玄信重回天安,天下安定,老百姓也就安稳了。”
“但愿如此吧。”马横刀看一眼战天风,再叹了口气,想:“战兄弟面对强敌时十分精明厉害,可一不关自己的事,立即便不操心了,只往好里想,哪有那么容易,闹了这么久,红雪归燕又岂会轻易臣服。”
不过这话他当然不会对战天风说,也不会怪战天风不操心,他早看出来了,战天风对这些没多大兴趣。
而说到回归天安,战天风却突地想到个主意,道:“对了,我也可以借这个脱身啊,就对逸参他们说,打仗劳民伤财,所以先不要拥兵进关,只我一个人先入关去,说服红雪归燕净海几国就是,这样我就可以成功脱身而他们又不会生疑了,而且玄信接印后也有好处,逸参他们只以为玄信是我啊,自然臣服。”
“你一个人入关去说服红雪诸国?这话西风王他们不会信的。”马横刀想了一想,摇头。
“我自然会说得他们信。”战天风笑:“他们最多是以担心我的安全为名吧,但我只要抬出你和云裳姐的大牌子,他们绝对再没有话说。”
马横刀呵呵一笑:“那你试一下吧,不过要等雪狼王那边的信,该还有几天。”
但战天风哪里等得及,第二天上朝就把这个想法说了,诸王果然一齐反对,理由自然都是担心战天风的安危,但等战天风抬出白云裳马横刀两张王牌,再加上他自己有玄功的事也尽人皆知,便无人再吱声了,战天风再把拥兵入关万一红雪等国不服引起战争会伤及百姓的大帽子一压,诸王一齐拜服,再无异议。
战天风担心雪狼王反复,其实雪狼王更担心战天风翻脸,去势如风,一天半时间便到了西风城外,反倒是后面跟着的鲜于诚迟到了一天,再报回来又花了一天,所以迟了。
这日战天风得报雪狼兵全部出了西口城,再无担心,当下便在朝中宣布第二天要去东土,这是定议,诸王无非齐祝圣天子到处,关内诸王畏威服德,到是苏晨在朝堂上就差点落下泪来,晚间抱着战天风,只恨不能将身子化在战天风身上,战天风好言安慰,反复保证只要一摆平鬼瑶儿,立即赶回来,好不容易才哄得苏晨破涕为笑。
第二天一早,战天风几个起行,诸王拜别,苏晨还是当场落下泪来,不过这会儿战天风也不好再劝得她了,深看她一眼,转身飞掠,白云裳几个随后跟上。
途中马横刀道:“我们先去九鬼门,了结了战兄弟的事再说。”
战天风知道他的意思,因为若是送了传国玉玺回去,马横刀就要呆在玄信身边,不大有时间抽身出来管他的事了,当下点头,却道:“只是不知道九鬼门的老巢在什么地方。”不过话一出口他就想到,象九鬼门这样的大帮会,总堂不会是秘不示人的,他不知道,但马横刀几个一定都知道,果然马横刀开口道:“九鬼门总堂就在阴山背后,我虽然没去过,但大致地点知道。”说着他看向壶七公,壶七公点头:“我去过两次。”
战天风却叫道:“阴山?我可是听说阴间才有阴山啊。”
“臭小子。”壶七公骂:“阴山若在阴间,那老夫岂非死过两回了。”
“你老死而复活,阎罗王也拿你老无可奈何,那是本事啊。”战天风笑。
白云裳轻笑,道:“阴山在腾龙江西面,方圆三百余里,恶鬼江贯穿山中,与腾龙江相接,最初是天子封给华阴国的,但九鬼门势大,华阴国一直管不着,历代华阴王对九鬼门都是敬鬼神而远之,官家势力从来也不敢进入,阴山几乎就成了九鬼门的后花园了。”
“这么厉害。”战天风咋舌:“那鬼狂老儿在阴山,岂非就是国王一样?”
“你小子今天才知道啊。”壶七公翻眼:“要不你以为鬼瑶儿凭什么那么傲,鬼丫头只是没有公主的名号,但在阴山一带,她就是公主,再加上九鬼门的江湖地位,她可是真正的天之娇女呢,怎么样小子,还是再加把劲,过了那九关,把鬼瑶儿娶到手吧,好多着呢。”
“哈。”战天风冷笑一声:“我连天子宝座都不放在眼里,哪在乎九鬼门那点子势力。”
他牛皮哄哄的,马横刀几个一时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