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随着话声,鬼瑶儿从侧门闪出,她仍是一袭白色裙衫,容颜也仍是一般的冰寒,只是神情有些憔悴,脸颊也明显瘦了好些。
鬼瑶儿瞟了一眼战天风,眼光与马横刀对视,道:“鬼婚是我九鬼门传之千年的祖规,马大侠承诺虽重,但祖规不可违。”
马横刀没想到鬼瑶儿会这么不依不饶,有些恼了,道:“但这是你九鬼门的规矩,不是我战兄弟的。”
鬼瑶儿眼光如冰,与马横刀眼光笔直对视,道:“鬼牙石不是我或者九鬼门中任何人强迫他挂到脖子上的,男子汉大丈夫,做下了事,就要有相应的承担,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她说得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无论如何,鬼牙石并不是鬼瑶儿强挂到战天风脖子上的,当然,马横刀真要辨也不是无话可说,只是他不耐烦和一个女孩子来辨嘴巴,眼见她咄咄逼人,便扭头看向鬼狂,刚要开口,战天风却猛跳起来,叫道:“马大哥,不要说了。”狠狠的看向鬼瑶儿:“想玩我就陪你玩到底,不过到时候你莫哭,马大哥云裳姐七公,我们走。”当先冲出厅去。
马横刀几个都没想到他这么冲动,急叫一声没叫住,白云裳向鬼狂一合手,道:“那我们先告辞了。”三个一齐追了出去。
鬼瑶儿僵立厅中,战天风那恶狠狠的话深深的刺伤了她,雪白的脸颊上更没有半丝血色,鬼狂僵坐着,也不吱声,鬼瑶儿感觉到他的沉默,涩声道:“并不是女儿放不开,如果他只是一个人来,那就算了,但带了白云裳马横刀来,却明摆着是以势相逼,我们若是应了,九鬼门以后还能抬起头来吗?”
她这个解释是如此的勉强,甚至可以说,非常的笨拙,但鬼狂还是点了点头,应了声:“你做得没错。”却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
马横刀几个追上战天风,马横刀道:“战兄弟,你不该这么冲动的。”
“我就看不惯那鬼丫头的嘴脸。”战天风哼了一声,道:“这事还是我自己来好了,那鬼丫头以前杀不了我,以后照样不行,最多我迟点娶晨姐好了,没什么了不得的。”
战天风最初抱了很大的希望,想着借马横刀加白云裳两个的脸面,可以让鬼瑶儿轻松放手,结果鬼瑶儿死不撒手,从希望到失望,他心里确实有气,但说什么看不惯鬼瑶儿那付嘴脸,这话却有假,鬼瑶儿那张脸她看得多了,哪在这一次,之所以这么说,其实是觉得马横刀为了他而许下承诺,让他心里过意不去,所以借机发火,把事情弄黄了,也就免了马横刀为了他而做不情愿的事情,不过他这个念头,灵慧如白云裳,却也没看出来。
马横刀听战天风这么说,也无可奈何,当下四人一齐往三吴国来。
三吴国大王子吴喜虽赢了王位,三吴城却也完了,没有个三五年,休想恢复如初,这时的都城便设在吴喜以前的封地洗马城,城在三吴城北两百余里,规模虽不如三吴城,也不算小,有二三十万人口,吴喜将自己旧日的太子府让给玄信住,暂充天子的皇宫,自己居于别馆,以示礼敬。
马横刀几个是在第三天的傍黑时分到的洗马城,洗马城也经了战火,城墙上不少地方仍有残缺,暮色中看上去,颇有几分苍凉。
进城,马横刀带路直奔皇宫,到宫门口,侍卫报进去,一条汉子急步迎出来,这汉子三十来岁年纪,身量不高,但走路虎虎生风,气势十足,眼中也是精光熠熠,显然功力不弱,足可跻身一流高手之境。
这汉子一见马横刀便喜道:“马兄回来了。”
马横刀也是一脸喜色,向这汉子一指,道:“这位是我义弟慕伤仁,现在是天子驾前护卫统领。”随即介绍了白云裳几个,慕伤仁连称久仰,十分客气,对战天风尤其热情,拉了他手道:“马大哥多次和我提及战兄弟炖的狗肉,说是天下第一绝品,有机会一定要尝一尝。”
听马横刀在背后也夸他的狗肉,战天风大是高兴,道:“不要等机会,呆会交了传国玉玺,我们就可以打只狗来,大家一醉方休。”
“传国玉玺?”慕伤仁一惊,看向马横刀,马横刀点头,眼中喜悦不禁,道:“传国玉玺回来了。”
“真的?”慕伤仁狂喜出声。
“真的。”马横刀一指战天风:“是永乐公主托战兄弟带回给天子的。”
“太好了,太好了。”慕伤仁紧握着战天风的手,激动无比。
“我们即刻去见天子。”慕伤仁当先领路,直入宫中,太监报进去,不一会儿便听得脚步声急响,一人直奔出来,后面跟着一帮宫女太监。
这人二十来岁年纪,中等身材,微胖,脸色虚白,身上的明黄晚装带子没系好,头发也有些乱,一奔出来就叫:“传国玉玺在哪里,快拿来给孤。”眼睛急切的乱看,一眼看到白云裳,却猛地就直了,嘴巴张开,整个人就象傻了一样。
战天风自然一眼就猜出这人是皇十四子玄信,虽然在密窟陪训时,关于玄信的情况他已有了大致的了解,但心下始终有些好奇,这时一看玄信失神落魄的样子,顿时大失所望,心下暗哼:“七公说得没错,这玄信果然就是个大色鬼。”
失望的还有一个白云裳。
白云裳心忧天下,对玄信这个天子的真正传人有着很大的期待,虽然她对玄信的情况也有所耳闻,但和战天风一样,也盼望亲眼见到的玄信会是另一个样子,但这时真个亲眼见着,却是彻底失望了,战天风还只能看到玄信的色相,白云裳慧眼之下,看到的却是更多的东西,见微知著,玄信脸上那些细微的东西下隐藏的一切,别人看不出来,她慧眼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慕伤仁看玄信发呆,连叫两声:“天子,天子。”
玄信这才醒悟过来,转开眼光,却仍是神不守舍,一眼看到马横刀,叫道:“马大侠。”叫了这一声,眼光却又溜回白云裳脸上,道:“这位是------?”
他先前听到传国玉玺,狂喜之下衣服也来不及穿好,而这会儿竟然把这事给忘了,马横刀也是暗自摇头,道:“禀天子,这位是白衣庵的白云裳小姐。”
“阿弥陀佛。”白云裳合什为礼:“白云裳见过天子。”
这些日子,白云裳对着战天风马横刀壶七公几个,一直都没运观云心法,本想对着玄信也不运观云心法,此时失望之下,眼光微凛,运起了观云心法,玄信心中立时生出奇异的感觉,面前的白云裳无比高贵无比庄严,他膝盖不由自主的就是一阵发软,只想俯身拜倒。
马横刀眼光如电,玄信神情一变,他立知不对,急运玄功,隔断玄信看向白云裳的眼光,同时传音道:“白小姐。”
白云裳虽从小在佛门中长大,但并不是出家人,照理见了玄信要行叩拜之礼,这会儿她以佛礼避过也就罢了,再要弄得玄信对她下拜,那就太过份了。
白云裳明白马横刀的意思,微微一笑,垂下眼光,她的观云心法虽然了得,但别人只要不与她的眼光对视,心神也就不至于太受影响。
她垂下眼光,玄信心神才稍稍宁定,马横刀又给玄信介绍壶七公战天风两个,战天风听马横刀说过,说玄信待他特别不同,不但特别亲厚,更特旨他见驾不拜,所以他可以不拜,但战天风壶七公这些人见了天子是要拜的,然而此时战天风对玄信大大的看不入眼,不想拜了,他却巧,见玄信眼光看过来,却也双掌合什,道:“阿弥托佛,贫僧现为佛印寺方丈,战天风只是俗家名字,昨天起就没用了。”
马横刀没想到他会来上这么一怪招,哭笑不得,白云裳却是抿嘴一笑。
壶七公则是暗骂:“臭小子,倒会弄巧。”抱了老拳向天一拱,道:“草民不是和尚,搬不来佛礼,只是前夜得了风湿,膝盖突然就硬了,失礼之处,天子莫怪。”
其实他这一拱,还是冲着马横刀的面子,否则怕就是白眼向天了。
好在玄信这一年多来栽多了跟斗,倒不在乎这个,忙道:“各位都是江湖异人,便与马大侠一样,孤待马大侠,便是视为兄长的,对了马大侠,你真的取了传国玉玺回来了吗?”到这会儿,他终于又想起传国玉玺了。
“是。”马横刀点头,从怀中取出传国玉玺,双手奉上。
除了战天风白云裳壶七公三个,殿中所有人的眼光全落在马横刀手上,玄信更是眼光大亮,双手禀抖着接过传国玉玺,打开黄绸,一眼看见,猛一下就紧紧的抱在了怀里,颤声叫道:“是传国玉玺,传国玉玺终于又回来了。”激动之极,双膝一软,忽地对着马横刀拜倒,叫道:“马大侠,孤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谢你,历代天子在天有灵,同感大德啊。”说着号啕大哭。
马横刀没想到他竟会下拜,大吃一惊,慌忙扶起,急道:“此乃天子洪福,臣只是略效微劳,不敢居功。”
传国玉玺本来是永乐公主托战天风带回来的,但战天风中间又做了把假天子,这会儿马横刀不能细说,所以干脆暂时一字不提。
玄信哭了一会,随后就热闹了,即刻命人请吴喜来,当夜便写了诏书贴在了城门口,诏书的内容是感谢天地先王的意思,其实也就是高兴的,传国玉玺回来了嘛。
战天风看了撇嘴,但并不是天下所有的人都和他一样,听得传国玉玺回来,诏书上盖上真印,几乎是合城的人都来看,虽然禁军围着不能近看,但远远的看到诏书上所盖印文发出的熠熠紫光,无不高呼万岁,倒头下拜,城中同时鞭炮声不绝,闹了一夜。
听着满城的鞭炮声,马横刀心中感概,对白云裳道:“战争比瘟疫更可怕,民心思安啊。”
“是。”白云裳点头,眼光与马横刀对视,道:“马大侠放心,云裳将会动员佛门的力量,竭力相助天子,消弥战乱。”
马横刀知道,白云裳在见了玄信后很失望,尤其是有了战天风这个对比,他怕白云裳改主意,所以这么说,但他的担心还是多余了,白云裳对玄信确实很失望,但她是个有大定力大智慧的女孩子,识得大体,并不会因一时的好恶而改变心志。
她当然也明白马横刀的担心,所以才明言承诺。
四目对视,两人心意相通,眼光中却都有几分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