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他狗大爷的,一通鞭炮,把狗都吓得躲起来了,不过总算给我弄到一只。”战天风突然越墙进来,手里倒提着一只死狗,冲着马横刀一晃:“马大哥,有狗肉吃了。”
“我也要吃。”白云裳忽地击掌欢叫,仙子般的脸上,竟然露出馋象,战天风看了一呆,大喜道:“当然。”把那狗举起来,对着狗眼道:“狗兄啊,不对,狗弟啊,有仙口光顾你的肉,你虽死犹荣呢。”
“什么呀。”白云裳娇嗔的横他一眼,却是咯咯娇笑,马横刀则是哈哈大笑。

“两位稍等,半个时辰后就得。”战天风一溜烟去了御厨房。
“这样的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白云裳微微摇头,眼光里满是柔情。
马横刀明白她刚才略为失态的欢呼,更明白她这时眼光中的意思,那是一种欠疚。
但马横刀自己何尝不是这种想法。
老天爷不公平啊!
闹了一夜的洗马城,在第二天并没有平静下来,朝中先热议了半天,玄信随即不停的写诏,传给各地的诸候王,快马疾驰的声音便在城中不停的响起。
战天风倒象个没事人,夜里喝醉了,到午间醒来,睁开眼第一件事便又琢磨上了城里的狗,壶七公昨夜贪嘴吃得太多,刚好有些伤胃,听了他这话,伸手便给了他一暴粟:“大热的天,是吃狗的时候吗?”
“那呆会晚上你不吃不就行了?”战天风捂着头。
“我要吃。”壶七公鼓眼:“但吃了不舒服就要揍你。”
“世上哪有你这么不讲理的。”战天风气死,马横刀白云裳哈哈大笑。
白云裳笑容微收,道:“今天不能再吃了,我得去东海会见佛门三大长老。”她看向马横刀,道:“传国玉玺回归,大位已定,佛门将全力支持天子。”
马横刀大喜道:“这样最好了,现在因为枯闻夫人支持归燕国假天子,七大玄门举棋不定,但若佛门放言支持天子,以佛门在江湖尤其是各诸候国的影响力,将给天子造出极大的声势。”
战天风听说白云裳要走,有些舍不得,但知道白云裳要做的是正事,也不能阻拦,道:“那就饶了洗马城里的狗命好了。”
白云裳抿嘴一笑,道:“是暂寄狗命吧,我想到年底的时候,大局可能就稳定下来了,那时正是吃狗的好季节。”
“一言为定。”战天风又开心了。
壶七公道:“我也有点子事,先走一步。”
“你又有什么事?”战天风转头看他。虽然壶七公有时很不给他面子,但和壶七公打打闹闹,也挺有趣的,战天风倒愿意和壶七公混。
谁知壶七公却大不领情,眼一翻:“干你什么事?”
战天风咽气,咬牙恨声道:“下次我煮狗肉时,没吃到可别怪我。”
壶七公嘿嘿笑:“你小子一煮狗肉,老夫千里外也能闻着,绝不会错过的。”
战天风笑:“等你老从千里外赶来时,早就汤都没了。”
“你小了若敢不给老夫留着,老夫就把你当狗肉吃了。”壶七公啮牙。
“好怕,好怕。”战天风装做害怕的样子拍胸,马横刀哈哈笑。
壶七公也笑了,道:“知道怕就好。”
白云裳抿嘴轻笑,看着战天风的笑脸,心下想:“他就是个孩子,好人多,好热闹。”
白云裳与壶七公同时离开,战天风一时觉得冷清起来,玄信名义上对马横刀极其客气,不敢拿他当护卫看待,但马横刀其实就是他的高级护卫,尤其传国玉玺刚回来,天下诸候未服,即怕人来抢传国玉玺又怕人暗害玄信,马横刀几乎是寸步不离玄信,战天风想跟马横刀在一起却厌着玄信,一个人闷在宫中,无事可做,他哪是个有坐性的人,眼珠子一转,想到一事,心下琢磨:“反正无事可做,本大神锅不如进御厨房当大师傅去,把师傅传下的厨艺好生操练操练。”但随即却又摇头:“给玄信做菜,呸,美得他。”回想当日在跑马镇应聘厨师的事,一下有了主意:“对了,去城中哪家酒楼当大师傅去,马大哥空了,自来喝酒便是,也免得看着玄色鬼碍眼。”
当下找到马横刀,把自己想出宫去混个厨师当当的事说了,马横刀也知道他看玄信不顺眼,不愿呆在宫中,点头,道:“好啊,哪家酒楼能请得到战兄弟,那必定是顾客盈门了。”
“那是。”战天风牛皮哄哄的点头:“有天厨星的传人亲自掌厨,生意想不红火都不行啊。”
马横刀大笑,看着战天风耸着肩膀一摇三摆的出去,心下感概:“他好象完全忘记了自己曾做过天子的事呢。”
无论是白云裳壶七公还是马横刀,都以为战天风在交出传国玉玺后会有一点点失落,却都没有看到,他们不知道,交出传国玉玺,对于战天风来说,真的是放下了一付担子,他真的只觉得全身轻松,就如一只解了链子的猴儿,只想欢呼鼓舞,哪里更会有半点失落的感觉。
战天风出宫,打听到洗马城中最出名的酒楼是万香楼,一路过去,远远见一面酒旗招展,到近前,但见楼高三层,古色古香,战天风仰头看了一会,点头:“这楼也勉强了,且进去看看,露两手赶跑他的大厨,本大神锅便在这万香楼里扬名立万。”
进楼,小二接着,战天风大刺刺道:“把你楼中最拿手的菜,点一桌上来。”
大主顾到,小二脆生生应着,一脸马屁捧他上楼,添茶倒水,殷勤无比,战天风看着他忙,心下偷笑:“现在乐吧,呆会你就要哭了,不过最终你是会笑的。”慢慢嗑着瓜子儿等上菜,脑中幻想着他日酒楼中顾客盈门赞不绝口的情景,暗自得意。
上了四五个菜,战天风估计差不多了,正要伸筷尝一下好闹,却突地里心生警兆。
战天风要的是二楼雅座,但不靠窗,是左拐角的一张桌子,刚好挨着楼道口,右手靠窗一张桌子,坐了一个矮胖中年人,背后一张桌子,战天风先看了一眼,是个三十多岁的黑衣汉子,都不象碍眼之人,而这时走动的,一个是店小二,不过不是先前捧战天风上来的那个,托盘子端着一壶酒,楼道口同时上来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脸风尘的样子,典型的赶远路累了上来歇脚的旅人。
没有任何人值得疑心,一切都很正常,战天风无法解释这种警兆从何而来,在这个念头闪过的同时他甚至想笑起来:“是不是有病啊。”但笑到嘴边,却突地凝住。
他记起了上次邓玉星三个伏击他时的情景,那一次已经映证了心中的警兆不是假的。
战天风霍地站起,反手取锅在手,右脚往前一迈,身子一顷,似乎是要穿窗而出,但上半身前顷的同时,下半身却忽地往后退去,猛一下撞开壁板,穿了出去。
他有一种感觉,惟有往后退,撞破楼板从酒楼后街穿出,才是最安全的。
他说不出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只知道这种感觉真实存在。
在后退的刹那间他又不由自主的想:“如果什么事也没有,那今天就搞笑了。”
到底只有一次的经验,他仍有些信心不足。
但事实证明他的感觉是对的。
他身子一起,本来旁若无事走过他身边的小二脸色霍变,端着的盘子往上一抛,托盘子的手里竟拿着一柄明晃晃的匕首,直刺他胸膛,背后的黑衣汉子本是背对着他坐着的,这时一个大翻身,手中竟是一把手斧,当顶劈下,而那个从楼道口上来的中年人,一脸风尘的眼光忽地变得锐利如刀,身子向上一冲,双爪如勾,抓向战天风。
这三人竟都是高手,虽不能与战天风比,在江湖中却也绝对算得上是二流高手,而在他们动手之先,战天风竟完全没有半点察觉。
“这三个家伙装得还真象啊。”战天风心中大骂,而在身子的飞退中,更彻底映证了那神秘感应的正确,坐在窗前的矮胖中年人看到刀光忽现,惊得站了起来,没站稳,一个踉跄退向窗边,几乎在他身子靠到窗子上的同时,窗外屋椽上突地倒吊下两条汉子,都是手持双弩,四弩齐发,矮胖中年人刹时间给射成了一头箭猪。
倒吊下来的这两条汉子看不出有多高的功力,但对时间的拿捏却是如此的准确,如果战天风真想穿窗而出,这时的他,绝对和那矮胖中年人一个样子。
“九鬼门的鬼。”战天风脑中闪念,身子不停,一个跟斗翻出数丈,斜身穿入后街一栋楼房的窗子,左手同时穿入装天篓,要边逃边煮一叶障目汤,手伸到篓子里,心中却突地怒火狂升:“干你大爷的鬼丫头,想煨就煨,想捏就捏,不陪你好生玩玩,真当老子是糍粑了。”
一时激发心中泼性,不跑了。他钻进的这家人楼上是两面开窗,屋里这时没人,堆着些杂物,战天风心念电转,顺手抓起一个脚盆便从对面窗子扔了出去,自己却猛地往下一蹲,就在窗子下蹲了下来,同时急运敛息功,更屏住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