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应果和吴小二一左一右站在岸上,岸上数丈外的一株柳树上,绑着一个年轻人,旁边两条黑衣汉子凶神恶煞的叉手站着。
那年轻人自然就是夏凌峰了,这时仍在不绝的惨叫着,身子痛苦的扭动,口鼻眼耳中都有血渗出来,也不知那女子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不过显然十分厉害。
“看这女子,功力比那红鼻子老鬼酒强不到哪里去,单打独斗本大追风还真不怕她,但加上老酒鬼几个就要命了,现在去请马大哥也来不及,却如何是好。”战天风心下嘀咕,一时想不出主意。
这时夏凌峰忽地一声惨叫,一口血狂喷出来,脑袋随即软软的搭了下去,不动了。
边上一个黑衣汉子伸手过去试了一下他鼻息,对那女子禀道:“禀香主,这小子死了。”
“这小贼倒也还硬朗。”那女子哼了一声:“死了就死了,我们本也没指望生擒他,只要杀得一个,破了他们的五虫聚会,那就稳操胜卷,而且会首好象还另有奇计,这小子无关紧要,把他尸体扔在河里,喂了鱼吧。”
那两名黑衣汉子应命,将夏凌峰尸首解下来扔在了河里,应果吴小二等一齐上船,顺流而去。
夏凌峰死得太快,战天风完全想不出办法,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那艘船离开,心下嘀咕:“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五虫聚会,好怪的名字,什么意思?”
乱想着,脑中忽地电光一闪:“对了啊,我的九死还魂汤加神仙钩不是可以让死人还阳一个时辰吗,捞他上来问清楚不就行了,真要是不平事,便去请了马大哥来助刀,扫平这些妖魔鬼怪。”
看那船去远,奔出去,跳进河里,将夏凌峰尸体捞上来,先把肚子里水清空了,再煮一锅九死还魂汤,加一片神仙钩的叶子,灌进夏凌峰肚中,不多会,夏凌峰呻吟一声,竟就还过阳来,一睁眼,却就想要挣起来。
战天风忙一把按住他,道:“不要动,害你的那些人走了,我是救你的人,我叫战天风,江湖人称神锅大追风的便是我了。”
夏凌峰睁眼看得清了,果见只战天风一个,不动了,看了战天风道:“多谢战兄救命之恩。”
“你先别谢。”战天风摇头:“你本来已经死了,我只是能让你还阳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你还是要死,没办法,兄弟学艺不精,你多原谅了,呆会到了阎罗殿可别告我的状。”他这话有些搞笑,但他不是有意的,而是真的担心到了这一点,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句古话: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而他用这个九死还魂汤多留人一个进辰,岂非存心和阎王爷做对,阎王爷若是知道生起气来,那还了得,所以先和夏凌峰打个招呼再说。
夏凌峰听了他这话,哦了一声,道:“战兄放心。”
战天风只能救活他一个时辰,他眼里却并没有失望之色,也并没有哀求战天风再想办法,他如此硬朗,战天风也暗暗点头,道:“如此先谢夏兄,我救不活你,但你有什么未了的事,可以交待给我,我尽力帮你去做。”
“多谢战兄,正要拜托。”夏凌峰眼中露出喜色。
“但你先要说清楚,你是什么人,刚才那女子又是什么人,稀里糊涂的忙我可不帮。”不等他开口,战天风抢先声明。
“那个自然。”夏凌峰点头,略一凝神,道:“战兄也是江湖中人,最近兴起的秘密帮派七花会该听说过吧?”
说老实话,什么七花会八卦会,战天风是一概不知道,不过夏凌峰这么说话,他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点头:“七花会嘛,知道,怎么,刚才那些人就是七花会的?”
“是。”夏凌峰点头:“为首女子便是七花会三大香主之一的盛艳。”
“果然是七花会的。”战天风装模作样点头:“其实我先前也是这么猜,那你是------。”
“我是五柳庄的。”夏凌峰看着战天风:“五柳庄战兄可能没听说过了,其实我五柳庄弟子很少在江湖中走动,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没听说过了。”战天风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却疑道:“你们即少在江湖中走动,七花会怎么又和你结上仇了。”
“哪有什么仇。”夏凌峰眼中露出愤怒之色,道:“是他们故意暗算我,想要不利于我师门,我虽然中了奸计,但不利于我师门的事绝不会做,所以他们不肯放过我。”
“原来如此。”战天风大怒点头:“七花会越来越过份了,这事我神锅大追风管了,你有什么要我帮你做的吧?”
“多谢战兄援手。”夏凌峰一抱拳,道:“我想请战兄替我送一样东西回五柳庄给我大师兄。”
“这个容易。”战天风点头:“是什么东西?在哪里?”
夏凌峰却不动,看着他,脸上突然有点扭捏的道:“我还有个相好的在庄中,以前我一直不敢说,以后没机会了,所以想写两句话给她,表白我的心意。”
战天风哈哈大笑:“想不到兄弟原来还是个风流种子,好啊,有什么话你写下来,我一并替你送到。”
但夏凌峰却仍是不动,只是胀红了脸看着他,战天风一下子明白了,哈哈一笑,道:“这样好了,我刚好有点子内急,到林中方便一下,你写好情书了就叫我一声好了。”
“多谢战兄。”夏凌峰一张脸越发胀得通红。
“这么一个大男人,写封情书还这么扭扭捏捏的,真是笑死人。”战天风走进林中,心下暗暗好笑,却突地起了好奇心,想:“不知他会写些什么。”这个念头一起,心中象有万千只蚂蚁齐爬,再难克制,这时早过了半个时辰,又能喝汤了,当下急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下,复运起敛息功,悄悄出来,却见夏凌峰还起身蹲到了河边一块岩石后。
战天风越觉好笑,悄悄绕过去,一看,却猛地一愣。
夏凌峰便没有写情书,而是盘膝而坐,双手在胸前一上一下,摆出一个十分奇异的姿势,他伤后本来一脸惨白,这时却是脸若火烧。
“他不写情书,怎么练起功来了。”战天风大是奇怪:“这又是什么奇门怪功?”
正自奇怪,怪事更现,夏凌峰两眼正中的神窍穴处,突地向里凹进,形成一个小拇指粗细的肉洞,洞很深,战天风在他正面,低头看了一下,那肉洞似乎深深通到了夏凌峰的脑子里面,不过却没有血流出来。
“脑袋上怎么会有个洞,又不出血,怪了。”战天风往里细看,忽地觉得洞中有异,好象有虫子在爬,想想不可能,他一直盯着的,没有虫子飞进去,怎么可能有虫子爬出来,难道人脑子里生得有虫子?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但他刚在心里摇头呢,眼睛一下瞪圆了,夏凌峰那肉洞里,竟真的爬出一条虫子来,那虫子不大,和日常所见的萤火虫差不多,样子也相似,都是细条形,只是全身呈肉红色,背上也是一对肉翅。
夏凌峰左手中早拿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玉葫芦,那虫子一钻出来,展展翅膀飞了一个小圈,随即便钻进了玉葫芦里,夏凌峰塞住玉葫芦,嘴中轻轻吁了一口气,似乎很累的样子,他吁气声里,凹进去的血又弹出来,恢复如初,只留下细细的一丝血痕,战天风若不是亲眼看见了这一切,一定不会去留意这一丝血痕中的古怪。
夏凌峰从岩石后转出来,便喊战天风:“战兄,我写好了,请过来吧。”
战天风忙悄悄溜回去,到林中应一声,喝口水解了汤力,出来,却见夏凌峰又是一脸扭捏的样子,左手捏着那玉葫芦,右手却不知又从哪里摸出来个小小的玉盒子,一齐递给战天风道:“这玉葫芦和玉盒都请战兄交给我大师兄,只说玉盒是给如意的,大师兄自会转交,辛苦战兄了。”
战天风这时自然不会再给他的扭捏样子所骗,更忍不住刺他一句:“辛苦倒是不辛苦,只是有些糊涂吧。”
“什么糊涂?”夏凌峰一愣。
“这小子神神鬼鬼,不知玩的什么鬼花样,不过我到不必露了口风。”战天风心下琢磨,道:“我不知五柳庄在哪里啊。”
“哦,是我糊涂了。”夏凌峰恍然,说了五柳庄所在,却就在三吴国境内,不过离着洗马城可有好几百里。
说了地址,夏凌峰便催战天风动身,道:“我反正命在顷刻,就在这里等死好了,但师门存亡事大,还望战兄成全,速速把信送给我大师兄。”说着竟拜倒在地。
战天风心中实在好奇,本来还想套他几句话出来,看了他这样子,知道没法留,只得点头,道:“放心,我一定替你送到。”当下飞身掠出。
掠出数里,确定夏凌峰不可能再感应到自己,战天风收术又悄悄奔回来,到河边,看夏凌峰盘膝坐在对岸,双手仍是先前那种势子,似乎在练功。
“马上要死了还练功,我还真服了你。”战天风暗叫。
夏凌峰坐了一会儿,站起身来,双手却仍保持着盘坐时的姿势,高声叫道:“大师兄,夏凌峰虽身死异乡,本命神虫却回来了,它一定会回归神殿的。”叫了这一句,身子往前一倒,栽入了河里,再不进现身,显然是自沉了。
战天风也没想再去捞他上来,只是琢磨着他最后那句话:“本命神虫回来了,还要回神殿,什么意思,什么神殿?”忽又想到盛艳先前的那句话:“五虫聚会,难道夏凌峰身体里钻出的这条虫便是五虫之一,可这肉肉的小虫有什么威力?七花会要不惜代价阻止它,夏凌峰又巴巴的要我替他送回去,还要捏个借口来骗我?”心中一时大是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