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盛艳点头:“万异三灵,灵羽六道,你五柳庄只是六道中的虫道,即便你虫堂全部以死守秘,我们也还可以找其它五堂,即便灵羽六道个个跟你一样,灵羽之外,还有灵兽灵花,你真以为离了你,我们就找不到万异谷,进不了神殿吗?”
“原来他们是什么灵羽六道中的虫道,怪不得脑子里有虫。”战天风心下思忖:“却不知其它五道是什么,还有灵兽灵花又是什么呢?听这女人的说法,这万异门大得很呢,怎么江湖上就完全没听说过,七公以前说到江湖各大门派,也没说过他们啊,难道他们神秘到连七公也不知道?”
面对盛艳的威胁,肖劲空脸色铁青,并不答话,燕层云却怒叫道:“你们怎么会知道我们是灵羽六道中的虫道,是谢清竹那个叛徒告诉你们的是不是?”
“是。”曾媚娘娇笑点头,扫一眼燕层云,眼光却落到肖劲空脸上,道:“虽然虫道中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去万异谷的路,但虫道即然能出谢清竹这样的叛徒,其它五道和灵兽灵花两宗也可以出叛徒,这中间说不定就有掌握秘径的香主堂主,所以肖香主,你还是不要这么倔了吧,降了我七花会,不但可以不死,更有无穷好处。”
看到曾媚娘点头,柳轻烟身子一颤,一张脸刹时间再无半丝血色,燕层云双拳捏得格格作响,只肖劲空神色不变,冷冷的看着曾媚娘,道:“无穷好处?嘿嘿,你七花会还不资格说这句话。”
“够不够资格,这个不要你操心。”盛艳一脸自信的笑:“只要你入会,我自然让你心服口服。”
肖劲空直视着她,嘿嘿笑道:“江湖密传,说七花会其实只是风雨盟的一个秘密堂口,而风雨盟的真正后台其实是无闻庄的枯闻夫人,现在看来是真的了,别人说不起这句大话。”
“这个你入会自知。”盛艳即不承认也不否认,而战天风看到她脸上神色便知肖劲空猜得不假,他先前只想看热闹,这会儿可就咬牙切齿了:“原来是枯闻夫人的爪牙,还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了。”
“如果你入会,会首说了,可以让你做七花会的副会首。”看肖劲空似乎有些心动,盛艳更以言词相诱。
“身入虫堂,两翼灵空。”肖劲空轻声低呤,语气坚决:“肖劲空这一生,绝不会背叛虫堂,更不会背叛万异门。”
“敬酒不吃吃罚酒。”冷香勃然大怒,纵身而出,指了肖劲空道:“出来,看你手底下有没有嘴巴那么硬朗。”
不等肖劲空动,燕层云早一步跨出,怒喝道:“你还不配我大师兄教训你。”长剑一晃,一点剑光横空而出,刹时点到冷香喉前。
冷香使的是月牙双钩,面带冷笑,左手钩一划,右手钩反攻燕层云胸膛,一剑双钩,斗在一起,燕层云有一股拼命三郎的劲头,但功力远低于冷香,战天风只看了三招,便知燕层云绝不是对手,心下估量情势:“这几个玩虫的,只肖老大功力高点,勉强可以和那三个野女人干一下,他老婆偷男人是把好手,打架还不如燕老二,再加上七花会人多势众,五柳庄今夜凶多吉少,不过放着本大追风在此,却要叫七花会栽一个大跟斗。”心下谋划:“我若直冲出去,七花会人多,可起不了什么作用,得玩儿阴的,借一叶障目汤把那三个野女人弄死一两个,剩下的自然就不怕了。”
心中定计,反手掏锅,突地又想:“不对啊,这些玩虫的神秘得紧,难道就这点子本事,那怎么在江湖中立足?不急,我且看看再说。”
这时燕层云已与冷香斗了十余招,渐落下风,曾媚娘媚眼瞟了肖劲空道:“肖香主,你师弟不是我三妹对手,还是我两个来玩玩吧。”
肖劲空面色沉凝,哼了一声,双手忽地作势,额间刹时现出一洞,先前战天风见过的那只金色小虫儿刷一下飞了出来,叫战天风意外的是,那金色小虫儿竟是迎风而长,一下子长得有拳头大小,在肖劲空头顶盘旋飞舞,飞出嗡嗡的声音。
“这虫儿倒长得快。”战天风瞪大眼睛盯着那虫,心下嘀咕:“肖老大把虫放出来做什么?难道这虫子还能帮着打架不成。”
一看到肖劲空放出虫子,曾媚娘立即收了媚笑,厉喝道:“大伙儿小心,姓肖的放本命神虫了,留心那虫子尾后毒针厉害。”听到她话声,身后七花会弟子一阵骚动,齐齐抬头盯着肖劲空头顶盘旋飞舞的虫子,个个神色紧张。
“我就说这些玩虫的一定留有后手嘛。”战天风又惊又奇:“原来虫子就是帮手,而且看样子还厉害得紧。”他紧盯着那虫子看,但隔得远了,虫子又是飞动的,看不清尾巴后面的针是什么样子。
放出本命神虫,肖劲空反手拨剑,飞身一剑向曾媚娘刺去,剑到中途,突地转向,疾刺向正猛攻燕层云的冷香。他头顶的虫子如影随形,紧跟着他飞动,他一剑刺向冷香,那虫子也由上而下向冷香飞去,其势之速,丝毫不亚于肖劲空剑势,战天风隔得并不太远,也不过十余丈距离,竟是看不清那虫子的身影,只看到一抹淡黄色的光芒在暗夜里飞速的掠过,心下一时也微有些吃惊:“最先看这虫子肉肉的小小的,想不到真个飞起来竟是这般快速,一般的鸟儿也飞不了这么快啊。”
肖劲空这一剑带有偷袭的味道,但盛艳早有提防,口中厉叫:“三妹小心。”自己同时飞身而起,却是反飞到肖劲空那本命神虫的上面,从上而下,一剑点向那虫子,下面的冷香左手钩一荡,荡开燕层云长剑,右手钩斜划,迎击肖劲空。
战天风只盯着那虫子看,眼见盛艳剑去如风,那虫子本来射向冷香的,这时一个斜飞,反扑向盛艳,飞动的速度竟似乎又快了许多,盛艳剑到中途,那虫子已向她面门扑来,她吃了一惊,急收剑划圆,在胸前形成一团剑幕,那虫子却是灵性之极,忽地往下一钻,从盛艳身下钻过,反绕到盛艳身后,箭一般向盛艳脑后射去,盛艳闪电回身,长剑如风而舞,那虫子忽远忽近忽前忽后,盛艳功力虽了得,却就是刺不着那虫子,反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肖劲空与冷香接上手,燕层云一步退开,单手捏诀,额前也现出一洞,一条虫子飞了出来,也是迎风而长,不过较之肖劲空的略小,且色做肉红,显然嫩了些。
“大师兄,还是我来对付这泼妇。”燕层云放出虫子,似乎又有了信心,仗剑复上,曾媚娘却抢先一步截过,燕层云的虫子飞舞时也是十分快速,加上燕层云拼命的架势,曾媚娘功力虽高,一时也处于守势。
燕层云放虫的同时,另一面的柳轻烟也放出虫来,她放虫的时候,侧转了身,似乎是不想让七花会的人看到她虫时的样子,但侧转身却恰好面对战天风,其实她放虫的时候也并不难看,但战天风看着虫子从她脑袋里钻出来,却就是觉得别扭,心中想:“好好一个小美人,脑子里藏条虫,抱上床睡到半夜,只怕要后背心发凉了。”
这时后面的应果飞扑上来,对上柳轻烟,柳轻烟的虫子比燕层云的还要略小些,色做粉红,飞起来没那么快,但飞舞的姿态飘逸灵动,十分好看,她的剑法也是一样,轻飘飘地,和燕层云拼命的架势完全不同,倒象是在花树下舞蹈。
战天风只看了一眼就大大摇头:“哪有这么使剑的?”
但应果似乎忌了柳轻烟头顶的虫儿,不敢放手而攻,因此柳轻烟一时也还撑得住。
肖劲空三人三虫,应对盛艳四个,暂时虽不落下风,但肖劲空知道不能持久,而且他听庄中喊杀声震天,担心起来,叫道:“退回庄里去。”
众弟子先退,肖劲空断后,退入庄中,但七花会徒众这时已四面杀入,五柳庄弟子虽然悍勇,终究人少得多,一面抵抗一面后退,都退回到了正厅左近。
燕层云眼看众弟子抵挡不住,怒眼圆睁,对肖劲空叫道:“大师兄,用连体神虫,拼了。”
肖劲空一虫一剑独对盛艳冷香两个,这时也已颇觉吃力,尤其盛艳在摸清了肖劲空虫子飞行的路线速度后,加大了攻势,肖劲空已是守多攻少,但听到燕层云的话,他却摇头叫道:“不必死拼,老二,你和四妹冲出去,我来断后。”
“我们师兄弟同生同死。”燕层云嗔目怒叫,左手捏诀,额前皮肉促然往里一陷,现出肉洞,再一声狂吼,肉洞中一股血箭射出,正射在他头顶盘旋的本命神虫身上,那虫子身子忽地一胀,竟平空大了一圈,而所有喷在它身上的血,却给它身子吸得干干净净,没有一滴落下,它的身子也在刹时间变得赤红如血。
燕层云又是一声大吼:“飞丝连体,红绳夺命。”随着他的吼声,他头顶的本命神虫突地张嘴,射出一股血丝,却不是射向曾媚娘,而是射向肖劲空头顶的本命神虫,正中虫身,两只虫子一时竟给血丝连在了一起。
两虫给血丝相连,肖劲空脸现痛苦之色,瞟一眼燕层云,却转头看向柳轻烟道:“师妹,你走,我和老二替你杀条血路出来。”
柳轻烟霍地一颤,看向肖劲空,她犹豫了一下,却摇了摇头,叫道:“不,大师兄,要死我们死在一起。”说着捏诀作势,额头上也现出一个肉洞,她嘴中复一声叫,那叫声里,有一种绝望的意味,一股血箭射出,正射在自己头顶的本命神虫身上。
“师妹不要。”谢清竹忽地从不远处的一个屋面上现身出来,身子一掠,到了左近屋顶上,一脸急切的看了柳轻烟叫道:“师妹,不要。”
“三师兄。”看到谢清竹,柳轻烟脸上现出激动之色,叫。
谢清竹似乎不敢看肖劲空和燕层云,只死死的看着柳轻烟,一脸的激动,叫道:“师妹,你难道不明白吗,我之所以背叛师门,就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啊。”
“你这个叛徒。”燕层云怒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