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谢清竹两个看着他眼睛,同时明白了他摒弃恩怨生死与共的心意,柳轻烟转眼看向谢清竹,点头道:“是,不论如何,便是进了鬼门关,我们也永远是师兄妹。”
谢清竹一点头,霍地回身,看了盛艳几个一脸激愤道:“要我师兄妹死,你们也要付出代价。”连人带虫向盛艳撞去,盛艳怕了他头顶虫子,不敢阻拦,给他直冲出去,扑向文玉梅背后,邓玉星又惊又怒,急叫道:“师姐小心。”
文玉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要邓玉星提醒也知道谢清竹连人带虫扑了过来,长剑一晃,剑光暴涨,将那三虫逼将开去,三虫一退,她霍地回身,一剑刺向谢清竹的虫子,那虫子十分灵性,文玉梅一回剑,它立即斜飞上去,中途忽地左拐,再忽地右拐,文玉梅剑法虽然了得,竟是截它不住,给它绕到身侧,急晃身再要拦截时,谢清竹厉叱声起,那虫子口一张,血箭射出,肖劲空那三虫同时急迎上来,血箭正射在肖劲空的本命神虫上。
先前三虫对敌,都是肖劲空的虫子在前面,另两虫随在左右两翼交叉掩护,这时一接上谢清竹本命神虫的红丝,四虫忽地齐出异啸,随即以一种奇怪的线路飞动起来,不再是一前两后,而是互相交错穿插着前进,每一条虫子都是时而上时而下时而左时而右,看得人眼花缭乱,它们穿插的速度又快,若是那眼神不好的,根本就休想看清它们是怎么飞动的,而它们身上的红丝更布成一张红网,恐怖之极的罩过来。
文玉梅拦在四虫前面,她性子坚韧强悍,虽见四虫来势猛恶,却毫不畏惧,剑光一炸,迎向四虫,她长剑炸出的剑圈足有丈许大小,但四虫四面一分,忽地形成一张数丈方圆的红网,向她疾网过来,她的剑圈虽然威势迫人,身子却已是陷在四虫红网中。
文玉梅吃了一惊,急晃身退开,四虫不受阻拦,刹时冲到谢清竹面前,谢清竹长剑一回,领着四虫便向肖劲空这面冲去,邓玉星几个虽一齐出剑相拦,但四虫彼此穿插,身法飘忽,邓玉星几个长剑根本刺不着四虫,而四虫的红网却是漫天盖地的网过来,邓玉星几个畏惧红网,只得闪身退开,谢清竹四个重又会合,四虫自也到了四人顶上。
一加上谢清竹的本命神虫,威力竟是大了这么多,战天风一时都看得呆了,握着煮天锅的手又松了开来,想:“原来多一条虫,威力要大这么多的,我且不忙出手,倒要看看那泼妇怎么对付这四条虫儿。”
文玉梅一退复回,盯着飞舞的四虫,眼中射出厉光,喝道:“四面合围,本命神虫不能持久,拖死它们就是,盛艳,你将其他人斩尽杀绝。”
盛艳应一声是,抽身退出圈子,指挥徒众围杀五柳庄弟子,文玉梅邓玉星则在冷香曾媚娘的辅助下将肖劲空四人四虫围得死死的,四虫威力虽大,但文玉梅以阵法之术应对,避实击虚,虫往东飞,东面退而西面攻,虫往西冲,则西退而东攻,避开虫,却死死的缠住肖劲空四个。
她这战法十分管用,四虫虽左冲右突所向披糜,但柳轻烟谢清竹几个功力实在太低,文玉梅又有邓玉星做帮手,始终将肖劲空四个缠得死死的,脱不了身,而外围弟子在盛艳指挥的七花会大批弟子围杀下,也是越打越少,惨呼声不绝。
“情况又不妙了,看来我还是得插手。”战天风反手又去摸煮天锅,手一动,忽地记起怀中的玉葫芦,还有当日盛艳说的不要让五虫聚会的话,心下嘀咕:“四虫的威力远大于三虫,小小几条虫子,竟可挡住两把一流高手,那五虫呢,五虫会怎么样?”他从来手脚飞快,念头才起,早伸手把玉葫芦掏了出来,更顺手揭掉了盖子。
盖子一开,夏凌峰那小虫子爬了出来,展展翅膀,飞了起来,却并不迎风变大,也不向斗场中飞,而只是在战天风头顶盘旋。
“你帮忙啊。”战天风挥手,摆一个赶苍蝇的架势,连着赶了几下:“你倒是去帮忙啊,围着我转什么?我又不是臭鸡蛋,不要你嗡嗡的围着转。”
但那虫子根本不他的话,总是在他头顶盘旋着,不肯飞去助战,战天风没了办法,突地想到肖劲空几个放虫时,都从额前肉洞里喷血箭出来的事,想:“难道这虫子是要吸血,可我脑袋上没洞啊,我脑袋上要有这么大一个洞,那就是死人了,这却如何是好,却不知其它地方的血要不要得。”想着举起手放到嘴边,要咬破手指喷口血到那虫子身上,手放到嘴里,一咬,又怕疼起来,心下便嘀咕了:“也不知行不行,若是不行,白咬一口可划不来,又疼死个人。”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转,还是一口咬了下去,咬破了皮,自己先啊呀叫了一声,再猛力一吸,随即一口血对着那虫子喷了过去。
一沾到战天风的血,那虫子嗡的一声叫,果然就迎风暴长,但最怪异的,是战天风脑中突地现出幻影,却是夏凌峰,抱拳道:“多谢战兄相助,战兄大德,夏凌峰没齿不忘。”
夏凌峰说得诚挚无比,战天风猝然之间,却差点吓一跟头,脑中电闪,冲口叫道:“有鬼。”
“战兄莫怕,我不是鬼。”夏凌峰的幻影叫道:“现在和战兄说话的,只是我寄在本命神虫身上的一点灵光而已。”
“寄在本命神虫上的一点灵光?”战天风不明白。
“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呆会我师兄自会给战兄解释,现在先容我去助战。”夏凌峰说完, 幻影消失不见,他的本命神虫一个盘旋,箭一般向斗场中射去。
看着夏凌峰的本命神虫飞出去,战天风一时可就有些呆呆愣愣了,心下想:“原来所谓的本命神虫,是可以藏鬼魂的啊,这下有得热闹看了。”忽地想到自己一直揣着玉葫芦,不由自主就打个冷颤:“啊呀,夏凌峰的鬼魂岂非一直跟着我。”不过随即便又腰杆一直:“也没事,本大追风身上还装着鬼王的鬼牙呢,夏凌峰的牙口不会比鬼王牙更厉害吧。”
便在他的胡思乱想中,夏凌峰的本命神虫已飞近斗场,那四虫发觉了夏凌峰的虫子,嗡的一声,迎将上来,到数丈距离处,夏凌峰那虫子嘴一张,一股血箭射出,射在肖劲空那虫子身上。
“老五回来了。”燕层云猛地一声欢叫。
“五虫聚会,飞丝天网。”肖劲空一声长叫,左手捏诀,额前现出肉洞,洞中一股血箭疾射出去,射在自己的本命神虫上。
谢清竹一抬头,却猛地叫道:“大师兄,不对,老五只是虫回来了,人没回来,飞丝天网能发不能收啊。”
他一叫,柳轻烟也发觉了,叫道:“是的大师兄,五师弟的虫子只有一点灵光呢。”
燕层云身子霍地一晃,到了柳轻烟谢清竹身后,左手一掌虚悬柳轻烟头顶,右手剑却径直指在了谢清竹后心上,厉喝道:“今日有进无退,喷血抽丝,快。”
谢清竹两个全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手,刹时受制,便是肖劲空也全没想到,惊道:“老二。”
“大师兄,今日若不用飞丝天网,大家也是有死无生,不如同归于尽。”燕层云说着又是一声暴吼:“快。”吼声中手一动,一点剑尖刺入了谢清竹身子。
一世师兄弟,谢清竹对燕层云的性情自然非常明白,耿直,暴躁,一旦较起真来,当真天王老子也不会认,今日若不听他的,他只怕真会一剑刺下来,看一眼柳轻烟,惨笑一声,道:“师妹,老五也回来了,我们师兄妹死做一堆吧。”
柳轻烟点头,看一眼肖劲空,脸上反有一种释然之色,道:“好。”
两人一起捏诀,两股血箭喷出,射在各自的本命神虫上,他两个血箭一射出来,燕层云也撤手捏诀,喷出血箭。
四虫得了鲜血,身子刹时间变得通亮艳红,连着彼此的红丝也是鲜红刺目,同时发出嗡嗡的叫声,向天上飞去,夏凌峰那只虫子身上本来最为黯淡,但随着四虫越升越高,慢慢的也变得赤红如火。
五虫升到数十丈高下,肖劲空那条虫子忽地发出一声异啸,啸声尖利,若不是亲耳听到,战天风真不敢相信那么小小的虫子会发出那么大的啸声,啸声中,那虫子身子猛地变大,变得足有南瓜大小,随着它的啸声,燕层云四个的虫子也同时异啸,边啸边闪电般向四面掠去,连着彼此的红丝本来不过数丈长短,这时却是一拉数十丈,不但没有扯断,反而越显红亮刺目,那情形,似乎肖劲空的虫子就是一只巨大的母蜘蛛,这些红丝就是从它巨大的肚子里抽出来的。
四虫向四面各飞出五十丈左右,肖劲空那虫子又一声啸,这次啸声却是短促有力,这啸声好象一声号子,啸声一起,五虫同时往下飞来,连着五虫的红丝本来只有小指头粗细,随着五虫往下飞,飞丝却越来越粗,而且蓬蓬松松的,那情形,就仿佛是一把丝,只是先前拉紧了,这时松了开来,五把红丝同时松开,随着五虫的身子往下飞扑,形成一张漫天盖地的红色丝网。
战天风不知道肖劲空所说的飞丝天网是什么,文玉梅等人也不知道,只是虚虚围着肖劲空几个,看着虫子往上飞再往下落,想要看个究竟再说,这时眼见漫天红网罩下,文玉梅立知不妙,急叫道:“快走。”自己抢先往庄外急掠。
听到她的叫声,七花会所有人都往外急掠,中间以邓玉星功力最高,身法最快,但他却犯了一个致命的毛病,身子边往外掠,手中剑边在头顶舞成一个剑圈,想以剑风将飘下来的红丝荡开去,没想到的是,红丝软绵绵的全不受力,剑风一荡,反而加快贴了上来,身到中途,啊的一声惨叫,一下跌翻在地,随即便和先前的应果一样,双手抓着脖子在地下翻滚惨叫起来。
盛艳冷香等功力远低于邓玉星,反应也没有那么快,几乎在邓玉星倒翻的同时,她们也给红丝网住,同时栽倒,其他七花会弟子更不用说,一刹时间,五柳庄中惨呼不绝,其状之惨,有若修罗地狱。
惟一避过丝网的只有文玉梅一个,一听邓玉星惨叫声,她倏地飞回,立在数十丈外的空中,丝网是往下落,不可能再飘起来挂住她的身子,不过她仍不敢靠得太近,手一扬,飞出一根带子,一下卷住了邓玉星的一只手,随即往上一扯,将邓玉星身子扯得飞了起来,她却不敢去接,只是这么拉着邓玉星身子,倏一下便飞了个无影无踪,估计是另找方地方救邓玉星去了。
战天风也来不及跑,不过他脑子灵活异常,一看情势不妙,身子立往下一坐,坐穿屋面,那红丝跟着风走,他身子往下落,红丝也随着屋瓦飘落下来,看着那一根根闪亮的红丝飘过来,战天风心脏怦怦直跳,他无法想象,这些红丝为什么会这么毒,不过这会儿也没时间去想。他落下的屋子里有床有柜,好象是间卧室,脚一沾地,战天风立刻往柜子里一钻,随手关上柜子门,红丝在柜外一闪,终是没能飘进来。
“厉害,厉害,这些玩虫的大爷们,还真是不能小瞧了。”战天风坐在柜中,拍着胸膛,心中却也疑念从生:“这些玩虫的,还只是什么灵羽六道中的虫道,便已如此厉害,那若是六道到了一起,岂非更厉害,再要加上那什么灵花、灵兽,三灵齐聚,天下还不给他们翻过来?可为什么江湖中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呢?万异门有如此庞大的势力,不可能不被人知啊,而且万异门即有如此庞大的势力,小小的七花会怎么就敢来惹它呢,就算七花会的后台是无闻庄,无闻庄的势力也不见得就比万异门大啊?真是不明白。”
他胡猜着,外面的惨叫声已停止了,显然但凡网在丝网中的,都和先前的应果一样,一命呜呼了,意识到这一点,战天风越发对那神秘的万异门充满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