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又过了一会儿,有掠风声传来,随后听到肖劲空在屋顶上叫:“战少侠,请出来吧,没事了。”
“他们都死光了?”战天风侧耳细听,看还有没有其他人跟着肖劲空来,手却用力拉住了柜子门,心下低叫:“出来?嘿,你当我傻瓜啊?”
“是,除了文玉梅和被她带走的邓玉星,七花会其他人都死了。”肖劲空应声,说话有些喘,好象一个久病方愈的病人。
“都死了?嘿,本大追风可还活着呢。”战天风又在心里哼了一声,嘴上却道:“了不起,果然厉害,佩服佩服啊。”
他嘴上打着哈哈,却就是一动不动,肖劲空也是个极精明的人,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想法,道:“战少侠,我五师弟已把你救他已及托你带虫回来的经过都告诉我了,你不但帮了他,而且今天及时放虫,更帮了我们,是我虫堂的大恩人呢,我们绝对不会对你不利的。”
他语气诚恳,但战天风可不是那么会轻易信人的人,道:“原来夏兄全告诉你了啊,那他呢,好象他人死了灵魂还在啊,好厉害呢。”说着厉害,在柜子里还翘了一下大拇指,另一只手却一直抓着柜子门,总之打定主意,不论肖劲空说出花来,只要外面的红丝不撤掉,他绝不出去。
肖劲空见他始终不出来,明白他的想法,道:“战少侠,我知道你是担心飞丝天网对你不利,其实你不要担心,我听五弟说了,他是借了你的血,本命神虫才恢复灵光的,所以飞丝天网其实根本伤不了你。”
“是吗?”他越这么说,战天风越不信了,心念一动,忽地想到一个主意,双手托着柜顶,借遁术连人带柜飞了起来,一冲出屋,把屋顶又冲一个大洞,好在柜子不太重,却听背后啊呀一声,似乎是肖劲空滚下了屋面,不过战天风并不太信,虽然肖劲空的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的,但战天风并不信他能站在屋面上的力气都没有了。
战天风连人带柜飞到庄外,落到一棵大树上,然后踹开柜子下面的底板,看清下面没有附着的红丝,这才小心翼翼的钻出来,出来后升空一看,果见柜顶柜门上都沾有扯断的红丝,就象蛛丝一样。
“亏得我谨慎,要是一推门就出来啊,这会儿只怕就死翘翘了,说什么这飞丝里有我的血,所以飞丝伤不了我,哼,白痴才会信你。”战天风哼一声,反掠回庄中。
到五柳庄上空,一眼看去,但见红丝如网,网住了整个庄子,红丝下面,是无数的死尸,死状都差不多,都是双手掐着脖子,舌头伸出老长在外面,战天风曾经见过那些吊死的人,就是这个样子。
燕层云三个还在先前放丝时的地方,不过都是盘膝而坐,双手各摆一个古怪的姿势,和夏凌峰死前的姿势一模一样,肖劲空却不在战天风先前呆的那屋顶上,难道真个滚了下去爬不上来?战天风心中只转了个念头,并不去看,而是悬停到燕层云三个头顶。
他飞过去,燕层云三个却始终盘膝而坐,并不抬头看他,也不和他打招呼。
“虫子也不见了,他们是不是收了虫回去,这会儿调息练功呢,我倒是看看。”战天风身子略往下落,到燕层云三个身前,能看到三人的脸了,一看,却就大吃一惊。
燕层云三个额前果然都现出肉洞,与先前不同的是,肉洞里不绝的有血流出来,三个人的脸都给流出来的血糊住了,看上去狰狞之极,因为流出的血实在太多,不但糊住了脸,更将三人胸前的衣服尽数浸湿了,战天风这么从前面看过去,三个人竟就是三个血人,战天风不是没见过血,但眼见三人给血这么泡着,心中仍觉得一阵麻麻的感觉。
“喂,喂,你们虫子进去了,洞没闭好呢,血都流光了呢。”他忍不住叫了起来,三人却是一动不动,也不睁眼。
战天风急了,又叫了两声,却听背后有掠风声,回头,是肖劲空飞了过来,一看肖劲空的样子,战天风又吓了一跳,肖劲空飞在空中,竟是左摇右晃,好象夜归的醉汉一般,他额前也有一个洞,不过血流得不多,只是时不时的渗出来,一张脸惨白如纸,身上衣服好几处挂破了,灰头土脸,看了他这样子,战天风相信了,先前他出来时,肖劲空确是滚下了屋面。
肖劲空飞到战天风面前七八丈,似乎再运不起遁术,急速的落了下来,在地下翻了个跟斗,勉力爬起来,额前肉洞里的血却大股的涌出来,战天风忙伸手,伸到一半却又缩了回来,嘴中叫道:“肖庄主,你还好吧。”
肖劲空冲他勉强露个笑脸,道:“不好意思战少侠,请略等一下。”说着盘膝而坐,双手捏诀,练起功来,他额前的肉洞本来有小指头大,他练了一会儿,洞口小了许多,血也慢慢的止住了,不过仍是不能完全闭合。
肖劲空双手松诀,睁开眼,看着战天风,有些虚弱的一笑道:“战少侠,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我没关系。”战天风摇摇头,他先前一直小心翼翼的提防着,但看了肖劲空这个样子,却实在看不出他在做假。
“肖庄主,你还好吧,对了,他三个好象一直在流血呢。”战天风一指燕三个:“得赶快给他们把血堵住才行,否则这样流下去,血都要流干了。”
肖劲空看一眼燕层云三个,脸上露出悲痛之色,摇摇头,道:“他们已经死了。”
“什么?”战天风吃了一惊:“他们都死了?怎么会这样呢,不是你们放飞丝天网,把七花会的人一网打尽了吗,他们后面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怎么你们自己------?”
“飞丝天网,要五虫聚会才能放,但我五弟虫虽回来了,人却先不在了,飞丝天网能放却不能收,所以我们虽能将网中的人一网打尽,自己最后也要血尽而死。”肖劲空说到这里,又看一眼燕层云几个,眼中掠过深深的伤痛。
“原来你们这个飞丝天网只能和敌人同归于尽啊,那就不好玩了。”战天风摇头。
“那倒不是。”肖劲空摇头:“如是我五弟连人带虫都回来了,飞丝天网能放也是能收的,虽然会大伤元气,但性命无碍,只可惜贼子狡猾,先害了我五弟,而若不是战少侠替我五弟带虫回来,我们便想和敌人同归于尽也是不可能的,战天风对我虫堂的大恩,虫堂永世不忘。”
“算了算了。”战天风摇手:“我替他带虫回来,却反倒是害了你们性命了。”说到这里想到一事,担心看了肖劲空道:“他们都死了,那你------。”
“是。”肖劲空点头:“我也精元耗尽,强撑着,只是想拜托战少侠一件事,这件事于我虫堂事关重大,万望战少侠成全。”说着就势叩下头去。
“莫非又要我带虫到哪儿去?”战天风心下嘀咕:“嘿,我成玩虫的了,这些虫子又毒又有鬼,可不好玩。”
心下嘀咕,嘴上却道:“好说好说,肖庄主不必客气,同为武林一脉,只要做得到的,我一定尽力。”
“多谢战少侠了。”肖劲空一脸感激。
战天风眼珠一转,道:“不过糊涂好人我可不做,有些事你得跟我说清楚,例如万异门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这种,有点讨价还价的味道,可不象江湖上好汉的作为,尤其和他前面大拍胸脯的话对不上号,不过肖劲空眼光老练,早在见战天风的第一眼里,就看出这小子精明而油滑,因此这时倒也并不介意,点点头道:“那个自然。”略略一停,道:“万异门起源很早,距今已有千多年了,创派的先祖叫万异公子,万异公子出身皇家,但不爱权势,却喜爱花草虫鱼,他离开皇宫,到万异谷隐居,栽花养草,也养虫鸟蜂蝶以及一些珍禽走兽,久而久之,竟通达异道----。”
说到这里,肖劲空喘了口气,战天风却不明白了:“通达异道?什么异道?”
“天地之间,人为灵长,但那其实只是人自己的看法,天地间一切生物都是有灵性的,而且各有各的长处,很多方面,人甚至还远远不及,花有语,草多情,蜂蝶鸟兽,也各有各的灵异,各有各的天地世界,只是人不了解而已,但万异公子却能了解他们,并能与它们交流。”说到这里,肖劲空眼中露出祟敬之色。
“万异公子能和花草虫兽交流,难道他能和他们说话?”战天风一脸不信。
肖劲空却肯定的点了点头:“是,不但能和它们说话,还可以深切的了解它们的世界,做它们的朋友。”
战天风实在难以相信,这时刚好一阵风来,吹得旁边花草摇曳,战天风一指旁边的花树道:“难道它说什么你也懂,那你说它现在说什么?”
“我是灵羽六道中的虫道,不能与花草通灵。”肖劲空摇头:“但我万异门共有三宗十八堂,其中灵花宗就精通花草树木之语,若有灵花六堂中的师兄弟在这里,就可以和花草树木交流。”
“灵花宗中的人有这个本事?”战天风始终难以置信,但看肖劲空的样子又不象是说假话,心念一转,想到一事,道:“你这虫道一堂,人好象不多啊,未必就是你们师兄弟五个?”
“是。”肖劲空点头:“万异门最初的弟子,就是随万异公子到万异谷的亲信随从,人并不多,后来虽分为灵花灵羽灵兽三宗,每宗六堂,因各通一艺,也称六道,但每一道的弟子都不多,因为说实话,花草虫兽虽有灵,终是异道,世间一般的人难以理解,所以我们十分低调,择徒极严,而且绝不张扬,这也是江湖中很多人不知道万异门的原因。”
“原来如此。”战天风大力点头,道:“那也是,象你们,居然在脑子里藏着虫子,别人见了还不做妖怪打啊。”
他这话冲口而出,说完才想到这么说太直了些,一时有些回不过话来,张大了嘴就象生吞了个苍蝇,不过肖劲空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微微摇头:“我万异门本就有一个异字,并不求世间所有人都理解。”说到这里,他斜眼望向远天,苍白的脸上,血迹未净,却自有一种孤傲不群的气势。
也许是胸中气血激荡,肖劲空额头上的肉洞又流起血来,战天风一眼看见,叫道:“啊呀,肖庄主,又流血了。”反手在自己衣服上扯下一块布递给肖劲空,道:“快,把洞子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