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谢谢。”肖劲空感激的看他一眼,却摇摇头,道:“我这个是神虫出没的门径,堵不住的,而且我还要拜托战少侠将我师兄弟五个的本命神虫带去万异谷神殿中呢。”
“果然是要我带虫子。”战天风暗里嘀咕一声,道:“这个不成问题,却不知万异谷在哪里?”
“有件事很为难。”肖劲空有些迟疑的看着战天风,道:“我万异门的门规,非万异门中人,绝不能入谷,万异门弟子也绝不能带外人入谷或给外人指引万异谷所在。”
“你的意思是,不能告诉我万异谷在哪里了,那你又要我把虫子带到神殿里去,这不自相茅盾吗?”战天风有些恼了。
“我的意思是。”肖劲空有些抱歉的看着他,道:“我想再借战少侠一点鲜血,喷在我的本命神虫身上,我师兄弟五个中,只有我知道去万异谷的路,因为我是虫堂执香的大弟子,而如果战少侠的血与我的一点元灵融为了一体,那你再带虫入谷,也就不能太算违规,我知道这样子很让你为难,但实在是门规难违,而我又必须拜托战少侠将我师兄弟五个的本命神虫送回万异谷神殿中去。”说着他又俯下身去,连连叩头。
“好了好了,你越叩血流得越厉害了,我可是个心软的人呢。”战天风哼了一声,伸手以真力虚扶,道:“好吧,但先说清楚,不能要太多的血,我瘦,血不多呢。”本来还想说怕痛的话,顾面子便没说出来。
“战少侠山高海阔之恩,虫堂永世不忘。”肖劲空再次叩下头去,血流得越发多了,抬起头来时,已是满脸的血。
“你血要流干了。”战天风叫,他还只刚刚了解了万异门的起源,还有很多的疑问,例如本命神虫是什么,为什么明明死了,灵魂还能藏在本命神虫里,又为什么一定要把本命神虫送回万异谷神殿中去,万异门其他两宗的人都在什么地方,真要问,一大把,但这会儿看了肖劲空的样子,却实在问不出口。
肖劲空淡然一笑,并不去管那流出的血,而是双手捏诀,额前肉洞张开得更大,本命神虫钻了出来,不过不只一条,而是五条,战天风愣了一下明白了,知道是燕层云四个的本命神虫都进了肖劲空的身体里。
五虫出来,首尾相连在肖劲空头顶绕了一圈,肖劲空也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的玉葫芦来,和夏凌峰给战天风那个一模一样,五虫在肖劲空那条虫子的带领下,一齐飞进玉葫芦里,肖劲空塞上塞子,郑而重之的双手递给战天风,道:“拜托战少侠了。”
“放心就是。”战天风接过玉葫芦,看了一眼道:“是现在要我的血还是------。”
“万异谷,在天之极南,具体走法,明天傍黑时分,太阳落山后的一刻,战少侠拨开塞子,当我的本命神虫飞出葫芦时,战少侠喷一点在虫身上,我藏在虫身上的元神便会苏醒,自会引路,门规所限,不得已之处,还望战少侠谅解。”说到这里,他眼中掠过一抹歉然,随又脱下右手中指上的一个戒指,递给战天风,道:“这个是我虫堂执香大弟子的信戒,也请战少侠替我带神殿去。”
“这个好说,顺路的事。”战天风接过戒指,看了一眼,非金非玉,也不知什么东西打成的,上面雕了一只展翅欲飞的虫子,倒和肖劲空那虫子有三分神似。戒指太小,他怕掉,想了一想,反手便套在了自己的中指上,可怜他指头太瘦了点,中指还没有肖劲空的小指大,没办法只好套在大拇指上,倒刚刚好了。
看着他把戒指套到手指上,肖劲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又俯身叩下头去,道:“最后麻烦战少侠一件事,请战少侠去庄外四面放火,烧了这个庄子,这点小事本来不敢相烦,但我实在撑不住了。”他说着话,抬起头来,身子一歪,竟是坐都坐不稳了,眼中又显出恍惚之色,显然失血过多,神智已开始迷糊了。
“放火烧了庄子?”战天风有些迟疑。
“是。”肖劲空点头:“夺命红绳太毒,只能一把火连庄子一起烧掉。”
“那你自己呢?”战天风还是有些迟疑。
肖劲空扫一眼燕层云三个,惨然一笑:“他们走好远了,我要去赶他们。”他的眼光最后落在柳轻烟脸上,眼中越发迷离,嘴角掠起一抹微笑,轻声道:“师妹,你眼里只有老三,你可知道,师兄眼里却只有你,你还记得不,那一年你还只有十一岁,庭前的牡丹开了,你摘了一朵牡丹花来问我,你漂亮还是花漂亮,我故意逗你,说花漂亮,你气坏了,扯碎了花打我,你不知道,就是你那一刻的神情,永远的迷住了我------。”说着话,他走到柳轻烟面前,将柳轻烟尸身抱在了怀里,去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柳轻烟唇上有流下的血,也沾在了他的唇上,和着他自己的血,轻轻滴下,偏偏他唇边却有一抹微笑,那情形,十分的诡异。
他紧紧的抱着柳轻烟的身子,嘴里轻轻的哼起了小曲,战天风细听了一下,是一首古曲:“牡丹含露真珠颗,美人折向庭前过,含笑问檀郎,花强妾貌强?檀郎故相恼,须道花枝好,一向发娇嗔,碎揉花打人------。”
曲声低回,肖劲空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笑意凝固在嘴边,血却仍在流着。
战天风心里突然特别的酸楚,张口想叫一声,到嘴边却又闭上了。
这个时候,不应该去打扰肖劲空。
战天风悄悄的退出庄去,庄边有一口塘,柳枝低垂,战天风在塘边柳树下坐了下来,不知如何就想起了苏晨,心中想:“还好,我的晨姐只爱我一个人,肖老大他们三个,便是到了鬼门关,也是扯不清呢。”
发了半天呆,天渐渐亮了,战天风又飞掠回庄中,肖劲空还是先前那个姿势,紧紧的抱着柳轻烟,战天风叫了两声:“肖庄主,肖庄主。”
肖劲空一动不动,战天风心中黯然,知道肖劲空已是死了,念了声佛号:“阿弥托佛,也好,几个人一起走,奈何桥上倒也热闹呢。”
取了火,先从庄中烧起,再退出来,抱了柴,四面也点燃了,一时将座五柳庄烧成了火焰庄。
“诸位,不论成仙成鬼,总之都托佛吧,兄弟我可走了。”战天风对着大火作一个无名揖,飞身掠起,回洗马城来。
回到城中,午后了,马横刀见了他笑道:“怎么样,在哪家酒楼高就啊?”
“没有。”战天风摇头:“大师傅没当成,给人追杀一阵,碰上了件怪事,马大哥,你听说过万异门没有?”
“万异门?”马横刀有些讶异的看着他:“你撞上万异门中人了?”
“你先别问这个。”一听马横刀好象知道,战天风急不可耐了,道:“你先告诉我万异门的事吧,其它的我呆会告诉你。”
马横刀呵呵一笑,点点头,道:“万异门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略一凝神,道:“万异门是江湖中最独特的一个门派,不属白道,也不能算黑道,若严格来说,他们几乎不算江湖中人,因为除非是不得已,他们根本不和江湖中人打交道,他们门中好象分为许多小的支派,有栽花的,有种草的,有放蜂的,有养鸟的,看上去,就象是一群遗世独立的风雅之士,与世无争,因此江湖上对他们的消息知道得也不多,我就只知道这么个大概,就总体上来说,这些人不是坏人,但谁若惹了他们,他们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报复方法,而且无止无休,十分的让人头疼。”说到这里他看向战天风,道:“你不是惹上了他们吧。”
“不是我惹他们,是阴差阳错撞上了。”战天风说着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马横刀一听大怒:“七花会我也听说过,不择手段的扩张势力,原来又是枯闻夫人在后面弄鬼,简直岂有此理。”
“七花会不存在了,只怕还要搭上个邓玉星。”战天风嘻嘻一笑,却又拍胸道:“五虫布下的飞丝天网,是他们脑中喷出的血牵成的,叫什么夺命红绳,真的非常厉害,我就想不通,那玩意儿怎么那么毒。”
马横刀想一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万异门不重玄功,借重的就是天地间异类的力量,这些方面自然有他独到的长处。”
“也是。”战天风点头:“虫堂除了肖老大,其他几个都只能勉强算做二流高手,便是肖老大也算不了一流高手。”
“不知其它玩花的玩鸟的还有什么古怪本事。”从马横刀嘴里多知道了一些万异门的事,战天风对万异越发有了兴趣,有些雀跃的道:“不过我跑一趟万异谷就全知道了。”
马横刀看了他道:“兄弟要小心些,万异门的人不算坏人,但都有些怪,惹上了他们真的很麻烦的。”
“放心好了。”战天风牛皮哄哄:“真刀真枪或许我还算不得一流高手,但若说玩古怪花样,嘿嘿,当世顶尖高手中绝对有我神锅大追风这一号人物。”
马横刀呵呵而笑,他深知战天风的本事,诡计多端,花样百出,到也不太担心。
到傍黑时分,战天风与马横刀道了别,先出城去,等太阳落山,取出玉葫芦,肖劲空的本命神虫飞出来,燕层云四个的虫子却没有动,战天风划破中指喷一股血到肖劲空的本命神虫身上,那虫子嗡的一声,战天风脑中忽地现出肖劲空的幻影,对他一抱拳道:“多谢战少侠,每日夜间请战少侠放我的本命神虫出来,神虫会给战少侠引路,战少侠只须隔三天给我一滴血便是。”
“隔三天就要放血啊,你要是走得半年八个月,可怜我的瘦胳膊不就血干肉尽了。”战天风皱眉,不过这话没说出口,却想到一事,道:“奇怪,你灵魂儿寄在虫子上,应该在我眼前现身啊,怎么会化成幻影出现在我脑子里,难道你的灵魂钻到我脑子里去了?”
“不是不是。”肖劲空慌忙摇头:“我的一点灵光确实寄身在本命神虫上,但灵力有限,根本做不到白日显灵,之所以在战少侠脑中幻现,不是我钻进了少侠脑子里,而是因为我得了少侠的血,少侠因而感应到了我的一点阴灵而已。”
“是这样。”战天风似懂非懂,却想到三星洞里天算星三个聚力显灵的事,想:“灵魂就算不灭,但想要白日显灵,一般人绝对是做不到,所以天算星师父三个才要三人合力,而肖老大就算借了我的血,也只能让我感应到他的阴灵,不能显魂。”
见战天风点头,肖劲空幻影消失,盘旋的虫子嗡了一声,当先飞去,速度倒也不慢,战天风先以凌虚佛影跟着,跟得一段不耐烦了,把煮天锅取出来,一屁股坐在锅里,借锅遁跟着,遁得半夜,他差点都睡着了,好在煮天锅乃灵性之物,并不怕会跟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