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战天风猝不及防,百忙中斜身一闪,鸡嘴带着风在耳边掠过,这要真是啄中了,那还不脑袋开花,一时又惊又怒,叫道:“啄我做什么?有病啊?”
那大公鸡还要追上来啄,凤飞飞慌忙一拦,看了夜不啼道:“夜叔叔,怎么了,好好的你让你的鸡啄战香主做什么?”
“他不是虫堂香主。”夜不啼冷笑摇头,怪眼瞪着战天风:“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否则休怪破天儿把你做虫子吃了。”
“可虫堂香主的信戒明明在他手上啊。”凤飞飞有些疑惑的看向战天风。
“那个做不得算。”夜不啼摇头,见凤飞飞几个都疑惑的看着他,道:“鸡爱吃虫,所以我鸡堂和虫堂是前世的冤家,但也因此而对虫堂有了更多的了解,尤其是我的破天儿,虫堂任何人都瞒不过它,因为虫堂弟子脑子里有本命神虫,而这人脑子里没有。”
他这一说,凤飞飞几个一齐看向战天风,蔡九阴惨惨一笑:“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虫堂信戒为什么在你手上?若有半句虚言,我让你死得惨不堪言。”
“原来我脑子里没有虫,这大公鸡能看出来。”战天风心底苦笑,知道再辩无用,也懒得说了,只从怀中掏出玉葫芦,打开塞子,肖劲空的本命神虫飞了出来,幻影随即在战天风脑子里出现,叫道:“战少侠,怎么鸡堂的夜香主也在这里,其他几个好象也是-----。”凤飞飞几个他没见过,只是猜疑。
“何止鸡堂香主在,其他四堂都在这里呢。”战天风叹了口气,道:“我冒充你,给他们识破了,你有法子现身出来没有?”
“你冒充我?”肖劲空微微一惊,不过这一点其实他先前就有所察觉,这时也不好说什么,摇摇头,道:“我仅存一点灵光,没法现身,但可以让他们喷血在我的本命神虫身上,借他们的血和他们在灵境中交流,说清楚就行了。”
“他不会偷偷的说我坏话吧。”战天风心下暗转念头,疑人的老毛病又犯了,但这是惟一的办法,只得点点头,对夜不啼几个道:“这是虫堂香主肖劲空的本命神虫,你们要想知道虫堂的香主信戒为什么到了我手上,就喷一滴血到他的本命神虫身上,他自然会告诉你们。”
其实做为同门,怎么和肖劲空的本命神虫打交道,夜不啼几个要比战天风清楚得多,这时纷纷划破手指喷血到肖劲空的本命神虫身上,随即个个脸上都显出激愤之色,显然肖劲空把事实经过说了给他们听。
“想不到身为名门正派的无闻庄竟是如此卑鄙。”凤飞飞抢先骂了起来。
“枯闻夫人,我万异门跟你没完。”邹印也咬牙叫。
凤飞飞这时看一眼夜不啼道:“原来战少侠是帮了大忙,倒是我们错怪他了。”
夜不啼点了点头,向战天风一抱拳,道:“战少侠的云天高义,我灵羽六翼感同身受。”
战天风忙回礼道:“小事一桩,没什么的。”
“但我万异门的门规,外人不能入谷,所以带肖香主五个本命神虫入谷的事,就不劳烦战少侠了。”夜不啼说着,伸出手来,他的意思很清楚,要战天风把玉葫芦给他。
战天风没想到夜不啼如此直接,看一眼凤飞飞几个,无人说话,都看着他,显然也都赞成夜不啼的做法,战天风心中一时有些火,却又没道理发得,一眼扫过花蝶衣身上五色斑斓的饰品,心中忽地想到一个古怪无比主意,打个哈哈道:“你们是同门,由你们带肖香主几个的本命神虫进谷,那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将玉葫芦交给夜不啼,随即一抱拳,道:“战天风得识各位高人,幸何如之,不过暂时有点小事,就先别过了,有闲再聚。”
“战少侠,怎么就要走了呢,稍留半日,大家敬你一杯再走吧。”凤飞飞看得出战天风有些不高兴,出声挽留。
邹印也道:“是啊战少侠,无论如何暂留一步,到我家中喝一杯再说。”
战天风心中已有计较,如何肯留,只道:“真的有事,真的有事,下次再聚吧,到时一定一醉方休。”抱拳做个团团揖,展开凌虚佛影身法,飞掠出谷。
掠出数里,料定夜不啼几个已再感应不到他,即便转过方向,直掠向铜城邹府,近铜城时,更取锅煮了一锅一叶障目汤,以隐身术溜进邹府,找个隐密些的阁楼躲了起来。
不出战天风所料,他前脚到邹府不久,后脚邹印凤飞飞夜不啼几个也就都来了,随即便摆了酒席喝酒,战天风估算了一下,一叶障目汤的效力还没过,便摸了出来,运起敛息功,悄悄走到厅中,夜不啼几个一无所觉,倒是在厅外的那只大公鸡警觉的立起了脖子,咯咯了两声,鸡眼里有几分警惕又有几分迷惑,显然它察觉到了点什么,但又没看到,所以疑惑。
它咯咯一叫,战天风不敢动了,屏声敛气,见大公鸡虽然往这边看却并不冲过来,知道还是看不见自己,暗暗吁了口气,放下心来,暗骂:“还真以为你成精了呢,哼,叫叫叫,哪天惹本大神锅火了,一刀斩了你,炒了下酒。”
不再理那大公鸡,径直走到花蝶衣背后,花蝶衣坐着,身上挂着的各饰器便往下垂着,尤其腰间系着的那一圈海贝,长长的垂下来,几近脚面,就象一挂窗帘一样,其中有两副龟甲,其中一副只有拳头大小,另一副大些,战天风拿出壶七公送他的那万年龟甲比了一下,差不多大,样子也差不多,如果不是特别留意,花蝶衣不可能看得出来,当下把花蝶衣那龟甲解下来塞到自己怀里,再把壶七公给他的那万年龟甲系上去,随即将小手指塞到龟甲里,念一句口诀,立觉龟甲中生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身子猛一下吸进了龟甲中。
对壶七公说的人可以藏进那小小龟甲里的事,战天风其实一直有些半信半疑,只是实在想进万异谷去一看究竟,又实在想不出跟进去的办法,才想到了这个法子,这时身子一震,真个进了龟壳中,自己也不由惊叹一声:“还真个进来了啊,厉害,厉害。”
龟甲手掌大不到,在战天风想来,就算真个进了龟甲里,也一定憋得厉害,但事实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龟甲里面竟象座宫殿一样,平地圆顶,四面大柱撑着,战天风进到里面,只占了小小的一个角,拿眼量过去,象他这样的个子,龟甲里再装三五十个人不成问题。
战天风先只叫了声厉害,这会儿可就是惊叹了:“这龟甲里面竟然有这么大?不可思议。”
他有点子想不通,到龟甲边上,往外面一看,看到花蝶衣的左脚,可就吓一大跳,花蝶衣本来纤美的左脚,这会儿竟象一根擎天的大柱子一般,刚好厅外有风刮进来,刮动花蝶衣的裙子,若在外面,那也只是一股微风,带动了花蝶衣的裙衫而已,可这会儿落在战天风眼里,却是天风呼啸,直刺耳鼓,那种威势,吓得他往后一坐,半天没缓过气来,再看看龟甲里面的巨大空间,明白了:“不是龟甲变大了,是我变小了,看情形,我和只蚤子差不多大小呢。”
但看自己身上,又没看出有什么变化,不由又惊叹了一回龟甲的玄异。
慢慢的他又发现了一件事,探头到龟甲的口子边上,外面的微风就象狂风,说话声就象打雷,随着话声带出的口水沫子就象毛毛细雨,而若是喝酒太急酒下了酒水,那简直就是盆泼大雨了。
然而只要缩头进来,轰隆如雷的说话声立即便小了下去,和正常的声音并无两样,而风狂雨骤更是完全感觉不到。
察觉了这中间的玄异,战天风便不再探头,只缩在龟甲里听花蝶衣几个说话。
灵羽六翼彼此间数十年不通消息,尤其是邹印的蜂堂,几乎完全断绝了和其它五堂的来往,这会儿好不容易到了一起,自然都是说的各堂中的事,战天风对灵羽六翼倒又多了不少的了解,尤其有一个消息让他十分高兴,就是下月十二是万异门创始人万异公子的生日,以前有门主统领,灵羽灵花灵兽三宗之间没有矛盾的时候,三宗十八堂香主都会在这一天进谷去,为万异公子贺生,彼此间也聚一下,后来矛盾越闹越大,三宗分散各地,慢慢的便都不去了,这会儿花蝶衣几个便商议,到这一天要一起进谷去,能碰到灵花灵兽两宗的人更好,便碰不到,消息传出去,慢慢灵花灵兽两宗的人也会来相聚了,到时共推一个门主,万异门又可重振声威。
战天风就怕只夜不啼送肖劲空的本命神虫进谷去,而花蝶衣不去,这会儿安心了,不过想着还要下个月的十二号,还有大半个月呢,又有点子烦了,想:“难不成这大半个月就天天呆在这龟壳里,看着她吃吃喝喝?那可要命啊。”
邹府这席酒直吃到半夜,才散席各自休息,花蝶衣到房里,脱衣沐浴,她一脱衣服,战天风暗乐:“吃不着,但有光屁股美女看也好。”急忙到开口处往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