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不是不是。”鬼瑶儿连忙摇头:“我知道你是天厨星的弟子。”略略一顿又忍着笑补上一句:“是开山关门大弟子,十足真金如假包换。”
“你知道就好。”战天风哼了一声,他信口把牛皮往大里吹,是想先唬住鬼瑶儿,然后才好行计,道:“我天厨门厨艺,深广若海,真要入门,不是我吓你,那得过三九二十四道关。”
鬼瑶儿自然明白他的鬼心思,心下暗笑:“我要他过九关,他就给我翻了三倍,却什么三九二十四?”微微一笑道:“三九是二十七吧?”
战天风小时那几年私塾,字还认得扎实些,算术口诀却是背得不太熟,不想这会儿给鬼瑶儿抓了岔子,哼了一声道:“二十四也好二十七也好,我是预先提醒你,要学真功夫,得吃大苦头。”说得这里盯着鬼瑶儿问一句:“你是想要得真传还是随便就学两个小菜玩玩算数?”
这是放钩子了,鬼瑶儿自然也明白,心下嘀咕:“这个鬼,我若说要得真传,他就要为难我了,哼。”点头道:“当然要得真传。”
眼见鬼瑶儿上钩,战天风强忍得意,反手便把朱一嘴菜谱掏了出来,递给鬼瑶儿道:“这是我天厨门十大秘谱之一,你知道我这人的,从来坦坦荡荡,我说传你真功夫,那就绝不藏私。”
鬼瑶儿接过菜谱,看到上面朱一嘴菜谱几个字,再一翻里面记载的都是各式菜的做法,大喜,看着战天风道:“你是让我照着菜谱学吗?”
“要学跑,先学走。”战天风装出老气横秋的样子:“你先不要学着做菜,先把菜谱背熟了,要熟到倒背如流,那才算是过了入门的第一关,记往了,是倒着背,顺着背出来的可不算。”
最初接过菜谱的刹那,鬼瑶儿还以为战天风突然转性了,真是把秘谱掏出来真心传她手艺,听到这里可就明白了:“他是要我背书。”翻了一下,厚厚的一本册子,秘秘密密,清一色的蝇头小楷,少说也有数十万字,别说倒背如流,便是顺着背,一般人没三五个月也休想背得下来。
看鬼瑶儿翻书,战天风还有些担心,怕她畏难退缩,道:“做人家老婆,第一就要会做菜,所谓要留住老公的身,先要留住老公的胃,这话可是至理名言,你现在有这个机会,能学到天厨门的绝艺,可千万不能畏难错过了。”
“放心,我绝不会畏难的。”鬼瑶儿点头。
“鬼丫头上当了。”战天风心中狂喜,脸上强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道:“那好,你慢慢背吧,不要急,一定能背下来的,我先养会神。”说着躺倒,背转身对着鬼瑶儿,这才暗笑出来。
他虽然背转了身子,但鬼瑶儿如何不知道他在偷笑,暗叫一声:“坏家伙,你就笑吧,看我吓你一跳。”
鬼瑶儿聪明绝顶,更有一样过目不忘的本事,一般的书只要给她看得三遍两遍,差不多就能背出来,当日战天风在三星洞里背九诡书,不知背了几天,若是换成鬼瑶儿,最多两三个时辰就能背出来,朱一嘴菜谱比九诡书要厚得多,但也绝难不倒鬼瑶儿,战天风自以为让鬼瑶儿上了个恶当,却不知上当的其实是自己,朱一嘴的神锅八大式是记在菜谱中的,以后再和鬼瑶儿放对,神锅八大式是不能用了,不过鬼瑶儿当然不稀罕他的神锅大八式,鬼瑶儿要的就是菜谱,她这会儿是真的一心想要学做菜了。
接下来几天,鬼瑶儿真个背起菜谱来,战天风无所事事,有时练练功,兴致来了还走到鬼瑶儿面前,装模作样的安慰她两句:“娘子,不要急,慢慢来,为夫相信你,一定可以背下来的。”
鬼瑶儿心底偷笑,也不理他,只是暗暗背诵,如此过了几天,这天战天风又走到鬼瑶儿面前,故作关心道:“娘子辛苦,休息休息吧,这菜谱可不是短时间内背得下来的,为夫我当年可也是背了很久呢。”
“是吗?”鬼瑶儿微笑,把菜谱递给战天风,战天风不知她的用意,急道:“怎么了,不背了,喂,这可不象你九鬼门大小姐的风格啊,这要是传到江湖上,说你鬼大小姐做事半途而废,那可就要贻笑江湖了。”
“谁说我半途而废了。”鬼瑶儿得意的一笑:“请你看着书,我背给你听。”
“你背---背---背给我听。”战天风吓一结巴,这才几天啊,这么厚一本菜谱就能背下来了,打死他也不信,但看鬼瑶儿一脸自信的样子,又不象做假,盯一句道:“你弄清了,倒着背呢。”
“倒背如流。”鬼瑶儿一点头,果真便如行云流水般背将下去,战天风一页页看着,竟真的不错一个字,他先是眼睛越睁越大,到后来嘴巴也张开了,到鬼瑶儿把最后一页背完,但闻扑通一声,怎么了?战天风仰天一跤,直挺挺倒下了,倒把鬼瑶儿吓一跳。
“怎么了你?”鬼瑶儿咯咯娇笑,到战天风身边蹲下,笑道:“不要这么夸张吧?”
战天风有出气没进气,盯着鬼瑶儿看了半天才道:“鬼瑶儿,姑奶奶,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当然是人啊。”鬼瑶儿哼了一声,伸出一根白白的指头点在颊上,道:“你见过这么漂亮的鬼吗?”
“天啊。”战天风长声惨叫:“她是人,就让我变鬼吧,我不要做人了啊?”
“为什么我是人你就要变鬼,什么意思?”鬼瑶儿有点子不明白了。
“世间有你这样的人,我还要混吗?我宁愿做鬼啊。”战天风哀叫。
“原来你也有服输的时候啊。”鬼瑶儿明白了,心花怒放,笑得花枝乱颤。
随后几天,鬼瑶儿得意洋洋,战天风却是郁闷得要死,唉声叹气,咒天怨地,鬼瑶儿越发暗笑。
这天,龟甲外的纱囊终于取掉了,花蝶衣在外面道:“战少侠,我们到万异谷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战天风大喜,叫了声皇天:“这苦狱终于是坐到头了。”
鬼瑶儿明白战天风说苦狱的意思,不是因为龟壳里闷的,而是给她缠的,不由抿嘴偷笑,另一只手却伸出去,牵了战天风的手,战天风有一点想甩开的意思,但看了鬼瑶儿一眼,只得忍住,鬼瑶儿暗中更乐。
从龟甲里出来,不是在山谷,却是在个小院子里,人也只花蝶衣五个,不见了米安,想来没有进谷。见战天风东张西望的,花蝶衣道:“战少侠,你于我灵羽六翼有大恩,本来不应该对你有什么限制,但实在是门规所限,所以暂时请你和鬼小姐住在这个院子里,一待我们三宗会齐,选出了新的门主,到时必会以贵宾之礼相待战少侠。”说着花蝶衣一脸歉意。
进了万异谷却只能呆在个小院子里,战天风心中大不高兴,脸上却半点也不露出来,一径连声道:“没事没事,门规当然要守,古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门规都不守,那不是乱了套了。”
“战少侠能理解我们的苦衷就好。”花蝶衣几个见战天风毫不介意,这才释然。
凤飞飞道:“闷了这些日子,战少侠请先梳洗一番,随后我们置酒相陪。”说着几人告辞出去了,却留下了几个丫头,想来是谷中原来就有的。
看着凤飞飞几个的背影消失,战天风正转念头,耳中突传来鬼瑶儿的传音:“我先去洗个脸,你等着我。”
“你洗个脸要我等你做什么?”战天风瞪眼:“洗个脸要我等,那洗澡是不是要我陪啊?”
鬼瑶儿脸一红,嗔他一眼,依旧传音道:“你少装傻,我知道你有隐身之术,但我预先提醒你,无论你到哪儿,都要带上我,否则只要我回来第一眼看不到你,我就会自己闯出去,一切后果由你负责。”说着嫣然一笑,由丫头带了去自己房里了。
战天风确实想借用一叶障目汤,前脚跟后脚的跟着花蝶衣几个出去,先把万异谷看个大概再说,想不到鬼瑶儿竟象他肚子里的蛔虫,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先就拿话堵上了,一时气得捶胸顿足:“天啊,天啊,这一向到底走的什么背时运,就撞上了这个冤鬼。”
战天风一生人里,从来没给人这么挟制过,咬牙切齿,怎么也不甘心,突地就想:“臭丫头,敢要挟本大神锅,我索性就借一叶障目汤偷偷去制住她,回来再放她,到看她能翻得了天不?”
打定主意,借口休息,打发走丫头,随即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复运起敛息功,悄悄翻窗出来,摸到鬼瑶儿房里去,却见两个丫头站在门外,门关着,鬼瑶儿自然是在房里,女孩子一个人关起门在房里,自然有些私人的事,但战天风混混出身,加之一肚子火,可不管那么多,看边上窗子是斜开着的,走过去再悄悄打开些,那两个丫头轻声聊着天,全没注意,战天风看窗子打开的缝隙差不多了,穿身进去,那两个丫头仍是全无察觉。
战天风穿窗进屋,外间无人,里间帘子打了下来,战天风虽不敢用灵力搜索,但这么近的距离内,不用灵力他也能感应到鬼瑶儿就在房里,不敢去碰那帘子,看那帘子离着地面约还有尺许宽的空隙,便趴下身子,爬了进去。
过了帘子,一抬头,战天风霍地就呆了,原来鬼瑶儿在洗澡,天热,鬼瑶儿用的不是那种很深的浴桶,而就是一个大浴盆,她屈身坐在盆里,战天风即便是趴在地下,鬼瑶儿腰以上的身子也全都看得到,不过鬼瑶儿是斜对着门口的,但就是这样,也是大有可观。
战天风上次借江山美人汤脱过鬼瑶儿虚影的衣服,可说不是第一次看鬼瑶儿的裸体,但那一次一则玩心重,二则虚影只有几寸高,看上去也不真实,远不能和这次相比。
鬼瑶儿身材欣长,肌肉匀停,纤细的腰肢柔若无骨,却又显示出少女特有的健美和活力,便如三春刚刚抽丝的柳条。
她的一头乌发盘在头顶,整个白皙的脖子全打了出来,颈后一缕细细的头发打湿了,贴在脖子上,有一种别具韵味的妩媚。
颈以下,便是她鼓翘的胸乳,因为是侧着身,战天风只能看到她左边的乳房,那种突兀的丰挺,让人目眩神驰,而随着她的动作,丰乳如雪浪般的颤动,更让战天风腹中发火,全身燥热。
战天风是经过女人的,尤其在和苏晨的亲热厮磨时久经考验,苏晨裸体的各种状态,他可以说是熟得不能再熟,但即便如此,也足足有小半刻时间,他就那么趴在地下呆看着,一动不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