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鬼瑶儿脸上红晕犹存,再这么娇声作笑,灯光印照下,真是说不出的娇美,战天风一时都看得呆了,鬼瑶儿见他呆看着自己,害羞了,脸一红,又转过身向着窗子。
“还拿屁股对着我呢,臭美什么?”战天风暗哼一声,眼珠一转,心中起了个促狭的念头:“臭丫头看我不敢把她怎么样,越发的上头上脸了,得好生躁躁她,让她知道死缠着本大神锅的厉害。”
心中定计,装做无可奈何的样子,叹了口气,传音道:“好吧,算你狠,就带着你这个油瓶鬼吧。”
鬼瑶儿大喜,转身娇嗔道:“人家才不是油瓶鬼。”
“是,你比一般的油瓶漂亮些。”战天风促狭的一笑,走近两步,道:“不过他们看守得比较严,院子周围,不但有守卫,我可能肯定,一定还有什么鸟啊虫啊什么的监视着。”
“是。”鬼瑶儿点头,疑惑的看着战天风:“但你有隐身术啊,怕什么?”
“我是有隐身术,但这么平白消失了,还是会让他们生疑啊,所以要另想个法子,让他们不起疑心才好。”战天风一步步放套。
鬼瑶儿果然点头,道:“是,你有什么办法?”
“办法很简单,让他们误以为我们已经睡了,而最好的,是让他们以为我们在床上亲热呢,那就再不会怀疑。”
“啊。”鬼瑶儿一声低呼,刹时间满脸通红,犹豫道:“这样,这样----?”
“随便你,你要怕你就回房去,要跟我去那就得这样。”战天风一脸的没商量,心下暗暗得意:“臭丫头,我倒看你有没有胆子跟老公上床去。”
这种小把戏,若在平时,鬼瑶儿轻轻松松就对付了,但对着战天风,她脑子根本就不转,俏脸通红,身子轻颤,偷瞟一眼战天风,竟真的向床走过去,到床上侧身向里躺倒。
“臭丫头这么狠?”战天风没想到鬼瑶儿真的会上床,目瞪口呆,暗暗咬牙:“行啊,大爷就好好玩玩你,倒看哪个狠些。”
一挥手扑息了灯,也上床去,顺手放下帐帘,看鬼瑶儿侧身躺着,他也不会斯文些,板着鬼瑶儿肩膀一用力,一下就扳了转来。鬼瑶儿本来是闭着眼睛的,一颗心扑通通跳着,给战天风这么用力一扳,身子躺平,也吓了一跳,睁眼看向战天风,却见战天风身子一跨,骑坐在了她身上。
“你---你---你不是说---。”鬼瑶儿就算心中不愿拒绝战天风,但他这么粗鲁,也吓住了她,双手下意识的撑着战天风胸膛,道:“不是说只是做做样子吗,怎么---怎么----?”
“是只做做样子啊。”战天风邪笑:“但样子也要做得象才行啊,你要是怕,现在就下床回房去。”
鬼瑶儿略一犹豫,双手回过来,捂住了脸,要她回房去她是绝对不肯的,最主要是她根本不怕战天风对她怎么样,能对她怎么样呢?最多也就把她的身子拿了去吧,那又怎么样?
战天风并不理解鬼瑶儿的心理,眼见这个样子了鬼瑶儿仍不肯屈服,越怒,眼珠一转,又有了主意,骑在鬼瑶儿身上,前后摇摆起来,就象骑马一样。
鬼瑶儿含着羞任战天风所为,她只以为战天风会脱她的衣服,然后要了她的身子,却没想到并不碰她,而只是这么骑在她身上摇摆,不明所以,移开手,胀红了脸看着战天风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骑马马啊。”战天风促狭的一笑:“你和男人上过床没有,男女两个到了床上,就是要这么骑马马的啊,外面的人听到床板吱吱叫,只以为我两个在做事,便不会再提防了。”
“啊。”鬼瑶儿明白了,一声羞叫,复又捂住脸,心下三分羞,三分气,又有三分失落,暗叫:“这个人,真是的。”
她失落,是因为战天风宁可跟她玩假的,却不肯干脆真的要了她身子,而战天风却也觉得失落,因为到这一步,他拿鬼瑶儿再也没了任何办法。
这样鬼瑶儿也不怕,还能怎么样,接下来难道真的去脱鬼瑶儿的衣服,真的强奸她,鬼瑶儿是美女,战天风也是正常的男人,这么骑在一个大美人身上,他也确有几分冲动,但他有一个死穴,苏晨,如果他碰了鬼瑶儿,然后九鬼门去对付苏晨,那怎么办,他怕。
战天风看不到鬼瑶儿的变化,其实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苏晨,他认为鬼瑶儿在他面前这么肆无忌惮,什么也不怕,就是因为掐着了他的死穴,而从来没去想过,鬼瑶儿可以把身子给他看,可以任由他骑到身上,是因为对他产生了爱恋。
不过从古到今,男女感情上的误会,从来都是最莫名其妙的,战天风弄不明白,倒也并不稀奇,只是苦了鬼瑶儿,她真的不知道还要怎么做,才能扭转战天风对她的看法,让战天风明白她的心。
战天风骑了一会儿,没兴趣了,翻身下来,两眼瞪着帐顶,张着嘴出气,鬼瑶儿从指缝里偷眼看他这个样子,心中不免有几分气苦,猛地一翻身,捂着脸轻声抽泣起来。
战天风没想到鬼瑶儿会哭,说老实话他还想哭呢,哼了一声,叹口气,道:“好了好了,带你去行了吧,不要哭了。”
坐起身来,取煮天锅煮了一锅一叶障目汤,鬼瑶儿看他取锅,不哭了,坐起身来看着,好奇的道:“你的那个隐身术就是喝这个汤啊?”
“不要东问西问的。”战天风自认为落了下风,老大不耐烦,道:“你先喝还是我先喝。”
“我先喝,要是你先喝,我看不见,你又不肯带我了。”她这种语气,已完全是爱娇的女孩儿在心爱的人面前撒娇了,可惜战天风就是充耳不闻,把锅子伸到鬼瑶儿嘴边,鬼瑶儿把汤喝了,咂咂嘴,好象也没什么特别的味道,看自己身上,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由就有点疑惑起来,看着战天风道:“我现在真的隐身了吗?你真的看不见我了?”
“是的姑奶奶,你现在就算再脱光了我也不看见了。”战天风叫。
这话叫鬼瑶儿的脸一下子又通红了,不过猛地想到战天风看不见她,倒又好了点儿,定睛看着战天风煮了汤喝下去,果然一下就不见了战天风的身子,慌地凭记忆抓着战天风的手。
“你抓着我手做什么?”战天风不愿给她抓着手,道:“咱们不要弄得这么亲密好不好啊?”
“不好。”鬼瑶儿摇头,不过战天风看不见:“我就是要你牵着我,免得你弄鬼,一个人溜了。”
“凭你的功力,就算不看见也感应得到啊,我能弄什么鬼?”
“那可难说。”鬼瑶儿娇笑:“你这人,最是诡计多端了。”
“彼此彼此吧。”战天风苦笑一声,道:“你硬要扯着我也只由得你,现在我们出去,小心提气,把你九鬼门的鬼气尽量收敛,这可不是去打架呢。”
“好的。”鬼瑶儿乖乖的点头,跟着战天风出了帐子,再穿窗而出。
窗外是个园子,战天风拉了鬼瑶儿沿小径一路往外走,过了月洞门,便可看到院子侧门了,门虚掩着,两个劲装汉子守在门口,战天风拉了鬼瑶儿毫不犹豫的走过去,穿门而出,他两个从面前走过,那两个汉子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这隐身汤确是神奇,难怪这家伙多次逃脱鬼灵的追踪。”鬼瑶儿暗暗点头,不过想到在战天风身体里下了追魂引,战天风再能隐身也逃不脱她的手掌心,一时又得意起来。
出了院子,眼界开宽起来,万异谷尽收眼底。
万异谷呈长条形,南北长约七八里,东西宽约三四里,四面群山环抱,谷中则十分平坦,一条小河,从北到南穿过山谷,小河两岸,花树丛生,郁郁葱葱。
战天风鬼瑶儿住的院子在万异谷的南端,周围还有十数座院子,大小不一,彼此间都有一定的间隔,很少有两座院子是挨得很紧的。
鬼瑶儿道:“这些院子是万异门以前不闹分裂的时候,三宗十八堂香主的住所。”
“每堂一处院子是吧?”战天风摇了摇头:“难怪万异门会四分五裂,就是在万异谷里也一点都不亲密。”
“那倒也不是。”鬼瑶儿摇头:“三宗十八堂各有各的修行法门,凑到一起,反有些不便,万异门的人虽有些孤僻,只是对外而已,彼此间也还算好,后来只是为争门主才弄成这样的。”
“万异谷里的事你也知道?”战天风虽然看不见鬼瑶儿,还是习惯性的向她看过去,道:“七公说你九鬼门的鬼影密探非常厉害,看来不是吹的哦。”
“也还差强人意吧。”鬼瑶儿点点头,道:“不过他们确实摸进过万异谷,绘了谷中的地形图,我看过,所以大致知道。”
“这样啊,那你做向导好了,免得我乱摸。”战天风叫。
“好啊。”鬼瑶儿脆声答应,道:“这一带没什么看头,就是一些宅子,你往远处看,看到那座塔没有?”
战天风抬眼看去,大约三四里开外,果然有一座宝塔屹立在夜色中,不过树林隔着,只能看到一点塔尖,战天风点头,道:“看到了,那塔有什么看头,我只想看看他们的万灵神殿,到底怎么个灵法儿?”
“那塔叫万灵塔,就在万灵神殿后院。”鬼瑶儿微微一笑:“别说,那塔还真的很灵异呢,你知道万异门修练的方法另僻蹊径,本体死后,灵体仍可回万异谷里借体修灵,但千余年来,无数赖以寄灵的异体,都在哪儿呢,你没觉得奇怪吗?”
“是了,我老是觉得有什么事在心里堵着,想又想不起来,原来是这个。”战天风猛拍额头:“那些异体去了哪里,鸡虎狮狗的,可是不少呢,一只不见,难道都进了这万灵塔?”
“是。”鬼瑶儿点头。
“不对吧?”战天风心下疑惑,道:“那万灵塔看上去是不小,但真要装东西也装不了许多,象虫堂还好点,其它香堂,尤其灵兽宗的,若动不动弄个大象狮子什么的来寄灵,又是个活物,上千年弄下来,万灵塔里怎么装得下?”
“具体怎么装的我也不知道,但反正所有寄灵的异体都是在这万灵塔里,所以说它很灵异啊。”鬼瑶儿语气中也有几丝疑惑。
“这万灵塔莫非和我的万年龟甲一样,能把进去的东西变小?”
“有可能。”鬼瑶儿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