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身影一闪,却是谢天香王一吼同时出手救人。
谢天香身随剑动,身一起,剑点已在孙跳儿爪心处炸开,姿态若行云流水,虽于百忙之中出手救人,仍是气度娴雅。
王一吼却是刚好想反,只闻他张嘴一声低吼,风云俱动,空气中暗流激涌,让人毛发耸立,真若雄狮怒吼,百兽俱服。吼声中他脚往前一跨,身子已在孙跳儿侧后,左手一伸,巨爪猛抓向赤千娇踢出的那一脚,这一爪若是抓实了,赤千娇一只脚只怕要给捏得粉碎。
但他两人一出手,赤千娇孙跳儿也同生退意,赤千娇发上红芍药一绽,放开白猴的爪子,孙跳儿也同时松手放开赤千娇长剑,同人一齐后跃,孙跳儿那白猴受了惊吓,爪子一得自由,尾巴一带,身子一甩便钻进了孙跳儿衣领里,却又从孙跳儿的裤脚里探出头来,冲着赤千娇一呲牙,吱的叫了两声,随即缩头进去,再不见出来。
赤千娇孙跳儿跃开,谢天香王一吼也各退一步,凝神对视,王一吼冷哼一声:“谢香主功力又有精进啊,不过想领袖万异门还是差着点儿。”
谢天香微微一笑:“彼此彼此。”
王一吼又哼一声:“是吗?那要试试才知道。”
“请。”谢天香一抱剑,抱的是剑,却不带半丝火气,仿佛手中拿着的是一枝花,不是要与人放对,而是在赏花呤诗。
“看来又是为争门主的事,起了冲突。”一听两人的对话,战天风便明白了冲突的起因。
鬼瑶儿却没去想这个,她一直在看谢天香,谢天香算得上是美女,但还远不能与鬼瑶儿相比,让鬼瑶儿留意的,是谢天香身上举手投足间的一种独特气质,大方端庄,优雅娴静,无论是静静的站在那儿,还是出剑抱剑,始终如一,这种气质,鬼瑶儿在苏晨身上隐隐约约看见过,但谢天香表现得更完美,至少在外表上是这样。
以前的鬼瑶儿,冰雪孤兰,孤高傲岸,谢天香风姿虽雅,并不放在她眼里,她甚至会觉得那样子过于世俗,但现在她视苏晨为情敌,情敌身上所有的优点,她都想要拥有并最终超过,而谢天香的风姿,至少外表上要强于苏晨,所以她才特别的留心谢天香的一举一动。
“请。”王一吼一抱拳,身子微微前顷,喉间发出一声低吼,先前那种异象再度出现,空气中暗流激涌,方圆数十丈内,草木震颤,便是远在战天风这一面的树叶,也是轻轻颤动,所有人心里,更是情不自禁的一凛,有一种汗毛直竖的感觉。
王一吼这吼声名为狮子吼,乃是以声摄敌的奇术,功力稍低的人,往往给他一吼之下,心生怵粟,不等动手,气势上先自输了。
“好家伙。”战天风暗叫一声,急运功对抗心头那种凛粟的感觉,不过他从牵着的鬼瑶儿的手上,并无察觉鬼瑶儿体内气路有什么异动,显然鬼瑶儿功力远高于王一吼,不为他吼声所动。
便在王一吼的吼声中,远远的忽地传来一声异啸,这啸声尖厉诡异,不类人声。
声音所来处是万灵塔的方向,战天风急扭头看过去,在他这个位置,只能看到一层塔尖,却见塔尖上一道红光冲天而起,约有一二十丈高下,其色若血,其光惨烈。
“那是什么?难道是什么宝物?”战天风心下嘀咕:“不过这宝物发出的光,怎么看起来让人心里发毛呢,真是奇怪。”
王一吼谢天香也都给那异啸惊动了,一齐扭头看去,脸上都有疑惑之色。
“这是什么?”王一吼看向夜不啼几个。
“加油打啊,问什么问?便万灵塔倒了,又干你什么事?”夜不啼哼了一声,翻眼向天。
“你说什么?”王一吼一声低吼。
“想吓唬我吗?”夜不啼斜眼相向,他边上的大公鸡立时咯咯两声,颈毛根根竖起,见大公鸡发威,另一面王一吼的狮子也是一声低吼。
“好了好了。”花蝶衣忙跨前一步,伸手一拦,看着王一吼道:“王香主,这就是守塔弟子传密信召我们回来的原因,近半个月来,每夜子时,塔中都会先发出一声异啸,然后便有红光冲天而起,附带着浓烈的血腥味,一直要到天将明时,塔中血光才会慢慢弱下去,十分怪异。”
“有这样的怪事?”王一吼眼中疑惑更浓,不再看夜不啼,复转头看向万灵塔,而战天风也明白了:“原来他们说谷中有事,是这件事啊?却是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啊,里面鬼打死人,什么声音也没有,突然之间就惊天动地了,倒也真是怪事。”
“是怎么回事,花香主知道吗?”谢天香看向花蝶衣。
“不知道。”花蝶衣摇头。
“一起去看看。”熊不希巨掌一摆,左掌牵住了身边大黑熊的右掌,连人带熊一齐遁起,直向万灵塔掠去。
他这建议没人反对,其他人纷纷跟去,王一吼跨身坐在狮子上,左手揪着狮子颈毛一提,也是连人带狮掠起,另一面史大牙跨象,犬哮天牵狗,唐观山跨虎,一齐跟去。
战天风曾在庙里的壁画上,见过罗汉跨虎菩萨骑象,后来自己学会了玄功,知道那些并不稀奇,但亲眼见到,却还是第一次,尤其看到史大牙在象耳朵上一提,那巨象便腾空而起,更是暗赞:“原来这样也可以,下次我也弄个什么来玩玩。”
战天风怕运玄功让前面的王一吼等人发觉,不敢运功,牵了鬼瑶儿的手一路飞奔,进万灵殿,到后殿,见院门已打开,王一吼十七人分成三拨,站在院中仰头看塔,脸上都是一脸惊疑不定的神情。
战天风拉了鬼瑶儿到另一侧,即可看到王一吼等人,也不致太近,也往塔上看,鼻中果然闻得浓烈的血腥气,却是不明所以,扯了扯鬼瑶儿的手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鬼瑶儿摇头,她受不了那血腥气,却又不愿离开战天风身边,便取了纱巾捂了鼻子,说话便有些闷声闷气,战天风一听她说话声不对,一想,明白了,自己便也扯了衣服蒙了鼻子,道:“这气味难味,好象在杀猪屠狗一般。”说到这里心念一闪,道:“不是说万异门上千年来所有寄灵的异体都在这塔中吗?莫非有人在里面大开杀戒,拿那些异体开刀?”
“有可能。”鬼瑶儿点头。
这时凤飞飞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敢肯定,这气味绝对是血腥气,莫非是塔中万灵遭了大难?”
她这话让王一吼谢天香诸人一齐变色,万山青疑道:“不可能吧,塔中万灵均有灵性,非一般异类可比,况且有祖师爷坐镇,即便真有外敌偷进塔中,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神通,能在塔中大开杀戒啊。”
“万香主这话有理。”花蝶衣点头,边上赤千娇朱玫几个也纷纷点头。
凤飞飞道:“照理说是这样,塔中有祖师爷灵光坐镇,又有万灵守塔,一般人进塔,绝对是有死无生,可这血光又是怎么回事呢?”
“难怪万灵神殿有守卫,这塔反而没守卫,原来是这样,塔中老鬼巨怪多着呢,我先前倒是没想到。”战天风在心底暗叫。
谢天香等人脸上都有沉思之色,显然谁也想不清塔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熊不希性子急燥,道:“这么猜,猜一世也猜不出来,进塔看看不就全明白了。”纵身欲起,万山青霍地前跨,挡在了他前面,道:“你不能进塔。”
“你敢拦我?”熊不希巨掌张开,一只手掌直有蒲肩大小,怒视着万山青,那架式,只要万山青一言不对,便要出手。
万山青还没应声,这一面的蔡九却冷冷的哼了一声:“万异门规,除了寄灵的异体可由香主送入塔中,平时只有门主方可入塔,那还要祖师爷相召,现在即没有祖师爷相召,你姓熊的更不是万异门主,凭什么入塔?”
“那我们现在就来选门主好了。”熊不希狂怒大叫:“来来来,谁接得下姓熊的三掌,我便推他做门主。”狂叫中双手张开,双掌胀大,更是惊人。
“你是冲着我来吗?”蔡九阴笑:“那我就来接你三掌好了。”跨步欲出,一边的邹印却一把扯住了他,冷着脸道:“我万异门门主,并不仅仅掌力了得就可以了,而是要以德服人。”
犬哮天在一边接口道:“你德望很高吗?”
“丧家犬德行最好了。”朱玫在另一边插口,唐观山见朱玫插嘴,便也来帮腔,一时间吵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