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这些家伙。”战天风看了啼笑皆非,心念一转,对鬼瑶儿道:“要不我两个进塔看看?”他先前不愿和鬼瑶儿一起进塔,但这会儿明知无论如何也甩不掉鬼瑶儿,而心里又实在是奇痒难搔,急欲进塔一探究竟,所以干脆大方些,让鬼瑶儿和他一起进去。
鬼瑶儿果然大喜,点头道:“好,我们一起进去。”她一直死赖着战天风,这次战天风竟主动相邀,能不叫她心花怒放,战天风没太留意她语意中的喜悦,为让她进塔后能老老实实听他的,又还拍一马屁:“还是我的娘子通情达理。”更让鬼瑶儿乐得合不拢嘴。
战天风看一眼万灵塔,道:“从塔顶进去得运玄功,给那些老虎狮子发觉跟进来就不好玩了,我们就从第一层的窗子进去,该也是一样。”拉了鬼瑶儿跳上第一层塔,探头往窗子里一看,里面红雾蒙蒙,什么也看不见,只不过头一伸进窗子,便可感应到巨大的灵力流动,恍若水面下的暗流,外表看上去平平静静,内里却是汹涌澎湃。
战天风搞不清这股巨大的灵力是塔身的灵力还是塔内万异公子及那些异体发出的灵力,略一犹豫,对鬼瑶儿道:“你怕不怕,要不怕我们就进去。”
他这话也就一问,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但鬼瑶儿这会儿正沉浸在喜悦里,这话到耳朵里,便又偏了,听做战天风是在关心她,心中更喜,道:“不怕,跟你在一起就不怕。”这话甜啊,糖里还裹着蜜,只是要命的是,战天风同样听偏了,暗骂:“臭丫头,什么叫跟我在一起就不怕,盯死我了是不是,嘿嘿,咱们走着瞧。”一扯鬼瑶儿,纵身便向塔中跳去。
一进塔,只闻耳边嗖的一声异啸,眼前霍地一亮,那亮光过于强劲,战天风急把眼一闭,再睁眼时,眼前竟已是另一番天地。
那是一个巨大的平原,战天风极目望去也望不到边,而奇异的是,战天风明明只是纵身一跳,那一跳,最远最远,有两三丈也就顶天了,但此时战天风置身之地,却是在大平原的中间的样子,无论前看后看,都是广阔的平原,远处的山,只能看到隐隐的一点点山尖。战天风倒是能看到鬼瑶儿了,不过他没计时间,也不知是一叶障目汤的时效过了呢还是在塔里一叶障目汤不起作用。
鬼瑶儿先叫了起来:“我能看到你了呢。”
她一脸的喜悦,只是战天风耳朵眼有点歪,话风进耳也就歪了,好在他现在不明情势,不敢得罪鬼瑶儿,只是哼了一声,回一句道:“那就看好了。”四面一张,道:“这里面好生奇怪,先看看清楚。”松开鬼瑶儿的手,借遁术飞起,但手才一松,鬼瑶儿身子一纵便跟了上来,又牵住了他的手,战天风气道:“不要这么时刻牵着扯着好不好,我跑不了的。”
“我知道你跑不了,但我就是喜欢你牵着我。”鬼瑶儿一脸甜蜜的赖皮。
战天风气死,毫无办法,只当手不是自己的,任她牵着了。
站得高看得远,战天风忽地就有些迷糊了,因为这平原里的地势,和万异谷竟有些相似,中间-条河,将大平原一劈两半,往远处看,也有一座神殿一样的建筑,神殿背后甚至也有一座塔,惟一不同的,就是这大平原比万异谷大得多。
“这里好象跟万异谷差不多啊。”战天风有些恍惚的叫:“怎么回事,这到底在哪里。”
“在塔里面是肯定的。”鬼瑶儿四面看着,眼中露出凝思之色,道:“这塔可能跟你的龟甲是一个道理,里面别有天地,只不过里面的地形是模拟外面万异谷的样子,所以看上去有些象。”
“有点子歪理。”战天风哼了一声,道:“到那边的神殿看看,到看和外面的是不是一样。”拉了鬼瑶儿飞掠过去。
大平原实在是大,万异谷里,从谷口到万灵殿也不过区区数里,而在里面,便从战天风两个置身处到那神殿一样的建筑,也至少有三四十里。
战天风两个一路飞掠,飞得越近,看得也就越清,那建筑还有那塔果然就和万灵殿万灵塔一模一样,战天风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了,这里面就是模拟外面的情形,万灵塔里面,还有一座万灵塔。
“不知这里面的万灵塔,是不是塔里又另有一番天地,要也是象这样,塔里有塔,那岂非无穷无尽?”战天风心里暗暗嘀咕。
飞到离神殿十来里左右,鬼瑶儿先叫了起来:“不对,这里面好象在打大仗。”
战天风知道她功力远比自己高,听得也更远,这么说必有道理,可这里面和外面一样,到处都有树林,他虽然起在空中,也还只能看到神殿的屋顶,神殿周遭的情形都给林子拦住了,什么也看不到,情急起来,叫道:“打什么仗,这里面会有谁和谁在打仗?”
“不知道。”鬼瑶儿摇头,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道:“我只是从风声中听到,象是有千军万马在厮杀。”
两人一直在往前飞掠,说话的当口,战天风也隐约听到了风声,有刀剑的破空声,更有无数的兽吼声,心下越发惊异,加力前赶,鬼瑶儿功力高过他,身法也快过他,不过并不肯甩开他先掠过去,这时战天风加快,她身法便也加快,总之并肩齐掠,一步不落。
越近,厮杀声兽吼声也就听得越清楚,战天风加快前掠,林子慢慢矮下去,神殿现出全身,随后神殿前面的空地也缓缓露了出来,眼前的情形,让战天风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
林子后面,神殿之前,有一块方圆四五里的空地,这块空地,这会儿却是个大杀场。
但让战天风瞪大眼睛的,不是战争,而是厮杀的双方。
一方是人,清一色的女剑手,个个黑衣黑裙,长剑如风,大约有一两百人左右。
另一方是一群狮子,都是雄狮,眼如电爪如钩,毛发飞扬,吼声如雷,狮子比女剑手略少,约莫有一百来头。
这些女剑手个个都有玄功,虽然功力不是太高,却已远胜一般的战士,剑法更是凌厉之极,虽是一群女子,出招之凶狠凌厉,却是让人乍舌。而狮群嘴咬爪撕,也是凶狠异常,尤难得的是彼此间能互相援应,就象人类的战士一般,女剑手虽然了得,并不能占到多少上风,常常是女剑手一剑刺倒一头狮子,剑还没拨出来,另一头狮子已扑上来将她扑倒在地,胸开肚裂,这一场人与狮之战,其酷烈血腥,远胜于战天风见过或打过的任何一场人与人之间的战争。
狮群后面,神殿之前,还有更多的异类,即有狮虎象熊等猛兽,也有鸡狗猴等体形略小一些的兽类,每一类都是彼此成队,一队一队整整齐齐的排列着,真就象人类的战士,前锋在苦斗,主力列阵静观情势,远远看去,即壮观,又诡异。
不过战天风留意到了一点,那排成一列的鸡中,没有任何一只能有夜不啼那只大公鸡体形大,甚至一半大的都没有,想来夜不啼那只大公鸡也是鸡中的异类了。
“黑莲花,荷妃雨。”鬼瑶儿突地叫了起来。
“黑莲花?”战天风转头向林子这边看,这才注意到,在那些女剑手后面,有一个极大的水塘,约有上百亩水面,水面上开着一朵巨大的黑莲花,荷妃雨盘膝坐在莲花中,长发仍是结成一个髻,在脑后高高扬起,她左手放在膝头,捏一个莲花法印,右手中执着一枝黑莲花,而在看到荷妃雨的同时,战天风也发现了那些女剑手的一个秘密,那些女剑手,似乎并不是人身,因为每当一个女剑手被狮子扑倒咬死,尸身突然就会消失,然后荷妃雨右手的那枝黑莲花中便会飞出一片莲辨,莲辨飞到中途,灵光一炸,又会变成一个女剑手。
“这种打法,狮子再猛,也是有败无胜啊。”战天风叫。
鬼瑶儿点头,眼中露出凝重之色,道:“这些狮子都是狮堂弟子寄灵的异体,等于是狮身人脑,战力远胜平常的狮子,但黑莲花以一点灵光注入莲花,莲花化人,倒和万异门异体寄灵有异曲同工之妙,能想出这个法子,并有如此灵力能以一灵化百灵,黑莲花果然了得。”
两百名女剑手,都是莲花化身,其实也就是荷妃雨一点灵光的化身,那是佛门身外化身的无上大法,以一身化万亿身,但那只在佛经中有记载,江湖上从未见过,所以鬼瑶儿怵然动容,但战天风却是不明所以,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了不起,上次在西风国你不也在吗?还不是给我云裳姐赶得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