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鬼瑶儿知道他不明白,不想和他争,皱眉道:“荷妃雨跑到万灵塔里来和万异公子的徒子徒孙大战,想做什么?难道她想控制万异门?可也不必找上这些寄灵的异体啊,直接找上万异三宗不简单多了?”
说话间,一只黑鸟从神殿方向疾飞过来,却是一只学舌鸟,飞到战天风两个面前,张口就道:“你们现在才想到进来,祖师爷早发怒了,快跟我来。”
凤飞飞的学舌鸟只能说鸟语,不能学人话,这鸟却能说人话,战天风倒是一奇,不过随即就明白了,鸟说人话,并不稀奇,八哥鹦鹉就都能说人话,而凤飞飞的学舌鸟之所以不说人话,估计是凤飞飞故意的,免得学舌鸟的话给别人听了去,而鸟语只她自己懂,别人便听了也是不明所以了。
那学舌鸟说完,转身便向神殿飞去,战天风与鬼瑶儿对视一眼,眨一眨眼睛,低笑道:“好象把我们认做万异门弟子了,便做一回万异公子的徒子徒孙,跟去看看好了。”
鬼瑶儿看他挤眉弄眼的,扑哧一笑,道:“你是不是专门干这种假冒人口的事啊?”
“什么叫专门假冒人口,都是他们找我的不是?”战天风哼了一声,拉了鬼瑶儿紧跟着那学舌鸟。
荷妃雨攻的是神殿的正面,而战天风两个现身的地方是神殿的侧面,隔着好几里地,即便如此,那学舌鸟仍是斜斜绕向神殿,几乎是从神殿的后面绕了进去,似乎对荷妃雨极为忌惮。
这塔中的神殿跟外面的万灵神殿果然一模一样,惟一与外面不同的是,神殿里里外外,到处都有树有花,且隐隐透出灵力,战天风自然知道这些树和花不是栽的,十九是灵花宗弟子寄灵的灵花灵树,此时遍布神殿内外,显然是为防万一外围灵兽宗寄体的异灵失守,而做为最后的防线,至于这些灵花灵树树拿什么去应对荷妃雨,战天风就不知道了。
学舌鸟带了战天风一直飞到后殿,在塔前停住,对战天风道:“你两个进去吧。”
战天风看了看那塔,和外面的万灵塔一模一样,并且塔门也是紧闭的,便扯了鬼瑶儿跃上第一层的窗口,往里面看了一眼,也是红蒙蒙的,看不清楚,他也不管那么多,也不怕,纵身就是一跃,和先前一样,亮光刺眼,再睁眼时,身已在塔里,但和战天风预想的不同的是,这塔中之塔的里面, 不是一个大平原,而是一座林子,密密麻麻的古树,均高达数十丈,枝叶纠结,密不透风,只在战天风两个现身的地方,空出了一片十余丈方圆的空地,四周自然都是古树,巨大的树根在地底时起时伏,交错纵横,如一条条隐身土中的巨龙,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畏惧的感觉。
在战天风两个身前数丈,一株古树横生的枝干上,吊着一个木瓜一样的东西,说真的,战天风第一眼真的以为那就是个木瓜,虽然有点子大,因此只是扫了一眼便没再留意,而是四下乱看起来,后来还是鬼瑶儿扯扯他,让他留意,他细看之下,才看出那原来是个人。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个老人,也是个怪人,说他老,是因为他的胡子头发长得不可想象,说他怪,是因为把他那么吊在树上的,不是绳子之类的东西,而就是他的头发和胡子,他的头发和胡子往上伸,象一蓬蛛丝一样,往四面伸出去,战天风最初以为他只是把头发胡子缠在树上,细看才发觉不是,这人的头发胡子,每一根都是扎进了树干的,就如树根深深的扎进泥士里一般。这怪人身上也没有衣服,只下身系一圈树叶拦着,这人看上去极老,身上的皮肤倒是细嫩如婴儿,个子也不高,比一个三四岁的孩童高不到哪去。
世上哪有这么古怪的人,战天风又惊又奇,脑子里忽地一闪,猛地就叫了起来:“人参果,啊哈,这是个人参果。”
“人参果?”鬼瑶儿一脸疑惑:“什么人参果?”
“人参果都不知道。”战天风哼了一声,道:“我曾看过一部奇书,书中说有一种人参树,上结一种人参果,果如婴儿,有五官手脚,能哭会笑,三千年才结一个,人吃了立马白日飞升。”说着凑近一步,细看那怪人,不免啧啧称奇,道:“书上说的还真没错,还真的是五官手脚俱全呢,不过这人参果好象老了些,胡子太长了,可能是躲在这里面一直没人来摘,不过身上的肉看起来还嫩,咬起来应该还有点水份。”
他说着又上前一步,真象要伸手去抓那怪人似的,鬼瑶儿可慎重得多,慌忙一把拉住他,凝睛看向那怪人,抱拳道:“前辈可是万异老前辈?”
“什么?”战天风吃了一惊,定睛看向那怪人,叫道:“他是万异公子?怎么可能,万异公子的象外面不是有吗?哪是这个样子?”
“你们是什么人?”那怪人突然开口说话,胡子这么长的人,声音应该很苍老,但他的声音却细嫩如少年。
“你真的是万异公子?”战天风越发吃惊,将那怪人上下左右扫了几遍,犹是不信,四面一看,冲天抱一拳道:“万异公子老前辈,晚辈战天风,和你老人家的徒子徒孙是好朋友,是看到塔中血光进来的,你老人家出来说句话吧,要不把这些古树移开,清条路出来让晚辈拜见啊。”
古树森森,幽林寂寂,并无人应声,战天风心下疑惑,再看向那怪人,那怪人也在看他,四目对视,那怪人哼了一声道:“小子,你是哪个门派的?”
“我师父可多着呢,一时半会也说不完。”战天风眼珠转动:“不过你最好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学舌鸟引战天风进来,进塔又只看到这怪人,所以说这怪人就是万异公子也是可能的,但万异公子为万异门开山祖师,位望何等尊祟,怎么会是这种衣不敝体头发胡子扎进树中如一个蜘蛛的样子?而且外面神殿里有万异公子的像,也和这怪人完全不同,所以战天风无论如何也不肯信。
“你身上灵力乱七八糟,说有很多师父倒也不是假话。”那怪人又哼了一声,转眼看向鬼瑶儿:“你又是什么人?”
“晚辈鬼瑶儿。”鬼瑶儿抱拳:“出身九鬼门。”
“九鬼门的。”那怪人点了点头,道:“你和这小子是什么关系?”
鬼瑶儿脸一红,瞟一眼战天风,抬眼看向那怪人,道:“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透红光,眼中更是激动无比,仿佛不只是告诉这怪人,而是在对着整个江湖宣布,以前她也多次当着战天风的面说过,战天风即撞上了鬼婚,那就是她未来丈夫的候选人之一,不过这前后之间的心态已是天差地别,所以她流之于外的神情也是完全不同了。
对鬼瑶儿语气的变化,战天风却没什么感觉,他也没看鬼瑶儿,说老实话,他现在拿着鬼瑶儿已经没脾气了,只是盯着那怪人,他是轻易不肯信人的,始终不信这怪人就是万异公子,但问话这怪人又不答,心下闪念,暗暗捏诀,猛地发功,七个金字闪电般打将出去,分打那怪人头脸胸腹。
鬼瑶儿没想到战天风一声不吭竟就动起手来,急往前迈了半步,站到战天风身侧,同时凝气做势。这怪人外表和万异公子相差确实太大,但鬼瑶儿功力比战天风高得多,灵觉的感应也强得多,她从这怪人身上,能感应到一种极其怪异的力道,说它怪,是因为这种力道好象不仅仅是藏在这怪人身上,而是从这怪人身上四面延伸出去,感觉中,从怪人到四面的古树林甚至整个天地都是连在一起,其力无穷无尽,无始无绝,可怕之至,所以这怪人外表虽与万异公子的画像完全两样,但她仍认定这怪人就是万异公子,也就生怕战天风这一下激怒了万异公子,会吃亏,因此挺身相护。
战天风的七个金字打过去,万异公子却是不闪不避,恍似没看见一般,不可思议的是,战天风这七个金字打到万异公子身上,竟是穿身而过,仿佛万异公子的身子只是个虚影。
战天风这下可呆住了,扯着耳朵叫道:“你只是个影子,你到底是人是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