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万异公子不答他话,却突地呵呵笑了起来:“美女江山一锅煮?有趣,你小子还真是有趣呢。”斜眼向战天风上下看了两眼,道:“你小子是在外面神殿见过老夫画像是吧,哼哼,缘木求鱼,愚不可及,你即要见老夫尘世中的样子,那就让你见见。”说话间身形忽变,突然就变成了外间神殿中的样子,中年书生,青衫长袖,儒雅风流,悬空立着,蛛网般牵着树干的头发胡子也全不见了。
“前辈原来已达至幻影化形,出没无定的天仙境界。”鬼瑶儿失声惊呼。
“要真能修成仙就好了。”万异公子一声长叹,一下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看着鬼瑶儿苦笑道:“别说天仙,便能修成个地仙也不错,可惜老夫现在的境界,离地仙也都还差着一截。”
“前辈离地仙还差着一截?”鬼瑶儿脸上露出疑惑之色,看着万异公子似虚似幻的身子,道:“我曾听爹爹说,天仙之境,入水不溺,入火不溶,幻影化形,遨游天地,而地仙之境,只是与天地同寿而已,现在千辈寿及天地,身形更能任意幻化,确已到了天仙之境啊,怎说地仙之境也没到。”
“我不是跟你小女娃子谦虚。”万异公子摇头:“天仙可任意遨游天地,老夫却只能天天呆在这万灵塔里,你说我成天仙了吗?老夫现在,只能做到以发丝与地脉相通,勉强可以说是与天地同呼息,即便是地仙之境,也还是差得老大一截呢。”
“原来老前辈的发丝是与地脉相连通的。”鬼瑶儿惊呼:“那也非常了不起了。”
“一千多年了,还只是这个样子,惭愧啊。”万异公子大大摇头,似乎对自己非常的不满意。
“你真的是万异公子啊。”战天风这会信了,鼓起眼睛看着万异公子。
“现在不当老夫是人参果了啊。”万异公子冲他嘿嘿一笑,道:“你这小子,一看就是个鬼,不过老夫见多了那些诚惶诚恐的家伙,看你倒还顺眼些,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老夫的那些徒子徒孙一个不见进来,倒是你两个进来了,难道他们都死绝了?”
“你老一门的祖师爷,别咒自己的徒子徒孙啊。”战天风嘻嘻笑:“他们好好的,没进来的原因,一是因为弄不清塔中血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等他话说完,万异公子已怒叫起来:“这么血光冲天还猜不到,他们难道都是猪啊?”
“这老爷子脾气大。”战天风暗叫,道:“也有人猜到了,不过你老定的规矩,除了门主,其它人不能进塔,他们这会儿正在塔外为了谁做门主而打架呢,牙齿跟牙齿打,舌打跟舌头打,说不定手和脚也干上了。”
“什么叫牙齿和牙齿打,舌头和舌头打,这人真是。”鬼瑶儿斜瞟着战天风,哭笑不得。
万异公子则是暴跳如雷:“好好好,竟然为了争一个门主打起来了,还真是出息了呢。”他狂怒之中,胡子乱颤,竟扯得古树的树叶哗哗作响,叫战天风暗暗乍舌,心下低叫:“这老爷子说他的头发胡子是和地脉连着的,也不知连到了哪儿,真要是发起怒来,震动地脉,只怕就要到处地震了,可怕,可怕。”
“老前辈,为这些后辈生气不值得。”鬼瑶儿担心战天风还会有什么话说出来,让万异公子更加生气,她不象战天风那么异想天开,认为万异公子生起气来震动地脉外面会发地震,但她担心万异公子狂怒之下,另生不测之祸,这塔里面,实在是太奇怪了,她虽是大家之女,见多识广,但这样的奇事也是头一次碰到,所以岔开话题,道:“老前辈,黑莲花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到万灵塔里来逞凶?”
“老夫未寄灵前,和黑莲宗有点冲突。”万异公子嘿了一声,道:“当年老夫不为己甚,想不到千年之后,一个小女娃子竟然找上门来了,而且说什么要老夫投降,嘿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奇怪了。”战天风疑惑的道:“黑莲花就算要扩充势力,对付外面的万异三宗也就行了啊,象你们都关在这万灵塔里,便向她投降,她拿着你们也没用啊。”
“她是做好梦,因为万灵塔里的异类,都是有灵光的,如果以一种特别的方法加已控制,那便是一支极强的力量,远比老夫外面那几个不争气的东西强得多,不过想要老夫向她投降,哼哼,她未免也太会异想天开了。”万异公子大大的哼了一声。
“原来黑莲花荷妃雨另有法子可以控制这些寄灵的异体,也是,这些狮啊虎啊什么的,都寄有万异门弟子的一点灵光,可说是兽身人脑,若利用得好,比一般的江湖汉子可是要利害得多呢。”战天风明白了,突地想到一事,急叫道:“啊呀老前辈,快想办法,那个黑莲花荷妃雨玩妖法,她的女剑手其实是莲花辨儿借她一点灵光所化,死一个立刻又可变一个出来,你那些寄灵的弟子却不能死而复生,这样拼下去可会吃大亏呢。”
“这就是她的毒计。”万异公子怒形于色:“她不敢进老夫这个树塔,只好在外面相逼,说老夫如果不答应投降,就要慢慢的将塔中寄灵的异体尽数杀死。”
“那老前辈你出去教训她啊。”战天风冲口而出。
“老夫本体已灭,一点灵光虽修练千年,却仍达不到神游之境,离开树塔,气脉不能与地脉相连,可不是她对手。”万异公子摇摇头,却又愤形于色,道:“最可恼的是那些不争气的孽畜,不进塔,却在外面为争一个门主打了起来,真是气杀老夫也。”
“老前辈不必发怒。”战天风道:“这事也简单,我们即然进来了,那就伸手架这梁子好了。”
“你两个?”万异公子看一眼战天风两个,摇头:“你两个功力太低,便是联手也最多能和那女娃子打成平手,拿不下她,可气的是那些孽畜竟就是不肯进塔来,错过这一次,看老夫怎么收拾他们。”
战天风知道自己功力差点儿,但鬼瑶儿功力之强他是深有领教的,万异公子说他两个不行,却非得要他本门的弟子进来,战天风有点子不服气了,道:“这也容易,晚辈立即出塔去,把老前辈的那些徒子徒孙全叫进来,到看他们拿不拿得下黑莲花。”
“出不去。”万异公子摇头:“万灵塔进来千门万户,出口却只有一个,就在那女娃子黑莲花的莲座下,不打败那女娃子,休想出得去。”
“这样啊?”战天风有些挠头了,道:“看来真只有等他们打明白,然后自己进来了,不过他们一时半会只怕打不明白,灵羽宗也还罢了,灵花灵兽两宗,可都有两把一流高手。”
“这些混帐。”万异公子骂。
鬼瑶儿在边上,一直没怎么开口,万异公子这个千年前的一代宗师,实在让她充满了好奇心,同时也暗暗提防,生怕有什么变故,她倒不太担心自己,只是担心战天风会突然受到伤害,不过看了这一会儿,她发现万异公子与她想象中有很大的不同,在她想象中,万异公子该是智慧如海,功力通玄,性子高深莫测的那种人,但事实上不是,面前的这个万异公子,性子直率,嬉笑怒骂,均发乎天然,全不是那种让人叵测高深的人,提防心一时倒松了好些,想了一想,插嘴道:“老前辈,不要恼了,他们也是不知情,而且荷妃雨功力极高,他们即便进来,若是三五个人,也绝不是荷妃雨的对手。”
“不。”万异公子大大摇头:“你不知道,我万异门有通灵之术,三宗只要各进来一个人,三宗前面寄灵的弟子便可将灵体转寄他三人身上,借他三人的血肉之躯,铸成血灵三咒,则那女娃子功力就算再强上一倍,也是有死无生。”
“这么厉害。”战天风张大了嘴,他不知道血灵三咒到底是什么,但他见过虫堂的飞丝天网,知道万异门确实有一些古怪的功夫非常厉害,万异公子一代宗师,他口中即说出了血灵三咒,那就绝错不了,他先前怪着万异公子看不起他和鬼瑶儿两个,这会儿倒不这么想了。
“你不信是不是?”万异公子看着他,眼光忽地一亮,道:“战小子,你古灵精怪,倒还彼合老夫的胃口,怎么样,拜老夫为师,做老夫的关门弟子,执掌万异门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