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他这话叫鬼瑶儿心中大大一跳,万异门虽然低调,近年来甚至有些受人欺负,但那是内部分裂之故,潜势力还是十分惊人的,战天风真若做了万异门的门主,以他的精灵古怪诡计多端,不要一年,万异门必将震动江湖,那会儿九鬼门就再也压不住他了,然而鬼瑶儿这会儿是真心的爱上了战天风,真心的盼着他好,一时又是惊喜又是担忧,看一眼万异公子不象说假话,便转眼看向战天风,但一看战天风的样子,她却差点笑出来,战天风脸上半点喜出望外的情形也没有,而只是呆呆的,不明白的人,也许会理解为他是高兴得发呆了,但鬼瑶儿却知道不是,她太了解战天风了,这个鬼,他不是喜呆了,而是装呆在打鬼主意。
“让他做万异门的门主他还打鬼主意,真是的。”鬼瑶儿暗暗摇头,但随即便想:“不过也是,他不但是佛印宗的方丈,甚至天子都做过了,区区万异门的门主自然不可能比天子宝座更风光,唉,这样的一个人。”
鬼瑶儿猜得没错,战天风确实是在另转心眼,他心里对万异门这种寄灵修练的法门,总是觉得很古怪,连带对这万异门主也就毫无兴趣了,当然,也是这些日子见得多了,若换在初见朱一嘴那个时候,那还不一口就答应了。
“老前辈,你老收我做弟子,是要我加入万异门吗?”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不过鬼瑶儿知道战天风是要弄鬼,也不吱声,只是一边看着,到看战天风要玩什么,同时也凝神提防,万一战天风玩过了火,万异公子暴起发难,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你小子真傻还是装傻。”万异公子哼了一声:“你做了老夫的关门弟子,执掌万异门,自然就是加入万异门了。”
“所有万异门的弟子,一定都要寄灵修练是吧。”战天风不管万异公子怒不怒,继续问。
“当然。”万异公子点头:“寄灵之法,为老夫独创,人寿有时而穷,但若与异体共修,则就算你肉身毁灭,仍可借体修灵,最终得成天道,此乃绝妙法门,你小子未必不愿意借体修灵?”
“不是这个意思。”战天风摇头:“我只是奇怪,有些异类确实长寿,但也并不是所有的异类都是长寿的,别的不说,象那狗,就没听说过长于人寿的,怎么却可以寄灵修练呢?”
“这个到是问到了点子上。”万异公子呵呵而笑:“天地之间,人最为娇贵,一娇贵就脆弱,而异类却不同,都是茹毛饮血,直面风雨,也就强悍得多,狗的寿命确实不如人,但不是狗的身体比人脆弱,而是狗的灵窍未开,不知吸取天地的精气,而一旦寄灵之后,在一点灵光的指引下,有意识的吸取天地之间的灵气,加上本身的强悍,自然也就长寿了,狗如此,其它如狮虎之类也是一样。”
这个问题,鬼瑶儿先前也有疑问,她也知道狮虎虽有力,寿命其实是不如人类的,这会儿听了万异公子的解释才明白,暗暗点头:“无论狮虎狗猴,本身的体质确是比人类要强得多,一旦开了灵窍,懂得吸取天地精华,自然就要长寿得多,不过要是不说,一般人谁也不可能想到,万异公子一代宗师,果是有过人的才智。”
“原来如此,小子明白了。”战天风大大点头,万异公子见他一个脑袋乱点却再无下文,不耐烦了,道:“你小子想好没有,在老夫面前,可不要拿矫?”
“不是我矫情,哪敢啊?”战天风忙将双手乱摇:“我只是想问清楚了,然后称称自己的斤两,看到底够不够格,如果不够格,入了门却没本事打退黑莲花,那不但你老收我白收了,我自己也划不来。”
“什么你自己划不来?”万异公子不明白了。
这是战天风布下的扣儿,这会儿自然不会说,却道:“老前辈,就算你肯收我做弟子,短时间内我的功夫也上不去吧,那黑莲花荷妃雨可是当世顶尖高手呢。”
“那是自然。”万异公子点头:“个打个,短期内你自然不可能是她对手,但你小媳妇儿的功力了得,你自己也有点功底,老夫再因材施教,教你一个法门,你小两口联手,不说拿下那女娃儿,至少赶走她是不成问题了。”
“原来不是吹口气就能把本大神锅变成天下第一高手啊。”战天风心底冷笑,如果万异公子真有通天彻地之能,象金果那样给他传功,助他一下子成为顶尖高手,那他真想试一试,至少暂时答应再说,听万异公子这样一说,再无半点兴趣,脸上却装模做样道:“原来是这样,即然老前辈有把握,那小子就不必多想了,断一只手也就划得来了。”说着伸出左手,对鬼瑶儿道:“来,娘子,借你的短剑一用,一剑砍下我的左手好了。”
鬼瑶儿明知战天风是在装神弄鬼,但所谓关心则乱,脸上仍是变色道:“砍下你的左手,为什么?”
万异公子也惊道:“为什么要砍下左手,你小子有病啊?”
“不是我有病。”战天风愁眉苦脸的看着万异公子,道:“因为我太招人喜欢,几乎是个人见了我就想收我做徒弟,而我又水性杨花,几乎是见师父就拜,我最后那个师父就恼了,要我发下重誓,以后若再拜师父,就要砍下左手,若还拜,就要砍下右手,再拜就是双脚,若是手脚皆断还拜,就要挥刀自宫,切了小鸡鸡,不过到那会儿我肯定是不拜了,我愿意,我娘子也不愿意啊,是不是啊娘子。”说着冲鬼瑶儿嘻嘻一笑。
鬼瑶儿自然知道他鬼扯,呸了一声,转过脸去,却已是俏脸通红。
万异公子不象鬼瑶儿那么了解战天风,不知真假,可就气得吹胡子瞪眼:“这是什么混帐规矩,多拜一个师父就要砍一只手,这师父也是混帐到家了。”
战天风却还装模装样,横了脸道:“老前辈,请你不要辱骂我师父,师门恩重,我虽然打不过你,但若辱及师门,打不过也要打的。”
看他一脸正气的样子,鬼瑶儿暗骂:“这个鬼,真是骗死人不偿命,以后真的嫁给了他,还不知要给他骗多少次呢。”
万异公子不明就里,到是不骂了,不是他怕战天风真要找他打架,只是维护师门,并没有错,他却不知道,战天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好象很忠于师门的样子,师门恩重,师规难违,再要拜师就一定要遵守门规砍一只手下来,万异公子也就不好强逼他了。
鬼瑶儿知道战天风是在弄鬼,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子,也就帮着敲边鼓,真就把短剑拨了出来,战天风一看她真拨剑,可就惊得喊娘,好在鬼瑶儿拿了短剑并没有一剑削过来,却看了万异公子道:“老前辈,这个,若是砍下了他一只手,只怕,只怕我们不是荷妃雨对手。”
“那肯定啊。”万异公子气呼呼叫,挥手:“算了算了,老夫没这个缘份,收不了你这个弟子。”
战天风乐了,却故意苦了脸道:“那可怎么办啊?那黑莲花正在外面大开杀戒呢。”
鬼瑶儿不知道战天风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想来帮着敲边鼓总是不错,也道:“看来只有等着三宗打完了架,选出了门主,进塔来才有办法了,不过他们彼此之间均势力敌,一时半会,只怕打不清楚。”
“是啊。”战天风点头:“要是打得十来半个月还打不清楚,塔中寄灵的异体可就都要给黑莲花杀绝了。”
“这些废物。”给战天风两个这么一和一唱,万异公子越怒,不过显然也想不到什么办法,只是呼呼喘气。
战天风看看火候差不多了,猛拍一下额头道:“啊,我想起来了,我最后那个师父说,如果给别人做记名弟子,不拜师,只记名,那就不必断手也可以学功夫的,只不知------。”他说到这里,不说了,只看着万异公子。
鬼瑶儿多么聪明的女孩儿,立刻就猜到战天风的葫芦底儿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了,心下又气又笑:“这个鬼,不想叫人师父,却想学人功夫,还要别人觉得他是在为别人考虑,真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了。”嘴上却道:“这个倒是个两全齐美的好法子,只要尊师重祖,记名弟子也是一样。”她说是说,心下同时却暗暗提防,战天风这种小把戏并不太高明,万一给万异公子看穿了,暴怒出手,只怕战天风挡不住万异公子一下。
不过她多虑了,当年的万异公子确是智慧高绝,一点儿的蛛丝马迹都瞒不过他,但千年的苦修,绝圣弃智,返朴归真,早已不对人动心思,也不琢磨别人的心思了,只看他此时衣服都不穿,仅以树叶遮体,便可见他的离尘绝世之心,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战天风两个即便进了这树塔,也绝不可能见得到他。他对战天风的鬼把戏,并没留神去想,而只是想战天风的话,略一沉思,点头道:“这个倒也不是不可以。”看着战天风,道:“但有一点要说清楚,你若只是老夫的记名弟子,就不能执掌万异门。”
“当然,当然。”战天风点头不迭,暗庆得计的同时,心下却又有丝丝的遗撼,想:“若不是要学那什么寄体修灵,这万异门主其实也做得过呢,在江湖上走动,左面是狮虎象,右面是鸡狗熊,吼一声,百兽齐应,那叫一个威风。”
他正在乱想心思,万异公子下巴上突地伸出一根胡子,一下搭在了他肩膀上,先前战天风以金字攻击万异公子的时候,万异公子的身体好象是虚影,而这时的这根胡子却是实体,小小的一根胡子上,竟蕴藏着巨大的力量,战天风肩膀上刹时就象压上了一座山,情不自禁膝盖一软,大惊之下,急运玄功硬顶,同时抽身后退,然而那胡子上恍似长了钩子,竟是退不开,而且随着他功力的上顶而加重了压力,战天风竭尽全力才勉强没有脆下,全身骨骼早已啪啪作响,一张脸更是胀得通红,心下又惊又怒,但此时不但动不了,想出声骂人也是绝不可能,只要一出声泄气,如此重压之下,只怕他全身骨骼都会寸寸压碎。
鬼瑶儿先前虽有提防,但后来看万异公子语气平和,便也松了神,没想到万异公子说出手就出手,鬼灵精怪的战天风竟是刹间受制,一时惊急欲狂,不及多想,手中短剑一挥,一剑斩在了胡子上,胡子给一斩两断,战天风肩头压力一松,慌地往后一跃,鬼瑶儿同时间斜跨一步,剑交左手,右手五爪如钩,暗暗凝气,摆出了九鬼搜魂手的起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