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九鬼门的九鬼搜魂手并不只有右手能使,而是左右双手都能使的,鬼瑶儿剑交左手,不是非要腾出右手,而是刚才那一剑虽斩断了胡子,手臂却也给胡子蕴含的巨力震麻了,再使不了剑,所以才剑交左手,右手凝气,即是九鬼搜魂手的预备,也是为了加快气血的运行,尽快消除手臂的麻木感,两眼同时紧张的盯着万异公子,只要万异公子一动,九鬼门绝学便会毫不犹豫出手。
但万异公子却并没有跟着出手,甚至没有看鬼瑶儿两个,而是在凝神沉思,似乎在想什么。
战天风虽然退开,但胸腹间仍是翻腾不休,他性子轻浮跳脱,吃了这样的亏,换平时一定先骂起来,但这会儿胸中难受,只顾暗暗运气,开不了口,而鬼瑶儿性子精明沉稳,看出万异公子神情有异,也不开口,只是凝神戒备。
好半天,万异公子摇了摇头,看向战天风道:“你小子体内,有佛家功,有道家功,有鬼门阴功,还有乱七八糟的杂家功法,多是多,却没有一门练得扎实的,无法发挥老夫的绝学。”
“原来他是在试他身上的功夫。”鬼瑶儿明白了,心神略松,战天风也明白了,这时也差不多能开口了,揉着胸口道:“是,小子东西学得多,却是贪多嚼不烂。”
万异公子点了点头,凝神看着战天风,道:“你体内以佛家功和鬼门阴功功力最强,但佛家功里好象另有一道异气,让人捉磨不透,而鬼门阴功又好象另有禁制,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佛家功里另有一道异气。”战天风搔头,脑中电光一闪,叫道:“那道异气也是佛门神功,是白衣庵的绝世仙子白云裳留在小子体内的。”
“白云裳竟然给你传功?”鬼瑶儿又惊又妒。
“有什么稀奇,我云裳姐对我好着呢?”战天风哼了一声,转头看万异公子道:“但前辈说的鬼门阴功,小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子只练过九鬼门的一路刀法啊。”说到这里,忽地就怒了起来,瞪着鬼瑶儿道:“啊,我知道了,你给我的那什么鬼刀刀谱是加了禁制的,是不是?”
鬼瑶儿心中正苦,恨恨的瞪他一眼,不答他话,看向万异公子道:“他体内有我九鬼门的至宝鬼王牙,鬼牙本来是封在鬼王石里,后来鬼牙石给他毁了,但鬼牙里另外还有一层禁制。”
“原来如此。”万异公子点头:“我都说这小子练的什么奇门怪功,练出功夫竟又加一层禁制,原来是偷来的。”
战天风却又叫了起来:“原来我臂上的鬼牙另外还有禁制啊。”
“你想把另外那层禁制也毁了是不是?”鬼瑶儿要笑不笑的看着他:“那是我九鬼门先祖收服鬼牙时,给鬼牙加的一个咒,将九枚鬼牙封印在一起,此咒若解,九枚鬼牙立刻四散,为祸世间,到时便任你有通天之能,也是追不回来的。”
“有这种事?”战天风半信半疑的看着鬼瑶儿眼睛,看她是不是说谎:“我师父不是把鬼牙装在了我臂上吗?”
“就凭朱一嘴那点区区功力。”鬼瑶儿哼了一声,后面的没说下去,但战天风却信了,他早已知道,七大灾星的功力确实都不高,而鬼牙的威力他是见识了的,若无另外的禁制,以朱一嘴的功力,确没有将鬼牙封在战天风臂内的可能。
“你也是我天厨门半个弟子呢,不要瞧不起祖师爷。”战天风一撇嘴,不再理鬼瑶儿,看向万异公子道:“老前辈,我体内这些功夫的功力真的完全不能发挥你的绝学吗?可不可以试一下?”
万异公子眉间有凝思之色,想了一会儿,道:“你把先前的金字再发一下给老夫看看。”
“是。”战天风双手同时捏印,将七个金字打了出去。
“美女江山一锅煮?”万异公子皱眉:“你小子这七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战天风嘻嘻笑,斜瞟一眼鬼瑶儿,道:“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美女锅里泡,我左手筷子右手瓢,手忙脚乱赶紧捞。”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万异公子哈哈大笑。
鬼瑶儿则是扑哧一笑,又恨又气的瞪一眼战天风,先前心头的不快倒是消了。
“你小子有趣。”万异公子点点头:“老夫好久没笑了。”笑容略收,道:“你这佛印宗的金字功还不错,只是功力实在太低了。”说到这里略略一顿,道:“不过字多也是一个长处,你这金字纯是以手印带动是吧,你试试以身法相配合看。”
“以身法相配合?”战天风怔了一下,嘻嘻一笑:“鬼老婆小心了。”展开凌虚佛影身法,霍地围着鬼瑶儿滴溜溜乱转起来,边转边捏印发字,鬼瑶儿剑劈爪抓,将金字一一灭去。
“加快,加快。”万异公子叫。
战天风将玄功运转到极致,身法又快了两分,万异公子却仍是叫加快,战天风夸张的喘气道:“前辈,我是人不是鸟啊,就鸟也没飞我这么快吧,还能怎么个快法儿?”
万异公子大大摇头:“你功力不够,若想和那女娃儿动手,惟一的办法,只有将身法再加快一倍,当你的身法可以做到后印赶前印,身比印更快时,对那女娃儿就有点威胁了。”
“身法加快一倍?”战天风张大嘴巴:“世上哪有这样的身法,最快的我只见过天鼠门的身法,可也比我快不了一倍啊?”
鬼瑶儿也有些不信的看着万异公子,她九鬼门的黄泉独步已算得上了不起的身法了,但也只比战天风快得一点点,她功力还远高于战天风呢。
“天鼠门的身法也一般了。”万异公子哼了一声,看着战天风道:“老夫传你玄天九变的身法,以此身法配合七个金字,给你的小媳妇儿助攻还是可以的。”
“玄天九变。”鬼瑶儿转转念叨。
“没听说过是吧。”万异公子听到了,看着她,道:“这是老夫肉身灭后,一点灵光在灵境中悟到的,也懒得传下去,所以外面不知道。”
“原来是老前辈后来悟出的绝学,难怪江湖中从无传闻,那一定是旷古绝今了。”鬼瑶儿惊叹,暗暗为战天风高兴,一代宗师在灵境中千年的领悟,岂是说着玩的。
战天风却还不乐意,嘟囔道:“学会了玄天九变也只能给她助攻啊,那我不学还不是一样?”
“你小子倒是心高啊。”万异公子哼了一声:“未必还想一步登天不成。”
“师父,你老功力这么高,能不能分点儿给徒弟我啊。”这想法一直就在战天风脑子里滴溜溜转着,这会儿终于开口了,而且叫上了师父,记名弟子虽不是正式拜师,也是要叫师父的,但他一直没叫。
“你以为有功力就可以转送是不是?”万异公子大大摇头:“错了,功力转注要有独特的法门,你身上的佛家功肯定是佛印宗高僧转注给你的,但佛印宗这种法门老夫可不会,老夫若把功力强灌进你体内,那跟打你一掌没什么区别,你小子长不了功,只会五脏碎裂,七窍流血而亡。”
“原来传功还有秘法啊,惨了惨了,早知这样,当日就要金果老师兄把这秘法传给我好了。”战天风叫,他同时想起了上次白云裳的灵力留在他体内塞得他差点全身瘫痪的事,后来就是白云裳亲自帮手,也弄了好一阵才把那点儿灵力纳入他经脉中,因此相信万异公子没有骗他,这一向他发现靠练功来长功非常难,常做天下掉馅饼的好梦,到这会儿这个不劳而获的梦算是彻底醒了。天上就算有馅饼掉,饼太大也是要砸死人的,还是自己买个包子啃啃吧。
“你小子莫要小看了老夫这玄天九变,真练好了,可有神鬼莫测之功呢,而且身法好了,对你其它的功法也都有莫大助益,古话说十力不如一快,同样打一掌,如果你出手快一倍,威力也会成倍增加。”
“那倒是。”战天风点头:“我打得到别人别人打不到我,那就是本事了,就算打不过,跑起来也快啊,哈哈。”笑声中斜瞟着鬼瑶儿,那意思不言自明,他惹不起九鬼门,那就可以跑,鬼瑶儿追不上他也是白搭,鬼瑶儿自然明白他的想法,脸一红,轻啐一口:“瞧你那点出息。”抱拳对万异公子道:“老前辈传功,我先出去好了。”
“不必。”万异公子摇头:“老夫传功,与别人不同。”说话间下巴上忽地又生出一根胡子,缠在了战天风手腕上,这一次鬼瑶儿两个都看清了,他那胡子不是从扎进树根的胡子里分一根出来,而就是平空生出,人长胡子不稀奇,战天风再过些年也会长,但象万异公子这样说长就长,而且一眨眼能长出数丈长,却是不可思议了,战天风嗔目结舌,鬼瑶儿则是暗暗点头,她以前心高气傲,满天下也瞧不起几个人,这会儿倒是越来越心服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古人这话,真的没有错。
万异公子的胡子一缠住战天风手腕,胡子上立时传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战天风一个身子猛地倒摔上半空,战天风脑子里同时现出万异公子的幻影,对他厉声喝道:“不要害怕,用心记好,玄天九变,乃是采天地间九种灵物身法之长,择其精华而为己用,最终达到身如轻风,随心所欲的境界。”
战天风初起时确有些惊惶,身子绷得紧紧的,听了万异公子这一喝,收起害怕心理,全身放松,任凭万异公子的胡子把他扯得乱飞,心下暗叫:“就当本大神锅是个大风筝好了,你老人家爱怎么玩怎么玩吧。”凝神定意听万异公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