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万异公子道:“玄天九变第一变鹰翔,鹰翔九天,雄视大地,此王者之变;第二变鹞翻,九鹞翻身,天摇地动,此枭霸之变;第三变风卷,天风列列,慷慨激昂,此壮士之变;第四变云舒,闲庭散步,若有若无,此智者之变;第五变月移,月移星沉,星汉满天,此沧桑之变;第六变花摇,幽兰绽放,孤芳自赏,此雅士之变;第七变蛇行,不在直中取,反在曲中求,此通达之变,第八变狸伏,和光同尘,匿迹隐形,此隐士之变。”
说到这里,万异公子略略一顿,脸色转为威严,低喝道:“第九变为天变,天之变色,雷电齐轰,风云变幻,此变莫测也,至此变,玄天九变大成,独步天宇,随心所欲。”
“好多罗嗦名堂。”战天风听他一连串说下来,这变那变,听得头昏脑胀,正暗自摇头,随听得万异公子一声低叱:“第一变的口诀,记好了,气随诀走,老夫替你引导。”
战天风心神一凝,用心记下着口诀,万异公子一面传诀一面以胡子扯了战天风乱飞,巨大的灵力传入战天风体内,引导他依口诀变换身法。
最初战天风完全是给万异公子的胡子扯着跑,即便体内气路有万异公子灵力引导,仍是变不过来,不熟啊,哪里跟得上?跌跌撞撞,头昏脑胀,惨不堪言,但多摔得几遍,慢慢的就熟了些,终于隔三岔五也可以自己跑两步了,不再完全是拖着跑,到后来便越来越熟,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的样子,他终于将九变初步练会了,虽不太熟,但至少跟得上万异公子灵力的引导。
鬼瑶儿在一边看着,先看着战天风给扯着乱飞,就象一个落马后脚还套在马蹬里的骑者,真有点替他担心,但慢慢的便见战天风自己能展开身法了,虽然跑两步又会给拖倒,但终是能跑了,到后为便见战天风身法越来越熟,完全是自己在飞动,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其身法之速,变化之奇,让她暗暗乍舌。
看战天风身法渐熟,万异公子松了胡子,灵力自然退出,战天风身子一停,万异公子厉喝道:“不要停,再练,要练到熟极而流,临战时才能发挥出威力。”
战天风依言再练,没有万异公子灵力的引导,身法顿时便慢了好些,由于半生不熟,较之他本来的凌虚佛影身法,好象还要慢些,但变化之奇,却远不是凌虚佛影这种虚无寂淡的佛门功法可以比拟,鬼瑶儿知道他是身法不熟,只看他的奇变,暗暗点头:“万异公子这玄天九变确实是功如其名,变幻之奇,天下任何身法步法莫能与之比肩,实不知他是如何悟出来的。”
战天风又练了一个时辰,身法渐熟,速度又快了起来,虽然还赶不上万异公子灵力引导时的速度,比本有的凌虚佛影是快了许多,鬼瑶儿自忖,便是她的黄泉独步,这时候也是超不过他了。
又练半个时辰,身法越熟,战天风自己也觉得满意了,看向万异公子,万异公子却喝道:“去林中,将身法全力展开,到没有一根树枝一片身叶能挨着你身子时,玄天九变才算有了小成,你才可以出这林子。”说着胡子疾伸,缠着战天风手腕便往林中一甩。
鬼瑶儿举目看向林中,树木密密麻麻,枝叶蔓生,有些地方,别说是个人,便是一只鸟只怕也难得飞过去,更别说身子要不挨着一根树枝一片树叶。
“老天爷,真若练得象万异公子说的那样,那这世上还有谁能抓得住他?”鬼瑶儿先前为战天风习得绝学而高兴,这会儿可就暗暗叫苦了。
战天风给甩进林中,虽然身法一眨眼连变十数变,但还是在林中撞得稀里哗拉,心下可就暗骂了:“这不变态吗?这么密的林子里,怎么可能做到全力运转身法而身子不挨着一根树枝一片树叶,真等我练成了,你的徒子徒孙只怕已经死得干干净净,真只剩下我这记名弟子了。”
正暗暗咬牙,脑中忽地现出万异公子的幻影,道:“此林生于天地之初,已养成灵气,玄机暗藏,你若练不成玄天九变,则无论你有通天之能,也出不得这座林子。”
万异公子幻影消失,战天风早惊得喊天,咬了半天牙根儿,没奈何,只得展开身法在林中乱窜,林子实在太密,无论他怎么凝神专心,总会撞上枝叶,有些地方,别说身法全力运转,便是放慢身法,慢慢的一点点的移,也移不过去,再能变,身子终有那么大,不可能变小成为一只蚊子啊。
也不知在林中狂掠了多久,那绝不是一个两个时辰的事,战天风自觉于九变彼此间的变化已经很熟了,但说不撞上枝叶,却是想也莫想。
战天风心中一时泄气,停了下来,四面一看,枝叶横斜,除了树还是树,也不知到了哪里,他扯了脖子大叫道:“师父,我练得差不多了,再练下去,那些师兄师姐,不对,那些师虎师象师猴就要给黑莲花杀尽杀绝了,要不你先放我出去,打退了黑莲花我再进林来练好不好?”
他声音够大,古林寂寂,却连回音也没有,更别说万异公子出声回复了。
战天风又大叫一气,万异公子始终不见现身,战天风泄了气,四面看了看,忽地就想到了当日朱一嘴把他按在蒸笼里练功的情景,心下暗骂:“牛不喝水强按头,这些老怪物怎么都一个德性?”
料定万异公子不可能现身,战天风只有咬牙再练,也不知练了多久,身法越熟,但说要不碰到树枝树叶,却是绝无可能,战天风心下憋气,一时疏神,不小心一根树枝弹过来,正弹在眼睛上,虽然闭眼及时,眼皮子也火烧火撩的痛,可就恼了,索性把眼一闭,在林中乱飞起来,反正再怎么把眼睛睁大也会撞上树枝的,干脆闭了眼乱撞,心下暗叫:“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哪怕你那些徒子徒孙死光呢,本大神锅还真管不着了。”
他这么闭了眼乱撞一气,万异公子也并没有现身喝止,战天风也就越发斗上了气,再不睁开眼睛,不过太快了撞上树干也痛,他反正破缸子破摔,索性放慢速度,只是将玄天九变的身法变来变去,先前在林中飞,象一只赶命的飞鸟,这时慢腾腾的,身法飘飘,倒象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了。
战天风做任何事,都只有头三把的热情是事实,但他之所以斗气,也实在是万异公子的要求太过份了,这么密的林子里,人在飞掠中不碰到树枝树叶,怎么可能呢?完全不可能嘛,他认定万异公子是存心让他为难,自然就不会傻到老实听话了。
奇怪的是,战天风这么闭着眼睛施展身法,飞掠一段时间后,身上突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不要睁眼,他好象竟能感应到身周的树干树枝,这也太奇怪了,怎么可能呢,如果说树是一个人,有心跳有呼息,他能感应到不稀奇,树可是没心跳也不会呼息的啊,也不会发出灵力,他怎么可能感应得到呢?
战天风先还以为是自己精神恍惚了,但试了好几次,闭上眼睛,感应到前面是一棵树,睁眼,果然就是一棵树,屡试不爽,他还是有些不信,加快身法,感应到树干就变身,小半个时辰下来,竟没有撞上一次,只是把树叶撞得稀里哗啦,粗些的枝干能感应出来,细小的树叶还是不行,但这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了。
“难道我出天眼了?”战天风惊疑不定,摸摸自己的额头,并没有第三只眼什么的,倒有几条血痕,先前枝条挂的。
心里没底,战天风换一种身法,不用玄天九变,而就用自己原有的凌虚佛影,眼一闭,好象也有感觉,往前一冲,怦的一下,脑袋剧痛,眼冒金星,睁眼一看,前面老大一棵古树,其中有一块树皮脱落了下来,这一下撞得还真是结实呢。
战天风苦起脸,揉了半天,犹是不服,再试,都一样,运凌虚佛影身法,无论他怎么凝神也是感应不到,连撞了几个大包,不敢试了,复运起玄天九变身法,那种奇异的感觉立即生出,也不是在心里,而是在身周,就仿佛身体四肢都生了眼睛一般,随着身法变换气息流动,感应无所不在,身法再怎么快,也绝不会撞到树上。
战天风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逮着了个新玩意,新奇起来,正玩得起劲,忽觉有异,睁开眼睛,身子却已回到了先前的古树下,万异公子和鬼瑶儿正瞪着他呢。
战天风忙收了身法,对万异公子道:“师父,我好象开天眼了呢,不过这天眼只能在玄天九变身法里开。”
万异公子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道:“开什么天眼,简直胡扯,不过你小子竟能悟到以心代身之义,倒也出乎老夫的意料之外。”
“什么以心代身?”战天风不明白。
“老夫在灵境中潜修千年,呼息天地,提契阴阳,绝圣弃智,返朴归真,以天地之理为理,以星月之变为变,创此玄天九变,名为身法,其实包含天地至理,内蕴之广,绝非只是简单的一门身法而已。”
“你老高明。”战天风顺口拍一马屁:“但以心代身到底是什么呢?我好象手上脚上都生了眼睛呢。”
“玄天九变,内含三层功夫。”万异公子看着他:“第一层是身随眼走,这是最基本的功夫,象老夫方才要求的,于密林中急掠而枝叶不动,算是入门。”
“在密林中急掠而枝叶不动还只算入门啊?”战天风差点要晕过去。
万异公子哼了一声:“第二层功夫,是身随心走,心到身到,心动身移,玄天九变至此,渐入佳境。”
“那我刚才是练成了第二层功夫了?进境还挺快的嘛。”战天风大是得意,眨巴眨巴眼睛:“不过师父,我还是没明白,我手脚四肢怎么就象生了眼睛一样呢?”
“那不是生了眼睛,更不是开了天眼。”万异公子摇头:“而是因玄天九变气机的流动,使肌肤有了感应的能力,如此而已。”
“是这样。”战天风明白了,看看自己的双手,有些失望:“原来只是肌肤有了感应的能力,我说呢,若开了天眼,怎么额头上并没见生只眼睛出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肌肤的感应能力,本来就有啊,打一下会痛,掐一下也会痛啊。”说着自己把自己掐一下,掐得有些重,顿时大叫起来,边上的鬼瑶儿看得扑哧一笑。
“掐一下会痛,那只是感觉。”万异公子摇头:“玄天九变打开的,却是肌肤的感应能力,到此境界,身体的灵敏度成倍增加,对天地自然,会有着更真切的感悟,岂会无用?”
“不过那样掐一下好象也更痛哦。”战天风苦着脸。
“什么叫掐一下更痛,你不惹你的小媳妇生气,她不掐你,怎么会痛。”万异公子瞟一眼鬼瑶儿,笑,鬼瑶儿一张俏脸刹时红到耳根。
战天风看到鬼瑶儿通红的俏脸,却在心底冷哼一声:“想掐老子,门都没有,老子练成了玄天九变,来去一溜烟,你掐风去吧。”
“玄天九变第三层功夫,乃是以天心为己心,一举一动,都暗合天地之理,不动则已,动则风云齐变。”说到这里,万异公子略略一停,道:“所以前两层功夫,其实都只能达到玄天九变的前八变,惟有进入第三层功夫,才能达到第九变,玄天九变也才算真正大成。”
“一动风云齐变,那可真不是简单的身法了呢,那是神仙。”战天风叫。
“老夫刚才就说过了,玄天九变本就不是简单的身法,你小子真练好了,足可脱体飞升,成为真正的神仙。”
“是吗?那太好了,成仙好啊,小子做梦都想成仙呢。”战天风口中应,心下却冷笑:“你老自己先成仙吧,自己半死不活吊了千年,却说我能成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