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但老夫就奇怪了。”万异公子盯着战天风上看下看:“你闭上眼睛乱飞,老夫知道你是赌气,绝不是你小子悟性绝顶,可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内,你小子就可以打开肌肤的感应能力,照理说不可能啊。”
“原来我闭眼乱飞他还是知道啊。”战天风暗吐舌头,赔笑道:“大概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吧?”
“瞎猫有可能撞上死耗子,但你这个------。”万异公子摇头,一脸迷惑,听了他的话,鬼瑶儿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战天风,心下嘀咕:“这人总是能莫名其妙的创造奇迹,真不知他怎么做到的?”
他两个迷惑不解,战天风自己心里其实也是一锅粥,前后一想,突地想到一个可能:“上次云裳姐灵力进入我体内后,我就莫名其妙的生出了奇异的感应能力,只要有敌人,不等近身我就能感应到,这一次一下就打开了肌肤的感应能力,十九也是受惠于云裳姐。”
“算了,不必想了。”万异公子道:“你虽悟到了第二层的心法,但其实第一层功夫还没入门,不过即打开了肌肤的感应能力,玄天九变也就可以一用了,现在来练习身法与招式配合,你其它功夫不行,就用那七个金字,攻一下你的小媳妇看。”
“是。”战天风应一声,斜眼看向鬼瑶儿:“娘子小心了,要是手太慢,为夫我打起屁股来可是不留情的。”
鬼瑶儿脸一红,哼了一声:“那要看你的本事了。”
“来了。”战天风一声怪叫,展开玄天九变身法,不用金字,却霍地欺近身去,左一掌,左一拳,不等鬼瑶儿还招,忽地一绕,到了鬼瑶儿背后,一掌便向鬼瑶儿屁股上打去。
鬼瑶儿不敢小看万异公子以千年心血手创的这玄天九变,凝神提防战天风的金字,没想到战天风不用金字,倒打了个出其不意,不过她功力比战天风高得多,反应更是不慢,百忙中往前一跨,没让战天风打中,战天风身法如风如电,看鬼瑶儿转身,他又绕到了鬼瑶儿侧后,复一掌拍去。
“他是纯心想让我出丑了,我倒要试试,这玄天九变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厉害。”鬼瑶儿七分羞,倒也有三分恼了,眼见战天风近身,她手中短剑虚晃一招,不出她所料,她剑一动,战天风身子立时绕开,绕到她左面,便在战天风欺近身来时,鬼瑶儿右爪早在等着,口中一声娇叱:“小心了。”当顶一爪抓下。
战天风绕得正起劲,突见自己一个脑袋直往鬼瑶儿爪底下送去,大吃一惊,慌地变身,斜身绕开,但此时鬼瑶儿占得先机,却是不肯放过他了,右爪不中,左手短剑早跟踪而至,疾刺战天风左胁,剑光如电,剑风呜呜,大有将战天风一剑刺穿的架势。
“鬼婆娘要谋杀亲夫。”战天风大骇,身法再变,但鬼瑶儿剑爪交错,死死的跟在他后面,战天风连变十余次身法,却始终无法摆脱鬼瑶儿的追杀。
玄天九变确实了得,但也并不象万异公子说的那么夸张,能比战天风本来的凌虚佛影快上一倍,加之战天风新练不久,功力不深,这会儿虽有长进,最多也就能比鬼瑶儿的黄泉独步快得一点点,如果他不想打鬼瑶儿的屁股,不近身攻击,鬼瑶儿要追上他确有点难,但一近身,气机牵引之下,别说他只比鬼瑶儿快得一点点,就算再快一点点,这种情形下也是脱身不得。
不过鬼瑶儿也是将功力提到了极限,她当然不是真心想要杀战天风,她其实是担心战天风,黑莲花荷妃雨之能,她曾亲眼目睹,确是可怕之极,如果战天风的玄天九变不是真的有惊神泣鬼之能,一个不好,说不定会伤在荷妃雨手底,所以她就要逼出战天风的最大潜能,到看战天风习了玄天九变后能到一个什么境界,如果战天风甚至逃不过她的追杀,那更不可能是荷妃雨的对手,她将不会冒险与战天风联手去对付荷妃雨,至于不能赶走荷妃雨万异门会怎么样,说实话她不是侠女,想不了那么多,今天的她变了许多,但也只是对着战天风而已,对着战天风,她多情、软弱、有些痴,甚至有些傻,但对着其他人,鬼瑶儿仍是鬼瑶儿,仍是精明厉害冷若冰霜的九鬼门天之骄女。
战天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仍是脱身不得,没办法只得反手拨锅,左手锅一划,架开鬼瑶儿短剑,右手金字同时急打出去,他也是恼了,七个金字用上了十成劲,上下左右一窝蜂打向鬼瑶儿。
鬼瑶儿对他这七个金字倒是不敢小视,右爪转攻为守,连抓七爪,将七个金字尽行抓灭,但她身法这么略一停滞,战天风立时便脱身跳开。
万异公子哈哈大笑:“怎么样小子,老夫早说过,你功力太低,功夫也太差,除了那什么美女江山一锅煮,其它的都只有送死的份,现在服气了吧。”
“那就美女江山一锅煮吧。”战天风一咬牙,左脚往前一跨,这一跨是玄天九变的第一变鹰翔,昂首阔步,此时诚心正意,又是含怒而发,这一步里,隐隐竟有王者之气,不象先前一通乱绕,嬉皮笑脸,到象个街头调戏美女的混混,随之右脚斜跨,似直而曲,乃是第七变蛇行,双手捏印,美女江山一锅煮七个金字疾打出去。
鬼瑶儿不敢轻视,左剑右爪,剑劈爪抓,将打来的金字一一灭去,才灭得三个金字,战天风身法早变,绕身到她侧后,又是七个金字打出,字一出手,身法又变,一刹时间,战天风身法连变十数变,打出了近百个金字。
金字为灵力以印法捏成,如果不持续催送灵力而转换手印,灵根断绝,金字自灭,战天风打出的近百个金字,不是一窝蜂全堆在鬼瑶儿身周,而是此起彼灭,若近百个金字同时涌上,鬼瑶儿功力再强上十倍,那也是招架不住的,虽然只是此起彼伏,但战天风只打字不近身,只有他打鬼瑶儿的份,鬼瑶儿却没法子还手打他,完全陷入了挨打的局面。
一般高手放对,哪怕身法再妙功力再高,和敌人动手时,身法也要停顿一下,因为你要打人啊,冲到别人面前,得停下来出招啊,不能直撞到别人怀里去不是,就算斜身绕过,身法也要慢一下,递招也要时间的,而象战天风这样,只是围着敌人绕圈子,金字也不象拳脚刀剑,乃是无根之物,打出去了就不要管,不必要花费拆招的时间,身法便再无丝毫的停滞,敌人除非身法快过他,否则除了挨打,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鬼瑶儿虽完全陷入挨打的局面,但她功力远高于战天风,招式也精妙,守得稳稳当当,不过只拆了十余招她便已暗暗心服,万异公子给战天风想的这个以玄天九变配金字的打法,确有奇效,她也试过,竭力想反攻,但战天风身法实在太快,又完全不停步,就算没有金字的阻碍,她也追不上战天风,更何况还要格挡战天风的金字,那就完全没有半点还招的可能。
“就这样了。”万异公子点头叫停,看向鬼瑶儿道:“战小子在旁牵制,你正面强攻,记住,一上去就要用全力,一百招内如果不能让那女娃子感受到巨大的压力,那就有些麻烦了。”
战天风又不服气了,道:“那荷妃雨也不是金刚打的,别说我两个联手,便是我一个人去,有我打她没她打我,她也只有跑路的份。”
“你小子吹牛不打草稿。”万异公子冷哼一声:“玄天九变用不了你多少灵力,但捏印凝字呢?你只告诉我,象刚才这么狂攻,你能撑多久,能撑半个时辰吗?一旦你灵力消耗过巨,身法慢下来时,那时别人不会打你?”
战天风张大了嘴,再也做声不得。
捏印凝字不象刀剑拳脚,刀剑拳脚,有身蛮力也可以舞一下,金字却完全是纯灵力凝成,自然也就极耗灵力,象战天风刚才那样的狂攻,绝不可能撑到半个时辰,最多两刻钟,他灵力就会消耗一半以上,灵力一弱,身法自然也就慢了。
“弟子明白。”鬼瑶儿抱拳。
万异公子点点头,道:“你们休息一个时辰,养养精气,午时出战。”
“我不要休息,就现在出去。”战天风急不可耐。
万异公子摇头:“黑莲花是夜之花,乃午夜之灵,午夜时灵力最盛,天明便弱了下去,到午时最弱,那时出击最有把握。”
“午夜之灵。”战天风一脸迷惑:“你说她不是人,而真的只是朵黑莲花?”
“不,她是人。”万异公子摇头,眼望远方:“不过黑莲宗的修练方法十分奇异,乃是以莲心为心,最终于一朵莲花中修成灵光,始为大成,不过具体到底是怎么样的,老夫也不知道。”
“这么玄啊。”战天风大扯耳朵:“难怪我云裳姐说荷妃雨是在佛珠中现出黑莲花,我还以为仅仅就是打个赌,却原来黑莲花就是她的灵啊。”这么想着,又自言自语道:“那云裳姐能在黑莲花中现出佛身,是不是云裳姐的灵体已经成佛了呢。”
“有可能。”鬼瑶儿在一边接了一句,话出口,她的脸却红了。
这句话,鬼瑶儿有私心,她把苏晨白云裳都看做情敌,对于苏晨,她有优势,也有自信,但对上白云裳,她却一点信心也没有,白云裳实在是太优秀了,无论是出身长像武功,白云裳都强过她,平手相对,鬼瑶儿完全没有赢她的可能,但如果说白云裳归依了佛祖,或者灵体干脆已经成佛,绝了战天风的心,那她才有希望,不过她是个骄傲的女孩子,想到要靠这个法子来打败情敌,有些不好意思,好在战天风不知想到了什么,并没有留意她,而万异公子干脆搞不清他们之间的这锅烂糊糊,更不会来注意她的异常。
“你们休息,一夜苦战,老夫那些弟子死伤惨重,异体死了的没办法,伤残的要给他们转灵,老夫得去一下。”说着话,灵光一闪,不见了万异公子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