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战天风刚才一直在想白云裳,想到白云裳以后可能全变成庙里的菩萨一样,不知如何,心里总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万异公子一闪不见,倒是惊醒了他,四面一望,看向鬼瑶儿道:“师父出塔去了,他不是说他不能出塔吗?”
鬼瑶儿略一凝思,道:“出塔应该是可以的吧,他先前那话的意思,好象是说他的灵体还要从这寄灵的古森林吸取元气,如果对上荷妃雨这样的高手,脱离古林只怕做不到,所以才要借助我们的力量。”
“有道理。”战天风点头,嬉皮笑脸看着鬼瑶儿:“看不出我的鬼娘子还蛮聪明的嘛。”
“学成了玄天九变,以后我再也抓不到你了,很得意是不是?”鬼瑶儿要笑不笑的看着他。
战天风正是这么想,刚想打个哈哈,猛一下又想到了苏晨,顿时又晕菜了,他练成了玄天九变又怎么着,苏晨永远都是他的死穴,垂头丧气道:“好了姑奶奶,我知道脱不得你的手,可以了吧。”
鬼瑶儿多么聪明的女孩子,看他神色一转换,便知道他是想到了苏晨,意识到这一点,鬼瑶儿心中却是一阵黯然,竟然要借助对苏晨的威胁来强迫战天风留在她的身边,对她这样骄傲的女孩子来说,实在是莫大的羞辱,她差点就冲口而出,绝不会用苏晨来胁迫战天风,但话到嘴边却又忍住了,她和战天风斗了这么久,实在是太了解战天风了,这人鬼精鬼灵,即有隐身汤,又会钻乌龟壳,以后还不知会有些什么,若没有苏晨,她还真没把握能把战天风留在身边。
只要能把战天风留在身边,或者说,只要能呆在战天风身边,其它的一切,都顾不得了。
战天风垂头丧气,鬼瑶儿一时也不想说话,各自坐下练功养神,一个时辰后,万异公子回来,道:“差不多了,你们去吧,记住,一动手就要全力出招。”
战天风两个点头答应,鬼瑶儿却又伸手牵住了战天风的手,战天风没办法,只得一起携手而出,到塔外,鬼瑶儿回头看了看那塔,战天风奇道:“你看这塔做什么?”
鬼瑶儿摇头:“没什么?”
战天风自然不肯信她,也回头将那塔多看了两眼,点头道:“我明白你看什么了,这塔是奇怪,和外面的万灵塔虽然一模一样,其实这塔和整个神殿都是一堆树根,不象外面的万灵塔是石头彻的。”
他确实猜中了鬼瑶儿的心思,鬼瑶儿回头看,就是觉得这塔过于奇异,暗暗点头:“这个鬼,脑子还真是机灵得很,什么事想要瞒他,实在是不容易。”但随即想到战天风始终看不到她真心的事,可又恼了,暗暗咬牙:“偏偏这方面他就傻了,真真是前世的冤家。”
两人飞出神殿,神殿前一片寂静,白云悠悠,和风细细,完全没有了先前那种人兽大战的惨景,地下也没有兽尸,显然是给那些有灵的异体收拾回去了。
浩大的兽阵也不见了,虽然神殿左近仍有三三两两的猛兽,可能是留在外面警戒的,但都在树荫下躺着,横三竖四,懒洋洋的,这些兽类虽有人的灵光,可说是兽身人脑,但兽类的本性却仍流露无疑。
战天风两个出来,那些猛兽只是眯着眼看着,有一头狮子抬了一下脑袋,战天风还以为它会站起来呢,谁知这家伙翻个身,竟是把一个硕大的屁股对着了战天风两个。
战天风气极反笑:“得,我两个去打架,它们倒成没事人了,便排成队吼两声助威也好啊。”
鬼瑶儿抿嘴一笑,偷眼看着战天风气乎乎的脸,她越来越发觉,很多时候,战天风是真的很搞笑,而且不是故意装出来的,是他的本性里天生就有这种搞笑的成份在里面。
远远的看去,一朵硕大的黑莲花静静的开着,战天风心下暗暗嘀咕:“师父说万灵塔惟一的出口就在黑莲花身下,难道出口是在这池塘里?”
那黑莲花最中间的几辨花瓣是闭合着的,也不见荷妃雨的人,战天风估计荷妃雨是躲藏在莲花里,事实上不要他猜,随着他两个的飞近,黑莲花完全绽开,荷妃雨现身出来,凝目看向他两个。
战天风两个飞近,对上荷妃雨目光,战天风呵呵一笑:“喂,美女,看什么看,我两个可是老熟人呢,我还在你的黑莲花里睡了一觉,好象还做了个梦,不认识了?”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鬼瑶儿荷妃雨同时记起他在黑莲花里做梦要吃苏晨的奶的事了,两女同时扑哧一笑,荷妃雨笑着点头道:“战天风,记得,你这样的人物,也算是世间稀有了,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啊。”
“承情承情,夸奖夸奖,脸红一个。”战天风抱拳,仿佛听不出荷妃雨这话暗含讽刺,越发笑得见眉不见眼,不知情的人若见了,还只以为他们真是老相识见面呢,不过鬼瑶儿却知道,这个鬼笑得越贼,下手越狠,便不吱声,只是俏立一旁,任由战天风去鬼扯。
荷妃雨笑眼盈盈的瞟着战天风,又瞟一眼鬼瑶儿,道:“鬼小姐我们也见过了,听说你们是鬼婚缘,成亲了吗?”
没想到她会提这个,鬼瑶儿脸一红,战天风却是面不改色,一个脑袋乱摇道:“没有没有,早呢早呢,古话儿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我现在正遵照古训四方乱跑呢,看能不能发点儿财,挖不着金子好歹也挖担红薯回去啊,喂,美女,你吃过红薯吗?”
“没有。”荷妃雨摇头。
“那太可惜了,我建议你一定要找两个来吃吃,真的很好吃哦。”战天风做出一副口水横流的样子。
“是吗?”荷妃雨微笑:“那有机会一定要尝尝。”
“不过吃多了有些放屁,所以一次不能吃多了。”战天风一脸善意的样子,鬼瑶儿再撑不住,扑哧一笑,但她偷眼看向荷妃雨,荷妃雨脸上却并没有尴尬或恼怒的神情,眉眼间笑意盈盈,笑眼的背后,却是冰雪般的冷静。
“他的鬼扯对一般人有用,但对荷妃雨没用。”鬼瑶儿暗暗凝神。
荷妃雨陪战天风胡聊,并不是觉得战天风的话真的很有趣,而是因为战天风鬼瑶儿突然在这万灵塔里出现,引起了她的疑虑,心中即有警觉,又怎会给战天风的胡扯撼动心神?她妙目细察战天风神情,微笑道:“战兄携了未婚夫人到这里,不是来找红薯的吧?”
“那不是。”战天风摇头,斜瞟一眼鬼瑶儿,道:“我这位未婚夫人本来就爱放屁,再要吃了红薯那还了得,岂不屁响连天?”
“你。”鬼瑶儿又羞又恼,狠狠的瞪着战天风。
“啊呀,河东狮吼,小生快逃。”战天风双手抱头,斜里跨出,连跨两步,到第三步,忽地一拐,斜里向荷妃雨拐去,同时间双手捏印,美女江山一锅煮七个金字一齐打出,口中同时疾喝:“鬼老婆动手。”
鬼瑶儿方才是真生了气,听到战天风喝声,到是小小的一愣,没能及时出手,反倒是荷妃雨心头清明,并未上当,身子一晃,忽地从黑莲花上消失,剑光一炸,连人带剑到了战天风前面,身法迅快无伦。
“小心。”鬼瑶儿惊呼一声,飞身扑出,短剑直指荷妃雨左胁,她担心战天风,这一剑用了全力,短剑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异啸。
叫鬼瑶儿想不到的是,荷妃雨截击战天风的竟只是虚招而已,鬼瑶儿身子一动,她霍地转身,长剑迎着鬼瑶儿短剑便急刺过来,两剑刹时相交,鬼瑶儿短剑如风,刷刷刷连刺数剑,荷妃雨以攻对攻,双剑撞击之声,急骤细密,便如暴雨抽打在屋瓦上的响声。
荷妃雨功力高过鬼瑶儿,眼见鬼瑶儿不退,反而卯足了劲和她对攻,心头暗喜,也将功力提到十成,一剑重过一剑,迎着鬼瑶儿疾刺,鬼瑶儿感觉中,荷妃雨刺来的仿佛不是一柄剑,而是一座山,直压得她几乎气都喘不过来。
鬼瑶儿向来高傲,虽然她早知荷妃雨功力要高过她,但两人交手,功力并不代表一切,否则大家不要比武,就比功力好了,除非是相差特别悬殊,功力高并不能包打天下,招式,经验,胆略,以及临场的机变,这些都非常重要,鬼瑶儿一直在心中非常自信的认定,她功力或许不如荷妃雨白云裳,但真正交手过招,她绝不会输,虽然万异公子在树塔中认定她要和战天风联手才能赶走荷妃雨,她却并不这么认为,只是不出声而已,战天风狂在嘴上,她却是狂在心里。
然而到这会儿真正与荷妃雨交手,十余剑下来,荷妃雨功力即高,剑法也是奇变万端,一点也不输给她的短剑,还有一样叫鬼瑶儿心服的,荷妃雨虽攻如雷霆,身姿却是优美之极,剑法凌厉而剑姿优美,这一点上,鬼瑶儿最为自傲,现在荷妃雨剑姿之美,竟也一点不输给她,她算是真的服了。
心中虽已承认自己确实不如荷妃雨,但鬼瑶儿记住了万异公子的话,寸步不退,左手同时暗暗凝劲,九鬼搜魂手也随时准备出手。
她功力与荷妃雨隔着一个层次,如果采用游斗之术,荷妃雨想伤她也并不太容易,但这么针尖对麦芒的硬抗,绝对抗不过一百招。
不过战天风当然不会让鬼瑶儿独自硬抗,他先前给荷妃雨的虚招逼得绕开了数步,他身法滑溜,虽只是三两绕,却绕出了老远,所以荷妃雨才有机会全力猛攻鬼瑶儿,不过也只是一瞬,他便又绕了回来,金字照着荷妃雨后心便猛打过去,口中更是大呼小叫:“打打打,谁说好男不和女斗,老婆打不赢,老公一定来帮场。”
鬼瑶儿本来卯足了劲,但给战天风这番鬼话,却又说得脸红心跳,气息浮动,剑上劲力大幅下降,好在荷妃雨要分神应对战天风的金字,再不能全力对付她,否则这一下就要吃个大亏,心下不由暗骂:“这个鬼,永远都没正经。”骂是骂,其实却是喜滋滋的,老婆打不赢,老公来帮场,这话她真的不知多么爱听呢。
荷妃雨本来是想一鼓作气打伤了鬼瑶儿再说,没等她另出绝招呢,战天风竟就回来了,她原也不在意,战天风功力太差,就算要分出她一部份心神,但不可能有太多的牵制,然而数招一过,却是暗暗吃惊,战天风身法之快捷,尤其变化之诡异, 竟完全出乎她想象之外,她本只想分两分力拦住战天风便算,结果分出了五分力,却仍然捞不着战天风,战天风溜来溜去,那种滑溜,象极了一条烂泥潭里的老泥鳅,而荷妃雨以五分力,却是绝架不住鬼瑶儿的全力猛攻。
上次荷妃雨见到战天风,功力不高,却还学人家爱美人不爱江山,就此便不把战天风放在眼里,不想这次见面,战天风竟多了一种如此奇异的身法,眨眼数十招过去,荷妃雨已全然落于下风,心下即惊且怒,知道今天再无回天之力,对着鬼瑶儿猛攻一剑,霍地喝道:“住手。”
鬼瑶儿闻声收剑后退,战天风一绕,到了鬼瑶儿边上,他这一会打得得意,一脸嬉笑,假惺惺对鬼瑶儿道:“娘子辛苦,看你一头汗,要不要为夫替你擦擦啊。”嘴上说,眼睛却斜瞟着荷妃雨,道:“美女,你额头上也是一层毛毛汗呢,要不要我也帮你擦擦?”
荷妃雨不理他的鬼扯,盯着战天风眼睛,明眸如电,直似要看到战天风心里去,战天风却还做怪,猛地打一寒颤,扭头对鬼瑶儿道:“娘子啊,不知怎么回事,这青天白日的,我怎么就打冷颤呢。”
“少鬼扯了你。”鬼瑶儿扑哧一笑,冷眼看向荷妃雨,道:“黑莲宗主,收手出去吧,有我们在这里,你的想法行不通了。”
荷妃雨点点头,并不看他,仍只是看着战天风,道:“你刚才用的是什么身法?”
“玄天九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