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玄天九变?”荷妃雨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显然也没听过这个名字。
“知道是哪九变吗?”战天风嘻嘻笑:“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眼睛二眨,孔雀变乌鸦,眼睛三眨,那是春心动了,大姑娘要出嫁,至于变什么?那就难说了,红盖头一掀,钻出个大马猴也是有可能的,眼睛四眨嘛------。”不等他往下说,鬼瑶儿早已咯咯笑了起来,心下暗叹:“以前不知道,这人还真是能扯,难怪苏晨老是笑,跟他在一起,想不笑还真是做不到。”
明知战天风是以言词相戏,荷妃雨却是神色不变,全无恼怒之态,她这样子,和以前的鬼瑶儿有几分相似,不过鬼瑶儿是极度的骄傲,而她的眼眸中,冰雪空灵,与鬼瑶儿的目空一切又有几分不同。
“原来是孔雀变乌鸦啊,领教了。”荷妃雨点头:“战兄,我还想问一件事,有消息说,你在西风国大展身手,雪狼国数十万雄兵给你一计顷复,若不是抓住了苏晨跟你交换,雪狼兵将没有一兵一卒能返回故乡,这是不是真的?”
“有这样的事?难道他来东土,不是西风国亡了,反是雪狼兵退了?”鬼瑶儿讶异的看着战天风。
因为战天风爱美人不爱江山,虽然星象怪异,荷妃雨仍对战天风失了兴趣,和鬼瑶儿一样,黑莲宗便也没在西风国留什么人手,后来消息传来,她才有些吃惊,却仍是不太相信,她亲眼见过战天风,她相信自己的眼光,然而这会儿战天风突露奇功,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惊疑之下,连带对以前的判断也生出了怀疑,所以干脆当面问个清楚。
“什么数十万雄兵,在我眼里,就是一群蚂蚁罢了,随便烧锅水,那还不轻轻松松烫死。”战天风歪着头斜着眉,在别人眼里,完全是个轻佻小儿在吹着轻浮的大话,但荷妃雨何等样人,她只一眼就看出,战天风这轻浮之极的语气里,却是完全的实话,心中一时重重的震了一下,深深的看一眼战天风,点了点头,嘴角忽地现出微笑:“很好,天象果然暗藏玄机,是我看错了你,风起云涌,奇才异能之士层出不穷,还真是越来越好玩了呢。”一抱剑,身子退入黑莲花中,黑莲花慢慢闭合,同时变小,变成一枝小小的花箭,往水里隐去,奇异的是,随着黑莲花那小小的花苞往水里缩,巨大的池塘也急骤缩小,真不知那一池水去了哪里,几乎是一眨眼,上百亩的水面便缩小到不足亩余,到最后灵光一闪,黑莲花那小小的蓓蕾尖儿彻底消失不见,水塘也不见了,只余小小的一泓泉眼。
“好重的妖气。”战天风鼻子夸张的耸了两耸。
“你好象对荷妃雨有成见呢。”鬼瑶儿看着战天风。
“那是。”战天风点头:“这妖女跟我云裳姐是死对头呢。”
“原来又是为了白云裳。”鬼瑶儿心中气苦。
战天风却没看她,凑身到泉眼边,道:“这妖女是不是真走了啊,别跟个蛤蟆一样,潜在泥巴里面,突然跳出来可就有好吓人呢。”
“我看你才是个蛤蟆呢。”鬼瑶儿忍不住刺他一句。
战天风漫不在乎,回头嘻嘻笑:“对头,哪天我娶了你,便是赖蛤蟆吃上天鹅肉了。”
“做梦吧你。”鬼瑶儿心中气结,冲口而出,但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偷偷看着战天风,生怕这话刺伤了战天风,他心中作恼。
战天风却没当回事,打个哈哈:“我只做梦吃红烧肉,吃天鹅肉的梦倒是从没做过。”
这时灵光一闪,万异公子现身出来,却是神殿画像中的中年书生的样子,不再似先前光着身子吊着胡子象蜘蛛了。
战天风道:“师父,黑莲花跑了,不过不知是真跑了还是假跑了,更不知以后还会不会来。”
“是真的走了。”万异公子点头:“这次是老夫没防备,下次再想要进塔,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万异公子哼了一声。
“师父神通广大,让她来得去不得那就最好了。”
“那就为你的云裳姐去了一个强敌了。”鬼瑶儿这话本来不想说,却怎么也忍不住,妒忌就象冬眠的毒蛇,只要气候合适就会自动醒过来,压都压不住。
“我云裳姐才不怕她呢。”战天风反驳,却就是没听出鬼瑶儿是在妒忌。
“你小两口呆会儿再打情骂俏吧,先随老夫出去。”
“对啊,怎么出去呢,出去的路在哪里?”战天风四下乱看。
万异公子头顶上两根头发忽地变长伸出,分头缠着了战天风鬼瑶儿两个的手腕,同时飞身跃起,头下脚上,对着那泓泉眼直栽下去。
那泓泉眼浅浅的,最深处也不过尺余深的水,泉底细白的沙子清晰可见,沙缝之间,一股细细的水流无声的鼓着水泡冒出来,这样的泉眼,战天风见得实在太多了,虽然刚才这泉眼处还是一个巨大的水塘,荷妃雨变成的黑莲花更就是从这里奇异的消失的,但战天风对万异公子这么头下脚上的直栽下去还是大大的吃了一惊。
万异公子头顶挨着泉面上,泉眼中突地冒出一个大的水泡,万异公子的头撞在那水泡上,整个人刹时就不见了,战天风眼睛霍地瞪大,刚要叫出来,手腕上猛地传来一股大力,将他往泉眼中一扯,他和鬼瑶儿是给万异公子的头发扯得同时飞起的,泉眼处只那么大,两个人的身子刹时间便贴在了一起,而且刚好是脸对脸身贴身,战天风突然之间看到鬼瑶儿的脸就在自己眼前,一时促狭心起,叫道:“贴这么近干什么,想和老公亲嘴吗?那就亲一个。”张嘴就在鬼瑶儿红艳艳的嘴唇上亲了一下,鬼瑶儿大羞,身若火焚,她的手本来情不自禁的护在胸前,给战天风亲这一下,不但没推开他,反倒搭在了战天风肩膀上。
这中间说来罗嗦,其实只是一闪,战天风的嘴刚从鬼瑶儿唇上移开,便觉眼前白光一闪,和进塔时那白光一模一样,情不自禁闭眼,再睁眼,却已身在塔外,这时鬼瑶儿犹自闭着眼睛,右手搭在战天风肩头,整个身子更差不多全倚在战天风怀里。
一看鬼瑶儿靠在自己身上,战天风还不干了:“喂,喂,喂,靠上瘾了是不是,再靠我可收费了呢。”
鬼瑶儿惊醒过来,慌地移开身子,俏脸上火烧火燎,眼角余光瞟到周围有不少的人,更是不敢抬起脸来。
周围的人,自然就是花蝶衣等十七个,不出战天风所料,他们斗了半天一夜,还真没分出个高低来,不过他们并没看鬼瑶儿,万异公子一现身,所有人立时都拜倒在地,齐叫祖师爷,没一个抬头的。
万异公子怒哼一声:“你们很好,非常好,真是有出息。”
灵花灵兽两宗没见过战天风鬼瑶儿,也不知他两个是什么人,又不知万异公子为何发怒,都噤不敢言,凤飞飞几个眼见战天风两个突然跟着万异公子从万灵塔里出来,都不知战天风两个是什么时候摸进万灵塔的,只以为万异公子发怒是为外人进了万灵塔里,一时惊惶万分,几人对视一眼,不敢隐瞒,凤飞飞叩头道:“禀报祖师爷,战天风是我灵羽宗的大恩人,因他为我宗得罪了一钱会,所以我们带了他进谷来,有违门规,徒孙几个罪该万死,但战少侠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我灵羽宗,对我灵羽六翼更有救命之恩,所以不论他有什么过错,罪因都在徒孙几个身上,千刀万剐,尽由我们几个承担。”
花蝶衣几个一齐叩头,齐声道:“我们愿替战少侠承担一切罪责。”
“原来他是你们带进谷中的。”万异公子点点头:“这一点上,你们无过,反而有功。”
他这话让凤飞飞几个完全想不到,一时都是惊喜莫名,灵花灵兽两宗则是惊疑不定。
万异公子脸一沉,道:“你们不思进取,为了一个门主的虚名,竟然打了起来,这才是你们的罪。”怒哼声中,万异公子头上飞出十七根头发,同时打在凤飞飞等十七人身上,头发一击即回,似乎只是轻轻点了一下,但凤飞飞等十七人却是齐声闷哼,人人咬紧了牙关,如凤飞飞几个功力弱的,身子更是不自觉的轻轻颤抖,发丝虽细,但中间蕴含的力量却是不轻。
“本来要将你们这些没出息的孽畜尽数灭了,以免留在世间败坏老夫的名声,不过老夫今天高兴,便饶了尔等。”
“谢祖师爷。”凤飞飞等一齐叩头。
万异公子哼了一声,道:“老夫已收战天风为老夫的记名弟子,你们太让老夫失望了,万异门就暂由战天风监护。”说着看向战天风,道:“替老夫好生看着这些孽畜,莫让他们在世间给老夫丢人,有那看不顺眼的,顺手除去便是。”
战天风嘻嘻笑:“你老是让我当万异门的刑堂护法啊,行,弟子别的不会,鸡蛋里挑骨头最会了,你老就安心吧。”
凤飞飞等人都没见过万异公子,甚至他们的师父师祖也都没见过万异公子,只是听闻他们的祖师爷一点灵光千年不灭,玄异之极,这时竟能见到万异公子的灵光显形,更因那一下惩罚而感受到万异公子的不世神通,人人心中都是即激动又惶恐,真的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儿,这时听到战天风回话,嬉皮笑脸,简直没半点正经,一时都惊呆了,唉,他们一世人,哪见过这样的油条,不过战天风性子虽油,最主要还是他本心里并没真心把万异公子当师父,虽然万异公子传了他玄天九变的绝学,但那差不多是他骗来的呢,而且他也替万异公子赶走了荷妃雨不是,所以心中没有太多的敬意。
但出乎谢天香等人想象,万异公子并没动怒,却反而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战小子,你自己也小心了。”话毕灵光一闪,忽尔不见,自然是进塔去了。
“送祖师爷。”凤飞飞等一齐叩头,随又对战天风拜倒:“拜见师叔祖。”
“等等等等。”战天风忙摇手:“我只是你们祖师爷的记名弟子,诸位不要太当真,该干嘛仍干嘛好了。”
他竟然敢在万灵塔前说这种阳奉阴违的话,这回不但凤飞飞等吃惊,便是鬼瑶儿也暗暗服了他:“这人,你就有这话也别在这里说啊,真是。”
王一吼道:“祖师爷金口亲嘱,弟子们岂敢违背。”谢天香等一齐点头。
战天风抓抓耳朵:“那这样好了,你们便要当真,可也别这么叫,这么叫,不明白的人还以为我多大了,到时没有媒人来提亲,讨不到老婆可找你们啊。”
竟有这话,鬼瑶儿扑哧一笑,大大的横他一眼,谢天香等想笑却不敢笑,不过心里头倒对战天风多了几分亲切。
“这样吧,你们叫我护法好了,要不前面还加个总字,嘿嘿,不好意思,我这人喜欢称大,总护法好象威风些呢。”
鬼瑶儿再次笑倒,凤飞飞几个和战天风熟些的也忍不住轻笑起来。
其实战天风也是故意把气氛搞轻松些,他一直都不喜欢扮着脸和人说话,当日做天子也没个正经,区区一个万异门的护法,未必还要整天扮着个脸不成,眼见凤飞飞几个脸上轻松了些,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大家到外面去说吧,看以后要怎么办,你们总得选个门主出来啊,我这总护法护得了一时也护不了一世,难道还要护到你们的孙子出来?那也太辛苦了些不是?”说话间当先出殿,鬼瑶儿这会儿倒不好意思硬要来牵他的手了,却是一步不拉跟着,凤飞飞等随后跟出。
出神殿不远,远处突有一人急掠而来,后面远远的还大呼小叫跟着一群人,王一吼凝睛一看,急叫道:“总护法,有外敌混进谷中来了,请总护法允许弟子出手拿了这人。”
“外敌?”战天风吃了一惊:“难道黑莲花更调高手,大举进攻了?”细一看奔来那人,猛地喜叫起来:“七公,你老怎么找到这万异谷里来了。”
来的人正是壶七公,听到他叫,直掠过来,到战天风身前数丈处霍地停住,却是头发蓬乱两眼通红,瞪着战天风道:“战小子,马大侠给人害了,你给不给马大侠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