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我说七公,你这天下第一老偷儿不会是失了风,给人捉住暴打了一顿,把脑子打坏了吧?那可太好笑了。”战天风指着壶七公,哈哈大笑。
慢慢的他不笑了,因为壶七公没笑。
壶七公瞪着他,老眼通红,那眼睛里,满布的红丝下面,有一些可怕的东西,而他的嘴角,竟在微微的扯动。
战天风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暗流堵在壶七公胸间,战天风的心慢慢的抽紧,就象有一只无形的手抓着了他的心,慢慢的攥紧。
“马大哥---现在---在哪里?”他的声音突然就嘶哑了。
“跟我来。”壶七公的声音同样嘶哑,这三个字从他的喉咙里挤出来,就象风从老树的桠口处挤过。
壶七公转身飞出,战天风一步跟上,鬼瑶儿忙也跟了上去,不过她不敢再伸手去抓战天风的手。
“总护法。”熊不希叫。
三个字出口,战天风三个的身形已远在百丈之外,战天风当然能听到他的叫声,却没有答他。
王一吼谢天香几人相视一眼,王一吼道:“总护法的事,便是我万异门的事。”所有人一齐点头。
“但不知总护法要去哪里,他身法也实在太快了。”赤千娇叫,便在这几句话里,战天风三个已无影无踪,甚至掠风声都已微不可闻,不过王一吼谢天香几个功力高的,还是可以感应到灵力的波动。
谢天香看向凤飞飞:“凤香主,雀堂有能飞这么快的鸟吗?”
“我身边没有。”凤飞飞摇头。
“用我的犬吠天下。”犬哮天在身边大黄狗头顶上拍了一下,连人带狗一起升上半空,大黄狗随即一顿狂吠,吠毕,侧耳静听,远远的似乎有犬吠声隐隐传来。
“可以了。”犬哮天看一眼众人:“我的犬吠天下,一个时辰可以传一千里,总护法身法再快,一个时辰也是跑不了一千里的。”
外人或许不明白,但做为同门,凤飞飞等人还是大致明白的,所谓的犬吠天下,就是以犬吠声传音,放眼天下,没有任何地方会没有狗,即便是在这大山里,也到处都有猎人的猎犬,狗与狗之间互以吠声传音,一狗传一狗,刹时间便能远远的传出去。
当然,虽是同门,但各堂修行不同,犬吠天下的细节,别人还是不知道的,最大的疑问是,战天风三个是在半空中飞掠的,狗在地下,怎么去盯天上的人呢,因此凤飞飞问了一句:“不会弄错吧?”
“人也许会认错人,但狗绝对不会。”犬哮天冷冷的瞟一眼凤飞飞,当先掠了出去。
出谷不远,凤飞飞便发现好几个山头上有狗,都抬着头,狗眼巴巴的看天,看天的当然不只是这一带的狗,很多地方的狗都在看天,野史中因此而记载了群狗望天的异事。
壶七公先前怕战天风跟不上自己,有意把身法放慢一点,结果战天风倏一下便远远窜了出去,壶七公吓一跳,慌忙加快身法,但他竭尽全力,战天风却始终要比他快上一截,壶七公一时间暗暗乍舌,不过这会儿他也没心思来问战天风又有了什么奇遇,他能找到万异谷来,自然是因为妙香珠的原因,不过战天风也没心思问他,只是催他快跑,战天风甚至绝不问马横刀的事,因为他不敢问,而壶七公也不说,他知道现在不是说的时候。
鬼瑶儿身法不如他两个,但功力远高于他们,头两天落后很多,不过战天风身上有她留的追魂引,不至于追丢,一路跟去,到第三天,便慢慢追了上来,第四天起,战天风两个便再也无法甩下她了,身法再好,但如果长途奔袭,起决定作用的仍然是功力的高低。
不眠不休的赶了八九天,便鬼瑶儿也有些吃不消了,战天风两个却完全没有半点停步休息的意思,这么些天,战天风始终一声不吭,鬼瑶儿偶尔偷看他,他灰扑扑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只眼里有一种奇异的光,看到那种眼光,鬼瑶儿心里竟不由自主的泛起一股寒意。壶七公的眼睛则是越来越红,不过他通红的老眼却并没有给鬼瑶儿那种心中发凉的感觉。
终于到了洗马城外,壶七公直奔城东,一个山谷里,一座新坟,扎眼的立在谷中,坟前立着一条汉子,是马横刀的结义兄弟,玄信的侍卫队长慕伤仁。
但战天风并没有看见慕伤仁,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去留意,他只盯着那座坟。
坟前插着一把刀,正是马横刀的魔心刃。
魔心刃后面,墓碑上,写着马横刀的名字,后面两行大字:仰不愧天,俯不愧人,横刀立马,侠骨留香。
“马大哥---真的---死了?”战天风站在坟前,似乎在问别人,又似乎谁也没问,眼光直直的看着坟堆,似乎要把黄土看穿。
“是真的---死了。”壶七公在一边小声的应了一句。
“我不信。”战天风微微摇了摇头,这三个字,每一个字都很轻,但却是那般的坚决,斩钉截铁。
“我不信。”他又说了一句,在坟前脆下,双手忽地扒起坟上的土来,而且越扒越快,只一下便扒开了一个大洞。
他竟是要把坟扒开。
鬼瑶儿吃了一惊,略一犹豫,走近一步道:“天风,人死以入土为安,你这样,对死者是大不敬。”
战天风停了一下,道:“如果真是马大哥,我做什么他都不会怪我,但是,我不信。”说着又扒起土来。
鬼瑶儿不敢去扯他,看壶七公,壶七公也看她,他先前通红的老眼里,这时却有了几分担心。
他也看出了战天风的反应不正常。
但谁也不知道怎么办?
战天风一直不停的扒下去,十指如钩,远比铁锄要快得多。
终于露出了一头的棺材板。
看到棺材板,战天风呆了一下,手慢慢伸出去,这时他十个手指上的皮都已磨破,渗出血来,他却恍若未觉。
手触到棺材板,轻轻的拂掉板上的泥土,再轻轻的抚摸盖板,战天风心中生出感应,他似乎握着了马横刀的手,粗大,而温暖。
心中一直不肯相信,即便是看到了坟前插着的魔心刃,魔心刃是马横刀的第二生命,除非生离死别,无法想象魔心刃会离开马横刀的掌心,但就是那样战天风仍是不信。
但现在他信了。
心中“铮”的一下,象是弦断的声音。
“马大哥。”战天风叫,声音很轻很轻,但是一张口,口中一道血箭突地猛喷出来,全洒在了棺材板上,那血是如此的多,他全身的血,恍似都在那一下喷了出来,随即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天风。”鬼瑶儿惊呼,急跨一步,将战天风身子抱在了怀里,一看之下,更是又惊又痛,不仅仅是嘴里,战天风的眼耳口鼻七窍中,全都有血渗出来,鬼瑶儿以灵力微探,战天风心脉如弦,崩到了极限,随时有可能崩断。
这一刻才显出鬼瑶儿的修养,虽痛不乱,急以一缕灵力护住战天风心脉,同时以灵力缓缓输入,安抚战天风五脏六腑中乱成一团的真气。
壶七公反只能是在一边搓着手,干着急没有办法,另一边的慕伤仁更只能呆立着。
过了小半个时辰,战天风才慢慢醒过来,看到他睁开眼,鬼瑶儿心中惊怕,先道:“天风,逝者已矣,你不要太过伤心了,马大侠在天之灵,看到你急坏了身子,他也不会开心的。”
战天风看着她,眼光有些迷糊,但慢慢的便趋于清明,出乎鬼瑶儿的意料,战天风并没有再次喷血,甚至没有哭,反而轻轻的对她说了声:“谢谢。”
鬼瑶儿感受到了这谢谢两字中极度的异样,一呆,战天风已坐起身来,看向马横刀的坟。
坟仍是先前给他挖开时的样子,透过棺材板,战天风似乎看到了马横刀的脸。
“马大哥。”战天风轻轻叫了一声,眼光缓缓收回,看向壶七公:“七公,我马大哥是怎么死的,是谁害了他?”
壶七公也呆了一下,他也完全没想到战天风是这样的反应,他也以为战天风还会痛极喷血,或者至少伏坟大哭,却再没想到战天风会如此的平静。太反常了,这让他心里完全没了把握。
“听说是什么六君子,我也不太清楚,你要问慕统领。”壶七公向一边的慕伤仁看了一眼。
战天风转头看向慕伤仁,这时的慕伤仁与他初见时的慕伤仁完全不同,胡子拉碴,眼眶深陷,他这时的样子,只能以形锁骨立来形容。
不过战天风并没注意这些,只是期盼的看着慕伤仁的眼睛。
“是。”慕伤仁点头:“马大哥是给花江六君子害死的,他们用了卑鄙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