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那什么五爷死了就下葬,没死就叫他自己来,走不动就爬,爬不动就叫人抬。”战天风说着,索性闭上了眼睛:“本人从不出诊。”
宋忠自从当上宋府总管,还就没见过这号的呢,一时三尸神暴跳,再难忍耐,手一挥,暴叫道:“来人,拖了这不开眼的小子去。”
两边宋府弟子恶狼般扑上来,却突然出了异事,前扑的宋府弟子突地一个个往后飞出去,宋忠细一看才看清,他们不是飞出去,而是给人象扔麻布袋一样扔了出去。
出手的是壶七公,以闪电般的身法拦在那些宋府弟子前,一手一个,随抓随丢,几乎是一眨眼,所有宋府弟子便全给扔了出去,这些宋府弟子只是不入流的打手,遇上壶七公如此身法,根本连壶七公是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
扔完了人,壶七公拍拍手,又去站到了一侧,仍是翻眼看天,战天风鬼瑶儿却仍是眼皮子都没抬,冷冷的两张脸,就象两块冰。
这些年敢在花江城里把宋府弟子做麻布袋扔的,宋忠还真没见过,一时间惊呆了,醒过神来还想说句场面话,往战天风两张脸上一扫,不知如何却就打个冷颤,急忙转身跑了出去。
宋忠走,凤飞飞从里间打帘子出来,战天风道:“可以了,让谢香主撒了招亲擂。”
“是。”凤飞飞应一声,到窗口放了一只学舌鸟出去。
过了小半个时辰,一只学舌鸟飞来,冲着凤飞飞叽叽一阵叫,凤飞飞转身看向战天风道:“总护法,宋家的人抬了范长新来了,已经出了宋府,宋朝山、罗昆、易千钟三人都跟来了,那宋总管回去说总护法三个都是深不可测的高手,宋朝山三个虽不太信他的话,但可能还是起了警惕之心。”
“很好。”战天风点头:“你也去吧,和谢香主他们会合,把这几天搜来的情报再梳一遍,同时也不要放松监视,宋朝山几个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全部都要清楚。”
“总护法放心。”凤飞飞抱拳:“我在宋朝山六个的宅子内外,每一处都放了一百只鸟儿,灵花宗谢香主他们也加派了一批灵花灵草。”
“加派灵花灵草?”战天风微一皱眉:“要注意尽量不要惊动他们。”
“这个我们省得。”凤飞飞点头:“谢香主他们加派的灵花灵草,有的是以种子的形式飘进去再发芽开花的,有的则是以根脉的形式从地底下钻进去的,除非预先知道,不可能发觉。”说到这里略略一顿,道:“对了,今早上有一只鸟儿回报,说罗昆的小妾见园中突然开了一品从所未见的奇花,喜滋滋的请了罗昆去观赏,罗昆听说这花是自生的,一点没怀疑,反说天降奇花,是他罗家的福瑞呢。”说着咯咯一笑。
“罗家的福瑞是要到了。”战天风也冷笑一声。
鬼瑶儿壶七公却都没有笑,两人相视一眼,眼底都有惊骇的神色。
两人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战天风的报复计划是怎么样的,只知道战天风通过灵花宗,几乎将宋朝山几个的老底全揭了出来,他们先前不知道灵花宗是怎么做的,因些还没觉得什么,而现在凤飞飞的话,却让他们看到了一副可怕之极的情景:在宋朝山六个的宅子内外,每一个角落里,都藏着一双双眼睛和耳朵,有鸟,有树,有花,有草,宋朝山几个做的任何事情说的任何话,都逃不过这些眼睛和耳朵,对于战天风来说,宋朝山几个完全是透明的。
想到自己身边若也有这么多眼睛盯着,鬼瑶儿几乎要不寒而粟了,便是壶七公这样在江湖中煎熬了几十年的老油条,也自觉得心中一阵阵发麻。
凤飞飞说完一抱拳,自行去了,战天风三个仍是坐的坐站的站,静等宋朝山几个上门。
小半个时辰后,宋朝山几个到了,宋朝山三个先进来,随后四名宋家弟子抬了范长新进来。
战天风早看过了宋朝山几个的画影图形,这时当面对着,仍是抬眼扫了一眼,只是将恨意深藏心底,不让宋朝山几个看出来。
宋朝山六十来岁年纪,身材高大,长须垂胸,红光满面,左手中握着两个铁蛋子,不住的旋转。
罗昆年纪和宋朝山差不多,身材却要瘦小多了,腊黄一张脸,山羊胡,脸上的颧骨高高突起,生似个痨病鬼儿,但微眯的三角眼里冷光如电,却显示出精湛的功力。
易千钟年纪要小些,约摸五十不到,身材也和罗昆一样的单瘦,但面上到比罗昆还要多着些肉,有点白面书生的味道,手中果然一直端着个酒杯,杯不离手的外号看来不是虚言。
躺椅上的范长新约摸四十多岁年纪,身量不高,还有些发福,便躺着肚子也高高挺起来,脸也是圆滚滚的,下颔处一圈圈的肉,不见脖子,乍一眼看去,和市集上那些杀猪的屠户没什么两样,不过这会儿脸上没有油光,而是惨白一片,显然是失血过多的缘故。
战天风看宋朝山几个,宋朝山几个自也在看战天风几个。战天风三个中,只鬼瑶儿有意收敛灵力,没办法,她功力太强,若不收敛点儿,只怕会吓着宋朝山几个,引起他们的警觉,战天风和壶七公倒是没必要,他们的功力本就还不到一流之境,以宋朝山罗昆的身手,不会怕他们。
果然,宋朝山看战天风几个虽也了得,还不能和自己比,警戒之心顿时松了许多,但罗昆老奸巨滑,眼睛看到仍不放心,突地暗运一股灵力向一边的壶七公击去。
壶七公自有提防,运力相抗,他功力不如罗昆,退了半步,一时老脸胀红,瞪了罗昆道:“想打架吗?”
罗昆试出壶七公的真实功力,微笑不答,转头向战天风抱拳道:“先生便是仇郎中吗?”
战天风点头:“是的。”
“连丫头仆役都是高手,先生果是奇人。”罗昆三角眼紧盯着战天风眼睛:“不过江湖上好象从来没听过先生名号,而以先生神技身手,不该如此,倒让罗某不解了。”
战天风回视着他,眼中没有半点表情:“你是来求医的,还是来说废话的?”
这时范长新又咯了起来,咯出一大口血,战天风冷冷的看着他咯,看着范长新弓着身子,一脸痛苦的咯着,尤其看到血喷出来,他心中有一种特别快意的感觉。
宋朝山却急了,对战天风一抱拳道:“仇郎中,请你看看我五弟的伤。”
“不要急。”战天风摇头:“我看了他的像,他不该死于今天,所以一定可以治好的。”
“太好了,便请先生施展妙手。”宋朝山大喜,便是范长新虚白的脸上也因高兴而透出红光,壶七公在一边冷眼看着,竟不自禁的有点同情起他来。壶七公不知道战天风到底要怎么报复,但他可以肯定,战天风花这么大心力救治范长新,到动手报复时,便绝不会让范长新死得痛快。
战天风装模作样给范长新把了一下脉,道:“你是肺脉伤了,服我的药,一丸就好。”取一丸药,递给范长新,范长新取水服了,运气催发药力,半柱香时间,竟就自己站了起来,对战天风抱拳道:“先生果然是妙手神药,我先前胸口好象是压着一座山,只这一会,竟就空了。”
战天风点点头:“回去好生静养,忌酒忌色,可别浪费了我的药。”
范长新自然听不出他语含双关,连连点头,另一面宋朝山易千钟也是一脸喜色,要邀战天风去宋府置酒相谢,战天风托词不去,范长新又命人取了一盘银子来,战天风叫壶七公收了,宋朝山一行人这才去了,出去时,范长新是自己走出去的。
范长新抬着进来,走着出去,此事传开,更是合城轰动,闭嘴堂仇郎中之名,一时无人不知,但叫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一早,闭嘴堂人去楼空,谁也不知道神医仇郎中去了哪里,而去城南看热闹的人,也发觉招亲擂上空空如也,再无热闹可看。
这事报到宋朝山几个耳中,罗昆叫道:“我当时就觉得那仇郎中来历诡异,果不其然。”
一夜之后,范长新伤势已好了大半,这时可就摇头道:“我倒不觉得那仇郎中有什么诡异的?”
“这人忽然而来,忽然而去,一治好你的伤,立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你还不觉得诡异吗?”罗昆看着他:“而且我可以肯定,城南那个招亲擂,十九也和他们有关系,他们的目地,只怕就是要引起我们的注意,让我们自己找上门去。”
“引我们找上门去就是为给我治伤?”范长新回看着他。
罗昆鼓起眼睛,一时无话可答。
一边的宋朝山易千钟也是面面相窥,再做不得声,他们也觉得罗昆怀疑得有理,可事实却让他们完全无从疑起。
如果一个人要对付你,会先给你治好伤吗?除非这人脑子有病。
几人的对话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战天风耳朵里,战天风嘴角边掠过一丝冷笑,他轻抚着手中的魔心刃,低声道:“马大哥,秋高气爽,正是打猎的好季节,我要开始撒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