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秋阳已经有一杆子高了,打开门,阳光便如一头长着金色鬃毛的小马驹子,从门缝里直闯进来,满院子蹦哒开去。
老亚揉揉眼睛,往门外看了看,叹了口气,转身抓起扫帚扫起落叶来,扫了两下,又觉得懒懒的,拄着扫帚,望着院子门,出起神来,他仿似又看到了以前车水马龙的情景,一个个主顾进来,一辆辆镖车发出去,那会儿可真叫一个红火啊。
好象有马车停在了院门口,不过这一向老亚都有些爱走神儿,加之太阳又有些刺眼,他以为又是自己看走神了呢,便没动,只是拄着扫帚呆呆的看着。
马车上下来个人,是个老者,这老者背有些陀,还爱酒,右手拿着个鸡公壶,左手里更还夸张的抱着个大酒坛子,进门来,仰头先去鸡公壶里嘴对嘴的喝了口酒,斜眼见老亚呆呆的不理他,似乎有些恼了,把右手鸡公壶去左手酒坛子上重重一撞,发出一下清脆的撞击声。
这一撞,老亚倒是彻底清醒了,忙扔了扫帚,上前两步道:“这位老丈,你有什么事吗?”
“这里是不是镖局?”那老者翻起眼睛,好象不满意他这话。
“是镖局。”老亚点头:“双龙镖局在这一带,可是大大的有名呢。”
“这不就得了。”那老者哼了一声:“进镖局来,你说我有什么事?”
这话的意思是要托镖了,老亚大喜,急伸手肃客:“你老里面请,你老里面请。”
“不必。”那老者摇头,手中鸡公壶一扬,大刺刺的道:“你这局子里都有些什么镖师,全叫出来,站一排老夫看看吧。”
这话有些大,老亚一呆,那老者见他不动,老眼便翻了起来:“镖头又不是新媳妇,怎么着,还怕羞不敢见人?”
“这位老丈真是个风趣人。”是总镖头江双龙闻声出来了,后面还跟着戴武叶遇仙两镖头。江双龙四十来岁,方脸络缌胡,是个豪爽又不失精明的江湖汉子。戴武叶遇仙都是三十来岁,是双龙镖局身手最好最精细的镖头,这两年烽烟四起,镖行饭不好吃,其他镖师都遣散了,只他两个给江双龙硬留了下来。
江双龙到院中,抱拳道:“敝人便是总镖头江双龙,这两位一位是戴镖头一位是叶镖头,这位是老亚,还有两个趟子手在后院。”江双龙说着向几人一指。
“人少点儿,精神头也不怎么样。”那老者摇头,去鸡公壶里喝了口酒,抿了抿嘴道:“不过冲着你双龙镖局的名头,便将就了吧。”
“多谢老丈抬爱。”江双龙抱拳:“不知老丈贵姓,要保的是什么镖?”
“老夫姓酒,老酒鬼的酒。”这老者说着,仰头又大大的喝了一口酒,发出滋溜的一声响。
一则有生意高兴,二则这老者的话也有趣,老亚忍不住扑哧一笑,那老者却瞪他了:“怎么着,这姓很好笑吗?自古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这酒可真是好东西呢。”
“酒老丈真高人也。”江双龙忙赞了一句。
这话那老者爱听了,点头道:“你叫老夫酒管家好了,老夫要托你保的,是要你把我家少奶奶和小公子送到安平去,哦,对了,我家小公子也是姓酒,你叫他酒公子好了。”
“我才不姓酒,我也不爱喝酒。”马车帘子打起来,一个少年探出脑袋,这少年大约七、八岁年纪,粉嘟嘟的一张脸,这时候噘着嘴儿,似乎是不高兴,可乌溜溜的大眼睛却在院中滴溜溜乱转,明摆着是找这借口出来看新奇。
这少年身后,坐着一个少妇,大约二十五六岁年纪,衣着朴素洁净,一张瓜子脸,清秀端丽,左手牵着那少年,显然要是没她牵着,这少年已是蹦出来了,少妇与江双龙眼光对了一下,慌忙垂下脸,轻叱道:“小令。”虽是喝叱,声音里却透着慈爱。
那酒管家也回过头去,呵呵笑道:“花间一壶酒,斗销几千愁,小鬼头,你现在是不知愁滋味,到知道愁滋味时,才知道酒的好处呢。”
“我才不要知道。”小令舌头一伸,向他做个鬼脸,缩回了车里,帘子重又打了下去。
“小鬼头。”酒管家嘿嘿一笑,回身看着江双龙,道:“你们什么时候能动身?”
“随时都可以。”江双龙脸上也带了笑,顽皮的小令让他生出了好感。
“那就今天动身。”酒管家说着将左手着的酒坛子往前一送:“这是保费。”
先前听说只是保两个人,江双龙有些丧气,因为这生意实在太小了点儿,世间的俗话虽说人命值千金,但真正托保,撑死不过三五十两银子,那还是因为这里到安平净是山路,要是平阳大路,二十两银子顶天了,刨掉吃喝,剩不了几个,不过江双龙看了这一对母子,到生出好感,再想想闲着也是闲着,生意再小也做了吧,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酒管家的保费竟只是一坛酒,一时可就呆住了。
他还没想好怎么答呢,酒管家伸出一半的酒坛子还又收了回去,鼓起眼睛看着他道:“先说清楚了,人之外,车上还有点子东西,人无事,东西也不能丢,东西若丢了,照这个价,你一坛得赔我两坛。”
半坛都不想要呢,还一坛赔他两坛,江双龙简直哭笑不得了,抱一抱拳,道:“酒管家,这个,我不喝酒的,要不你---那个---。”虽然对小令母子有好感,但这酒管家真的过份了,他不想接这镖了。
“不喝酒?”酒管家眼珠子一下鼓得老大,象看怪物一样看着他,连连摇头道:“竟然不喝酒,那你真是白到世间走一遭了。”
这话难听了,江双龙脸一沉,酒管家却好象没看到他的表情,还在连连摇头:“不喝酒,竟然不喝酒。”仰起头,去鸡公壶里滋溜喝了一口,去衣袖上抹了抹胡子上的酒水,翻眼看了江双龙道:“不喝酒,那你嗑瓜子不嗑。”
这人说话越来越昏头,江双龙再忍不住了,哼一声道:“瓜子我也------。”最后不嗑两个字还没出口,他嘴巴突然就张大了,因为酒管家揭开了那个酒坛子的盖子,从里面拿了粒瓜子出来。
那不是普通的瓜子,竟是一粒金瓜子。
那个酒坛子里面,竟是整整一坛金瓜子,在坛沿下堆成一个小小的山尖,金色的山尖,秋阳一照,金光刺眼。
江双龙其实是喝酒的,酒管家手里的这个酒坛子,他能认出来,是那种十五斤装的,十五斤金瓜子,就是二百四十两黄金,乱世中金贵银贱,一两金子值得四十多两银子,这一坛,就是近万两银子。
这也难怪江双龙嘴巴合不拢来了,谁见了这么多金子能不吃惊得张大嘴巴?事实上边上的老亚和戴叶两镖头都跟他一样,个个张大了嘴巴做声不得。
酒管家又问了一句:“我说,你到底是嗑瓜子还是不嗑瓜子啊?”
“嗑的,我嗑的,当然嗑的。”江双龙反应过来,一时点头不迭。
“嗑瓜子就好。”酒管家嘿嘿笑,把那坛金子递了过来,江双龙双手接住,入手往下一沉,他脑中闪电般掠过两个念头。
第一个念头是,金子是真的,他先前有一点点怀疑,酒管家会不会和他开玩笑,拿些别的什么来冒充,因为这么大一坛金子做保费,也实是在太不可思议了,但现在他不怀疑了,颜色可以做假,重量却不可以,除了金子,不可能再有什么东西入手会有这么沉。
第二个念头是,金子远比酒水重得多,同样是十五斤装的坛子,一坛酒十五斤,一坛金子却绝对不止。
意识到这一点,他不禁重重的吸了口气。
便在吸气的同时,他脑子里泛起第三个念头,却是一个疑问:“是什么值得花这么大价钱?”
小令母子?还是那车中的东西?若是小令母子,小令母子到底是什么人?到安平跑一趟就要数万银子的保费。如果是车中的东西,车中的东西是什么?值得拿数万银子来保?
江双龙完全想不清楚,而且越想疑念越多,不过酒管家不容他想了,催道:“我说江总镖头,别发呆了,瓜子收起来,咱们这就动身吧。”
“好好好。”江双龙慌忙应着,他本是个沉稳的人,但这时心神却有些乱了,巨大的镖金引来了巨大的疑惑,这个时候仍能保持心头清明的人,不会有几个。
收拾一番,镖队起行,双龙镖局全体出动,两个趟子手在最前面趟路,戴叶两镖头在车前,江双龙在车后,将马车紧紧护住,老亚随车打杂。
到安平,路不远,前后不过七八百里,都是山路,不过没什么高山,藏不住大股的盗匪,有几个小毛贼,并不放在江双龙心上,不过他还是十分小心,进山前,太阳还老高,完全可以赶在太阳入土前到山对面的镇子里,但他却早早扎下了镖队。这小半天里他仔细计算了路程,更下定了一切求稳的决心,只要不出事,他以后即便什么也不做,这笔镖金也足够他舒舒服服的过下半辈子,只是他心中始终有个阴影。
“撑过白茅岭。”看着慢慢躲到山背后的太阳,江双龙在心底祈求:“只要撑过白茅岭,那就一切都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