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第二天一早动身,江双龙照算好的路程,有时紧赶,有时慢行,总在太阳落山前赶到最近的镇子或村落歇脚,一路平平静静,风不起,草不惊,不过江双龙心中不敢有半点松懈,也时刻嘱咐戴叶两个和趟子手,竖起耳朵睁大眼睛,切不可有半点马虎。
小令母子的马车由酒管家亲自驾驶,一路上,他手中总是拿着那鸡公壶,时不时的咪一口,十分的悠闲自得,每每看了他的样子,江双龙心中总会生出一丝迷惑,认为自己的紧张是过于敏感了。
对行程,酒管家也完全不管,江双龙说走就走,说歇就歇,小令的母亲更很少露面,倒是小令对一切似乎都非常好奇,每每歇脚的时候就会窜出来,东看看西瞧瞧,问东问西,江双龙让老亚紧跟着小令,暗嘱他用些巧妙的话套套小令的话头,看能不能从小孩子的话里套出些什么,一出手就是几万银子保费的人,实在是让人好奇啊,但小令顽皮又精乖,有他问的没他答的,而且过不了多久就会给他娘喊了回去,老亚看着江双龙,只有摇头苦笑。
白茅岭,上坡八里,下坡八里,两边遍生一人多高的白茅,秋风一吹,白茅如雪浪般摆动,美丽绝伦。
江双龙看到那片雪浪,心中却是一紧。
那片雪浪中,藏个千儿八百人,就跟藏只兔子一样,完全看不出来,若上坡到一半,两边群盗蜂涌而出,便有三头六臂也架不住,江双龙没在这里出过事,但有好几家镖局都是栽在这里,其中不泛身手远强于他的好手。
“叶镖头带一个人在前面,戴镖头带一个人在后面,老亚和我紧贴着马车,一口气直冲上去,再一口气下坡,中间绝不要停。”江双龙眼发电光,沉声嘱咐,众镖头一齐应诺。
江双龙扭头看向老亚:“老亚,万一有事,你立即上车把住了马,拼了命往上赶就是,其它的一切都不要你管。”
“总镖头放心。”老亚紧了紧裤腰带。
江双龙再看一眼镖队,没什么遗漏了,喝道:“上岭。”
叶遇仙带一个趟子手,一马当先直冲上去,镖队随后跟上。
风吹茅草,飒飒作响,江双龙一颗心也怦怦直跳,他的耳朵几乎在无形中拉长了半寸,却仍是无法听到茅草中十丈以外的动静,即便功力再比他高上一倍,面对风中无数茅草的刷刷声,也是无可奈何,这里实在是打伏击最好的地方。
但出乎江双龙预料,一路上坡,除了风吹草动,还是风吹草动,并没有盗匪冲出来,眼看到了坡顶,江双龙不由轻轻松了口气,他怕的就是上坡,有伏击,往上走不快,往下难掉头,过了坡往下,一口气冲下去了,有伏击也不怕,事实上也没人会傻到上坡不伏击下坡伏击的,上坡没事,那就几乎可以肯定没事了。
但他一口气还没落到心底,霍地又吊了起来。
他看到了坡顶。
坡顶是块方圆百丈的平地,顶上生着一棵古松,那古松也不知多少年岁了,枝干两个人合抱还抱不过来,长年青翠,亭亭如盖,过岭的旅人,一定要在树下歇歇气才下岭。
这时树下站着一个人,这人全身裹在一件黑袍中,看不到身形,更怪的,是这人脸上戴着一个阴阳怪的面具,一边笑,一边哭。
看到这阴阳怪面具,江双龙一颗心便直沉了下去。
阴阳怪,早些年著名的大盗,招牌就是脸上的阴阳怪面具,身手高绝,据说已足可跻身江湖一流高手之境,行踪诡异,心黑手狠,一旦出手,绝无活口,只是近些年久不闻动静,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出现了,而他等在这里的目地江双龙便用脚后跟也想得到:小令母子或者那车上的什么东西。
酒管家不知是喝得半醉了还是眼神不好,似乎没看到松树下怪模怪样的阴阳怪,快到坡顶还加了一鞭,马一发力,车子一下便窜了上去,更直向松树下驶去,不过前面的叶遇仙手快,回马一带,一把就抓了马缰绳,那酒管家还发晕呢,斜眼眯着他,叫:“怎么了,要歇也到前面树下啊,停这里叫怎么回事?”
叶遇仙自然也是听说过阴阳怪的,不理他,只是死死的扣着缰绳,回头看江双龙,江双龙看到了他眼底的紧张和扣着缰绳的手上暴起的青筋,咬了咬牙,扭头扫一眼紧跟上来的戴武两个,低声道:“前后护着车子,没听说这老魔头有帮手,但也注意一下周围。”
说着打马上前,到车前十丈,抱拳道:“是阴阳怪老前辈吗?在下双龙镖局江双龙问候,不知老前辈在此,多有惊扰,老前辈若不见怪,在下立即打马回车,免惊老前辈清修。”
他这话是抱万一之想,也许阴阳怪等的不是他的镖队呢,不过他的希望立马就落空了,阴阳怪冷哼一声:“七、八年不出来,竟还有人记得老夫,很好,看在你还有点眼光的份上,你滚吧,车留下。”
阴阳怪面具后的眼光酷厉阴冷,江双龙看了一眼,知道多言无益,事实上阴阳怪能放过他们,已是大违往昔的风格了,再要他放过马车,怎么可能。
江双龙抱一抱拳,打马回来,看着戴武叶遇仙两个,低声道:“老魔功力太强,我们不是对手,你们从原路回去吧,或能捡一条命。”
“总镖头,你呢?”叶遇仙扣着马缰的手上,青筋重重的跳了两下。
“我的事不要你们管,快走快走。”江双龙不答他话,只是挥手。
镖局的规矩,只要接了镖,中能便不能退镖,前面便是刀山火海,也要跳下去,绝不能置事主与不顾,当然,也有面对强敌而中途退缩保命的,但江双龙显然不是那样的人,他们和江双龙打了这么久的交道,知道他的性子。
叶遇仙与戴武对视,叶遇仙平素有小白脸之称,这时一张脸更白得发青,戴武一张红脸则是红得发黑,目光对视,心意相通,两人蓦地里同声大叫,两匹马同时急冲出去,射向阴阳怪。
江双龙在心底轻轻叹息了一声。
他知道戴叶两个会这样,他留下戴叶两个,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精细和功夫好,也是看中他们胸中的血性。
不过他刚才的话也并不是虚情假意,更不是反语相激,他是真的希望戴叶两个退走,阴阳怪凶名赫赫,功力超绝,他们是绝对拼不过的,很多时候,血性并不能改变事实。
但炽热的血,至少无愧于它鲜红的颜色。
江双龙左手在马上一拍,整个身子凌空翻起,倏地越过戴叶两个,一刀向阴阳怪劈去,这一刀后发而先至,刀风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异啸,更将无数白茅的飒飒振响一齐压了下去。
戴叶两人曾多次见江双龙使刀,却从没哪一次见江双龙的刀有如此气势,气血所激,竟让江双龙在这一刀里达到了前所未至的境界。
但古松下突地就失去了阴阳怪的身影,江双龙这一刀竟没了目标,大惊失色之下,江双龙火急回身,果见阴阳怪正向马车掠去。
“老怪看刀。”江双龙回身急掠,阴阳怪一脚前跨,奇异的是,身子却反向后退,而且快得异乎寻常,倏一下就拦在了江双龙前面,他这一下似进而退,完全出乎江双龙意料,急举刀时,黑光一闪,眼前刹时黑蒙蒙一片,大惊下急要后退,胸前却早已一麻,向后跌飞。
江双龙心中惨痛,向后跌飞的同时他已经明白了,那眼前一黑是阴阳怪的黑袍遮住了视线,阴阳怪的功力并不象传说中的那么高,但避实击虚,他紧张之下,竟是一招受制。
阴阳怪跟着江双龙倒飞的身子后掠,刚好迎上回头掠来的叶遇仙戴武两个,戴叶两个功力还远不如江双龙,加之见江双龙一招便被击飞,惊怒慌张之下,招法更是大失水准,同样是一眨眼便给击飞了出去。
阴阳怪身子凝住,嘿嘿一阵阴笑,但出乎江双龙意料,他并没有再给江双龙三个补上一下,而是转身向马车走了过去。
“总镖头。”看阴阳怪走过来,老亚不敢与抗,但也并没有撒脚逃跑,而是绕过阴阳怪向江双龙奔了过来,阴阳怪也并未阻拦。
江双龙穴道受制,神智未失,惊怒的看着阴阳怪走向马车,却同时看到了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场景,酒管家头趴在膝盖上,手中的鸡公壶虚虚的垂着,他竟是睡着了,白茅飒飒的振响中,掺杂着他惊天动地的呼噜声。
阴阳怪却在马车前停了一下,冷眼斜视着呼噜震天的酒管家,阴笑一声:“这么好睡,到阴间睡去吧。”手一扬,一根黑带子从他黑袍中射出,射向酒管家,黑带子飞出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江双龙却看得出来带子上绵劲中蓄,这一击,江双龙便是全力出刀也未必能接下来,何况酒管家还是在睡梦中。
江双龙脑中电闪:“他为什么对一个睡梦中的老人用这么大力,难道酒管家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酒管家突然从马车上摔了下去,不是给阴阳怪的带子打下车的,那会儿阴阳怪的带子离着他至少还有两三尺的距离,而就是自己摔了下去,江双龙惟一能找到的理由就是:他睡着了,而身子刚好在这一刻摔了下来。
世上竟有这样的巧事?江双龙瞠目结舌,阴阳怪也似乎有些发怔,便在这一瞬间,马车的帘子突地无风自起,车中一剑飞出。
那一剑飘忽如风中的白茅,阴阳怪一退,再退,三退,带断,袍裂,退到十丈外的阴阳怪光着一只右臂,手臂处的袍子已经绞成了一条条的布带,象枯黄后垂下的茅叶,他手臂上绑着一只护臂,如果没有这只护臂,可能他的手早给长剑绞断了。
“天残十式------。”阴阳怪惊呼,盯着剑的主人,小令的母亲,眼中的神情如见鬼魅,随即一个倒翻,消失在了茫茫白茅中。
“天残十式?”江双龙念着这几个字,看着那持剑的女子,有一种恍若梦中的感觉。
天残,早年间的一代狂魔,邪道上顶上尖儿的人物,阴阳怪若与他相较,就象老鼠和恶狼相较,完全不是个儿,小令的母亲,这个清秀温婉的女子,难道竟是天残的传人?
小令的母亲倒持长剑,到江双龙面前替他解开穴道,当她手伸过来时,江双龙嘴角情不自禁牵了一下,小令的母亲留意到了他眼中的神情,微微一笑,却突地一咳,她急忙取手帕捂住嘴,但江双龙还是看到了她嘴角边的一点血丝。
“难道她竟然负了伤?”江双龙心中闪过一丝疑念,小令的母亲却已冲他歉然一笑,退进了车中,江双龙明白她这歉然一笑的意思,她不能再替叶戴两镖头解穴了,必须得江双龙自己动手。
她竟然会为这样的事抱歉,她真的是那传说中见面即残的天残的后人吗?江双龙心中疑念又多了三分。
他爬起来,替叶遇仙两个解开穴道,那酒管家这会儿倒睡醒了,重又爬到车上,口中还嘟嘟囔囔:“吵死了吵死了,想眯一会儿都不行,世道无良啊。”他的冤气又转发到江双龙几个身上:“你们到是走不走啊?”
叶遇仙两个看着江双龙,江双龙一点头,翻身上马。不论小令的母亲是不是天残的后人,以她的剑术,江双龙几个给她保镖都是笑话,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先下了岭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