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夜凉如水,星空寂廖。
花江水,默默的流着,在一些拐弯处,偶尔由于障碍物的阻挡,而发出呜咽声,象是旅人因路不好走而在喉咙里发出的低声的抱怨。
江边泊着一艘小船,一个渔夫坐在船头,船头插着两根钓杆,不过半天没见他动一下,也不知是他睡着了,鱼咬钩他不知道呢,还是鱼睡着了,根本就不来咬钩。
远远的有掠风声传来,渔夫的眼睛微微睁开,原来他并没有睡着,不过他也没有转过身来。
掠风声越近,一个年轻人从夜色中钻出来,到江边停住,看了看那渔夫,抬了抬脚,似乎想上船,却又放下了。
这年轻人大约二十六、七岁年纪,身材瘦长,脸也比较瘦,两眼如鹰,配着唇边的一抹小胡子,显得一脸的精明强干。
年轻人背手立着,不说话,渔夫也不说话,好一会儿,那渔夫忽地伸手,钓杆一起,竟提起一尾江鲤来,约莫有两三斤重,在钩尖上尾巴乱晃,拼命挣扎,渔夫呵呵而笑:“守了半夜,终于还是上钩了,不过也可能是给二公子面子,怎么样,二公子,江风夜寒,不如上船来,小的给你做碗鲤鱼汤暖和暖和?”
“江鲤可不会给我面子。”那年轻人嘴角微微一翘,闪过一抹微笑,笑到一半却又收了回去,声音微沉,道:“有风声说你知道算计我易四叔那人的下落,你要什么价?”
“易四侠被人算计,不但身败名裂,连自己也失了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实实让人扼腕。”那渔夫叹了口气,将江鲤装进篓中,始道:“不过我耳报门的规矩不能坏,否则以后我们的生意就没法做了。”
耳报门,江湖上最神秘的帮派之一,专门出卖各种消息,也可以帮人打探消息,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也从来没人知道他们的消息到底是怎么来的,只知道耳报门出来的消息十九可靠,若不可靠呢?耳报门有个规矩,消息不可靠,双倍赔偿,由此而奠定了极高的信誉。
这渔夫即然是耳报门的,自然就不是来钓鱼的了。
“我知道。”那年轻人点头:“你只说什么价吧?”
“二十两金子。”
“好。”年轻人一点头,伸手去怀里一掏,手一抖,一道金光打向那渔夫,渔夫始终不肯转过身来,金光近身,他反手一抓,奇准无比的将金光抓在了手里,却是一个金元宝。
渔夫将金元宝抛了抛,确信重量差不多,道:“安平城东三十里,绿杨庄里呼鲍信。”
“谢了。”年轻人一抱拳,返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渔夫将金元宝放进怀里,却重又钓起鱼来,过了一会儿,他提起另一根钓杆,出水的是一根长长的芦苇,芦苇的尽头,竟然是一个人,芦苇就叼在他嘴里。
出水,这人张嘴松开芦苇,跳上船,一身湿漉漉的,却在船头哈哈大笑。
这人与先前那年轻人差不多,也是二十多岁年纪,不过下巴总是微微抬着,与先前那年轻人的精明内敛相反,他显得有些轻佻傲慢。
那渔夫这时站了起来,他大约三十多岁年纪,黑黝黝一张脸,陪着那年轻人笑,露出的牙齿却是雪一样的白,在夜光中特别打眼。
“罗志坚,我早就算定你必来向夜游神买消息,任你奸似鬼,也有落在我算中的时候,这次看爹爹还怎么夸你。”这年轻人说着,又是一阵大笑。
这年轻人叫罗志刚,是花江六君子之一罗昆的独生子,先前那年轻人叫罗志坚,是罗昆早死的弟弟罗瑞的遗腹子,罗昆伤心弟弟早死,对弟弟这遗腹子格外疼爱,打小带在身边,亲自抚育教导,罗昆在他身上花的精力心思,远比在罗志刚这亲儿子身上花的多得多,而罗志坚也不负所望,即肯刻苦,性子又精明沉稳,为人处事,从小就有一种小大人的模样,悟性也高,年纪虽轻,功力却已有罗昆的七成,足可跻身江湖二流好手之境。
罗志刚却刚好相反,他年纪较之罗志坚其实还要大得几个月,但打小娇生惯养,轻浮跳脱,即吃不得苦,办事也远不如罗志坚沉稳,罗昆因此十分不喜,小时候罗志刚挨的打骂最多,长大了也没给过他好脸色,罗家在花江势力很大,产业也非常多,但罗昆总是把罗志坚带在身边,生意上的大小事情,都交给他处理,从来就没罗志刚什么事。
小时候罗志刚不懂事,打一顿过后照旧笑哈哈,长大了懂事了,就觉出不对了,手中无权面上无颜,明明他才是罗昆的亲儿子,罗府内外所有的管事,却都只听罗志坚的,他这个大少爷,在罗府简直就是一棵草了,多他不多,少他还真就不少了。
落到这个地步,罗志刚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却怪着是罗昆不疼他这个亲儿子,但他有怨气也不敢在罗昆面前表露,只敢暗里往罗志坚身上撒,这几年来,罗志坚做事,他就常常暗里下绊子,想着罗志坚栽跟头,他再表现表现,老爹就会另眼看他了,但罗志坚十分精明沉稳,罗昆也是老眼如电,罗志刚这些暗绊儿没起多大作用,反倒更让罗昆看他不顺眼,而罗昆越看罗志刚不顺眼就越激发了罗志刚心中的劣性,越到后来,越把罗志坚视为生死仇家了。
这一次易千钟身败名裂,宋朝山罗昆等不好公然维护,但罗昆暗里却认定,必是有人暗中算计易千钟,否则不可能那么巧,成至那些人会刚好在那里出现,虽然成至他们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但罗昆是不会相信的,所以他和宋朝山范长新商量,一定要找出暗中对付易千钟的这个人,这么大的事,罗志坚自然要表现一下,在自己搜不到消息的情况下,便找上了耳报门,罗志刚真正做事不行,算计人却有点小聪明,他就算定了罗志坚必会找耳报门买消息,便先找到耳报门在花江这一带的舵主夜游神,花大价钱让夜游神把假消息买给罗志坚,而这渔夫自然便是夜游神了。
“这一次大公子一定可以好好的露一手了。”夜游神陪笑:“只是我这一次大违门规,可就-------。”
他没有说完,罗志刚自然明白他意思,从怀中掏出一粒珠子,那珠子有鸽蛋大小,在夜色中莹莹的发着光,递给夜游神,道:“这颗夜明珠至少也值得万把两银子,等我捉到算计易四叔那人,在爹爹面前露了脸,再给你另外一颗,你做成这么大的买卖,你家门主还不对你另眼相看啊,而且罗志坚是直接找的你,等于是你两个私下的交易,到时你一口否掉就是,只说你只和我做过交易,根本没见过罗志坚,你家门主见了夜明珠,自然只信你的话,罗志坚空口无凭,哭下大天来都没有人信的。”
夜游神接过珠子,早已眉开眼笑,连连点头道:“那是那是,祝大公子马到成功。”
罗志刚下巴微抬,一脸自傲:“我这次策划得天衣无缝,只要你的消息可靠,必然手到擒来。”
“我的消息绝对可靠,否则一陪二,我家门主还不活剥了我。”夜游神一脸肯定。
“那你就等着拿另一颗夜明珠吧。”罗志刚打个哈哈,纵身而去。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夜游神脸上露过一丝诡异的笑,回身到船上,到舱中,打开舱板,舱中一个酒坛子,揭开坛子盖,里面竟是满满一坛金瓜子,夜游神将罗志坚给的金元宝和罗志刚的夜明珠全放进去,金子给珠光一照,金光闪闪,金光又反射到珠子上,映得珠子也略带金黄,夜游神一张脸在珠光宝气中,更显得黄白不定。
“这一票还真是做得过。”夜游神得意的一笑,但心中蓦地掠过一阵寒意,眼前现出那双冰一样的眼睛,心下嘀咕:“那人到底是什么人,看人的眼光象腊八月的寒风,让人从头顶一直能冷到脚板心,那老鬼出手也豪阔,一坛金瓜子送出来就象送坛酒一样,但最主要的,他们对我的情况怎么摸得这么清楚,江湖上好象从来没有人对我耳报门的情形这么清楚的呢,偏偏那丫头手里还有门主的手令,真是奇怪了。”放好金子盖上舱板,放船下行,却又迷惑的想:“那人花这么大价钱叫我骗罗志刚两兄弟,到底是为的什么呢?我耳报门一向童叟无欺,以诚信立派,这次门主却下令让我一切听那个人的,公然相骗,可骗这两个公子哥儿,又有什么用呢?”
江水无声的流着,在前面拐出一个大弯,就象一个大大的问号。
两天后,子夜时分,一群黑衣汉子包围了一座庄子,四面突入,刀剑交锋声中,忽地传出一声痛叫,叫声中一个蒙面人突出包围圈,身子闪得两闪,便消失在了庄后的群山中。
火把亮起,映出罗志刚的脸,包围山庄的,是他和一帮手下,只是没想到仍给敌人强闯出去了。
“大公子,你没事吧?”一个黑衣汉子问。
刚才罗志刚左手给刺了一下,不知是什么东西,非常的痛,那一声痛叫就是从他口中传出来的,但这会儿却似乎又不痛了,他看左手,就是手腕处一个淡淡的红点,象给蚊子咬了一口,甩一甩手,好象也没什么事,只是想不通当时为什么那么痛,摇摇头,道:“没事,快追。”
“贼子进了山,追不上了。”边上的汉子摇头。
罗志刚又是惊怒又是丧气,咬了咬牙,却又嘿嘿笑了起来:“我们虽没拿到贼子,至少和贼子碰了一下,咱们的二公子只怕却是扑了个空了。”他边上的黑衣汉子也一起嘿嘿而笑。
手不痛了,看起来也没事,罗志刚便没放在心上,当夜赶回花江城,一路上老觉得手有点痒,先前只是那个红点处痒,后来慢慢的痒上去,他仍是没怎么在意,痒一下嘛,有什么了不得的,但在天明后,中途打尖洗了把脸,袖子捋起来,他偶然瞟了一下手腕,突然见到小臂上多了一根红线,这根红线起始于昨夜的那个红点,约有两三根头发丝合起来那么粗,沿着脉门一直往上,这时已到了臂弯处,似乎仍在慢慢的往上延伸。
罗志刚先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睛,再用手摸了一下,他以为是昨夜抓痒抓出来的,但一摸他就知道不是了,因为摸的时候手可以拉动皮肤,而那根红线并不随着皮肤的牵动而动,明显是在皮肤下面的肉里。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罗志刚到底没经过什么事,一下子咋虎起来,几个亲随忙围过来看,都看不出名目,不过一致的猜测是,可能是毒。
一听是毒,罗志刚吓坏了,慌忙运气,但那红线不但没有给逼下去,反而好象又窜上来了一些,罗志刚更加害怕,又把随身带的解毒药服了两粒,这种随身备用的解毒药一般都不具有特别的针对性,自然也没什么用,然后又有亲随出主意说用绳子绑在红线上面,阻止气血流动,毒就不会上行了,这个也有理,急找绳子来绑了,先绑着还好,一错眼,再看,红线早已穿过绳子,到了上臂了。
“快回去给爹看。”罗志刚急得差点要哭了,一路飞赶,又不敢借遁术,怕气血运行过速红线跑得更快,只有骑马,傍黑时分回到花江城,红线已穿过肩膀,到了左乳上头,那么长长的一条红线,看上去诡异而恐怖,让人心惊肉跳,惟一让罗志刚感到安心的一点是,始终都不痛,只是有点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