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两人床前,各守着一个中年女子,罗志刚床前的是他娘吴氏,罗志坚床前是他娘越氏,据情报,越氏和吴氏年纪相差不大,但越氏看起来比吴氏要年轻多了,最多只看得四十岁的样子,那还是因为现在眼泪婆娑,若平时打扮好了,说三十多岁也不为过。
范长新一看到战天风,眼睛放光道:“仇郎中,你是不是有烈阳草。”宋朝山两个也眼巴巴看着他,不过罗昆眼里始终有几分疑惑。
“是。”战天风点头:“不过我只有一棵。”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棵草来。那草三四寸长短,一茎三叶,早已经干透了,和平常所见的干草也没什么两样。
范长新一见,眼光大亮,叫道:“是烈阳草,没错。”
得到范长新肯定,宋朝山两个眼中也同时放出光来,罗昆眼中的怀疑也一扫而过,对着战天风抱拳道:“仇郎中救下我侄儿和犬子,此恩真不知要如何报答啊。”
“我只有一棵烈阳草。”战天风摇摇头:“只能救一个。”
“只有一棵烈阳草?”罗昆一呆。
宋朝山道:“这棵烈阳草不算小啊,让他两兄弟各服一半不行吗?”
“不行。”战天风摇头。
罗昆两个犹似不信,看向范长新,范长新也摇了摇头,道:“仇郎中说的没错,传说太阳中有三足乌,烈阳草一茎三叶,正与三足乌相对应,而成烈火之精,只有这份火性,才能杀得死噬心虫,叶子少一片火性都不够,更别说一半了。”
“仇郎中,真的再没有另一棵烈阳草了么?”宋朝山看向战天风。
“我这一棵草要卖十万两银子。”
“二十万也行。”宋朝山断然点头。
“二十万,呵呵。”战天风冷然一笑:“我要还有一棵烈阳草,为什么要收着,不拿出来卖二十万银子呢?”
这话正中切要,罗昆三个的眼光都熄了下去,范长新接过战天风手中的烈阳草,转头看向罗昆,罗昆明白他的意思,其他人自然也都明白,房中的气氛一时沉重起来,除了罗志刚两个的呻吟声,再无一人吱声。
罗志刚两个中只能活一个,一个是儿子,一个是侄儿,罗昆必须要在两个中选一个。
吴氏的手本来放在床边,这时悄悄伸到床上,抓住了罗志刚的手,掐了一下,罗志刚这会儿到不傻,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努力提气叫道:“爹。”
听到他这声爹,另一面的越氏身子抖了一下,看一眼罗昆,又急速的垂下眼光,她也伸手抓住了儿子的手,罗志坚的嘴巴动了一下,却只发出一声呻吟。
“红线夺命,烈士断腕。”范长新看着罗昆:“二哥,早做决断,越快越好。”
罗昆点点头,转头看向罗志刚,见他眼光看过来,罗志刚娘俩都是一脸喜色,罗志刚尤其喜滋滋的迎着父亲的眼光,心下更暗自得意:“到底我是他亲生的。”
“刚儿,平时爹对你不好,那是爱之深,责之切,这一点你要明白。”罗昆的声音难得的温和,罗志刚并没听出什么,用力点头:“爹,我知道,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好好的替你争口气。”
罗昆摇了摇头,竟也挤出两滴泪来,道:“但是刚儿,有一点你要理解爹,你叔叔死得早,他临去之前,抓着我的手让我照看那时还未出生的坚儿,这会儿如果我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死了而不救他,我怎么对得起在地下的你的叔叔。”
罗志刚猛然清醒了过来,叫道:“爹,你的意思是,你要救他,让我死?”
“老爷。”吴氏也是脸色大变,扑通跪下:“志刚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啊。”
“正因为亲生,我才要舍下他,否则他死去的叔叔怎么看我,天下人又怎么看我。”罗昆说着抬头向天,深吸一口气,道:“老五,把烈阳草给志坚服下。”
“老爷。”吴氏哭叫着爬过来,抱着罗昆的脚,死命的摇着:“老爷,我知道你看刚儿不顺眼,可无论如何说,他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但无论她怎么摇,罗昆看都不看她一眼。
罗志刚失望愤怒到极点,也不知哪来一股力气,竟猛地一下坐了起来,两眼血红,死死的盯着罗昆道:“你是我爹吗?你是我爹吗?你是我爹吗?”连问三声,心中气血上涌,一道血箭猛喷出来,几乎喷到罗昆身上。
“你不是我爹。”叫了这一句,罗志刚身子一软,直通通倒在床上,竟是落了气,眼睛却是鼓得老大。
“刚儿。”吴氏猛扑到他尸身上,死命摇着,哭昏了过去。
宋朝山叹了口气,范长新也叹了口气,取了水来,让罗志坚服了烈阳草,越氏看着药给儿子服下,捂着脸呜呜而哭,却并无对罗昆有感激之言。
战天风冷眼看着这一切,道:“先告辞了。”
罗昆转身道:“请先生先到帐房支十万银子,这事过去后,再慢慢相谢先生。”
“十万银子的事,只是一句戏言而已,罗大侠舍儿子而救侄儿,仇某佩服之至。”战天风一抱拳,转身出去,鬼瑶儿壶七公随后跟上。听说战天风不要银子,罗昆三个都怔了一下,宋朝山与范长新对视一眼,范长新道:“这仇先生外表冰冷,但其实是个好人。”
罗昆点头道:“这人是个怪人,我先前还有些疑他,现在看来,倒是我多疑了。”
三人的话很快传到战天风耳朵里,战天风只是冷笑。
这件事很快就风平浪静了,罗宋三家虽出尽人手,动员了一切力量,却再也查不到半点消息,倒是罗志坚的身子飞快的好了起来。
子夜,花江边,一舟垂钓。
一个黑影飞掠而来,到江边落下,是罗志坚,他瘦了些,但脸上精明依旧。
垂钓的渔夫转过身来,是夜游神,他跳下船,一抱拳:“二公子。”
“夜舵主。”罗志坚抱拳回礼:“夜舵主寅夜相召,不知有何指教。”
“夜某先给公子赔礼。”夜游神一揖到地。
罗志坚疑惑的看着他,他不明白夜游神这话的意思,但他十分精明,不明白的事,便不开口,等着夜游神自己说出来。
夜游神道:“上次的情报,其实我只卖了一半给你,另一半卖给了大公子。”说到这里,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当时的想法是,你们是兄弟,反正是一家人,一人拿一个贼子是一样的,我还可以多卖一份钱,后来门主严厉的斥责了我,我才知道错了,而且大公子也不幸被贼人所害,我想我无论如何也是要负一点责任的。”
罗志刚明白了他的意思,摇摇头道:“你的情报是准确的,虽然我哥哥被害,但这个和你没有关系,是我们大意了。”
夜游神把一个消息分两份卖给他们两兄弟,是有些不地道,但情报都是准确的,硬要理论起来,也不算大错,况且罗志坚还要向夜游神买情报,所以便不肯出言相责,略略一顿道:“那批贼子一惊而走后,再没有消息,如果夜舵主能提供他们的消息,我将重金相谢。”
“二公子大人大量,在下惭愧。”夜游神一脸愧色,道:“我今夜主动约二公子来,就是为的这事。”
罗志坚眉毛一挑:“有贼子的消息了?”
“是。”夜游神点头,却迟疑着不肯说下去。
罗志坚一看他脸色,急道:“不论什么价,夜舵主只管开口就是,这批贼子不但算计了我易四叔,现在又害了我大哥,新仇旧恨,不论任何代价,我罗家一定要报。”
“不是钱的问题。”夜游神连忙摇手:“我家门主已经下令,因上次我做得不地道,所以后面的情报全部免费,一直到公子拿到贼子为止。”
“贵门以诚信立派,让人佩服。”罗志坚抱拳,不解的道:“那夜舵主迟疑的原因是-------?”
“算计易四侠的人,身份非常的独特。”夜游神抬头看着罗志坚:“我真的不太好开口。”
“身份非常的独特?”罗志坚大疑。
“是。”夜游神点头,有些为难的道:“要不,这事就这么算了?因为那人真的不好动。”
“那人是谁?”
“我现在不能说。”夜游神摇头,看着罗志坚:“不过我的看法,最好就此放手。”
“不。”罗志坚略一思索,断然摇头:“这人害了我易四叔又害了我大哥,我无论如何不能放手,不论他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