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我理解你想为易四侠和大公子报仇的心。”夜游神点了点头,低头略一思索,道:“这样好了,三天后,还是这个时候,你到这里来,我带你去,你先看了那个人后,再决定是不是要动手,你看好不好?不过事先要保密,因为这人---怎么说呢,反正你不和任何人说就对了,包括你大伯也不要说,你看清了,再禀报你大伯,由他决定动不动手是最好的。”
他说得如此慎重,罗志坚越发疑惑,却也越发好奇,更坚定了要一看究竟的决心,点头道:“我明白了,三天后子时我来,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说着去怀中掏一个金元宝,向夜游神一抛,道:“这是谢仪,若能报得大仇,还有重金相谢。”
“我说了后面的情报都免费的。”夜游神急叫,罗志坚却已扭身飞掠了出去。
夜游神看着他身影消失,把手中金元宝抛了一抛,嘿嘿一笑,放在了怀中。
三天后子时,罗志坚准时到了江边,夜游神接着,却仍有些迟疑的看着罗志坚,道:“二公子,我左思右想,你还是莫要去了吧,否则见的东西只怕会让你非常为难。”
“夜舵主,你不必说了。”罗志坚说着又从怀中掏出两个金元宝放在了夜游神手里。
“不是钱的问题。”夜游神说不是钱的问题,金元宝却攥得紧紧的,并不还给罗志坚,故意皱眉想了一想,叹了口气,道:“你真个要去也行,不过到时你可千万不要太冲动。”
“你放心好了。”他越这么说,罗志坚越是好奇心大起,他本少年沉稳,这会儿却是急不可耐了。
“跟我来。”夜游神把金元宝揣在怀里,当先引路,却是直向花江城里掠去,不多会便进了城。罗志坚从夜游神反反复复的语气中,已知夜游神说的那人与自己必有关系,虽然想要一探究竟,心中却也惴惴,又想不清楚,这个人到底会是谁。
夜游神进城后一路往西,直到一座大宅子前停住,转头看着罗志坚道:“二公子,你知道这是哪里吧?”
“我当然知道。”罗志坚眼光紧盯着夜游神:“这是我家。”
罗瑞死后,罗昆本想让罗志坚母子一起搬到他府上去住,但越氏坚决不肯,这些年,罗志坚虽大部份时间都跟在罗昆身边,但他心里知道,这里才真正是自己的家,越氏也始终住在这边。
“你一定要知道吗?”夜游神看着他。
“当然。”罗志坚咬了咬牙,他这时反而越发疑惑了,他先以为那个内奸是和他大伯罗昆有关的什么人,现在夜游神却带他来了他自己家,那会是什么人呢?罗瑞死后,家人仆役给越氏遣散了一多半,剩下不到二三十个人,罗志坚脑中闪电般的将这些人过了一遍,却怎么也猜不到是谁。
夜游神点了点头,再不吱声,带着他从宅后掠了进去,一直到后院,进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小院子,再带他钻进了一个假山洞里。
罗志坚一直没有怀疑过夜游神,但夜游神带他进了这个小院子,罗志坚却开始怀疑起来,因为这个小院子在他家比较特殊,是他娘越氏清修的地方,一般人是不准进来的,难道那个内奸会是他娘,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夜游神仿似有天眼,他并没吱声,夜游神却猜到了他的心思,道:“二公子,你是不是开始怀疑我了?你先别急,也不要吱声,如果到最后发现我是拿你开玩笑,你一剑杀了我好了。”说着他背转身,面向正房窗子,拿整个后背对着了罗志坚。
“夜舵主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这一说,罗志坚倒不好疑他了,忙解释,夜游神却轻声道:“不要吱声。”
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进了院子,罗志坚不要看,只听脚步声也知道是他娘越氏和贴身丫头如黛。如黛说是丫头,其实已是四十出头了,比越氏还大得一岁,她是从小跟越氏的,从越家陪嫁到罗家,一直跟着越氏,是越氏最贴心的丫头,如黛也有功夫,是小时候跟着越氏一起学的,功力虽然不高,但舞起剑来,寻常三五条大汉也是近身不得,象越家这样的院墙,出出进进也是毫不费力,罗志坚脑中闪电般就想到:“内奸难道是如黛?可她和易四叔有什么仇呢,是了,十九是贼子收买了她。”想到若如黛真是内奸,一旦揭发出来,娘一定非常难过,罗志坚一时为难起来,夜游神听到他呼吸微微有点急,回头看了他一眼,罗志坚明白了,点点头,调和呼吸,静静看下去。
越氏两个到院子中间,在假山洞里就看得到了,有月光,如黛没有打灯笼,越氏走在后面,穿着一袭紫色的裙衫,晚间有风,她在肩上加了一个同色的披肩,月光下看去,显得风姿绰约。
这些年来,罗志坚一直没有特别留意过母亲,这会儿在这种特殊的情形下,他难得的细看了一下母亲的背影,心下一阵酸楚:“娘其实是个难得的美人,可惜红颜薄命,十七、八岁就守了寡,这么些年,她心里一定很苦。”想到这里的时候,罗志坚眼眶不由自主就湿了,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多陪陪娘,让她开心一点。
越氏两个进房,灯亮起来,不一会,如黛出来了,进了旁边的厢房,正房的灯随即便熄灭了,月光如水,虫声唧唧,小院中一片幽静。
罗志坚知道如黛要有所动作也要到他娘睡下之后,因此不着急,耐心的等着。他并没有等多久,房中就有了响动,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响动不是来自如黛的房中,而是来自他娘越氏的房中,先是吱吱一声响,好象什么东西打开了,然后便听到了一个人的叫声:“青萝。”
这竟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罗志坚身子倏地一紧,他知道他娘的名字是越青萝,同时他也听到他娘的叫声:“书棋哥。”
“青萝,可想死我了。”
“你就会甜言蜜语。”
“是真的,古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这么久不来,你说是多少秋了。”
“你呀。”越氏娇嗔,随即便是啊呀一声,然后便听到那男子的喘息声:“宝贝儿,快点,可想死我了。”
院子不大,假山洞到正房窗子,最多不超过三丈,虽然没有灯窗子又关着看不见,但仅凭耳朵听,里面的情形罗志坚也能猜个一清二楚,脑子里一时嗡嗡直叫,又惊又羞又怒,一张白净面皮,这时胀得就象一个酱紫的冬瓜,他脑中这时只有一个念头:“这房子里居然有地道,这个人是从地道里进来的。”
夜游神反瞟他一眼,低声道:“就是这个人,他骗了你娘,然后从你娘嘴里套来了消息。”
娘在和人偷情,罗志坚还在那男子叫他娘的第一声里他就听了出来,但如果边上没有夜游神,他一时半会之间,可能无法决定自己要怎么办?
偷人是件丢人的事情,但做为儿子来说,要怜惜母亲年轻守寡的孤苦,古话说:搭桥顺母意,杀僧报父仇。搭桥的事他或许不会去做,但公然去捉母亲的奸,他却也未必做得出来,也许真的就只会象古话说的一样,先顺了母亲的意,母亲过世后,再去杀了这奸夫替父报仇。
但有旁人在边上看着就完全不同了,尤其夜游神还说这男子是骗了他娘套了消息再去害人,那就更不能容忍,因此夜游神话未落音,罗志坚已是一声狂叫,身子如箭射出,凌空一掌,掌力如涛,将半闭的窗子一掌打塌。
里面啊的一声叫,显出越氏和一个男子的身形,两人还抱在一起,同时向外看,都是一脸的惊讶。那男子四十来岁年纪,身材高瘦,穿一件藏青长袍,面相颇为斯文。
“大胆狗贼,竟敢夜入良居,欲行不轨,纳命来。”罗志坚在冲出的刹那,先前嗡嗡叫的脑子就清醒了许多,母亲与那人偷情是明摆着的,但他只能装做不知道,这样才能保全母亲的名节,所以他才这么说,他脑子里甚至想过怎么对付夜游神,或是以钱封口,或是干脆杀了他。
他年纪轻轻,又在如此激怒之下,脑子仍能如此清明,确实是非常了不起,夜游神在后面听着,也是暗暗点头。
罗志坚一声喝毕,身子已跃上窗台,便要飞身一剑向那男子刺去,想不到越氏却突地双手一张,横身拦在了那男子后面,对他叫道:“坚儿,不可。”
罗志坚又惊又怒,叫道:“娘,快快闪开。”
“不行,坚儿,娘决不能让你杀他。”越氏脸上是一脸坚决的神情。
“娘,你好糊涂。”罗志坚气得顿足:“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你要杀他就先杀了我。”越氏猛地向前跨了一步,将自己胸膛对准了罗志坚手中的剑尖,罗志坚的手情不自禁往后一缩,怒叫道:“娘,你这样怎么对得起爹?”
“我没有对不起你爹。”越氏脸上显出激动的神情,略一犹豫,猛地叫道:“因为他就是你爹。”
“什么?”罗志坚只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就是你爹。”越氏苍白的脸上因激动而透出红晕,道:“你爹不是罗瑞,而是冯书棋。”越氏说着退后一步,抓着了背后男子的手,道:“也就是他。”
这也太意外了,罗志坚一时半会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晃了晃脑袋,脑子略为清醒,细看他娘的眼睛,道:“娘,你是不是得失心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