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我没有得失心疯。”越氏摇头:“坚儿,瞒了你二十多年,娘是没有办法,今夜你即然撞破了,那就一切都告诉你。”说着这里,她略略一顿,看了一眼冯书棋,才道:“我和书棋哥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我们本来相约白头,但罗瑞借着势大,强娶了我,我那时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罗瑞却并不知道,后来他遭了恶报,别人就都以为你是他的遗腹子,其实只有娘知道,你和他一点关系没有,你爹一直好好的,只是罗家势大,娘不敢说出来而已。”
“什么?”罗志坚看着他娘的眼睛,母亲不象是说疯话,也不象是说假话,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罗志坚情不自禁转眼看向冯书棋,冯书棋也在看他,眼中竟满是慈爱期待。
如黛早已出房,这时也道:“少爷,夫人说的都是事实,我一直跟在夫人身边,夫人和姑爷第一次约会,还是我给暗递的信儿呢。”
“如黛,以前的事不要说了。”越氏竟微微有些害羞起来,看着罗志坚,道:“坚儿,来,叫爹。”
“我-----。”罗志坚到这会儿,心全乱了,他已经相信了母亲说的话,但这变故也实在是太大太突然了,一时间怎么也转不过弯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地传来一声闷喝:“不可以。”
竟然是罗昆的声音,罗昆的身子随即便出现在了院子里。
越氏一张脸刹时间惊得惨白,罗志坚也吃了一惊,跳下窗台,看着罗昆,张嘴想叫一声大伯,却不知如何竟是叫不出口。
出乎罗志坚的预料,罗昆并没有暴怒,而只是沉着一张脸,看看越氏,看看冯书棋,再又扭头看了看罗志坚,叫罗志坚更加疑惑的是,罗昆看他的眼光不但跟以前一样,甚至还多了三分亲切。
“青萝,我知道你寂寞。”罗昆转眼看向越氏:“我年纪大了,事又多,陪你的时间确实是不多,我知道你的苦,所以你要找个把男人来解闷,我也不来怪你。”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眼光霍地转为犀利:“但有一件事,我决不允许,就是决不能让别人来冒充坚儿的爹。”
罗志坚先前真的有些迷糊,因此直到罗昆的话说到最后,他才猛地醒悟过来,看着罗昆叫道:“大伯,你---你---你和我娘?”
“没错。”罗昆看向他:“坚儿,其实你是我的儿子,罗瑞娶你娘的那夜,喝得烂醉,其实是我替他跟你娘进的洞房,这事是我不对,但当时我也喝得半醉了,你娘又太迷人。”
“不要再说了。”越氏捂了脸哭叫。
罗昆却反而得意的笑了,看着越氏,道:“青萝,这会儿你也别哭了,我本来理解你的难处,不想说出来,但一则是今夜的事逼的,二则也是因为刚儿死了,所以我必须要告诉坚儿,他是我的儿子,不是侄儿,我这么大一个家业,只能交给我儿子。”
“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夜之间突然钻出两个爹,一个是陌生人,另一个竟是他一向敬若亲父的大伯,而大伯和他娘这事若真的,那就是乱伦啊,罗志坚几乎要疯了。
“坚儿,你不信我的话了吗?”罗昆看着他:“我的话都是真的,你是我的儿子,我是你爹,这一点你绝不要怀疑,因为罗瑞其实是个天阉,他十一岁就开始玩女人,到二十六岁死,玩过的女人至少有数百个,从来没有任何女人怀过他的孩子,所以我有绝对的自信,虽然你娘和罗瑞后来也同了房,但你就是我的儿子,也只能是我的儿子。”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
“现在你知道了吧,我为什么一直对你比对刚儿好,更为什么烈阳草给你吃却不给刚儿,因为你同样是我的亲生儿子。”罗昆看着罗志坚,一脸慈爱:“坚儿,现在你明白了,来,叫爹,罗家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你是罗家真正的少主人。”
以前的点点滴滴闪电般从罗志坚脑子晃过,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也开始相信罗昆说的不是假话,他看着罗昆,嘴唇颤抖,罗昆做得不地道,但爹娘的事,不是他这个做儿子的可以指责的,他只能接受。
“不要叫他爹,你是我的儿子。”一直没出过声的冯书棋在这会儿忽地开口,脸上是一脸的激动。
“你是想死?”罗昆眼中寒光如剑,霍地扫过去。
“书棋。”越氏身子一颤,抓着了冯书棋的手,冯书棋并不看罗昆,却转眼看向越氏,白净的脸上放出红光,道:“青萝,我做了一辈子的缩头乌龟,但现在当着儿子的面,我不要做乌龟了,哪怕死无葬身之地,我也要站出来。”
越氏本来有些惊惧,有些犹虑,因为这会儿冯书棋要硬争,那牵涉的不仅是冯书棋的性命,还有罗志坚的一切,但她看了冯书棋的眼光,眼中忽地就涌出热泪,用力点头道:“书棋哥,你为了我,苦一世了,今天我再不能让你受委屈,死就死,最多我们夫妻父子死做一块。”说到这里,她扭头看向罗志坚,眼光变得坚凝,道:“志儿,你是娘的儿子,娘的话,你信不信?”
罗志坚略一犹豫,点了点头,罗昆预感到不好,叫道:“青萝,你要自重。”他这话声音不高,但蕴含着强烈的杀意,越氏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看向冯书棋,冯书棋眼里并无一丝的畏惧,冲她点了点头,越氏信心重起,转眼看向罗志坚,果断的道:“志儿,娘先前说的句句是实,你是冯书棋的儿子,你不该姓罗,而该姓冯。”
“我斩了你。”罗昆暴怒,凌空一掌劈向越氏。
身影一闪,却是罗志坚,一步挡在了越氏前面,双掌一并,硬挡了罗昆这一掌,他功力已到二流之境,而且罗昆一发觉他挡在前面,立时收了几分力,倒未受伤,只是嘴唇颤抖,因为他现在不知道到底该要叫罗昆什么了。
罗昆自然看得出他心中的矛盾,反而却高兴起来了,因为罗志坚这个样子,正说明了罗志坚对他的话也是有几分相信的,他足智多谋,并非暴燥鲁莽之辈,知道在这种情形下,仅凭武力不能赢回罗志坚的心,略一思索,已有主意,眼光在越氏几个身上一扫,背手哈哈一笑,道:“青萝,我知道你是因为心中恼恨我,所以故意要这么说,但无论你怎么说,事实都是无法改变的。”
“事实是,坚儿就是姓冯。”罗志坚刚才的挺身一拦,更增添了越氏的勇气。
“是吗。”罗昆呵呵一笑:“事实胜于雄辨,我有一个法子,可证明坚儿绝对是我的儿子,你敢试一下吗?”
“什么法子。”越氏知道罗昆狡诈,一时紧张起来。
“滴血认亲。”她的紧张却更增加了罗昆的信心:“血浓于水,这是千古不变的至理,只要取坚儿的两滴血,再取我和冯书棋各一滴放在一起,一验,真象自明。”
“这-----。”越氏一时犹豫起来,罗志坚猛地叫道:“我同意。”他看向越氏,也激动起来:“娘,我要试一下,我一定要弄明白。”
“是的,坚儿,你有这个权利。”罗昆点头,看向如黛:“拿两个盘子来。”
如黛看一眼越氏,进房拿了两个盘子出来,并排放在了一起,罗昆扫一眼越氏,微微一笑,咬破自己指头,滴一滴血在左面的盘子里,随即退开一步,斜眼看向冯书棋,冯书棋与越氏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穿窗出来,也咬破指头,滴一滴血在右面的盘子里,他出来,越氏也跟着出来,紧紧的站在了他身边。
罗志坚走上两步,同时举起双手,一时却没有咬下去,不知如何,他心中有些紧张,略一迟疑,终于同时将两个指头一齐咬破,各滴一滴血在两个盘子里。
所有的眼光同时看向两个盘子。
左面盘子里,罗志坚的血滴下去,与罗昆的血一碰,就象水碰上了油,很快就分了开去,成为两粒互不相混的血珠,并排躺在了盘子里,而右面的盘子里,两滴血却紧密的混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料大血珠。
罗昆眼睛霍地睁大,反复看着两边的盘子,口中喃喃叫:“不可能,绝不可能。”一步上前捧起自己滴血的那个盘子晃了两下,让两料血珠撞到一起,但盘子一放平,两滴血珠却又自动分开。
“你真的不是我儿子,这不可能,怎么可能?”罗昆盯着罗志坚,眼睛几乎要鼓出眼眶,声音尖细急促,象困身陷肼中的兽叫。
“哈哈哈哈,报应啊,报应啊。”吴氏突然从不远处现身出来,以罗昆的功力,竟然没能发觉她是什么时候来的,不过罗昆这时已想不了这么多了。
吴氏披头散发,丧子之痛让她几乎老了十岁,但这时脸上却是一脸畅快的笑,她死死的盯着罗昆,两眼放射着恶毒的光芒,叫道:“你眼睁睁看着刚儿死去,却救下了一个杂种,现在高兴了吧,你现在高兴了吧。”
“啊。”罗昆如何还受得了这话的刺激,霍地拨出长剑:“我要将你们这些狗男女碎尸万段。”
“真是想不到啊。”另一面忽地有声音传来,罗昆扭头看去,眼光一变,他看到了一群人,至少有十多个,最前面的是这些日子一直在大肆声讨易千钟的老侠成至,后面的人他也都认识,都是花江一带侠义道中的著名人物。
“真是想不到啊。”成至再次摇了摇头:“花江六君子中的老二,声名赫赫的罗昆罗大侠,竟是一个与弟媳偷奸的猪狗不如之人,若非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谁想得到啊。”
罗昆一张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黑,由黑变紫,刹时间变了数般颜色。
一直以为罗志坚是自己的亲儿子,苦心培养,甚至为了他而放弃了罗志刚,到最后罗志坚却不是他的儿子,这个残酷的打击,已让罗昆几近疯狂,再想不到这件事不但给吴氏知道了,更让成至这些人知道了,吴氏知道,无非是看个笑话而已,事了杀了她便是,但成至这些人知道了,他却再无法掩盖,只一夜之间,他与弟媳乱伦更舍亲子而救杂种的笑谈便会传遍花江传遍武林。
江湖上,或者说,这天地间,已再无他立足之地。
“啊。”罗昆仰天狂嚎,双手撕胸,似乎要把整个胸膛撕开来,一口血喷出丈许来高,同时往后一翻,狂掠出去。
并没有人追他,罗志坚没追,成至等人也没追,只是相视摇头。
江双龙站在群侠的最后,他做为证人之一,一直在参加成至等人声讨易千钟的行动,他这时的脸上,是极度的震惊。
“花江六君子已经栽了两个,而且都是万劫不复,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们却是死无葬身之地,这算计他们的人,手段之高,心计之狠,江湖上从所未见,这人到底是谁,易四罗二到底又是在哪里得罪他了呢?”幻想着易千钟罗昆背后的黑影,江双龙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不知如何,他有一种预感,这人不会罢手,他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有一点点害怕,却又有一点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