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还真有这样的怪事啊。”海大鹏这会儿终于信了,鼓起一对水牛眼对着庞玉泉上看下看,似乎看不出什么,扭头对元郎中道:“七阴绝脉的人怎么样,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这个从外表看不出什么。”元郎中捋着胡子,道:“七阳绝脉之人,血气特别暴烈,医书记载,七阳绝脉之人若遭遇斩首,而心有冤屈的话,其血可以喷出三丈余高,七阴绝脉之人则相反,其气血阴寒凝郁,若心有冤屈而遭遇斩首,会颈血倒流,凝结于五脏之中。”
“你是说他砍了头不流血?”海大鹏眼珠子差点鼓了出来,怪异的盯着庞玉泉看,那情形,似乎恨不得现在就斩了庞玉泉的脑袋来试一下。
元郎中摇摇头:“医书所载,到底是怎样的,老朽也不清楚。”
庞玉泉给海大鹏杀猪似的眼睛看得极不舒服,回身重又躺下,又想到宋朝山的话,想:“他真的是宋大侠吗?他说能救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可是我跟他无亲无故啊,他凭什么要救我?”心中辗转,却又想到七阴绝脉上来,想:“宋大侠好象是在找七阴绝脉之人,我如果真的身有七阴绝脉,宋大侠因了这一点,可能会救我,但宋大侠找七阴绝脉之人做什么?”想了半夜,怎么也想不明白。
第二日夜间,那人果然又来了牢中,但奇异的是,那人来时,牢中所有的人都昏睡了过去,元郎中不停的说梦话,海大鹏的呼噜声则是有若雷鸣。
花江六君子是花江名人,庞玉泉虽然无缘结交,但也远远看过两眼,昨夜没留意,这夜那人来时,庞玉泉便细看了两眼,果然是有些象宋朝山,但还不敢肯定,见那人今夜的眼光似乎颇为和气,便大胆问道:“请问大侠是宋朝山宋大侠吗?”
“是的。”宋朝山见庞玉泉认出了他,点了点头,索性将斗蓬放了下来,露出头脸。
得到确认,庞玉泉惊喜交集,猛地拜倒,泣声道:“宋大侠,我冤枉啊。”
“我知道。”宋朝山点头:“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来找你的。”
“宋大侠是特地替我来伸冤的?”庞玉泉狂喜。
“我本来有这个想法,但迟了一步。”宋朝山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昨夜做什么去了吗?我去找你的后娘和那奸仆庞喜去了,本是想抓了他们,审出实情,以洗你的冤屈,但昨夜我去,你后娘母子和庞喜却都死了,就是死在昨夜,后来我听其他仆人说,好象是庞喜争功,多要银两,你后娘母子不肯,起了争执,你后娘母子都为庞喜所杀,但庞喜却也给你弟弟临死前刺了一刀,也死了。”
“啊。”庞玉泉一下子呆住了,也不知是悲是喜,愣了好一会儿才道:“那我的冤屈岂非永远也洗不清了。”
“死无对证,确实是再无办法了。”宋朝山遗撼的摇头。
“可是要我背着杀父的恶名去死,我不甘啊。”庞玉泉大哭起来。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什么?”庞玉泉猛抬头:“宋大侠,你另有办法替我伸冤是不是?”
“是。”宋朝山点头:“但要看你自己愿不愿意。”
“我愿意。”庞玉泉再次叩下头去:“只要能洗去杀父的罪名,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很好。”宋朝山看着他:“有一个办法,虽然不能保得你的性命,但可以洗刷你的罪名,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冤枉的。”
“是什么办法?”
宋朝山略略停了一下,看着庞玉泉眼睛,道:“你可能不知道,你体质非常独特,体含七阴绝脉,带有这种体质的人,如果身受重冤而受极刑,则气血会凝聚于五脏之内。”
“元郎中说的果然没错。”庞玉泉点头。
“元郎中?”宋朝山眼中射出疑惑之色。
“他就是元郎中。”庞玉泉向还在说着梦话的元郎中一指,道:“他说我这种七阴绝脉体质的人如果被冤斩首,颈血会倒流。”
宋朝山眼光刀锋般的在元郎中脸上一扫,梦中的元郎中似乎也给他的眼光吓着了,竟一下停止了说梦话,大张了嘴巴,露出焦黄的牙齿,一只苍蝇飞过来,停在他左边的门牙上,昏暗的牢房里,苍蝇的屁股在他牙齿上反射着淡淡的绿光,形成一种特异的景观。
“不仅仅是颈血倒流而已。”宋朝山将眼光收回来,看着庞玉泉:“头虽断,但气血凝于五内,一口冤气便可久久不散,而成厉鬼。”
“厉鬼。”庞玉泉惊呼一声,但脸上的惊惶随即就僵住了,慢慢变成一种惨痛的神情,点点头道:“变成厉鬼也好。”
“不是变成厉鬼也好。”宋朝山摇头:“对你来说,变鬼是你替自己洗刷冤屈的惟一办法。”
“变鬼来喊冤吗?”庞玉泉看着宋朝山,不明白。
“是。”宋朝山点头:“变鬼托梦,给判你极刑的悬令,给所有你相熟的亲朋戚友,四邻八舍,而如果你的冤气够强悍,甚至可以抓了庞喜和你后母他们的魂魄来,逼他们也托梦给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得了相同的梦,自然不信也要信,也就知道你是冤死的了,你的冤屈也就洗刷了。”
“这样就太好了。”庞玉泉兴奋的叫:“我情愿变鬼。”
“但并不是有七阴绝脉就一定能保得魂魄不散。”宋朝山忽地又给他泼了一瓢冷水:“魂魄若散了,一口冤气只能去阎罗殿,想托梦却是不能了。”
“那-----。”庞玉泉一怔,再又叩头:“宋大侠,你一定有办法让我变鬼的是不是,请你一定成全我,这一世我报答不了你,来世我做牛做马,也一定报答你的恩德。”
宋朝山点点头,道:“我有一术,名为凝阴大法,能最大程度的将你的气血凝结于七阴绝脉中,不使流散,现在离刑期还有七日,你依术而行,我再以药物相助,必可在那日保住你魂魄不散,你就可以变鬼了。”
“多谢宋大侠成全。”庞玉泉喜极而泣。
“我也是看你受冤,心中不忍而已,而且让你变鬼伸冤也是下策,只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宋朝山也是一脸感伤的样子,庞玉泉越发感激。
宋朝山随即在庞玉泉耳边传了凝阴大法,庞玉泉细细记了,宋朝山再又从怀中取一丸药,让庞玉泉服下,那药入肚,庞玉泉只觉肚中刹时一片冰寒,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宋朝山让他盘膝坐下,依术练功,化开药力,宋朝山自己也盘膝坐在他身后,以一掌贴在他命门,助他行功。
药入肚时,庞玉泉全身冰寒,象跌入了一个冰窟窿里,但练了凝阴大法,全身的寒气却慢慢凝于一线,本来他初学,功法不熟,但有了药力加宋朝山灵力相助,第一次练功便也颇见成效。
大约过了个多时辰,宋朝山松开手,庞玉泉睁眼起身,宋朝山却伸手按住了他肩膀,道:“你不必起来,我先去了,时间紧,你没事就练功便是,记住,今夜我对你说的话,切不要露出风声给人知道。”
“我记住了。”庞玉泉用力点头。
宋朝山拍拍他肩,出牢去了,庞玉泉心下激动,好一会儿才能重新静下心来,再又练功,天明时元郎中海大鹏等人醒来,问庞玉泉,昨夜宋朝山来没来,说了什么话,庞玉泉记着宋朝山的话,只是摇头,说他等了一夜,宋朝山并没有来,海大鹏几个也看不出他在说假话,更不知他另得了秘法。
庞玉泉心怀冤望,一心成鬼,日夜练功,眨眼过了七天,刑期已到,这七天里,宋朝山再未露面,不过庞玉泉练着凝阴大法,日有进境,心下坚定,并无丝毫疑虑,当然,宋朝山的侠名也是一个定心丸,堂堂花江六君子之一的宋朝山宋大侠,当然是不可能来骗他这样的小人物的。
这天倒是个好天气,秋高气爽,万里无云,难道要杀人老天爷的心情特别好吗?这倒是奇怪了,不过其实也不奇怪,因为大家的心情好象都很好,人山人海,笑闹喧天,海大鹏本来有些子伤心的,看见这么多人,倒又高兴了,在囚车上大吼了两嗓子:“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两边彩声如雷,他越发得了意,唱起小曲来,一路唱到刑场。
元郎中一路东张西望,也不知在看什么,元郎中的事,庞玉泉在牢中也大略听说了些,元郎中曾有个相好的妓女,据说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元朗中可能就是在找那妓女和他儿子吧。
庞玉泉也一路东张西望,他在找宋朝山,不过一直没有看到,但宋朝山说了行刑那日会来,庞玉泉相信他是一定会来的。
宋朝山果然来了,不过庞玉泉没看到,只耳朵里听到了宋朝山的声音,那时悬令正在一一宣读各人犯的罪名,庞玉泉没怎么听,还在找宋朝山,便听到了宋朝山的声音:“不要找我,要竭力去想你的冤屈,让冤气凝聚,你恨你的后母和庞喜他们吗?那就努力去恨他们。”
听到宋朝山的声音,庞玉泉心下狂喜,放下心来,依言去想自己所受的冤屈,越想越恨,越恨,心头就越憋闷,越憋闷,心中那股寒气也就越重,到后来,似乎五脏六俯全都给冻结起来了,冰寒一片。
午时三刻,所有人犯一排跪好,刽子手执刀站定,到这一刻,喧闹的刑场终于安静了下来,四围死一般寂静,庞玉泉耳边,只有海大鹏呼呼的喘气声,庞玉泉身子不自觉的颤抖着,越来越冷。
刀扬起时,庞玉泉耳中再次传来宋朝山的声音:“恨天恨地,大声喊冤。”
他这声音有些怪异,而且似乎能带庞玉泉心中的寒气,庞玉泉只觉心中寒气一凝,忍不住纵声狂叫:“我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