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冤字出口,刀落头断,边上海大鹏元郎中的脑袋都是一刀落地,惟有庞玉泉的脑袋直冲起丈许来高,那个啊字,竟是在半空中叫出口的。
庞玉泉头一飞起,忽地里一阵狂风,尘沙飞扬,庞玉泉身周数十丈方圆内,沙尘迷蒙,伸手不见五指,所有刽子手人人闭眼,便是四面围观的人,也休想看进尘沙里去。
惟一能看进尘沙里的,只有三双眼睛,战天风,鬼瑶儿,还有壶七公,他三人易了容,挤在人群中,庞玉泉头一断,沙一起,一个人便飞进了尘沙中,别人看不见,但战天风几个是何等眼光,自然看得清楚,那人正是宋朝山,宋朝山飞到庞玉泉尸身前,双手扶了庞玉泉肩膀,伸嘴到庞玉泉断颈前,对准颈口,猛力一吸,一条血柱直飞入他口中,那血柱直有拳头粗细,数尺长短,若是用盆来接,至少有大半盆,可以说,庞玉泉全身的血,几乎都给他这一口吸干了。
宋朝山一口吸毕,立时急掠开去,等风息尘净,众人睁眼时,只看到一地的无头死尸,更不知中间另有变故,有一具死尸的血已给人吸干了。
战天风几个也随即离去,当然,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只有一个登徒子瞄上了鬼瑶儿,鬼瑶儿虽然易了容,却掩不了绝美的身姿,尤其从背后看去,走动间腰肢轻扭,更是妙曼无伦,那登徒子一眼看到,神魂颠倒,竟跟着鬼瑶儿几个挤出人群,而且想伸手去摸一下鬼瑶儿的屁股,手伸到一半,鬼瑶儿裙子一动,裙底莲足飞起,正中那登徒子小腹,刹时毙命。
老虎屁股摸不得,鬼王之女,她的屁股又岂是任何人都可以摸得的?
又是子时,夜色如晦。
花江城东岸四十里,一座庄院中,来了三条黑影,正是战天风三个,却是做先前仇郎中的装扮。
他三个一进庄,庄中立时响起警号声,战天风扬声道:“范大侠,我是仇郎中。”
原来这是范长新在花江东岸的一座秘宅,范长新听到战天风的声音,现身出来,脸上露出惊疑之色,抱一抱拳道:“原来是仇郎中,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战天风斜眼看着他,冷哼一声道:“你好象对我有疑惧之心啊,那就算了,我们走。”说着装做转身,范长新果然立时改了脸色道:“不是的不是的,先生不要见怪,快请进来,范某陪罪。”
战天风哼一声,转身进宅,范长新又叫整治酒菜,战天风摇手叫不必,看了范长新道:“范大侠和宋大侠之间的冲突,我都知道了。”
范长新眼珠转动,道:“兄弟阋于墙,倒叫江湖中朋友笑话了,不过他做大哥的要欺负人,我这做弟弟的也不得不奉陪。”
“我知道,而且江湖中很多朋友都知道,错不在范大侠,是宋朝山逼人太甚。”战天风点头,看着范长新转动的眼珠,心下冷笑。
易千钟罗昆身败名裂不到一月,范长新和宋朝山之间的关系也急剧恶化,六君子死了两个败了两个,六家控制的产业因为力量对比的消长而失去平衡,会有一些变故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变故来得如此之快之猛,却是范长新宋朝山两个都完全没有想到的,几乎是一夜之间,突然就形成了剧烈的矛盾冲突,利益冲突之外,还加杂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各种谣言误会,要命的是,这些谣传里,很多都是范宋两人的绝密,一直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现在突然传出来,自然就想,必是对方平日侦知了自己的绝密,这时故意放出来打击自己的,于是一下就把对方恨到了骨头缝里,自然更要想法反击,形势也就一下子便变得不可收拾起来,当然,面子上两人都还板着,明里并没有大的冲突,到底都是六君子中的人物呢,平时一口一个兄弟的,这么势成水火,岂非叫外人看笑话,但暗地里,都有恨不能生吃了对方的心。
听了战天风的话,范长新装做感慨道:“先生知道我的委屈就好,只是兄弟间这么闹,实在是惹人笑话了,我躲到这里来,就是不想见人呢。”
“范大侠怕人笑话,宋朝山却是不怕呢,而且他还想要把范大侠往死里整呢。”
“他真要欺人太甚,我范某人总是奉陪就是。”范长新大怒。
“那不知范大侠要怎么奉陪呢?”战天风斜眼看着他:“范大侠又做了些什么准备呢?”
“这个,这个------。”范长新自然有准备,不过当然不能跟战天风说,但战天风问得如此直接,他一时倒不知要如何转口,吱唔起来。
“我知道,范大侠功力虽不如宋朝山,但有毒功傍身,也不输于宋朝山。”战天风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语气一转道:“但宋朝山另找了克制毒功的秘法,不知范大侠知不知道呢?”
“另找了克制毒功的秘法?”范长新哼了一声,嘴角掠过一丝不屑之色:“我早猜到他会去找克制毒功的秘法,但天下的毒,何止千万,我虽不才,所知的能用的毒也不下百种,他除非功力到绝顶之境,养成了元婴,否则想以毒抗毒,怕是痴人说梦吧,无论什么秘功,都休想克制得了天下所有的毒。”
“血尸铁甲呢?”
“什么?”战天风这几个字并不重,范长新却一下子猛跳起来,脸色大变:“血尸铁甲?他怎么会练血尸铁甲?”
“你先别管他怎么知道的?”战天风摇头:“你只告诉我,你所知的毒功里,有能攻得破血尸铁甲的吗?”
“血尸铁甲,其血如铁,坚凝若甲,雷电不可击,百毒不能侵。”范长新口中喃喃,看着战天风,嘴巴大张着,象一条垂死挣扎的鱼:“你说的是真的吗?怎么可能呢,血尸铁甲为当年荼毒天下的血尸门护门秘法,后血尸门因过于歹毒,犯了众怒,为天下正道共灭之,其法已失传千年,宋朝山是怎么知道的,而且据我所知,练血尸铁甲,要用七阴绝脉之人的血,这七阴绝脉之人,极为罕见,百万人中也未必找得到一个,所以我觉得------。”说到这里,范长新没有再说下去,他先前的脸色象个即将要溺死的人,但这会儿却又有了一点点红色,恍似有人抓着他的头发将他拖出了水面一般。
他没说出口的话战天风自然明白,当头给他一捧:“你觉得不可能是不,呵呵,有个消息告诉你,今天中午,四水县举行秋决,其中被杀的一个人叫庞玉泉,就身具七阴绝脉,而且宋朝山已经吸了他的血。”
“什么?”范长新一个踉跄,刹时间又是脸白若死。
“庞玉泉因犯的是杀父之罪,其尸弃市三日,你若不信时,可以自己去看他的尸体,一看自明。”
“那么说是真的了。”范长新从战天风的眼睛里,没有找到哄骗他的意思,越发震惊:“姓宋的真的学得了血尸铁甲的秘法,否则他吸七阴绝脉之人的血做什么?”
战天风冷眼看着范长新死人般的脸,不说话,范长新一时也不再出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对战天风道:“谢谢先生告诉我这个消息。”声音有气无力,生似垂死之人最后的哀鸣。
“范大侠好象完全绝望了啊。”
“我-----。”范长新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下去,他的眼光非常清楚的显示,他确是完全绝望了,他功力本来就不如宋朝山,宋朝山再练成了血尸铁甲,他的毒也再起不了任何作用,那他对着宋朝山,哪还有半丝抗手之力。
“血尸铁甲,也并不是天下无敌吧?”战天风哼了一声:“真的就没有破法了?”
“除非功力到了绝顶之境,否则不可能有办法。”范长新颓然摇头。
“血尸铜甲呢?”
“什么?”范长新霍地抬眼:“血尸铜甲?”
战天风不吱声,只是看着他,范长新的眼光却又慢慢的黯淡下去,道:“传说中,血尸铜甲确是可以克制血尸铁甲,但即便在当年的血尸门中,血尸铜甲也属绝密,现今江湖中,不可能再有人知道血尸铜甲的练法,而且据我所知,练血尸铜甲,必要吸七阳绝脉之人的血才能成功,即便有此秘法,一时半会,又到哪里去找身具七阳绝脉之人呢。”
“这个都不难。”战天风看着他:“只是你敢不敢练,这可是江湖上人人避之惟恐不及的歹毒邪功,一旦漏了风,你范大侠的一世侠名可就全毁了。”
“这---。”范长新略一犹豫,眼中随即射出狠厉之色,咬牙道:“宋朝山练得血尸铁甲,我范某人凭什么就练不得血尸铜甲,他姓宋的不怕,我姓范的凭什么怕?”说到这里,他忽地就对着战天风跪了下去:“先生若知此法,千万传授于我,此恩此德,范长新永世不忘,而且我可以发下血誓,只以此法对付宋朝山,收拾了姓宋的后,即便散去此功,绝不仗之荼毒江湖。”
战天风并不扶他,斜眼看着他发着油光的脸,点了点头,道:“你即有这个决心,我可以将血尸铜甲的秘法转赠给你,更可告诉你到哪儿找那身具七阳绝脉之人,不过你要想清楚了,学了此功,一旦漏风,可是后患无穷啊。”
“我想清楚了。”听说战天风可以授功还可以告诉他到哪儿找七阳绝脉之人,范长新眼中露出贪滥之色,毫不犹豫的点头。
“即如此,我便把这秘谱转赠给你。”战天风点头。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递给范长新,那是一本看上去年代极其久远的羊皮册子,封页上写着四个古字:血尸铜甲。
看到这四个字,范长新眼光大亮,急急翻看,他身手接近一流,对毒功更是素有钻研,虽是粗粗一看,也知确是真本,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