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他的神色自然都落在战天风眼里,战天风嘴角掠过一丝酷厉的冷笑,道:“此谱是我无意中所得,不过确系真本,你放心好了。”
“是是是。”范长新不好意思起来,合上小册子,细细放入怀中,看着战天风道:“只是不知那身具七阳绝脉之人------。”
“所谓阴阳相吸,七阴绝脉之人出生之地,百里之内,必有七阳绝脉之人。”
“先生的意思,这人也在四水县?”范长新急叫。
“是。”战天风点头:“四水县有一伙水贼,水贼头子霸天雷就是身具七阳绝脉之人,以你范大侠之能,抓这一个小毛贼该不必别人替你出手吧。”
“那是,那是。”范长新狂喜点头:“不敢有劳先生。”说到这里,他看着战天风道:“先生即对我赠药之德,活命之恩,现在又授我奇功,我实在是受之有愧,更不知如何报答先生。”
战天风明白他的意思,道:“你是奇怪我为什么要这么帮你吧,这当然是有原因的,不过暂时不能告诉你,不过有一个事实是明摆着的,我要是想害你,那就不必救你。”
“是是是。”范长新把一个头点得象鸡啄米,他先前心中确是有几丝疑问,但战天风这话却把他心中的怀疑彻底打消了。
鬼瑶儿壶七公一个看天一个看地,再没人看他傻笑的胖脸。
又是月余,范宋两家的争斗越来越激烈,短短数月时间里,声名赫赫的花江六君子两死两败,剩下两个还势成水火,许多人都看不下去,尤其是花江侠义道更是着急,想尽办法要给两人说和,但奇怪的是,所有的人都找不到范宋两个,他两个恍似平空失踪了。
这些日子,江双龙镖局里的生意仍是非常清淡,不过有了那一坛金瓜子,一世没生意他也不着急,其实他已经有关了镖局的心了,准备买个百把顷田,安安稳稳的做个田舍翁,但他心里隐隐的在期待什么,所以镖局便仍是有心没绪的开着。
这天夜间,突然有人送贴子来,上面只写了一句话:请你看点东西。贴子下面,画了一个酒坛子,酒坛子里装的不是酒,而是金光灿灿的金瓜子。
一看到那酒坛子,江双龙心中怦怦狂跳,他知道,他一直期待的东西果然来了。
送贴子的人引路,到了一座大山中,在一个十分隐密的山谷里,江双龙见到了成至等花江侠义道中的人物,都是老熟人了,上两次见证易千钟罗昆真面目的人,都在这里,见到成至等人,江双龙一点也不惊讶,他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了,而成至等人也和他一样,没有半丝惊讶的样子。
难道他们心中也早有这样的预感,江双龙心中越发骇异,他怎么也猜不到,这主事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江双龙想问一下成至,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或者说,他心中害怕,不敢问。
成至等人也不开口,十余人默默端坐,四周有一排小树,透过浓密的树叶,隐约可以看到谷中的情景,晚风微微,秋草摇曳,有两只野兔在吃草,不知如何,互相打斗起来,惊起一只抱窝的野鸡,跳出来咯咯的叫了两声,似乎是在抗议。
夕阳慢慢的落下去,金色的阳光照着狗尾巴草,连同草叶上停着的一只蚱蜢,都给染成了金黄色。
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但江双龙确信,一些不平静的事,必然要在这谷中发生。
天慢慢的黑了下去,江双龙耳中突地传来成至的声音:“江总镖头,不要回头,也不要出声,我有些话跟你说,你只须点头或摇头就好了。”
江双龙心中一跳,月亮还没升起来,谷中漆黑一团,他竭力睁大眼睛,也看不到十丈以外,但他心中有一种感觉,有眼睛一直在看着自己,也看着这树从后包括成至在内的所有的人。
他轻轻点了点头,即便如此,他心中却仍是猛烈的跳动了一下,似乎这轻轻的一点头,已给别人看见了。
“江总镖头,我有种感觉,让易老四罗老二身败名裂的,都是一个人,你说我的感觉对吗?”
“是。”不过这个字江双龙没有说出口,只放在心里,点了点头。
“你果然也是这种感觉。”成至轻轻感叹了一声,道:“据我所知,那人对付易老四时,是通过你的镖局来设的局,你可以说是我们所有人里惟一和那人有过直接接触的人,我想问一下,你对那人有什么了解吗?那人到底是什么人?”
听着成至的话,江双龙眼前一一闪过小令母子和酒管家的脸,但他有一种直觉,无论是那古里古怪的酒管家,还是身怀不知真假的天残十式秘技的小令母亲,都不是正主儿,事实上这些日子他已想过无数次,但无论如何也猜不到这人的身份。
他轻轻摇了摇头。
“完全没有半点了解吗?”成至似乎不甘心:“这人是什么来头?和易老四罗老二到底有什么仇?你完全不知道吗?猜也猜不到一点点?”
江双龙坚决的摇了摇头。
成至又轻轻叹息了一声,沉默了下去,好一会儿才道:“我猜,那人今夜找我们来,又是和对付易老四罗老二一样,让我们来做个见证,而且我有一种预感,那人这次要对付的,仍是花江六君子中人,不是宋老大,就是范老五,你说呢?”
“他们果然也是这么猜的。”江双龙心下暗暗震惊,点了点头。
“却不知是哪一个?”成至这话,似乎是在问他,又似乎是在自问。
“这次只怕是两个都要栽进去。”这是江双龙的预感,但这话不能说,也无法说,只是摇了摇头。
“那人来历如迷,神通广大,算计精到老练,手段阴狠毒辣,别人只要入了套,便永无翻身的机会。”说到这里,成至停了一下,好一会儿才缓缓的道:“可畏,可怖,可畏,可怖啊。”
他这四个字,象山一样,重重的压在了江双龙胸口,江双龙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月亮慢慢的上来了,满谷清辉,秋虫唧唧,响成一片,远处的虫声忽地一静,随即一个人飞掠进谷中来,江双龙定睛一看,这人竟是范长新,虽然早在意料之中,心下仍是暗暗感叹:“果然如此,看来不让花江六君子死尽败绝,那人是不会罢手了,只不知又设了个什么套子给范老五钻。”
范长新在谷中停下,侧耳听了听,看到他脸上的神情,江双龙心中一紧,忙屏住呼吸,不过随即便想到那夜守在罗志坚家中的情形,当时距离也很近,也是藏身花树之后,照正常情形,以罗昆的功力,不可能感应不到他们的呼吸声,可当时罗昆对他们的存在偏偏全无所觉,当时江双龙以为是罗昆大意了,但事后想来,十九不是罗昆大意了,而是算计罗昆的那人用了什么通天的手段,而使罗昆对近在咫尺的人充耳不闻,因而肆无忌惮的自己揭开了自己的假面具。
罗昆功力还在范长新之上,罗昆无法察觉,范长新自然也做不到。
果然,范长新听了一下,全无所知,抬头看了看月光,似乎觉得时间还早,盘膝坐了下来。
虽然在江双龙预料之中,眼见真个如此,江双龙心中仍是骇异莫名,情不自禁扭头看向成至,成至只是鼓起眼睛看着他,江双龙不敢出声,也看不出成至老眼中的意思,只有转头,刚转过头,耳中传来成至的声音:“你注意看那些树叶。”话落,成至忽地咳嗽了一声。
他这一声咳嗽虽不大,但在这静夜里,也是惊人了,江双龙吓一跳,急看范长新,照理说范长新不可能不听见,可盘膝而坐的范长新不但没睁眼,连眉毛也没动一下,竟是充耳不闻。
“看出什么了吗?”江双龙只顾吃惊了,忘了成至先前的话,成至这一问,他才想起,细看面前的树叶,只见树叶在微风中轻摆,除此并无异样,实在看不出来,只得摇了摇头。
“那些树叶一直在轻轻的摆动啊?”成至道:“有风无风都是这样。”
他这一说,江双龙这才注意到,这会儿确实没有风,树叶却仍在微微和摆动,这是什么怪异?江双龙完全无法理解,只是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点头的意思是他看到了树叶的摆动,摇头是他不明白为什么。
成至却明白了他的意思,道:“你细看那些树叶,是由里到外,一层一层的摆动着的,就象一层层波浪,每一层波浪,都可消掉一点点我们发出的声浪,等到声音传出树从时,已经细不可闻了,所以范老五不但听不到我们的呼吸声,甚至我们咳嗽他也听不到。”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又道:“不过我也只是猜的,但十九应该是如此。”
他话未落音,江双龙也咳了一下,不过他不是故意的,而是极度吃惊之下猛吸了一口冷空气,忍不住咳了出来,但这一咳他自己注意了,确实,随着他的咳声,本来只是微微摆动的树叶突地急剧摆动起来,从里到外,一层一层荡出去,真的象一层层的水浪一样,而外面的范长新仍是充耳不闻。
“真的是这样,树叶真的可以阻挡声浪,老天,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啊。”江双龙忍不住在心底惊呼,他真的很想回头问问成至,但颈脖似乎僵硬了,怎么也无法扭过头去,他怕,真的害怕,越来越怕。
成至似乎感觉到了他心中的恐惧,道:“那人请我们来,就是要我们做见证,对我们倒不会怎么样。”说到这里他,他停了一下,道:“也幸亏如此,我若真有这样的敌人,那还是趁早自杀,死得痛快些。”
江双龙觉得成至这话,其实是对范长新说的,看着月光下范长新显得有些虚胖的脸,他心底忽地涌起深深的同情。
月到中天,盘膝而坐的范长新突地站了起来,江双龙心神一凝,只见谷口方向人影一闪,一个人飞掠进来,却是宋朝山。
成至道:“是宋老大,那人看来是要将范老五宋老大一网打尽。”
江双龙心里也是这么想,点了点头,心下凝思:“那人这一次不知又是设的什么套子,易老四罗老二都是身败名裂,范老五宋老大只怕也脱不得这下场,不知两人又有什么把柄落到了那人手里,真想不到,堂堂花江六君子,竟个个都是伪君子。”对那神秘人,他虽然害怕,却也情不自禁的敬服,因此范长新宋朝山两个虽还未露出恶迹,他却已认定两人必然都是伪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