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范长新一见宋朝山,嘿嘿一笑:“老大还真是守时呢。”
宋朝山也是嘿嘿一笑:“你来得更早啊,看来是一切都布置好了,在这谷中下了多少种毒啊?”
范长新打个哈哈:“哪里,老大功力通玄,我那些雕虫小技,哪里拿得出手。”
宋朝山四面一看,冷哼一声:“不必废话,不论你有多少种毒,尽管放出来就是,照说好的,一战定输赢,赢者独霸花江,输者死。”
“就是这话。”范长新点头:“输赢都不必纠缠,也免得叫外人笑话。”
“好。”宋朝山点头。
听了两人的对话,江双龙大致明白了,两家势成水火,但大规模的公然冲突,怕有损他花江六君子的名声,所以两人约定了在这里私下解决,赢的独霸花江,输的连势力带性命通通放弃。
“果然是假惺惺,伪君子,暗里吃人不吐骨头,明里却还要假模假样的维持着侠名。”江双龙暗骂。
范长新两个说明白了,一时却并不动手,只是互相凝视,范长新身子忽地一晃,围着宋朝山转起圈子来,边转圈子,双手边急速甩动,甩出一些淡红色的粉雾,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是毒粉这一点却是可以肯定。这毒粉扩展极速,范长新绕着宋朝山转了不到半圈,粉红色的毒雾已迷漫了十数丈方圆,而且还在扩展。
宋朝山始终背手而立,并不阻止范长新施放毒粉,直到毒粉快漫到他身边,才嘿嘿一笑道:“五毒障也让你放了,可别说做大哥的没给你机会。”笑声一收,反手拨刀,一刀向范长新劈去,竟是破雾直入,对范长新的毒雾不闪不避,刀起处,毒雾向两边急速飞飘开去,显示出深厚的功力。
“如此还要领大哥一个人情了,多谢多谢。”范长新也打个哈哈,双手迎着宋朝山刀风急甩,两道红雾凝成雾柱,有若实体般打向宋朝山,宋朝山大刀一振,左右飞切,雾柱刹时给切成整整齐齐的十余节,江双龙远远看着,暗暗点头:“宋老大不但功力精深,这一手刀法也是炉火纯青,只可惜空背了侠名。”
范长新雾柱打出,同时拨剑,一剑飞刺,竟是中宫直入,直刺宋朝山膻中穴,青蒙蒙的长剑有如一条青色的毒蛇,在银色的月光下吐着可怕的长舌,范长新功力不如宋朝山,剑法却着实了得,并不在宋朝山刀法之下。
两人刹时间斗在一起,范长新右手使剑,左手仍是不绝的洒出毒粉,眨眼斗了数十招,招法上两人不分胜败,忽地里铮的一声响,刀剑相交,两人同时后跃,宋朝山复要扑上,却忽地面色一变,叫道:“你这个不是五毒障。”
范长新嘿嘿笑:“是五毒障,不过我知道老大你闭气的功夫厉害,所以另外加了一点豹王粉。”
“豹王粉?”宋朝山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那是什么东西。”
“豹王粉不是毒。”范长新阴笑:“只是一种春药,人闻了,会加速气血的运行而已,老大你的闭气法虽然了得,但豹王粉只要沾着皮肤就能起作用,春情勃发之下,再想闭气,自然就有些难了。”
“你好狡猾。”宋朝山怒叫,执刀欲上,身子却猛地一晃,手中刀失手落地,身子也摇摇欲坠。
“老大,你认命了吧。”范长新哈哈大笑,边笑边缓缓走上两步,手腕一振,一剑刺向宋朝山胸口。
“想不到宋老大就这样死在了范老五手里。”江双龙暗叹一声,却突地眼光一凝,原来范长新一剑刺在宋朝山胸口,竟然没能刺进去,反而铮的一声,青钢长剑断作了两截。
江双龙完会没想到会有这种异变,他身后的成至等人显然也没想到,因为他耳中听到了包括成至在内的好几声惊咦声。
他们没想到,场中的范长新似乎也没想到,剑一断,他竟是一呆,即没有赶快给宋朝山补上一掌,也没有退开,而宋朝山的反应却是迅快之极,手臂一长,反手点了范长新的穴道,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一脸得意。
范长新胖脸上露出无法置信的神情,叫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身体会刺不进,就算没有中毒,也不可能刺不进啊,你身上披了什么软甲?或者藏了什么宝物?”
“软甲?宝物?”宋朝山哈哈一笑,霍地撕开衣服,露出光光的胸口:“你自己看?”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范长新叫,这边江双龙等人也一起在心中发出疑问,范长新功力或许不如宋朝山,但说一剑竟然刺不穿宋朝山身体,那也是绝不可能的,只除非另有古怪。
“好歹兄弟一场,我让你死个明白。”宋朝山笑:“听说过血尸铁甲吗?”
“血尸铁甲?”范长新惊呼出声。
江双龙却一时没想起血尸铁甲是什么,疑惑间,背后的成至却叫了起来:“血尸铁甲,他竟然练成了血尸铁甲,怎么可能?”
“什么血尸铁甲?”江双龙听他叫得骇异,再忍不住,回头问出声来。
“血尸铁甲是当年血尸门荼毒天下的歹毒邪功,功成不但刀枪不入,而且百毒不侵,难怪宋老大即不怕范老五的毒,也不怕他的剑。”
他这一说,江双龙终于想了起来,以前好象是听说过,不过血尸门绝灭已千年,江湖中说的比较少了,他也只是偶而听说了一点,所以一时想不起来,愣了一下,道:“这血尸铁甲不是绝灭千年了吗?宋老大哪儿学来的,而且我好象听说练这个要吸什么血还是什么的?”
“是。”成至点头:“练血尸铁甲,要想成功,必要吸七阴绝脉之人的血,但这门邪功最邪异的不是练功吸血,而是每次运功之后都要吸血,因此江湖中又叫它吸血邪功,邪恶之极,当年正道愤慨,大举围攻,就是因为这门邪功吸血的邪行太让人发指。”
这时范长新大叫:“原来你装作中毒,根本就是要诱我近身。”
“没错。”宋朝山哈哈笑,斜眼盯着范长新的脖子,眼中露出热切的目光,叫道:“做了几十年兄弟,我还真不知道你的血是什么味道呢。”
他说着,还伸出舌头在嘴边舔了一下,江双龙远远的看着,只觉后背心一凉,成至则已是怒哼出声:“歹毒邪功,人神共愤,真想不到堂堂花江六君子的老大竟然是血尸门的余孽。”
他话声中,宋朝山张开嘴,对着范长新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异变突生,本来给点了穴的范长新突地一抬手,反一下点了宋朝山的穴道,宋朝山功力虽远高于他,但全无防备之下,竟是眼睁睁受制,眼睛一下子鼓了出来,叫道:“你-----。”
“哈哈哈。”范长新仰天狂笑:“老大,你以为你骗过了我吗,现在是谁骗了谁呢?”
“你知道我练成了血尸铁甲?”宋朝山看着他,又惊又疑。
“没错。”范长新点头:“我不但知道你练成了血尸铁甲,而且知道你是吸那个叫庞玉泉的人的血练成的,所以我才设下此计,你装作中毒诱我近身,其实一切都在我算中,我放毒,就是要让你来骗我,哈哈哈。”
“想不到竟是这样。”成至感概:“真是一个比一个狡猾啊。”说到这里他眉头一皱:“不对啊。”
这三个字宋朝山也同时叫了出来:“不对啊,就算你放毒是故意的,但我明明点了你的穴道啊,你是怎么解开穴道的。”
听了他这话,成至也道:“是啊,姓宋的明明点了范老五穴道的啊,为什么制他不住,什么原因?”
范长新哈哈笑,一脸得意:“老大,你以为练成了血尸铁甲就天下无敌了,你可知道,在血尸门中,血尸铁甲也有克星呢。”
“血尸铜甲?”宋朝山骇然惊呼:“你竟然练成了血尸铜甲?这怎么可能?”
“血尸铜甲?”成至也是一声骇叫,江双龙不明白,转头道:“血尸铜甲是什么,也是血尸门的邪功吗?”他听说过血尸铁甲,血尸铜甲却是真没听说过了。
“是。”成至点头:“血尸铜甲是血尸门只传门主的绝密邪功,是掌门人用来克制同门师兄弟的,想不到范老五竟也是血尸门余孽,而且竟然练成了血尸铜甲。”他说着话,一直盯着外面,似乎对范长新的话犹有几分不信。
“有什么不可能?”范长新冷笑:“你能练血尸铁甲,别人就不能练血尸铜甲啊,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制不住我的穴道了吧,血尸铜甲和血尸铁甲一样,百毒不侵刀枪不入,但比血尸铁甲多出一样,可以移穴换位,所以血尸铜甲才是血尸铁甲的克星。”
“老大,借你刚才的话,做了几十年兄弟,我还真不知道你的血是什么味道呢,今夜倒要尝尝。”范长新狞笑着,嘴巴张开,他镶了一颗金牙,在月光下闪过一道金光,江双龙情不自禁心中一颤,却突地想到:“宋朝山范长新都练了血尸门邪功,这事传到江湖上,两人一世侠名不但不会再有点滴剩下,而且立即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这两人已是彻底毁了,那人真是厉害啊,可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到底是谁。”这么想着的时候,他更是大大的打了个冷颤,相对于那隐身背后的神秘人,范长新的吸血反而不是那么恐怖了。
范长新大张了嘴,一口咬在宋朝山脖子上,刀枪不入的血尸铁甲,却是经不起他一咬,江双龙颇想不明白,只能猜想,练了这种邪功的人,因为要吸血,所以牙齿上的功力可能格外加强了。
宋朝山长声惨呼,范长新狠狠的吸了一口血,抬起嘴来,哈哈狂笑道:“味道好极了,老大,真想不到,你的血味道还真是好极了呢。”
他狂笑着,一张嘴血糊糊的,余血更从牙齿上滴落下来,清冷的月光下,是如此的诡异恐怖,江双龙身后,惊呼声不绝响起,显然所有的人都给这种情景惊住了。
范长新的笑声中,宋朝山则是不绝狂叫,奈何身子不能动,眼见范长新再次伸嘴过来,他更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嚎,其声尖利绝望,有若鬼哭。
范长新再一次咬住了宋朝山的脖子,成至再忍不住,腾地站了起来,扫视群侠道:“这两人都已坠身魔道,大家伙一齐出去,乱刀齐下,除魔耳道。”
群侠中一人道:“但姓范的练成了血尸铜甲,刀枪不入,只怕我们伤不了他,反要受他所害。”
“除魔卫道,岂能畏首畏尾。”成至一脸凛然:“花江六君子已彻底毁了,若我们不能除去范长新,自行清洗门户,则我花江侠义道在江湖上再无立足之地。”
“成大侠这话说得是。”群侠齐声赞同。江双龙也暗暗点头,反手握住了剑柄,成至正要当先冲出,忽地又生异变,一直不能动弹的宋朝山突然能动了,猛一下抱住范长新,也一口咬在了他脖子上,范长新猝不及防,长声惨呼,厉叫道:“你---你怎么能动了?”
宋朝山并不答他,只是狠命吸血,范长新想要挣开,但宋朝山双手死命抱住了他,而且宋朝山功力本身比他高,根本挣动不得,无奈之下,激发狂性,也只有抱住宋朝山,咬住宋朝山脖子拼命吸血。
成至等人也不明白给点了穴道的宋朝山为什么突然能动了,但眼见两人相抱着互相吸血,机会难得,都是又惊又喜,成至一扫群侠道:“我们一齐冲出去,四面动手,即便他们刀枪不入,震也震死了他们。”群侠齐声答应,一齐冲出,江双龙名头最低,跟在最后。
群侠冲到一半,又生异事,平空里突地落下一张网来,将范长新宋朝山两个同时网住,随即拉网上扯,带了两人凌空飞去。
包括成至在内,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因为他们只看到网,却没看到撒网的人,然而所有的人都能感应到灵力的波动,这说明,那网不是凭空飞来的,是有人在空中撒网,可就是看不见。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群侠面面相窥,脸上都有惊疑之色,成至眼光与江双龙对视,道:“是那神秘人,他终于收网了。”
江双龙打了个冷颤,道:“他到最后也不让我们知道他是谁,他是谁呢?”
“我只知道他是这世间最可怕的敌人,如果谁做了他的敌人的话。”成至低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