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凤飞飞等人虽然散开,但自然不会远去,在周围数里之内布下了警戒线,除非是荷妃雨这样能借元神遨游天地,神至而身到的顶尖高手,其他人休想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来,这也是鬼瑶儿壶七公等大意的原因,荷妃雨要让手下带人进来,必得要战天风同意。
“天风,不要理他。”鬼瑶儿叫。
“还没嫁人呢,九鬼门目空一切的天之骄女就已经畏首畏尾了吗?”荷妃雨冷笑。
但鬼瑶儿可不是一般的女子,陷在战天风情网中时痴痴迷迷,平时却是精明得很,岂能为她言语所激,冷笑一声:“我是畏首畏尾,因为我害怕你又落荒而逃。”声落爪起,一爪便向荷妃雨抓过去,说打就打,全不留情。
“瑶儿。”战天风双手一伸,一下子环腰抱住了鬼瑶儿,一只手抬得还有点儿高,竟是箍在了鬼瑶儿左乳上,这会儿当然不是调情的时候,他是故意的,因为他也起了疑心,玄信竟然不顾自己而让马横刀远去万里之外的百夜国,这中间确实有古怪,而他也理解鬼瑶儿的心思,强拦不好,干脆用点儿小手段,他这么抱着,鬼瑶儿无论如何都是没法儿生他气的。
果然,鬼瑶儿给他这么一抱,一个身子刹时就软了,爪上功力消失得无影无踪,玉面通红,羞道:“啊呀,快放手。”
伸手想要拨开战天风捂在她乳房上的手,不想战天风却反而用力捏了两下,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嘻嘻笑道:“你是我老婆,我想抱就抱,想捏就捏,天公地道,天经地义,天下无敌,天天快乐。”
鬼瑶儿给他一口气吹得整个人都酥了,嘤咛一声,斜靠在战天风怀里,闭了眼睛,浑忘一切。
壶七公听了战天风胡扯,哈哈大笑:“臭小子,胡言乱语哄女人倒是个高手。”
荷妃雨却没笑,本来战天风这么抱着鬼瑶儿,而且还在鬼瑶儿乳房上又捏又摸,情形颇为尴尬,换了其她女孩子,绝对不敢看,也绝对会害羞,但她凤目斜睇,却浑不当一回事,战天风看了她这样子,也不由暗暗佩服:“果然有两分妖气,和鬼婆娘没迷上我之前有得一比。”
他暗暗佩服,荷妃雨却在暗转心思:“看这人这时的样子,全然就是个街边的小混混,可西风国一战,确是他一手擎天,我细细查了,绝对假不了,就他替马横刀报仇的手段,狠辣阴毒,步步藏刀,也绝不是一般的小混混做得到的,事实上鬼瑶儿天之骄女,何等骄傲的女孩儿,却给他收拾得服服帖帖,大庭广众之下也是想抱就抱想摸就摸,不但一点不觉得害羞,反而痴迷其中,这也绝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他真的是一个谜一样的人啊。”
原来荷妃雨从万异谷出来后,竟然去了西风国,亲自打听了战天风在西风国的事,深深叹服,回来后更悄悄盯着战天风,战天风给马横刀报仇,步步设计,自以为天衣无缝神鬼不觉,其实一切都落在了荷妃雨眼里,而荷妃雨在亲自感受了他的狠辣和智计后,对他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这才找上他,本是有备而来,可见了面,仍自有三分迷惑。
“带他进来吧。”荷妃雨轻喝一声,她声音不高,但战天风能感应到一股奇异的力道远远送了出去,暗叫:“说话也这么怪。”
斜了眼,跟着喝道:“让开条路,不论什么牛鬼神蛇,都放他进来好了。”
“乍听他说话,粗俗搞笑,但细听去,内中却自有一股泼天的野性。”荷妃雨心下嘀咕:“不管了,现在局势急变,只除了利用他和白云裳的关系,再无办法,而且这一计对我来说,无论如何都是有利无害,到正可亲自验证一下,他是不是那天应的怪星。”
稍顷,两名黑衣女剑手带了一个人过来,这两名黑衣女剑手和那日在万异谷中见的女剑手一模一样,战天风第一个念头以为这些黑衣女剑手又是荷叶所化,不过细一想就知道不可能,荷妃雨再了得,也没可能将灵力送出那么远,而且也没必要不是,她手下肯定是真的有一批黑衣女剑手,那日可能是要偷进万灵塔,怕引起万异公子警觉,所以没带进去而已。
战天风先看那两名黑衣女剑手,后才看给带来的那个人,一看却吃了一惊,失声叫道:“慕大哥。”
慕伤仁也看到了战天风,却只是看他一眼,并不吱声,与那日在马横刀墓前相见时比,他越发的消瘦下去,胡子倒是长了许多,显得十分的潦倒。
战天风一看慕伤仁这个样子,心中一股怒气直涌出来,怒视了荷妃雨道:“你不知道慕大哥是马大哥的义弟吗?你制住他做什么?真要我对付你吗?”
“马横刀的义弟,嘿嘿,好个义弟。”荷妃雨冷笑:“我没有制住他,我只是在一家酒馆里找到了他,至于我为什么带他来,你问他好了,你问问他,马横刀到底怎么死的?真正的凶手,应该是谁?”
“真正的凶手?”战天风疑惑的叫,看向慕伤仁,沉声道:“慕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伤仁身子抖了一下,却没有看他,而是举起了手,他手中有一个大酒葫芦,战天风一眼就认了出来,那酒葫芦是马横刀的,慕伤仁举起酒葫芦,接连灌了好几大口,呛着了,剧烈的咳嗽起来,腰弓着,拉杂的胡子上满是酒水,那个样子,完全是一个潦倒街头的酒鬼,谁也想不到,他曾是玄信的侍卫统领,声名赫赫的一流高手。
鬼瑶儿壶七公都皱起了眉头,慕伤仁却并不看任何人,而是直走到马横刀墓前坐了下来,又灌了几口酒,看着马横刀墓碑道:“马大哥,你别怪我,不是我要说,是他们找到我的。”
“害死马大哥的真凶到底是谁?”战天风听出了不对,跨上两步,他声调已经变了,眼中锐光激射,鬼瑶儿不由又有些担心起来,恨恨的看一眼荷妃雨,荷妃雨迎着她眼光,并不吱声。
“这事要说,倒从头说起。”慕伤仁叹了口气,又喝了口酒,眼睛看着马横刀的墓碑,似乎出起神来,好一会儿才道:“玄信得到传国玉玺后,半个月时间里,宫中来了七八拨高手刺客,自然都是想打传国玉玺的主意,但有马大哥一把魔心刃镇着,并没有任何人能碰到传国玉玺的一根毫毛,这样慢慢的来打主意的人就少了,又过了十多天的样子,三吴王突然带了一个人来见玄信。”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举起葫芦,与先前不同的是,这会儿不是灌酒,而只是慢慢的眯了一口酒,舔了舔嘴唇,才道:“那人是归燕王的密使,他带来了归燕王承认玄信为真天子的条件,具体条件我不知道,我只是后来从马大哥口里知道,其中有一条,是要求玄信钦赐七大玄门为护国七教,同时奉无闻庄的枯闻夫人为国师。”
“奉枯闻夫人为国师?”战天风怒叫:“岂有此理。”
“是。”慕伤仁点头:“这便是马大哥竭力反对的理由,他向玄信明说了枯闻夫人的野心,也告诉玄信,最近在江湖上大兴风雨的风雨盟,真正的盟主其实就是枯闻夫人,还有那无恶不作的七花会,会首也是枯闻夫人的弟子文玉梅,奉这样的人为国师,有百害而无一利,最后只怕连玄信自己都会给枯闻夫人控制,成为她挟天子而令诸候的工具。”
“对啊。”战天风用力点头:“马大哥这个看法太对头了,那老女人野心勃勃,玄信真若奉了她做国师,终有一天要哭都哭不出来。”
慕伤仁叹了口气,道:“那密使同时带来了归燕王的口信,玄信接受他的条件,他便奉玄信为天子,同时出兵助玄信返回天安,一统天下,但如果玄信不接受他的条件,他就要挥兵来打,夺取传国玉玺,三吴国本来实力就不如归燕国,一场内战后,更是元气大伤,已远不是归燕国的对手,而且归燕王还说他已联系好了净海王,只要玄信说一个不字,便会联兵来打,三吴更架不住。”
“这样玄信就怕了?”战天风怒叫:“因此而下诏让马大哥去救百夜王子,借红雪国的手害死了他?免得马大哥碍他的事?”
“战兄弟,其实马大哥在临终前不只是让我把把魔心刃交给你,还交代了几句话,让我转告你。”慕伤仁转过身来,看着战天风。
“什么话?”战天风疑惑的看着他:“你上次为什么没说?”
慕伤仁看一眼荷妃雨,没有吱声,战天风自然明白他这一眼中的意思,如果不是荷妃雨找他来,这话他是不会说了。
鬼瑶儿自然也明白他这一眼中的意思,心下冷哼:“荷妃雨找他来,果然没安好意。”心下一直暗暗担心,她以前目空一切,但此时情根深种,牵扯到自己深爱的人,不免便有些瞻前顾后。
“有两件事,你可能不明白。”慕伤仁看一眼战天风,然后重重的灌了一口酒,似乎要借酒来压着一些什么东西,略略一顿,道:“第一,玄信想借红雪国的手来搬开马大哥这件事,马大哥自己其实是知道的,玄信虽然假仁假义,什么忠义后代,一定要救,其实他的本心,根本没能瞒过马大哥,我们也瞒不过,何况是马大哥?”
“马大哥知道玄信是要借刀杀人,为什么还要甘愿受骗?”战天风又惊又怒。
“是啊。”一边的壶七公也叫:“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玄信不地道,咱拍拍屁股走人啊,一定要给他卖命做什么?”
慕伤仁叹了口气,摇摇头:“你们不了解马大哥,他一是觉得百夜王子也确实该救,二是他不愿眼睁睁看着枯闻夫人的奸计得逞,也许他认为,他的死,或许可以唤起玄信的良知吧。”
“玄信那样的人还会有良知吗?我呸。”壶七公重重的呸了一口。
战天风却知道,马横刀真的会那么想,因为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只要觉得自己做得值,真的会不顾一切,生与死,于他是全不系怀的。
深吸一口气,战天风看向慕伤仁道:“第二件是什么事?”
“第二件是,花江六君子以毒算计马大哥,马大哥其实也知道。”
“什么?”壶七公鬼瑶儿同声惊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