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不知如何,战天风心中有一种直觉,白云裳是在第三进院子左侧的厢房中,战天风早已知道自己在吸收了白云裳的灵力后,身上多了一种奇妙的未卜先知的能力,但象这一次一样,如此清晰的感应到白云裳所在的位置,却还是第一次,自己也是又惊又疑:“真的假的,还真就跟看见了一样呢,难道我功力又长进了?好象没有啊,那些金字还是差不多大啊。”
他不知道,他功力虽然没有多少长进,但在万异塔中闭眼练习玄天九变时,他的灵觉又有了极大的增强,而白云裳的灵力虽给他化在了体内,却仍有些认旧主,所以才会生出如此清晰强烈的感应,这中间玄异之极,倒也别怪他心中生疑。
到近前才发现,白云裳住的原来是个单独隔出来的小独院,院门虚掩着,门后是碎石小径,院中有一株水竹,虽已立冬,仍是枝叶青青。
不知如何,只往院中看了一眼,战天风心中突然生出一种特别平静的感觉,仿佛走了很远的路,经过了很多的波折,现在只想坐下来,歇一歇,不过这种感觉一生出来,脑中立时闪过马横刀的影子,精神一振,那种感觉立时消失。
院中传来白云裳一声轻轻的叹息,战天风一怔,耳边已传来白云裳的话声:“风弟,进来吧。”
“云裳姐知道我来了?”战天风心中惊疑:“但她又为什么叹息呢。”
取锅喝了口水解了汤力,推门进去,进房,白云裳盘膝坐在榻上,穿着宽松的晚装,头发也随意的披洒着,给人一种十分安详的感觉。
一看到白云裳,战天风又生出那种想坐下来再也不要动了的感觉,心下暗惊:“我这到底是怎么了。”精神一提,去白云裳脸上一溜,道:“姐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呢?”
白云裳微微一笑,嗔道:“你啊,见了姐姐从来就是没正经。”
“我怎么没正经了,在姐姐面前,我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啊。”战天风皮起来,在椅子上盘膝坐下,双手合什做了个老僧打坐的样子,还念了声阿弥托佛,白云裳一听他的阿弥托佛,可就咯咯娇笑起来,道:“真正是托佛吧,你不是天天缠着我,要不真要给你笑死了。”战天风也笑。
笑了一回,白云裳道:“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对了,我听说花江六君子都是身败名裂,恭喜你报了仇,马大侠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没有。”战天风摇头:“害死马大哥的真正凶手并不是花江那六条狗,而是玄信,这也是我来找姐姐的原因,我希望姐姐能明白中间的真相,不再替玄信卖命。”
听到真凶是玄信的话,白云裳并没有吃惊的样子,只是看着战天风,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你终于还是知道了。”
战天风倒吃惊了:“姐姐早就知道了?”
“是。”白云裳点头:“马大侠确实是玄信天子宝座的牺牲品,但有一点想来你也是明白的,马大侠是自己求死,否则以他的身手,只求保命时,天下并没有任何人害得了他。”
“马大哥确实是有意的。”战天风点头,眼中射出悲愤之色:“但追根究源,还是玄信害了他。”
“不对。”白云裳摇头:“你心中认定是玄信害了马大侠,其实马大侠死,是为天下而死,并不是为了玄信。”
“我知道马大哥是为了天下的百姓,但为了百姓不一定要死啊。”战天风叫:“活着岂非对天下更有益。”
“你不能解马大侠。”白云裳叹了口气:“马大侠希望天下统一,避免战争,要做到这一点,玄信就必须要向归燕王妥协,也就是向枯闻夫人这些人妥协,不妥协不行,向这些人妥协马大侠又不甘心,或许你可以说,合不来走就是了啊,但马大侠是那种宁折不弯的人,对他来说,这种情形下离开玄信,等于是一种逃避,这将会在他心中种下永远的阴影,他绝不愿意这样,所以只有自求一死。”
这层意思,其实慕伤仁也说过,只是战天风始终无法接受马横刀自求一死的事实,这时从白云裳口中听到,他眼眶不由自主的便红了,点头道:“马大哥是这样的人。”
白云裳心中一喜:“是啊,所以我觉得你不必太怪玄信了------。”话没说完,战天风却猛地怒叫道:“但如果玄信不是那么忘恩负义,马大哥也不至于心若死灰,也就不一定要求死了。”
“看来跟他是说不清楚了。”白云裳暗暗摇头:“他心中报仇的意志极其强烈,我屡用心法都无法让他平静下来,看来只有另生他法了。”
原来战天风先前在院门口和进门后生出的那种想歇一歇的感觉,是白云裳暗运了玄机,想以佛门大悲咒的秘法抚平战天风心中的杀气,可战天风为马横刀报仇的心志强悍无比,白云裳玄功虽然比战天风高得多,佛门秘法也是玄异之极,却仍只能让战天风略生怠意,而无法彻底消磨他的心志。
“那你是想杀了玄信替马大侠报仇?”白云裳看着战天风。
“是的。”战天风毫不犹豫的点头。
白云裳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摇头:“我不想你这么做。”
“为什么?”战天风看着白云裳,他的眼光第一次这么锋锐,而且毫不妥协。
“我想。”白云裳回看着他:“马大侠也不会想你这么做。”
这是战天风心底最大的痛,他锋锐的眼光开始软化下去,牙关咬紧,好半天,却仍旧摇了摇头,道:“不,这话我不能听马大哥的。”
白云裳知道劝不了他,叹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战天风心中忐忑,道:“云裳姐,你生我的气了?”
“没有。”白云裳摇头:“只是有些累。”
“是因为我让你操心了?”
“不是。”白云裳睁开眼睛:“自从发生了马大侠的事,这些日子来我就一直觉得很累。”
战天风明白了,叫道:“是,给玄信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卖命,谁都会失望,谁都会累,马大哥为找传国玉玺跑遍天下,玉玺一到手便反脸来害马大哥,还有你云裳姐,你替他说服净海国,现在又跑来天安,劳心劳力,可他有什么对你,他封七大玄门为国教,枯闻夫人为国师,提过白衣庵没有?”
“那倒不是。”白云裳摇头:“玄信也想封我白衣庵为国教的,但出了马大侠的事,我心灰意冷,坚辞了。”说到这里,她又叹了口气,看着战天风,道:“风弟,姐姐这段时间真的好累,你即然来了,那就多陪陪姐姐,好不好?”
“这------。”战天风一时沉呤,他当然明白白云裳的意思,是怕他一离开马上就去找玄信报仇,这仇是一定要报的,不过看着白云裳渴盼的眼神,再想到短时间内鬼瑶儿等人一定会在归燕城四面布网找他,还不如在白云裳这里多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道:“好啊,只要姐姐不赶我,我就一直陪着姐姐。”
“如果我要你陪我一生一世呢?”
“什么?”战天风一怔。
白云裳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如果我要你陪我一生一世呢。”
“姐姐。”战天风心中无比的震撼,定定的看着白云裳,心中混乱到极点,但慢慢的,一股无明的怒意从心间涌了出来,怒视着白云裳道:“姐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只是想要我不去杀玄信是吧?可是为什么呢?玄信那王八蛋有什么好?马大哥甘愿自求一死,你为了保他,也这样不惜一切,为什么啊?”说到最好一句,他几乎是怒吼出来,而眼泪却也喷涌而出,他是真的伤心了,马横刀和白云裳都是他生命中最看重的人,他真的不愿意他们这样的去为玄信牺牲。
“风弟。”白云裳走到战天风身边,看着他眼睛,一脸凝重的道:“不是玄信,风弟,不是为了他一个人,是为了天下的百姓,如果你杀了玄信,各种势力会为争传国玉玺争帝位大打出手,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天下的一统,马上就又四分五裂了。”
战天风不吱声,他能想到那种可能性,但因为这样而不杀玄信,他怎么也不甘心。
“想不到这样他也不肯放弃。”白云裳心中暗叹,马横刀的事出来后,她心灰意冷,时时生出归隐山林的想法,但说到与战天风一起归隐,却是没想过,这会儿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想以一剂猛药打消战天风的杀意,当然,她也并不是骗战天风,独身归隐或与战天风一起归隐,这两者之间,任何一个她都可以接受。
“风弟,不要多想了,我也不勉强你。”白云裳说着,伸手轻轻握住了战天风双手,道:“无论如何,这些日子你都不要走,多陪陪姐姐吧。”
战天风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嗯,除非姐姐赶我,我绝不离开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