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3
他这是真心话,马横刀的仇一定要报,玄信一定要死,但不必急在一时,白云裳同样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又如此对他,他绝不能伤了她的心。
“你也累了,先睡一觉吧,这面具就不要戴了。”白云裳的话象轻风吹拂,战天风心中一片平和,点点头,取下面具,就在白云裳的床上睡下,只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噜声。
白云裳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心中涌起柔情,想:“他外表油滑没正经,但内心里,其实是个非常重情的人,而且他的感情非常质朴而强烈,就象个孩子。”
坐了一会儿,白云裳心中生出感应,飘身出去,到二进的一间禅房里,三个老僧并排而坐,正是东海三神僧,三僧个子都不甚高大,但坐在那里,却给人一种稳如山岳的感觉。
白云裳合什为礼:“打扰三位大师清修了。”盘膝坐下,道:“三位大师召云裳来,是因为刚才进寺的那人吗?他是我义弟,名叫战天风。”
潮音道:“能悄无声息的摸进寺中,令弟身手不错。”原来在战天风与白云裳说话之前,三大神僧并没有发觉战天风进寺的事。
坐在中间的破痴嘿的一声:“可他的真实功力并不是很高。”
“是。”白云裳点头:“他能瞒过三位大师只是用了点小技巧。”
三僧中,以破痴性子最为火暴,早年间出手,手底从无活口,清修这么多年,话中仍有金石之音。
德印道:“云裳小姐,刚才我们听到了你和令弟的对话。”
“是。”白云裳点头,她当然知道她和战天风的对话瞒不过三大神僧,但也没必要瞒啊,迎着德印目光,静候他下面的话。
德印没开口,破痴却抢先开口道:“他想要刺杀玄信?胆子不小啊,奇怪的是,云裳小姐好象很怕他动手呢,以他的功力,能刺杀得了玄信吗?”
三僧一齐看着白云裳,眼光里都有着明显的疑问。因为他们感应到的战天风的功力,连一流高手都算不上,这样的功力,想在有七大玄门高手环伺尤其更有枯闻夫人坐镇的皇宫中刺杀玄信,在三僧看来,完全不可想象。
“如果是别人,就算功力再高一倍,那也完全没有可能。”白云裳看着三僧,坚凝的眼神显示她说的话绝不是在开玩笑:“但如果是他说要刺杀玄信,我相信十有八九他会成功,因为我曾在他身上见过一些完全不可思议的奇迹。”
三僧自然都看得出白云裳眼中的意思,三僧年纪比白云裳大得多,辈份也高,但白云裳能在黑莲花中显出佛身,如此修为,三僧不得不服,她即然这么说,自然就有她的道理。
三僧都陷入沉思中,好一会儿,德印道:“云裳小姐,你是我佛门千年来最杰出的弟子,不论是我们三个,还是天下佛门,都对你寄寓厚望,这一点想来你一直都是明白的。”
不等白云裳回答,潮音紧接着道:“我们知道,你对马横刀的死心存芥嫡,但我们都觉得,你的推论并不一定正确,玄信是天子,马横刀虽是了不起的高手,终究只是个侍卫,玄信真想要做什么,并不一定要马横刀同意,所以我们觉得,他完全没必要设下这样的计策先去害死马横刀。”
马横刀的死,白云裳和三大神僧有过交流,白云裳慧目如电,于珠丝马迹中看出蹊跷,最终推论出真相,但三大神僧却一直都不赞同她的推论,而最不赞同的,则是玄信封白衣庵为国教而白云裳推辞不受的事,但玄信封的是白衣庵,白云裳坚持不受,他们也没有办法,只是心中一直有成见。
三僧虽有成见,但认定随着时势的变化,白云裳终会回心转意,但听了白云裳今夜的话,白云裳竟有下嫁战天风的意思,三僧可就急了,此时天下即将归于一统,时局正好,正是大倡佛门的最佳良机,而没有白云裳的佛门,声势无疑会大打折扣,所以德印才有这番话。
白云裳心底佛光照彻,惕透晶莹,自然明白德印话中的意思,也明白潮音加那番说辞的目地,合什于胸道:“三位大师的意思,云裳明白,三位大师放心,云裳必会以天下大局为重,不会胡来。”
“如此甚好。”白云裳的话,虽不能让三僧特别满意,但三僧也知道只能这样了,一齐合什。
战天风第二天一早醒来,睁眼,只见白云裳盘膝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显然就是那么坐了一夜,看着白云裳佛光晶莹的玉脸,战天风心下感动,一男一女,竟夜孤处一室,虽然白云裳心地磊落,但别人终会有想法。
“云裳姐昨夜说要我陪她一生一世的话,难道是说真的?真要是能娶得到云裳姐,天天这么陪着她,那可真是做神仙都不换了。”战天风心中一时浮想联翩,这时白云裳却也睁开眼来,战天风吓一大跳,生怕白云裳会看到他心中的歪念头,情急智生,猛地啊呀一声,去肩上一阵乱抓,叫道:“好痒,好痒,想不到云裳姐的床上也会有虱子。”
“我的床上怎么会有虱子呢。”白云裳有些嗔怪的看着他:“你胡扯吧。”
“人说佛祖身上还有三只罗汉虱呢。”战天风笑:“姐姐床上怎么就不会有虱子了?”
“大清早的,再要胡扯,我可要打了。”白云裳说不过他,做势扬手。
战天风慌忙求饶:“姐姐饶命,我以后再不敢了,以后别说只给虱子咬了一口,就是虱子把我抓了去煮熟了打牙祭,我也再不吭一声。”
“什么虱子抓了你去打了牙祭,你以为我床上是个虱子窝啊,看来真个是少打了。”白云裳一掌劈出,战天风自然早已滑开,抱拳作揖道:“姐姐饶命,姐姐饶命,真个不敢了。”
“今日先放过你。”白云裳掩嘴轻笑,想到一事,道:“风弟,你功力进展虽快,但身上的东西太杂,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姐姐来帮你梳理梳理吧。”
“好啊。”战天风大喜:“有姐姐这样的大宗师指点,再加上我这个聪明脑袋,那一定是一日当得三千日,一年当得三万年。”这么说着,自己却失惊大叫:“我个娘啊,三万年,那该是什么样的高手了?这还真是个伤脑筋的问题呢。”
“你还是先别伤脑筋吧,一年当三万年,我可没那么大神通呢。”白云裳白他一眼。
“姐姐没那么大神通,可小弟我有那么聪明啊。”战天风怪笑。
“你就吹吧你,看吹落下巴叫小狗叼了去。”白云裳又气又笑。
吃了早餐,战天风随即把身上所学尽数展示给白云裳看,他身上其它的功夫白云裳大体都知道,只玄天九变不知,看了后也是十分惊叹,道:“万异公子当年便是一代宗师,这千年苦修参悟出来的玄天九变,确是有惊神泣鬼之妙。”
“也就是个身法吧,怎能和姐姐的绝世神功比。”战天风还谦虚一把。
白云裳却一脸正色:“风弟,这你就错了,我观你的玄天九变,每一变都极尽天地之妙,心体自然而身合阴阳,实在是内蕴无穷,如果练到极致,我不敢想象它的威力。”
“是吗?”看白云裳一脸正经,战天风信了,点头道:“难怪我那记名的师父说,真要练到天变,便可独步天宇,看来没有吹牛皮啊。”
“万异老前辈一代宗师,会在你面前吹牛皮,真是的。”白云裳哭笑不得,道:“玄天九变,其实只要把九变中的任一变练成了,差不多都可以纵横江湖了,万异老前辈真是不世出的奇才啊。”说到这里,忽地想到一事,道:“你刚才说什么,记名的师父,你没有正式拜师吗?”
“是。”战天风点头:“我怕正式拜师后他会要我也玩什么异体同修,弄个什么虫子到脑子里或者整天要我牵着只狗带着只鸡什么的,烦那个,所以生了个法儿绕过去了。”说着把那再拜师就要断手的诡计再跟白云裳学了一遍,白云裳笑得肚子痛,却大是摇头:“你啊,能拜万异公子为师,是多么好的机会,却给你生生推掉了,真是的。”
战天风却是漫不在乎,道:“也没什么吧,不是也学到了玄天九变吗?你不是说玄天九变练到极致也差不多能天下无敌吗?那不够了?”
“不同。”白云裳连连摇头:“玄天九变为万异公子所创,也只有他最了解其中的玄妙,如果有他的指点,进境会快很多,自己练自己悟,那就要难多了。”
“你是说我自己练,也许一世也练不成是吧。”战天风不在意的一撇嘴:“那也无所谓了,记名师父他自己不也挂在藤上吗,也没见他能天变地变的。”
“这你就不懂了。”白云裳摇头:“万异公子挂在藤上,是因为他灵体寄在藤上,修不成元神脱体,灵体也就无法脱离寄灵的树藤,那个和玄天九变没有半点关系。”
“原来这样啊。”战天风终于明白了,他之所以一直都有些漫不在乎,就是因为看万异公子脱不得那些藤,对付荷妃雨还要他和鬼瑶儿出力,因之看着万异公子就有些看江湖把式的味道,要信不信的,这会儿才知道自己确是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白云裳看他有些沮丧,道:“事情过去了就算了,你身上还另外有一门绝学呢,佛印宗的手印可是佛门无上秘法,如果能与玄天九变结合得好,两相助益,成就同样是无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