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是吗?”战天风又高兴了,道:“万异公子就是让我以玄天九变的身法配合手印金字,打跑了黑莲花荷妃雨呢。”说着试演了一回,他以为白云裳会夸奖,谁知白云裳却摇了摇头,道:“你这个快是快了,但其实没什么用,那天是鬼瑶儿替你接了大部份力量,若只是你自己,那就非常危险,象荷妃雨这种绝顶高手,都能以元神御剑,元神最灵,纤毫可察,剑气可及的范围内,气机牵引,如丝牵蛛,即便你的玄天九变再快一倍,也绝对逃不掉,不信你攻我一下试试看。”
战天风对白云裳这话倒是有些不服气了,道:“好啊,不过先说清楚,我这人打架喜欢乱打的,万一打到姐姐一些要害部位,例如屁股啊什么的,可别怪我。”他当然是说笑,昨夜白云裳说让他陪她一生一世的话,让他心中有一些莫名的紧张,开开玩笑,可以掩饰心中的不安。
白云裳又好气又好笑,大大的白他一眼,道:“只要你打得到。”
“那小弟就不客气了。”战天风歪里作一个揖,左脚一跨,双手捏印,美女江山一锅煮七个金字乱哄哄打将出去。
白云裳左手背在背后,傲然卓立,待金字快到胸前,背上古剑霍地出鞘,战天风竟是没看清她的剑到底是怎么来到手中的,白云裳古剑一振,将七个金字尽竭点散,战天风自然早已变招,身子围着白云裳滴溜溜乱转,金字层出不穷,一通乱打,他说是怕打了白云裳屁股,其实不担心,若给他打中了屁股,那白云裳也就不是白云裳了。
战天风连变十余变,白云裳只是挺立不动,金字到面前时才以剑尖点散,更不还手。
战天风见白云裳不还手,笑道:“姐姐,上次荷妃雨也象你一样呢,只挨打还不了手。”
“是吗?”白云裳微笑:“仔细了。”娇叱声中,手中古剑往上一抛,那古剑在她头顶一旋,突然就象活了一般,向战天风痴射过来,其势之快,直若电裂长空。
战天风眼见青光一闪,白云裳古剑便到了自己面前,大吃一惊,全力结印凝字阻击白云裳古剑,同时跨步急闪,但他的金字根本拦不住白云裳古剑,古剑穿破金字,就象闪电穿破云朵,兜尾追来,战天风竟无暇再结印凝字,只拼命展开身法,纵高伏低,前翻后跃,从一变到九变,竭尽变化,但那古剑也是灵变之极,丝毫不下于他的身法,真好象有一根丝牵在他身上一般,好几次,战天风都是以毫厘之差,勉强逃开,但战天风也怀疑白云裳可能并未出力出手,一时又是吃惊又是沮丧,叫道:“认输了,不打了。”
白云裳微微一笑,长剑自动返回,飞入鞘中,战天风丧气道:“玄天九变也不行,看来我是永远没法子成为一流高手了。”
“不。”白云裳却又摇头:“玄天九变配金字,确是绝配,除了屈指可数的那几个能以元神驶剑的绝顶高手,任何人对上你这种打法,都会头痛。”
“可我的敌人就是屈指可数的那几个指头啊。”战天风把手在自己眼前晃了两晃,愁眉苦脸。
他的样子十分滑稽,白云裳忍不住笑了起来,摇头道:“那没办法,元神御剑,灵动至极,你对着这几个人,只有一个字,逃,你若望风而逃时,无论是我还是荷妃雨或天下任何人,都是追不上你的。”
“三十六计走为上,不过逃命大王战天风这个招牌打出去,还是不太光彩。”战天风摇头,看着白云裳道:“难道真没有办法了?”
“惟一的办法,是你的功力再长一倍,差不多到了鬼瑶儿那个级数,再以玄天九变配金字,那就可以和姐姐斗一斗了。”
“我那鬼老婆的功力可是高得吓人,要到她那个级数,怕要翻几个跟斗才行,除非找个人给我灌点功力,要靠自己练,猴年马月了,而且就算有人肯灌,没有灌功的法子,那也只会灌死我,记名师父就是这么说的,他好象也没骗我,上次我吸了姐姐的灵力,不就是差点胀死吗?那灵力还不多呢。”
“是的,没有独特的法门,强行传功,只会经脉胀裂而死。”白云裳点头,说话间走到战天风面前,把住他脉门,微一凝神,道:“金果大师那日替你灌顶授功,还有一部份功力你没有吸收干净,散处在各脉中,除了金果大师的功力,你经脉中另外还有一股力道,与万异门功法颇为相似,这倒奇了,你不是说万异老前辈没有给你加功吗?”
“他是没有给我加功啊。”战天风叫,猛地想了起来,道:“我想起来了,他传我玄天九变的时候,最初是以一根胡子带着我变的,并不是带着我身子变,而是把功力传进我体内,推着我的灵力在各经脉中变,可能是那样留下的,奇了,我怎么没感觉呢,即没肚子胀也没打饱嗝啊。”
“什么啊,你以为是饭吃多了啊。”白云裳白他一眼,却又摇头:“还是不对,万异老前辈即便以功力推动你气血变化,但他一收手,功力该全部撒回去了啊。”凝神再搭战天风脉门,明白了,点头道:“是了,是你臂上封着的鬼牙在作怪,鬼牙有吸功的特性,万异老前辈的功力进来,他也照吸不误,因此截留了一部份功力,但是奇怪的是,鬼牙对万异老前辈的功力好象有些消化不良,吸进去又吐了出来,就留在了你体内了。”
“吸进去又吐出来?这些老鬼们还挑三捡四了。”战天风怪叫。
“鬼牙吸了佛门功法,可能和万异老前辈的功力有冲撞吧。”白云裳微微凝神:“这些功力都可以利用,我本来想另传你一个法子,现在看来完全不必了,只要帮你把气机理顺,让你经脉内所有分散的灵力全流入丹田中,你的功力就该会有一个飞跃,达至由后天进入先天的境界。”
“后天入先天?”战天风大奇:“我该早就是先天高手了啊。”
“打通气脉周天并不能算是真正达到先天之境。”白云裳微笑:“真正的先天高手,要打通丹道周天,而且结成虚丹都不能算,要结成实丹,才真正是到了先天之境,此时内息绵绵,体若婴儿,七窍封闭,骸合阴阳,一呼一吸,无不合乎自然。”
“这么玄啊。”战天风惊呼,摸摸肚子,道:“我肚子里可没丹,只有刚才吃的两碗稀饭,揉起来软乎乎的。”
“行了,别揉得恶心了,还不知是些什么呢。”白云裳打他手,神情动作,就象邻家的少女。
“不过你体内即有道家功又有佛家功,万异老前辈的好象也是道家功,便进入先天之境,结的是丹还是舍利,那我还真不知道呢。”
“没事。”战天风漫不在乎:“结个南瓜也行,我开了它瓢,掏南瓜子炒了吃,到时请姐姐也吃两粒。”
“我才不要吃。”白云裳笑嗔。
摸清了战天风体内的情况,白云裳随即教了战天风一个理气的法门,战天风心野,想到上次在地底白云裳替他排毒的事,觉得那法子好,他的想法,以后万一又中了毒,可以自己排出来不是,其实灵力到先天之境,都可以自己排毒,不过白衣庵这门功夫更巧妙些而已,白云裳对他的要求无所不应,也顺便教了他。
白云裳再替战天风调整了练功的顺序,以前战天风就是一通乱练,想到什么练什么,即不知阴阳,也不懂顺逆,白云裳替他一编排,气血转换自然了,练起来也就事半功倍。
白天练手印和玄天九变,也练神锅大八式什么的,晚间便以听涛心法静坐,白云裳完全不避嫌疑,就与战天风在一个榻上并肩而坐,以自己一点慧光笼罩着战天风,于极微细中诱导战天风练功。
战天风和白云裳在一起的时候,一直是那个老样子,永远那么搞笑,但战天风一个人的时候,练功的间隙,白云裳经常会在无意中发现,战天风一个人在那里发呆,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深沉,如此的寂寞,如此的哀痛,在这眼光的背后,还有一缕深深的仇恨,深深的埋藏着。
每当看到战天风这个样子的时候,白云裳眼底总会不自觉的潮湿起来。
她知道战天风心底的痛。
她也知道,今天的战天风,再不是以前的那个战天风了,虽然好象还是那么油滑搞笑,但其实他已经变了。
她更知道,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或任何人能阻止战天风报仇。
三神僧自然察觉到了白云裳引导战天风练功的事,第三天晚间便把白云裳找了去,还是那间禅房,潮音道:“云裳小姐,你即知战天风要刺杀天子,又引导他练功,似乎有些于理不合。”
白云裳摇头:“我会阻止他刺杀玄信。”
破痴忽道:“何不干脆杀了他。”
他的目光锋锐如刀,带着逼人的压力,白云裳迎着他目光,道:“我会阻止任何人杀他。”她眼光淡淡的,并不逼人,但却坚凝无比。
“阿弥陀佛。”德印低宣一声佛号,与潮音对视一眼,道:“我们相信白小姐是个识大体的人。”
白云裳自出山以来,无论玄功、智慧、心胸、识见,任何一点都无可挑惕,甚至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期待,因此以三大神僧为首的佛门才竭尽全力支持她,他们相信白云裳,相信她的心胸和智慧,不会让他们失望,事实上白云裳也没教他们失望,她出山不过年余,佛门已是声势大振,尤其在最近说服净海王和红雪王这两件事中,白云裳更展示出惊人的智慧和魁力,为说服两王天下一统立下奇功,三大神僧为首的佛门对她也就更加信服。
在三大神僧眼里,白云裳一直都是识大体的,一直都是以天下为己任的,一直都有着真正的佛门弟子的广大慈悲之心,虽然她并未剃度,并不能算真正的佛门中人,但今夜,就在这一刻,在白云裳的这句话里,在她谈谈的眼光里,他们看到了一个世俗的小女子,一个完全不同的白云裳。
三神僧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他们怎么也无法想象,这个战天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能让他们认定是千年以来最杰出的佛门弟子心性大变,三神僧一时间想不通,也无话可说,德印才会说出相信白云裳会识得大体这样的话。
“阿弥陀佛。”白云裳合什宣了声佛号,不再说话,转身退了出来。
月光如水,白云裳似乎又看到了战天风那寂寞哀痛的眼神。
“风弟,为天下百姓,我会阻止你刺杀玄信,但我也绝不容天下任何人再伤害你。”一种从所未有的母性的柔情在白云裳心底升起。
战天风并不知道三大神僧对他有成见,也不知道白云裳和三大神僧间的对话,虽然寺不大,以正常的情况,全寺任何一个角落说话都瞒不过战天风的耳朵,但白云裳的禅功截断了声源,禅房里的对话,即使站在房外也休想能有点滴入耳。
战天风也没想那么多,只是专心练功,然后每天必做的另一件事就是去城中打酒,不过去打酒的时候他都是戴上面具的,他可不相信这天安城里会没有九鬼门的鬼影秘探。以前他酒量一直都不好,但现在突然就好得不得了,很难喝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心中有一种深深遗撼,如果早有这样的酒量该多好啊,那就可以和马横刀整夜喝酒吃狗肉了。
但去了的,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就如流过的水,响过的钟,只会越去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