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又过了几天,这天白云裳从三神僧处回来,对战天风道:“玄信急召我去归燕城,也不知什么事,我得去一趟。”
说着她看着战天风,她没往后面说,但战天风自然明白她眼中的意思,道:“我等姐姐回来,姐姐回来之前,我绝不离开天安城,天安城多漂亮啊,天天给姐姐赶着练功,都没去看过,这次非看个饱不可。”
他嘻嘻笑,白云裳自然也明白,心下感动,轻轻握了他手,道:“风弟,谢谢你。”
战天风摇摇头,没有说话,白云裳在他心中同样是非常重要的人,他不能这么硬让白云裳为难,白云裳不可能守玄信一世,也不可能真要他陪一生一世,机会总会有的。
马横刀的仇一定要报,玄信一定要死,这一点绝不会更改。
白云裳当天就离开天安赶赴归燕城,潮音等三神僧并未跟去,红雪王虽已废了假天子,上表迎立玄信,但三神僧仍要留下来,以防万一之变。
白云裳一走,战天风心中一下子就觉得空落落的,也没什么心思练功了,几乎整天就在酒馆里泡着,他现在真的很难喝醉,泡一天基本上也没什么醉意,当然,他也不是大口狂灌,只是慢慢的喝着,也不和人说话,独自出神。
他以前是没有一刻钟坐性的,但今天的战天风,真的已不是以前的战天风,他嘴上似乎仍很油滑,心却已经深深的沉了下去,在不经意间,在他的嘴角,偶尔可以看到一丝丝的狠意,这种狠劲儿,只有在那种心若坚钢的身上才能看到,粉身碎骨,永不回头。
杀玄信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玄信一定要死,哪怕毁天灭地,同归于尽。
过了十来天,这天战天风去酒馆中喝酒,突然听到传言,说玄信要册封白云裳为皇后,这次白云裳去归燕城,就是和玄信完婚去了。
这传言象一个炸雷,猛击在战天风顶上,他走了数家酒馆,几乎都在说这件事,传言的来源他也找到了,来自红雪王,红雪王并已上表恭贺玄信大婚。
虽然战天风绝不相信白云裳会嫁给玄信,但马横刀的死,让他知道,这世间没有绝对的事情,而他最担心的,是白云裳在某些方面和马横刀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这传言未必是空穴来风。
战天风当即便离开天安城,以玄天九变身法赶往归燕城。
战天风离开的当天夜里,三神僧就知道了,不过三神僧也听到了城中的传言,潮音道:“白云裳说过战天风会留在寺中,他也确实一直没走,这么突然离去,必是听了天子要娶白云裳的传言。”
“必是如此。”德印点头。
“那小子本来就想刺杀天子,又对白云裳心存幻想,现在听说天子要娶白云裳,自然是再忍不住了,必然会起心刺杀天子。”破痴叫。
“定然如此。”德印点头,看向潮音,潮音眼中却有着迷惑之色,道:“我两次跟白云裳见天子,白云裳都是以观云心法对着天子,天子在她面前几乎头都抬不起来,怎么会突然起心想要娶她?”
破痴急道:“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最重要的是赶快去归燕城,阻止那小子妄动。”说到这里却又哼了一声:“不过那小子想要刺杀天子,也只是痴人说迷而已。”
潮音道:“战天风当然不可能刺杀得了天子,但白云裳在那儿,如果枯闻夫人要杀战天风,白云裳必会阻止,那就麻烦了。”
“师兄这话所见极是。”德印用力点头。
三神僧商量定了,当夜便也急赶往归燕城。
战天风以玄天九变急赶,仅用了不到六天的时间便赶到了归燕城外,到了归燕城,他知道再急也不能冒然乱来,一路急赶,灵力消耗极大,若这样直闯进玄信皇宫,有死无生,当夜便在城外一个隐密处坐息了一夜,第二天收敛灵力,更不借遁术,徒步进城。
他这时功力已到一流这境,敛息功自也大有长进,戴上面具后,看上去就是一个最寻常不过的江湖汉子,即便是鬼瑶儿面对面撞上他,只怕也未必能认出来,象枯闻夫人文玉梅那种只见过他一两面的人,再莫想认得他就是战天风。
归燕国为西南大国,做为王都的归燕城里,人烟十分繁茂,战天风进城,先找了间酒馆,一面喝酒,一面尖耳听食客议论,奇怪的是,在这归燕城里,反倒没人说起玄信要娶白云裳的事,不过战天风细一想也就不奇怪了,想:“玄信大婚,不是小事,必然是先通知红雪王等诸候,然后才会对天下宣布,所以归燕城普通老百姓反而不知道。”
战天风喝了一日酒,城中的情形便打听出了大半,归燕王为示对天子的祟敬,将王宫让给了玄信住,自己搬到了太子府。
玄信当然也不会亏待归燕王,他有意封四大国为四霸,归燕为四霸之首,红雪次之,净海又次之,反倒是最初拥立玄信的三吴因为实力衰弱,只能添为四霸之末,再一次显示了玄信过桥抽板的本性。
七大玄门被封为七大国教,都是感恩戴德,其它几派还罢了,尤其是与无闻庄走得最近的古剑门和修竹院,最是兴奋卖力,两派都是高手尽出,由掌门人灵棋道人和清贫道人亲自率领,轮班在玄信宫中值守,枯闻夫人则干脆住在王宫中,以安全之名,一手掌控玄信的出行宿住。
战天风等到天黑,在王宫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运起敛息功,摸到宫墙边,翻墙进去。
战天风见识过枯闻夫人的厉害,别说宫中还有古剑门修竹院两派高手值守,便只枯闻夫人一个,想在她眼前刺杀玄信,那也是绝不容易。但这一会战天风下定了百折不回的决心,马横刀白云裳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玄信害死了马横刀,现在竟还敢打白云裳的主意,无论如何,这一次也绝不能让他活着。
战天风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冒失,翻墙进去后,先找个高处将王宫的地形建筑大体看了一下,他到底做过天子,各宫的主次及作用,大概能弄明白。
看了一会,估算了一下玄信的寝宫和上朝的正宫所在,他却不去寝宫,反向正宫摸去。正宫后面不远,有一片园子,园中有几处假山,战天风找了一个比较深的假山洞里藏了进去,默默坐息。
绝大部份人刺杀都会选在晚上,但战天风却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晚间虽利于行动,但晚间的守卫也要严得多,尤其在玄信的寝宫周围,肯定是高手遍布,枯闻夫人十九也会在附近,那样过于冒险,成功的机会要低很多,而一旦刺杀失败,打草惊蛇,下次再想动手就要难多了。
所以战天风不去玄信寝宫,也不在晚间动手,他要等到明天玄信来上朝的时候,天一亮守卫就会松懈得多,从寝宫来正宫的途中更有太多的刺杀机会。
必要一击而中。
战天风在心底暗暗咬牙。
他不知道白云裳在哪里,也很想见到白云裳,不过他也忍住了,因为他想过,就算白云裳因为某些原因答应嫁给玄信,但至少性命不会有什么危险,到马横刀白云裳这个层次,除非自己一心求死,否则别人想要加害,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战天风相信白云裳不会有什么事,而如果他去找白云裳,一则说不定会惊动枯闻夫人等人,再则就算不会引起别人警觉,白云裳见了他,也一定不会让他出手,所以他没有去找白云裳。
战天风默默坐息一夜,同时凝神留意宫中守卫,守卫果然严密之极,除了侍卫不停的交叉巡逻,每隔一定的时辰,便有数名高手组成的巡逻小队在左近掠过,这样的巡逻小队至少有三队,每一队中至少有一名一流高手,实力确是极其惊人。不过战天风藏身假山洞中,又以敛息功静坐,却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天渐渐亮了,坐息了一夜,战天风精神空前饱满,同时他留意到,夜间巡逻的高手组成的小队不再出动,就是普通侍卫的巡逻也少了,白天的防守果然要松得多。
战天风摘了面具,再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从假山洞里出来,看正宫附近的地形,同时留意宫女太监的各种说话,从只言片语里,他知道玄信白天会来上朝,与归燕王等商议返驾天安之事,不过玄信要娶白云裳的事,宫女太监也是一字不提,战天风心中虽有疑念,也只是一闪而过,反正无论如何,今天必要刺杀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