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但白云裳不可能撑得太久,她自己知道,枯闻夫人也知道,而且由于先就给困在了剑阵中,又有枯闻夫人亲自主攻,她想脱困而出也做不到,若不是事先被围,她要是不想打,枯闻夫人实力再强一倍也是无奈她何。
这时的白云裳,实已处于绝境,从某些方面来说,枯闻夫人这一计,确实是成功了,而且是非常成功,她一定能杀了白云裳,而且还让天下人没有话说,因为她是奉了天子的诏令,因为白云裳是要维护刺杀天子的刺客啊。
只可惜她碰上了战天风。
如果换了其他人,哪怕功力比战天风再强上一倍,想要冲出五灵三清的围攻也是绝无可能,八道都是一流高手,这样的八枝剑加在一起,岂是说着玩的,何况还摆了个剑阵相互呼应。
但战天风偏生精通阵法,另外八道的剑阵没经过常时间的合练,还不熟,在不懂的人眼里吓人,在精通阵法的眼里,破绽可还多着呢。
但仅仅只精通阵法也不行,实力终究是实力,巴掌拍蚂蚁,虽然巴掌有五条缝,蚂蚁也一定是个死,关健在于,战天风还会玄天九变,玄天九变变化实在太奇,速度也实在太快,别人看到了阵法的破绽,反应不过来抓不住机会也是空的,八道风车一样轱辘辘转,有破绽也是一阵风过去了,想抓住还真不容易呢,可对战天风就太容易了,他一看就知道破绽在哪,再一闪就从剑缝里出去了,他出去了八道还没反应过来,还自管自的占位出剑呢。
战天风一闪出了剑阵,却并没有扑向枯闻夫人的剑阵去解白云裳之围,而是闪电般掠向玄信,口中更厉声狂叫:“玄信小儿,受死吧。”
战天风知道,以他的功力,想要解白云裳之围非常难,除非是用九鬼齐出,否则只怕解不了白云裳之围,自己还会陷进去,但玄信是枯闻夫人的一个死穴,枯闻夫人要借玄信的势,就绝不能让玄信死,而玄信身边没有高手护卫,枯闻夫人要救玄信,就只有亲身来拦,而只要她一撤出剑阵,以曾玉仁六个,想困住白云裳就有些难了。
战天风这一计本来极妙,因为战天风能轻易突出灵心八道剑阵,再加上有鬼牙在身,枯闻夫人惊怒之下,确实准备亲身来阻击,曾玉仁六个不可能比灵心八个更强,灵心八个拦不住,她就是派曾玉仁几个也肯定是拦不住的,而玄信又不能有半点闪失,所以只有自己上,但叫她想不到的是,这会儿白云裳竟又给她帮忙了,白云裳在剑阵中急叫:“风弟,如果你杀了玄信,我就丢了剑,死在这剑阵里。”
战天风一呆,心有要炸开的感觉,马横刀自求一死让他想不通,白云裳竟也和马横刀一样的固执,在这种情况下,在明知枯闻夫人就是要害死她的情况下,她竟仍然这么不惜一切的要维护玄信,他们这种人的想法,战天风真的已经完全无法理解了。
枯闻夫人可就一喜,手上却是一松,她这时倒是不敢一下子杀了白云裳了,因为白云裳在,战天风有顾忌,白云裳真要死了,战天风就再无顾忌,玄信就死定了。
“云裳姐,你和马大哥都是我最尊敬的人,我不上你伤心,我听你的话。”战天风转身,嘴角有血流出来,那是他咬破了嘴唇。
他的眼睛通红,眼里有一种疯狂的光,直射向枯闻夫人:“老贼婆,你害了马大哥,我绝不容你再害我云裳姐,大家同归于尽吧。”一声狂啸,双手捏诀,猛扑向枯闻夫人。
如果说先前他只是虚张声势,这一会却绝对不是,枯闻夫人一对上战天风的眼光就知道,这是一种求死的光,她虽是一代宗师,绝顶高手,看了战天风这种眼光,也情不自禁心中一颤,叫道:“大家小心他的鬼牙,并剑合力,不可硬挡。”
“天风,不要。”远远的一声尖叫,一个白影如电掠至,正是鬼瑶儿,身未到,手一扬,一柄短剑带着可怕的呜呜声,闪电般射向枯闻夫人后背。
鬼瑶儿侧后是壶七公,壶七公身法比鬼瑶儿快,本来跑在鬼瑶儿的前面,但鬼瑶儿关心战天风,情急之下,激发出体内全部潜力,反而超过了他。
他两人身后,数十人蜂涌而至,鬼冬瓜夫妇,凤飞飞等万异门三宗十七堂香主,另还有一群人,都着九鬼门服饰,内中至少有五六名一流高手,战天风不认识他们,枯闻夫人等人却认得,是九鬼门五堂的堂主尽数到了,除了鬼狂,九鬼门竟是精锐齐出。
不出战天风所料,鬼瑶儿找不到战天风后,便一直守在归燕城附近,不但万异门跟着她,九鬼门的高手也几乎全给她调了来,守株待兔,却真给她等着了。
战天风心中绝望到极点,杀玄信,白云裳以死相挟,不杀玄信,自己心里这一关却怎么也过不去,索性以九鬼齐出拼死枯闻夫人,也算是间接给马横刀报了仇了,因此是真的下定了必死之心,不想鬼瑶儿突然杀出,一时倒是一愣,鬼瑶儿舍命奔来,那是何等速度,他一愣,鬼瑶儿已奔到面前,双臂一张,竟一下抱住了战天风,眼中热泪喷涌而出,身子也是不自禁的颤抖,口中只叫得两个字:“天风。”再不能说下去。
鬼瑶儿亲眼目睹了战天风在报复花江六君子时的狠辣,她绝对相信,战天风说要放鬼牙,就一定会放放,而九鬼齐出的可怕她是知道得非常清楚的,只要她慢来得一步,这会儿的战天风必定已是尸骨无存,想到那种后果,她怎能不发抖,以前的她天不怕地不怕,但现在她怕,心爱的人一旦去了,便永不能再回来,她真的怕。
“瑶儿,我没事。”战天风能理解她心中的感受,,心中也自感动,拍拍她肩。
“嗯。”鬼瑶儿含泪点头,泪脸上泛开一缕甜笑,霍地回身,笑容化成寒冰,厉声叫道:“四面合围,今日誓要杀了玄信。”
“鬼瑶儿,不可。”先前战天风以死相拼,枯闻夫人剑阵一松,白云裳便已破围而出,她也担心战天风,只是不好再过来,悬着的心却是松了,却没想到鬼瑶儿突然又起杀心,急了。
“为什么不可以?”鬼瑶儿刀锋般的眼光厉视着她:“象玄信这种废物,杀一千个有一万个可以换,难道你真以为他死了天朝就完了,你白云裳若只是这点眼光,我还真看你不起。”白云裳不但不帮战天风,反而逼得他要以死相拼,鬼瑶儿可就恨上了白云裳,因此说话也绝不客气。
“瑶儿,不可对我云裳姐无礼,她和马大哥都是胸怀天下的人。”战天风抓着她手。
鬼瑶儿反手抓着战天风的手,却仍是毫不客气的直视着白云裳,喝道:“白云裳,我不管你怎么想,我只想告诉你,在我心里,天风是最重要的,今天这样的事,我不能容许再有下一次,所以,今天我一定要杀了玄信,解开这个死结。”说到这里,她左手如刀劈落:“动手。”
这时九鬼门万异门已四面合围,她手一劈落,夜不啼的大公鸡首先一声长啼,随后狮吼虎叫,蝶舞鸟鸣,蜂起蝠翔,天地间刹时塞满了万异门放出的无数异类。
鬼瑶儿性情高傲,但处事却是极其精明干练,她算定战天风必会来归燕城,也估算过枯闻夫人的实力,知道即便以九鬼门万异门合力,想要对付枯闻夫人等人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想胜,必得另出奇招,而万异门最大的长处便是所养的无数异类,于是在静等战天风出现的时间里,她让万异门与九鬼门高手多次合练,让九鬼门高手与万异门异类达成最佳配合,统合出最大的威力,这也是她面对枯闻夫人仍敢夸口誓要杀了玄信的原因。
满天异类,眼花缭乱,枯闻夫人和群道虽都是高手,一时也有些乱了手脚,没办法,万异门放出的蝶蜂鸟蝠也太多了啊,枯闻夫人虽抢先一步护在了玄信前面,却仍没能护得严实,有两只天蜂飞到了玄信和越萍脸上,毫不客气就各叮了一口,越萍尖声大叫,玄信却是长声惨叫。
白云裳先前给鬼瑶儿的话震住了,一时有些犹豫,但一听到玄信的惨叫声,她牙一咬,看向战天风道:“风弟,对不起,为了天下百姓,我不能让玄信死。”霍地回身,一闪到了玄信身边,对越萍叫道:“越萍,背了天子,先冲出去。”
枯闻夫人虽在蜂鸟蝶蝠围困之中,仍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早听到了白云裳的话,事实上这也是她全不阻拦就让白云裳冲到玄信面前的原因,这时扭头对越萍一点头,道:“带天子先走。”
越萍得她首肯,一把背起玄信,白云裳长剑一振:“跟我来。”剑浪如山,将面前的蜂鸟蝶蝠尽数扫开,当先冲出。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一点灵光忽地闪,现出一朵黑莲花,黑莲花中站着仍是一身男装打扮的荷妃雨,凤目一扫越萍背上的玄信,冷笑一声:“废物一个。”声落剑出,一剑刺向白云裳。
荷妃雨功力绝不在白云裳之下,若是白云裳自己要走,荷妃雨拦不住,但要给越萍开路,白云裳却也是做不到,两枝剑斗在一起,发出细如密雨的撞击声,越萍只能在原地看着。
白云裳这个时候还要帮玄信,气得鬼瑶儿咬牙,却没想到突然来了个荷妃雨,虽然她明知荷妃雨突然而来绝没安好意,但略一犹豫,还是觉得玄信对战天风的危害更大,只有杀了玄信,才能解开战天风心中的死结,至于荷妃雨有什么阴谋,暂时不必去管,想到这里,叫道:“乳娘,你跟我联手对付枯闻夫人,大家加把力,斩了玄信。”声落身起,扑向枯闻夫人,鬼冬娘紧随其后。
到是战天风有些发呆,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这时候又有几只天蜂飞到了玄信头上,又狠狠叮了几口,玄信一时间鬼叫连连,便在玄信的鬼叫声里,战天风腰间的装天篓中突地发出一声异啸,声震长天,异啸声中,魔心刃从篓中直飞出来,悬停在数丈外的空中,灵光一炸,现出一个人来,竟是马横刀。